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田园小医娘

正文第七十九章 欲令智昏

[更新时间] 2018-06-13 21:23:41 [字数] 3402

“我们三兄弟都商量了一下,认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的父亲被你们给治死了,必须拿你的命来偿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突然之间改变主意,就是想吓一吓她,好让自己的一部分私欲得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你们没有权这么做,就是要偿命也是通过官府公堂来判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听了这个男人的话,立即反驳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几兄弟商量的就是这个结果,必须偿命。除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边说边伸出手去摸纪卿年的脸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立即用手把那只咸猪手隔开,恶狠狠地反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你嫁给我做老婆,他们就同意不让你去死,而且还既往不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大声淫笑,并从嘴里挤出了几分得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觉得在你父亲的灵前做这种事缺德吗?像你这种不孝之子,谁会嫁给你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见到这种人就恶心,但是自己的双脚被他们锁在这里了,没办法动弹,只好扭身以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别扭了。父亲别说死了,就是没死也会造成我这么做的。毕竟我还没有成婚,他还欠我一个老婆呢。现在这个机会不是正好吗?他老人家有什么不赞成的道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厚颜无耻的老三,竟然就在父亲的灵前调戏纪卿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喊人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实在是受不了这种人,只好以喊人相威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喊吧,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这周边除我们兄弟外,就没有别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还是肆无忌惮地在纪卿年面前动手动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救命啊,救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把纪卿年逼得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随意地喊出来,希望有人能听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过了许久,就是没有半点动静来回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刚听到纪卿年喊救命,先是一怔,后来见没有任何动静,胆子更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你喊什么也没用,就是不听话。既然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也许是被欲·火燃烧的受不了,抓住纪卿年的头发就是往边上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由于纪卿年的双脚用铁链锁住,被开之后,整个人就直直地躺在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恶的老三,为了方便行事,竟然用绳索把纪卿年的头发和双手又捆在一起,让纪卿年动弹不得。老三是可恶的,但纪卿年也是聪明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纪卿年被他死死地绑在那里,没有一点松动的余地。而死者的老三此时又失去了基本的理智,属于见到母的就要上那种发情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也不受眼前苦。纪卿年充分利用老三那种色欲烧身的德性,突然变得温柔可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就别这么心急嘛,我们走江湖的郎中,什么人没见过?我也知道你是个单身汉,老处男一个。有这方面的需求那是人之常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对于老三这种人是非常了解的,这话一说出口,老三就眼睛变得柔情似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纪卿年都被别人反绑起来,还有什么理由不低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立即使出了女人的看家本领,扭动腰肢来展示自己的曲线之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知道自己的天赋,别说是你这样一个老处男,就是混迹于花柳丛中的男人,见到我也是垂涎三尺。可是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行事也不方便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的这种暗示,彻底让老三放松了警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正经的女人,竟然是如此风骚。不过,这种女人正合自己的心意,此时不乐,何时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把你绑成一条线,做起事来也真扫兴。可是把你放了,你又会跑掉。跑掉了你,我可怎么跟我两个哥哥交待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就放心好了。我虽然是个女人,但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你们当初把我抓过来,就是相信我。你也知道,那个医馆是我一手创办的,一切事务都是我说了算。你还不相信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聪明的纪卿年充分利用当初他们一家人对自己的信任,让老三释怀,让老三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但你要好好配合我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听了纪卿年的话,最终下定决心为纪卿年松绑。为自己逞私欲方便,也为纪卿年解脱提供了方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肢获得了自由的纪卿年,当然知道现在还不是逃走的时候。但又不想失身这个恶男人之上,于是又想尽一切办法来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你知道我自从被你们抓来之后,就一直被锁在这个死人的棺材边上,身上晦气多不说,还几天没有洗澡,肯定是不干净的。你把我当女人看,我当然要把自己干净地献给你哦。是不是让我先去洗个澡再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根本就没想让这个老三淫·念得逞,但现在还必须跟他周旋,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还不能立即跟他翻脸。否则很可能吃亏的就是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听了这种温柔的话,很少接触女人的他,立即伸出手来摸纪卿年的上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早就料到老三有这种想法的纪卿年,只是一扭身,来了一个大转圈,嘴上却没有半点闲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呀,说了别心急。现在不是还没有洗澡吗?等洗好了澡,我让你摸个够,想摸多久就摸多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见老三如此性急,立即提出让自己先去洗澡,洗好了澡做起来才更舒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等你。谁让我一见到你就没了主意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说完这话,就带着纪卿年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个人,虽然出身农村,但非常讲卫生,洗澡必须用热水。你去帮我打点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这稍等一会,我去给你烧点水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这时满脑子里想的就是纪卿年的美貌及床上的欢娱,根本没想到纪卿年那是为了自己出逃作准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那是异常兴奋地去烧水,还不时的哼着小调。生平第一次有女人跟自己睡,能不高兴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等老三烧好水,回到房间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骗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柔可爱的小美人不见了,找遍整栋房子也没有找到一点踪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了,那个女郎中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之后,立即就跟去向自己两个哥哥喊话,让他们快点去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急,我想问一下老三,那个女人手上带着铁链,锁的紧紧的,为什么会逃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紧盯着老三,恶狠狠地逼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是刚发现就向你们汇报了,我也没想这个婆娘竟然会在铁链锁住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逃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认为老大他们没有掌握什么证据,就没有承认自己为私欲而放人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问你,我们让你把话传递给纪卿年的时候,她是怎么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根本就不相信老三的鬼话,但一时之间没有证据又不好批评他,只好不断地问话来寻找破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跟纪卿年说了拿三千两银子来摆平此事之时,纪卿年那是满口答应。但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把她放回去,才能拿出这笔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不想让自己因为私欲而让纪卿年逃跑一事暴露,只好瞎编个谎话来应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你又去了哪里呢?为什么没有及时来跟我们说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她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本想立即来跟你们商量的。但自己有点困,想先洗个澡,清醒清醒再过来。没想到,这臭婆娘就这样逃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这个可以圆谎的理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有说实话。她一个女人家,被我们用铁链锁住了,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地逃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瞪大眼睛盯着老三,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情况就是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三那是坚持自己那套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信的谎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瞪了老三一眼,没有说半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转身对着老二,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看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卿年一个外地人,对于我们这里的山路不熟悉,就是逃走也逃不远。我们分头去找,一定能找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见这个老三死不悔改,也是伤心透顶,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安排下一步行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你这个兄弟,那是我前辈了造的孽啊。与你做兄弟,就是我今生最大的不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二也没有好气对着老三乱吼,好像他们都看着他把纪卿年放走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兄弟就分头去山林深处找人。可是这山高林密,找一个人那是难以上青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路人马下去,回来个个说没有看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明天再去找纪卿年,让她务必按我们商量的数量赔偿,否则我们公堂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那是成竹在胸,把一切意外都考虑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就再次去她医馆,看她往哪里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三兄弟那是起了个大早,饭都没吃就直接赶往纪卿年的医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惜,这里自上次被大火点燃之后,就没有重新开张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者的家属守了几个时辰,就是没见半个人影进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残不忍睹的残垣断壁,想到自己的父亲惨死在这几间小屋子里,他们几兄弟也是悲从中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跑,没这么容易。这个城镇就这么大,我们兄弟三人还是必须辛苦一下,分头去各条街去打听一下,有没有新开张的医馆?或问有没有见到三个乡下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做事还是比较靠谱,安排布置事务还是井井有条,且不失分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们马上分头行动。务必找到那个逃避责任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明隐他们并不是逃避责任,而是旧医馆实在是不能住人,必须另找住处。自己一伙人,对于这些都不太懂,所以也就闲逛一天,希望能找到大家合适的房子,最好是带有店面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找遍整个圩镇,就是没有找到恰如人意的好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找到地方,晚上又必须有地方住。所以,大伙就入住了悦客来客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客栈虽然不算很大,但足以让明隐他们几个人住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劳累一天的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安身之处。但是安身之处,并不是安心之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