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三十五章 破解密码

[更新时间] 2018-05-20 16:15:33 [字数] 3058

“你要知道,不配合是没有用的。”刑翔声音虽低,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真不知道。”柳春香的喉咙像是被划破了,声音哑的自己都听不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皱了下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从来不让我进书房,这里的卫生都不要我打扫。”柳春香赶紧解释了一下,脸上露出又气愤又委屈的神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接着说:“我哪里还有什么钥匙呀?”一副怨妇的口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她这样说,两个组员开始四处仔细寻找钥匙,并留意将翻找过的地方又重新恢复原样,另一个组员尝试破解密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书房里除了没有把那一整面书墙上的书都打开检查外,其他地方都仔细找过了,没有见到钥匙的踪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原本抱着啃硬骨头的心态来的。哪知一进门看见3箱现金,心里松了口气,但发现保险柜一时无法打开时,难免就有点急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见组员翻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心里强迫自己冷静,深吸一口气,定下心来,仔细查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微闭着一只眼从侧面看向书架。又弯腰以同样姿势看了下一层和更下一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反复确认了一下,走到书架偏右的位置,端详相邻的几本书,伸手抽了一本,把外面的包装的书套褪掉,刑翔拎起书,一抖,哐当一声,一个金属的东西从书里掉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组员捡起来一看,惊奇地说:“是钥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长,你是神探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长,你是怎么知道在这本书里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组员围过来,七嘴八舌兴奋地说。连柳春香也看得两眼发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淡淡地说:“这还不简单,马忠信很胖,每次开保险柜,他不可能用梯子爬到上面去取钥匙,也不可能费劲弯腰在下三层拿,他没有我高,也就只能是这两层。”刑翔指指被他锁定的那两层书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次他拿钥匙时,都要一只手拿书,一只手扒着书架边缘,久而久之,这个边缘必然留下手指油脂的痕迹,就算落了灰,也是和别处不同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位置既然定了,我只要再看看哪本书有轻微磨损,拿出来试试,没想到,碰巧了。”刑翔摊了一下手,谦虚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话在组员们听来,就是不折不扣的炫技,但组员们都很服气地对他们的老大投来敬佩的目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钥匙找到,还需要有密码。试了马忠信全家的生日数字,都不对。刑翔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托腮沉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看着那个笔架上的毛笔,突然灵光一闪。怎么只有笔砚没有宣纸呢?他在大书桌下找了找,确实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很严肃地走到柳春香面前说:“马忠信书法是跟谁学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她的印象里,马忠信从来没有正经写过什么书法。她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话!”刑翔看柳春香现在这副畏畏缩缩死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家时,没见过他写什么倒头书法。”柳春香被刑翔一呵斥,赶快开口一老一实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想。那个笔架上的毛笔并不是装饰这么简单。刑翔摸了下笔锋,虽然笔锋都是打开的,但仿佛久不沾水墨,底端张开的有点变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仔细观察,笔架上,挂在第一位的是支斗笔,第二位是支中楷6节斑竹笔,第三位空着,第四位是支极细的小楷笔,第五位也是支中楷笔,不过它是5节的紫竹杆毛笔,第六位的毛笔笔锋特别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看着这五枝笔的摆放,非常别扭。既不是从有到无排列,也不是由大到小排列。这不规则的摆放里预示着保险箱的密码数字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要了尺子,把每枝笔的笔长,杆长,锋长都量了一下,除了最后一枝笔的笔锋是8厘米外,其他的数据都不是整数。刑翔在一张白纸上画了6条横线,把8填在最后一条线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把目光投到斑竹和紫竹笔上,数数上面的竹节,然后把数字6和5填在相应的位置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暂时定了3个数字,那个空位,不知道是原来就没有,还是笔被拿走了。刑翔在大书桌抽屉,桌肚里又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他在第三条线上写了0。@!&@|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两位数字没定下来,对应的是一枝斗笔,一枝小楷。刑翔想不出来。他忽然想到许钧是学文的,是不是会对毛笔有所了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拍了张照片发给许钧,只是问问这两只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许钧就有回复:“大的那枝笔叫斗笔,顾名思义是写斗大的字用的,比如匾额,过年的福字;细的那枝笔是小楷,所谓蝇头小楷就是这种笔写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并不想了解毛笔的用途,但许钧提到的大和小却触动了他,笔有大小,是不是数字也是大小?大小,大小,数字的大小无穷尽,但作为密码数字的大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恍然大悟,快速写上9和1。只见纸上的横线上已经填好了6个数字:960158。@!&@|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看着这组数字,眼睛瞪得老大,吃惊的张大嘴巴,话都说不周全:“这,这,这是他的生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对马忠信的生日烂熟于心,1958年6月,195806,狡猾的马忠信把数字调换了顺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绝望地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他心里始终只有他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组员麻利地输入号码,钥匙轻轻一转,咔哒一声脆响,保险柜的门弹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场的组员一下欢呼起来,对他们的队长更加佩服地五体投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保险柜里塞得满满的。除了整捆的人民币和美元,还有金块银条,钻石珠宝,翡翠玉石,古董文玩。组员在清点造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在保险柜的暗格里发现了一本账册,上面详细记录着三种情况,一是什么时间收到谁送了什么东西;二是什么时间送给谁什么东西,或者为谁买了什么东西;三是环宇建筑工程公司转包赚的差价。林林总总记了一大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在心里长长舒了口气,有这账册在手,哪怕马忠信一句话都不说,他的罪责也难逃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紧急把完成冻结银行账户的那组人,调去查环宇建筑工程公司。可惜,树倒猢狲散,人去楼空,遍地狼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证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接着打开书桌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输入刚才的密码,电脑打开了。里面除了一些暴露的图片和大尺度视频外,居然什么都没有。刑翔很纳闷,他决定把电脑带回去,交给技术部门看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和他的组员们满载而去,大门敞着,柳春香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她心里有个声音一直说,完了,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此以后在柳春香的贵妇圈子里,她就是个笑柄。人都是势力的,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无,不趁乱踩几脚就算是客气的了。她柳春香曾经这样对待过别人,如今更知道别人会怎么对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认为,马忠信再对她薄情,在吃穿用上都没有亏待过她和马明。如今,冻结的冻结,收缴的收缴。自己倒可以靠退休金过苦日子,而马明出国多年都是靠她汇钱,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当时钱花的像流水似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现在一下断了供给,马明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见马忠信那一保险柜高档的珠宝首饰,柳春香连见都没见过,她心里充满了怨气,怨恨马忠信不知道拿出多少好东西,哄外面女人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气,担心,怨恨,这三种情绪叠加在柳春香身上,她不禁嚎啕大哭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有几个陌生的年轻男子伸头伸脑,柳春香把火气撒在这些人身上:“警察都来搜过了,你们还有什么可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这话,那几个人立刻作鸟兽散,不见了踪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在美国的马明正被五花大绑地跪在一个邪气的男人跟前,那邪气的男人是个亚裔,手里正颠着把小刀,弯腰在马明的脸上晃来晃去,旁边站着三五个凶神恶煞似的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明不怕死的泡了人家一个手下的妞,正等着柳春香的钱来还情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马明的手机响了,他谄媚的笑着对那个邪气的男人说:“龙哥,你看,钱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哥接听了电话,一秒钟后,把手机摔在地上,旁边一个大汉一把揪住马明的头发,用一把锐利的刀横在了马明的劲动脉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明吓得瑟瑟发抖,问:“带回来的钱不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MMD,一分钱都没有,敢耍老子,你长了几个胆?”龙哥朝马明吐了口浓痰。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哥站起来,一脚把马明蹬翻在地:“你家里已经完蛋了,你要么死,要么跟我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明是个游手好闲之辈,平时仗着马忠信给他钱,胡作非为。如今这龙哥也不知道看重了他哪一点,在他犯了那么大错,甚至马上就要流落街头时,居然要收他做小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明想不了那么多,先活命再说。连忙磕头如捣蒜的感谢不杀之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后,马明又有什么发展,都是后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马忠信的时代已然结束。钟皓天,看你的了!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