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三十八章 一双小白鞋

[更新时间] 2018-05-23 22:30:47 [字数] 3055

顾婷第一次见张振生这么大的气。上次相亲的那个竹竿男,也不过是被浇了一头咖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婷一直以为张振就是只光会摇着尾巴咬她裤脚的小奶狗,没想到他露出獠牙来,却是只狼崽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纷纷指责瘦猴男太龌龊,还有人对着他拍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瘦猴男见便宜没占着,还挨了顿揍,现在又被围观丢人,警察恐怕也要来了,于是就想爬起来赶快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振一见,上去利索地反剪了他的一条胳膊,瘦猴男嗷嗷直叫,一个劲讨饶。这时地铁警察来了,做了笔录,把瘦猴男带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这一闹,等他们出了地铁,时间就来不及了。何况罗洛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跑得快,你先走吧,不然两人都要迟到。”顾婷感谢张振替她出头教训瘦猴男,不想连累他和自己一起去收拾阁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张振变戏法似的从斜跨包里拿出双新的女式小白鞋,递给顾婷:“你要不怕丑,就穿这个。”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婷听出张振语气里的不高兴,但她想不出为啥,只当是小孩子脾气,也不理睬。她接过鞋子,穿上,稍微有一点点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婷蹲下把鞋带系紧,瞟见张振也穿着同一个牌子的小白鞋,貌似他们俩的鞋是情侣款,都是白底红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振见顾婷看他的鞋,略显尴尬地说:“你的鞋是昨天新买的,营业员推荐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顾婷不信,他低头指着鞋上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细节说:“看,这里不一样。”其实这个细节,只是男女款一点点的区别而已。怕顾婷不肯接受,这个由头,张振想了一个晚上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我的鞋码?”顾婷很疑惑,张振不像是很了解女人的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告诉营业员,你多高多胖。”张振实话实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婷是最不喜欢别人说自己胖的,虽然她只是一点点丰满而已。她站起来,对张振竖眉毛,若不是考虑到在大街上要保持形象,张振的一顿毛栗子的就跑不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紧赶慢赶,到锦上花已经9点10分了。今天早上的雾气太大了,还有几个同事没有赶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琳来得也迟,地铁尚且限速,路面更是难走,车子开得像蜗牛爬。小林家的孩子,因为早晚温差大,着了凉感冒发烧。小林把赵琳送到单位,就请假坐地铁回家,带孩子看病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广厦因为马忠信被拘捕,整个公司里都弥漫着一种人人自危的气息,工作上也多有懈怠。常常三五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见钟皓天来了,又赶忙分开,假装在忙工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马忠信掌权期间,不管是主动迎合还是被迫配合,没有一个部门可以独善其身,现在自然也不能和马忠信彻底划清界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钟皓天钟总经理更是手段了得,只是从一些丑闻的蛛丝马迹中,就把马忠信的贪腐查出来了,还连带着纪兴海和杨丽华。不过是过了一个周末,广厦却已经天翻地覆,换了人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外,仿佛是早已算计好的,钟皓天来广厦小半年了,他的专访早不见报,晚不见报,偏偏和马忠信的贪腐案同一天。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用新的决策愿景来覆盖马忠信贪腐造成的不利影响,生生让宛如脱缰野马直线往下的安居股票反弹拉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受马忠信贪腐案牵连,纪兴海不能幸免,杨丽华也进去了,钟皓天又诡谲莫测。现在的广厦不管是中层还是高管都有一种要被彻底清算的危机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工程建设部的吕飞首当其冲,马忠信在工程上玩的那么多猫腻,他作为部长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很多决策虽然不需要他参加,也不需要他同意,却需要他签字走流程。白纸黑字上写着他的名字,假的也是真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吕飞四十五六岁,因为常年跑工地的原因,皮肤黝黑,中等身材,敦厚寡言。自从周一知道马忠信被抓,他心里五味杂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方面,他看不惯马忠信在广厦一手遮天飞扬跋扈,但自己又没有能力与之正面对抗,只能逆来顺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方面,他一直忍辱负重,在马忠信和环宇建筑工程公司转包的夹缝里严格把控工程质量安全关。所以这三年多来,任凭马忠信怎样胡作非为,广厦的开发的楼盘在业内还是屹立不倒,不管是质量还是设计,在购房者眼里都是有口皆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质量和安全的把控上,吕飞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根筋,马忠信好几次委婉地和他谈,让他网开一面,但他倒好,当面唯唯诺诺,背后还是较真。好几次,环宇的人都扬言,要卸他胳膊卸他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环宇建筑工程公司,听着名字响亮,前身其实就是侯武带出来的那个土灶子建筑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姚村拆迁,发生姜妍案件后,侯武躲起来了,四大金刚被抓了,其他人在侯文侯武堂弟侯彪的带领下又回到广厦的工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怕有后患,本意不想收留,但那时刚刚收服了侯文,也不好太驳他的面子,只好让他们在工地先混着。后来机缘巧合,马忠信需要一个建筑公司帮他捞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侯彪在他的授意下注册了环宇建筑工程公司,侯彪是名义上的法人代表,更是实际意义上的打手帮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说吕飞不怕侯彪迫害,也是假的。但他心里良知未泯,不忍广厦地产在他手上倾覆。况且,他还需要依靠广厦优厚的工资待遇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吕飞在这两天前思后想,把各自可能的结果都想了一遍,每想出一个希望,就很快被另一个念头扑灭。他心中惴惴不安,又焦躁难耐,却偏偏天生不善言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母亲守寡多年,只有他一个孩子;妻子工作家里两头忙;上高中的女儿马上要面临人生第一次大考。家里实在没有人能分担他的痛苦和焦虑。他好歹是一个部门的主管,也不好在下属面前诉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吕飞觉得在办公室待着,太过压抑,就揣上香烟,爬到楼顶天台上去了。平台上雾气湿冷,风呼呼地吹,这并没有让他的头脑清醒,反而加重了凄凉的情绪。他竖起衣领,缩着脖子,点了一支烟,踱了踱脚,心里越来越沮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越办好出院手续,把他奶奶送回家,赶到广厦,已经是中午午饭时间了。他看到通往天台的门开着,心里疑惑了一下,但他想早点见到钟皓天,也就没有上去一探究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正在办公室里看各个部门写的报告,听见敲门声,习惯性地说:“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总,我回来了。”王越来报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又惊又喜,站起来,看着他额头上还贴着透明创可贴,右手握拳向他胸口碰碰:“你回来的太是时候了,我这忙得焦头烂额,都找不出时间去医院看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话慰问也是一样的,我们不用这样客气。”王越笑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来来来,我正一个个看部门的报告,我们探讨一下。”钟皓天指着桌上的文件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挨个把报告看了,有的报告写得花里胡哨,尽是些吹捧之词,有的报告写得朴实无华,内容却丰富实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结合内审部查出的问题,有的放矢的对每个部门的主管做出了评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对工程建设部吕飞的看法上,两人有了分歧,王越认为在很多重要文件上都有吕飞的签名,他定是知情人更或者是参与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钟皓天提出了不同的见解,理由是,广厦虽然内部管理已经被马忠信搅得昏天黑地,但在外面,工程项目的质量和安全方面,在楼市上依然是屈指可数,消费者对广厦推出的楼盘还是趋之若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也从侧面证明是有人在坚持原则的。钟皓天认为这个人非吕飞莫属,因为这是他直接对口负责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越对钟皓天的分析也有点认同,但没有办法解释文件上的签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决定找吕飞谈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办公室内线电话打了没人接,钟皓天看了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上班的点。他又打了吕飞的手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雾在中午时就散去了,吕飞还在天台上沉思,脚下已经有七八根烟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吓了他一跳,他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钟皓天的手机号码,惊得冷汗涔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还不接?吕飞最后一咬牙,一跺脚,该来的怕也没有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总好。”吕飞在天台待得太久了,声音有点嘶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吕部长,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钟皓天在电话那头平静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吕飞突然变得激动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听见吕飞的语气不对,一边安抚:“吕部长,你在哪里?”一边拿眼神看了下王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越会意,快步去工程建设部,一看,吕飞并不在办公室,询问科室里的人,都说,快中午的时候出去了,去哪也没说,中午吃饭也没见人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越突然想到通往天台那扇开着的门。王越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天台,只见吕飞果然在天台上。他在天台上已经待了两三个小时,冻得身体有点发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送双小白鞋,还要找理由,张振,你的狼性呢?
钟皓天如何智化危机,且听下回分解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