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二十九章 内审转机

[更新时间] 2018-05-15 20:21:21 [字数] 3156

广厦内审部全体人员已经连续工作超过25个小时,居然一无所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各类报表摊了一桌子,钟皓天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他心里着急,单就周全提供的信息和秦刚反馈的情况看,马忠信明显已经觉察到局势对他不利,准备想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他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丁点确切的证据,时间不等人,不要说再等一两天,也许今天晚上,马忠信都有可能狗急跳墙逃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都快中午12点了,钟皓天对程铭远说:“大家都辛苦了,先吃午饭,然后休息下再干。”程铭远还想说什么,钟皓天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铭远带着内审部的人员到食堂餐厅吃饭去了,办公室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出去了,刚才还闹咋咋的,一下子安静了,钟皓天重新把报表一项项地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个四十多岁穿着朴素的女人在钟皓天办公室门口伸了下头,钟皓天疑惑怎么还有人没有去吃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到门口一看,那个女人还在,觉得眼熟,是广厦的员工,但想不起是那个部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人低头用手指绞着衣角,小声说:“钟总,我要向你反映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有点意外,但还是把她让进了办公室:“不好意思啊,我在办公室待的时间少,你是哪个部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人回身把门关了,又把窗帘拉下了大半截,说:“钟总,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被别人知道我到你这里来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点头,表示理解,转身找出茶叶来,想给她泡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人局促的坐在沙发上开口道:“我是财务部的出纳杜美芳,我知道钟总是想让内审部查马副总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端茶的手,顿了顿,但还是如常的把茶杯放在她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个普通员工,没参与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我需要这份工作养家养孩子还房贷。”杜美芳低头说着,有点哽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先是一愣,然后听她这样说,忙说:“杜会计,你别难过,该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对犯错的人,我们绝不姑息,对没犯错的人,也不会打压,你大可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抬起脸,看了钟皓天一眼,欲言又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话,了解什么情况,请直接对我说吧,广厦现在十分需要正直的人站出来大声讲话。”钟皓天循循善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外我钟皓天可以向你保证,肯定会保守秘密,保护你的正当权益的。”钟皓天温和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点点头,鼓足勇气说:“在这三年的账上,你们是查不出什么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一语惊人,钟皓天看着她说:“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并没有回答他,只按照她自己的思路说下去:“崔总在任时,做项目经理的马副总,就通过抬高采购价吃回扣;在招投标上玩猫腻,收受贿赂;还把开发的楼房低价抵给建筑公司,然后再从建筑公司把房子归在自己名下。借款挂账长期不冲账,如果查四五年前的往来账,肯定是有反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的脸色变了变,并没有打断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盯着茶几上那杯冒出袅袅热气的茶,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后来他当上了副总,崔总退休后,一开始他自以为要转正,在广厦嚣张的不得了,没有人敢得罪他,也没有人敢违拗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讲到这里,杜美芳吸了下鼻子:“我当时是总账会计,他提出分我利益,让我跟他同流合污,可我还是有道德底线和职业操守的,就没同意。他后来把杨丽华弄来当财务部长,指派我做出纳。这些年处处找我麻烦,想把我逼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钟皓天默默的把抽纸递给她,杜美芳抽了两张,擦了擦眼睛,擤了下鼻子。接着说:“后来总公司派来了新总经理,马副总欺负新来的领导不了解情况,变着法儿捞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自己在外面成立了一个环宇建筑工程公司,专门接广厦的工程,然后再转包出去,赚差价。这个在我们账上是怎么也查不出毛病来的,合同是真的,工程是真的,付款方式,收款单位都无懈可击!”杜美芳把用过的抽纸团了团,用力扔到茶几旁的垃圾桶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暗想,难怪查了一天一夜,没有结果,原来马忠信这种瞒天过海的伎俩极具隐蔽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之前也不知道这些情况,杨丽华把我当眼中钉肉中刺,变着法欺负我。我不是没想过离开广厦,但是现实不允许我任性。第一,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男人也是个小职员,还有房贷压力,外面工作不好找,不敢失业啊。”杜美芳神情沮丧又愤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同情地看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给奸佞让道?后来我就慢慢留心这些事,毕竟钱都要从我这里汇出去。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我了解的这些事,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处的。”杜美芳把憋在心里多年的话说出来,心里舒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听完杜美芳这样一番话,恍然大悟。他站起来,郑重其事的和杜美芳握握手,说:“杜会计,谢谢你信任我,给我提供这么有用的信息,你放心,你的职业道德值得我尊重和佩服,广厦不会不用你这样的员工的。另外还请你放心,你和我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对旁人讲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美芳得到了钟皓天的承诺,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不想被同事看见,就赶忙告辞,悄悄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把四五年前的资产负债表拿出来一看,果然,在那段时间里应收款项急剧增加,足有近千万之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铭远带着内审部成员吃饭回来了,钟皓天把程铭远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让其他人员都先休息2个小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一边吃着王越带回来的盒饭,一边把报表推给程铭远看,点了点重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铭远好歹也是科班出身,是个中级审计师,一看就明白了钟皓天的意思。他心里把钟皓天佩服地五体投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皓天让规划设计部李江潮、办公室周全把四五年前的所有资料都整理出来,内审部人员休息2个小时后,又投入到工作中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过部门间关联比对,一条条信息对接起来,一个个疑点挖掘出来,很快就发现了很多问题,程铭远逐条逐项的登记起来。仿佛是要迎来漫漫黑暗之后的第一道曙光,这时虽已经是晚上11点了,但大家都很兴奋,干劲十足。钟皓天根据整理出来的资料,迅速向市公安局报了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保持清醒的还有医院里的马忠信和纪兴海,纪兴海已经出去在病区里绕了一圈。医生已经回办公室休息了,一个小护士正在护士站趴着打瞌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穿好衣服,坐着轮椅上,由纪兴海推着悄悄地向电梯间走去。纪兴海按了电梯按钮,楼层数字一个个跳过,电梯正在缓慢地上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从安全出口走出来个人,低声说:“马副总,这大半夜的,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和纪兴海都没防备楼梯间里有人,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穿着一身黑衣的秦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故作镇定,淡淡地说:“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出去溜达溜达。你怎么到医院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刚并不答他的话,自顾自说:“马副总还是回自己的病房待着吧,外面夜深露重,小心感冒啊。”秦刚说着话,已经用手握住了推轮椅的把手,准备调转轮椅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电梯上来了,纪兴海想把马忠信推进电梯,岂料秦刚像个钢铁巨人似的摁着轮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想从轮椅里站起来,走到电梯里,却被秦刚的大手按住动弹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刚还不忘调侃:“马副总,当心,伤口不能再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梯门关上了。马忠信气不打一处来,在轮椅上扭来扭去,想要挣脱,纪兴海干着急,想把秦刚的手掰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刚特种兵出身并非浪得虚名,平时训练时,安保队三五个壮汉都扳不动他。何况他们两个,使上吃奶的劲,也没让轮椅动分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梯又上来了,纪兴海好不容易把秦刚的一只大手掰开。门开了,穿着便衣的刑翔和他四个同事从里面走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刚出电梯,就看见电梯门口拉扯的三个人。马忠信的相貌跟印在他脑中里似的,刑翔一眼认出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向坐在轮椅里的马忠信出示了证件,例行公事地问:“你是马忠信吗?广厦地产公司报案,称你涉及贪污,请跟我到警局协助调查。”他的四个同事立刻呈扇形围拢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兴海见势不妙,撒手想从楼梯逃跑,可还没跑几步,就被秦刚老鹰抓小鸡般的提溜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把轮椅上的马忠信和瘫软的纪兴海一起带走了。夜深人静,无声无息。医院里未了之事,自有周全明日全权处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突击审了一夜,没有半点收获。狡猾的马忠信推说伤痛反复,什么也不说。纪兴海则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看来他们早已事先串通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刑翔揉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从审讯室出来,看来正面交锋,马忠信是不会乖乖就范的,那就只好盯紧和他相关的人。柳春香,侯文,只要有一点点马脚露出来,刑翔就可以找到突破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