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三十章 危机潜伏

[更新时间] 2018-05-18 20:16:06 [字数] 3178

周六一早,王越就联系了许钧,要给钟皓天做独家专访。许钧仿佛早已知晓有这一天,满口答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在办公室西装革履,精神焕发地接受摄影师360度无死角拍照。通过《石城早报》向大众诚恳地介绍广厦,并展望广厦未来发展的远大前景。许钧自然不会让王越这个发小失望,又多加润色,文笔斐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广厦的内审部依然一片忙碌的景象,昨天太晚了,时间仓促,只查出了概况,今天必须查出准确的数据,做为证据提供给警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虽是个拈酸吃醋的人,但她心里明白,马忠信是她这个家的顶梁柱,她和她那个在国外花天酒地不争气的儿子,全都指望着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心里自己安慰自己,马忠信再怎么花心,这么多年她马太太的位置不是也没有丝毫被撼动过吗?!当她看到网上热议她被家暴的事,待在家里的她,心里反而生出些许不安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中午柳春香把热饭热汤送到医院,结果却被护士告知马忠信已经办理过出院手续了。柳春香赶忙给马忠信打电话,电话关机了。给纪兴海打电话,也关机。她慌了神,呆呆的坐在医院椅子上,不知道如何是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第一反应是马忠信撇下她娘俩,自个跑路了。但他跑路需要大笔的钱,应该会回家去取。想到这里,柳春香着急忙慌的往家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回家一看,家里还是她离开的样子,她赶忙拉开整面墙的衣柜门,伸手一摸,那堵钱墙好端端的一分不少的站在里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还在,人就没跑。奚婧的绯闻刚刚曝光,余温未散,马忠信是不敢往枪口上撞的。但人到哪去了呢?柳春香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却想出一个人来,那就是侯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到她家里去过几次,柳春香只知道侯文是马忠信的老乡,《都市报》的记者。马忠信嫌她头发长见识短,不让她掺和他的事,所以柳春香并没有侯文的电话号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决定到报社去找侯文。侯文听完柳春香啰里啰嗦讲了一堆的话,终于弄明白,马忠信失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没钱,跑不了,有伤,跑不远。那么最大的可能……被抓了!侯文被自己的推理吓了一跳,但他不好明明白白地告诉柳春香,只是极力安抚她,把她劝回家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在自己的办公室急得团团转。如果马忠信被抓了,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更重要是,他弟弟侯武可能就要暴露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这些年,以他对马忠信的了解,马忠信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当年若不是迫于救亲弟弟的形势,他是不会委身与马忠信麾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从在广厦呼风唤雨到沦为阶下囚,不过是短短几天时间。这些的天信息量太大,应接不暇,时局扭转瞬息万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正在有计划的一波紧接一波推动整个事件按预定方向发展,完全没有给马忠信喘息还手的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猜不到神秘力量是谁,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一定是马忠信的仇家,并且是蓄谋已久非常有实力的仇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不会甘心失败,哪怕逮不到针对他的人,他也会拿有关联的人垫背,整个事件的起因就是锦上花那两个女设计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不出侯文所料,他弟弟侯武可能已经在执行马忠信的命令。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侯武失手,马忠信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哪里保得了侯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也顾不得当初为了保全自己和侯武,不轻易打电话联系的约定,直接打了侯武电话,但电话关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文不顾斯文,骂了句脏话,这时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一条信息:“广厦昨夜已报警。”侯文一看猜想被证实,丧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半晌,侯文拿上外套,急急忙忙出门去了,他要在侯武动手前,找到他,让他赶快逃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侯武与其他四人分了钱,各自逃命。其他四人都坐了交通工具,觉得跑的越远越安全,结果,警察按图索骥,一个个都被抓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侯武徒步翻过了一道山,进入离南京最近的一个邻市,顺手偷了张身份证,在一个烧砖窑厂里做苦力,每日头脸都是乌漆嘛黑脏兮兮的,反而成了最好的伪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年半载,等风声慢慢过去了,侯武联系了马忠信和侯文。马忠信也很吃惊他居然躲在离南京最近的地方,真应了那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白天做苦力,晚上赌博,挣得钱不够输的。马忠信非常慷慨,时不时让纪兴海给他送钱。侯武就成了马忠信豢养的一个暗子,有些动粗的活,都是通过纪兴海安排给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五,侯武接到纪兴海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黑寡妇家烟酒杂货铺里和工友打麻将。因为窑厂停电了,他们出不了工,无所事事只能聚在一起打麻将消磨时间。侯武今天手气出奇的好,面前已经堆了不少花花绿绿的票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挂了电话,要去执行任务,站起来把钱揣兜里,不想不打了。其他三个输了钱的工友就不乐意,骂骂咧咧地吵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从里屋袅袅婷婷的走出个三十多岁,睡眼惺惺云鬓散乱的女人,小麦色的肌肤,丰乳肥-臀杨柳腰,穿着件黑色深V紧身裙,外面松松垮垮敞怀套了件黑呢子大衣。腿上的黑丝袜破了几个洞,脚上是双沾着泥点的浅帮高跟靴。她一身上下都是淘宝廉价货,但在这帮男人眼里,美的赛过西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女人就是黑寡妇,其实她不是寡妇,她男人老实,一棍子也打不出个闷屁,她却长得美,人也比较活络,窑厂的人都说,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十多年前,她爸为了给她哥娶媳妇,收了她男人1万块钱,就让黑寡妇跟着她男人到窑厂来打工了。她男人根本管不了她,有男人跟没有一个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男人前些年在窑厂干活伤了手臂,窑厂主怕他们闹赔偿,就允许黑寡妇在窑厂开个小店,卖些烟酒杂货补贴家用。后来又增加摆了两张麻将桌,收头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于为什么叫她黑寡妇而不是白寡妇,不仅仅因为她一年到头穿黑衣黑裙,还因为卖东西价格黑,小店的东西要比集市上贵。但工人们图个近,方便,小东小西倒也不愁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工友抬石头,给黑寡妇一些钱,她也帮着做些菜,这些单身出来打工的男人们,就直接在她店里拿上酒,聚在一起吃喝,烟酒生意倒也能维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寡妇一扭一扭地走到吵架的一群男人中间:“吵什么吵呀,吵得老娘都没法睡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三个输钱的男人异口同声说,侯武耍诈,牌还没打完,刚赢了点钱就想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寡妇一把抱住侯武的胳膊,滚圆的胸脯在他胳膊上蹭:“大哥,这就是你不对了,牌还没打完呢,怎么能卷钱走?我的头钱怎么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被她蹭的酥麻,但他还没有忘记纪兴海吩咐他的任务:“我真有事,不玩了,下次再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中一个说:“你不玩,可以,但要把钱退给我们,你才能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好不容易赢一回,不舍得退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寡妇也不想马上到手的头钱飞了,就把侯武一把摁在凳子上,弯腰凑到他眼皮底下说:“哎呦喂,大哥,有什么天大的事不能明天呀,这不,还有几圈就完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瞥见黑寡妇深V下两团超级大杂粮馒头,暗暗吞了口口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寡妇见侯武没有继续反对,反而对她的身体有了反应,就接着一挥手说:“得了,我受点累,最后赢的大哥给点菜钱,我给大家做顿好吃的。”黑寡妇又想推销她家的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三个人见有这样的好事,纷纷哄闹起来,就更不让侯武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怕马忠信骂,心里还在犹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寡妇见侯武迟迟不表态,索性一屁股坐在侯武腿上,媚笑道:“大哥,玩嘛。”一语双关,引得另三个人起哄吹口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肉滚滚的屁股一坐到侯武大腿上,他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一下就把马忠信纪兴海都丢到爪哇国去了。暗想,明天去也是一样的,也不迟这一时半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高兴地搂着黑寡妇接着打牌,上下其手,逗得黑寡妇咯咯地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赢得多,豪爽地甩给黑寡妇200块钱,让她买菜做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伙人吃吃喝喝,酩酊大醉,闹到半宿才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六一早侯武就按纪兴海给的地址进城去踩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琳住的是高档小区,门卫根本不让陌生的人和车进出,高大的围墙也是翻不进去的,而且赵琳日常出门都有小林接送,根本近不了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婷虽然是租的房子,但地处闹市区,人来人往频繁,极不易隐藏。何况小区旁边还有一个派出所设的点,这让侯武不得不放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到了罗洛的租处,这时天色已经晚了,路灯亮了,巷子里的小商贩都收摊回家了。侯武一进那条狭窄的巷子,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此处伏击罗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在旁边的小饭馆里吃饱喝足,叼着牙签慢悠悠转到罗洛家的楼下,抬头看到罗洛家没有开灯,料定家中无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侯武又转回巷子里,趁四下无人,钻到一边灌木丛中躲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开始巷子里还有居民陆续回家或者出来散步,渐渐,路上就没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罗洛不在家,去了哪里?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