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二十五章 大闹医院

[更新时间] 2018-05-10 20:17:31 [字数] 3143

“医院,看戏。”许钧狡黠的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琳微笑着送走了记者,整个后背都是汗,她坐在办公室里,解下了脖子上的丝巾。这个马忠信眼看着绯闻缠身,还要拉上锦上花,拉上她,这是有多恨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琳看见罗洛从门前走过,叫了她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洛走进来,赵琳示意她坐下,说:“罗洛,这两天挺忙的,也没得空和你聊聊,马副总的事,你肯定吓着了吧。顾婷是个炮仗脾气,我倒不担心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事,赵姐。他也没能把我怎么样。”罗洛不想被人担心,低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来这一帮记者,那个人不怀好意,肯定和马副总有关连,不然他怎么知道大红袍的事。”罗洛为早上侯文的话耿耿于怀,也设法悄悄转移话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他是想借我们分散社会对他的关注度。顺便抹黑我们,进而报复。”赵琳分析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广厦这几年,内部管理有点乱,马忠信好几次想拉我们锦上花下水,和他狼狈为奸,都被我严词拒绝了,所以经常无故为难我们。要不是和他们前期合作的时间长,万董比较赏识我们的设计,我还真不想趟这趟浑水。”赵琳叹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洛若有所思地点头。并说:“前几任总经理任期都没满就调走了,这次来的钟总经理,听说是从总公司直接派来的。就看他能不能拨乱反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琳听罗洛提到钟皓天,心里不是滋味,但又想起昨天他提的事,于是说:“罗洛,你去把张振前期做的广厦售楼处内设的几版稿子都看一下,我们再开个会,综合考量一下,下午来得及就给广厦送去,钟总昨天催着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罗洛答应着站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瞟见赵琳脖子上的几个红点。问:“赵姐,你脖子怎么了?蚊子咬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琳一下尴尬了,用手摸脖子:“是呀,是呀,秋天的蚊子最毒。咬我好几个包,昨天都没睡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洛抬眼又看了下赵琳,觉得她脸上的妆确实比往常浓了一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后面的开会讨论中,赵琳一直系着丝巾。在一个设计细节上大家有了分歧,左右都不完美,直到下班也没有确定下来,只好放弃到广厦送稿的打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锦上花的记者,得到的是锦上花自我宣传的广告。到广厦的记者,得到了王越冷冰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统一答复,“个人行为,无可奉告。”而到医院的记者,则见证了一出好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的老婆柳春香是通过麻友花一枝知道这件事的。花一枝的本名不叫这个,这个女人东家长西家短,鸡零狗碎,八卦流言,没有她不知道的不嚼舌根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送外号一知,意思是凡事不能给她知道一点,一知道,天下皆知了。刚好她姓花,又喜欢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所以叫着叫着就成花一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马忠信烫伤住院,柳春香一早在家熬鸡汤,准备中午送饭。花一枝发了微信语音过来,柳春香以为是约麻将,点开来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听花一枝咋咋呼呼的声音:“春香,可不得了了,你家老马包二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的第一反应,花一枝的话不可信,大多是夸大其词。所以没理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条短信又进来了:“《奇闻周刊》上都登了,千真万确,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就你还蒙在鼓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有点将信将疑,《奇闻周刊》她是看过的,那上面的八卦挺靠谱。通常中老年妇女聚在一起,除了比谁的老公挣钱多,谁的孩子更出息,也就是八卦最有的聊了,因为这可以让她们调准枪口一致对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三条消息是张图片,柳春香放大了看,是张杂志上的配图,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走在宾馆的过道里,明显是监控拍下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是柳春香的男人,光看背影,她也认得出来。柳春香气得不行,前两天烫伤,外面就有谣言说是女人泼的,今儿这照片都上了杂志了,板上钉钉没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关了煤气,拎了包气冲冲地就往医院赶。在路上她越想越来气。他马忠信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学生。要不是她爸爸,他哪有今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当初分配到广厦建设队当技术员,黑而瘦,还恐高,爬个几层楼,腿肚子抖的像筛糠。偏偏柳春香当劳资科长的爸爸柳得志看上他,非要把柳春香嫁给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起初不肯,因为老家里已经定了亲,而且女方家还资助他上学。后来柳得志借工作之便为难了他几次,他就缴械投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回老家好说歹说退了亲,也还了资助的钱。马忠信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觉得考上大学的大儿子贪图城里的舒坦日子,白白退了一门好亲事,简直就是个现代陈世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父母在乡人面前自觉抬不起头来,慢慢的和大儿子联系也少了,只帮衬着在外地打工的小儿子一家一起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刚和柳春香结婚的时候,在柳家一点地位也没有。柳春香是个城里姑娘,看不上瘦不拉几,黑不溜秋的马忠信。无奈,她爸在家一言九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嫁得委屈,就拿马忠信撒气,买菜烧饭,洗碗拖地,甚至倒洗脚水,都是马忠信干。柳春香只负责吃现成的,喝现成的,外带鸡蛋里挑骨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忍气吞声的日子过了几年,他老丈人就给他找关系调到技术科坐办公室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在办公室很快学会了圆滑世故,又得老丈人助力,翁婿常常一处喝酒,研究怎么快速往上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的柳春香已经转变了看法,觉得她爸真是慧眼识人,往后要依靠马忠信过好日子了,所以,无论在厨房还是卧室,柳春香都积极主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得志退休了,马忠信也做到了科长。接着企业合并了,马忠信遇见了纪兴海,两人一拍即合。当年的马忠信,业务能力不错,溜须拍马更纯熟。渐渐的在新单位也混得如鱼得水,做到了项目经理。纪兴海一直跟随他,做他的左膀右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与柳春香本没有多少感情,是被逼无奈妥协的,刚开始柳春香瞧不起他,根本不让他上床。后来,马忠信职位一步步走高,柳春香上赶着给他,他觉得她贱,爱答不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闹得凶,老丈人就出面压,等生了孩子以后,他那方面突然就不行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柳春香天天在家熬汤熬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做了项目经理的马忠信应酬多起来,吃饭喝酒加嗨歌。马忠信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穷酸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白脸庞,将军肚,到哪儿,人人都恭敬的叫一声马经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更让马忠信振奋的是,乙方请来作陪的小姐又漂亮又听话。他那颗被柳春香压抑多年的心,被撩拨起来了。有一次喝醉,乙方顺水推舟把马忠信和陪同的小姐送到了宾馆。那一夜,马忠信无比的痛快和过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纵情放飞自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过了几年,柳得志去世了。马忠信已经是广厦的副总,在家是说一不二的一家之主,柳春香再跋扈,马忠信已经不在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到了医院,一脚踢开马忠信的病房门,哭叫起来:“我跟了你半辈子,现在嫌我人老珠黄,敢在外面有野女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刚送走一拨记者,马忠信半躺在床上为怎么解决绯闻想点子,见柳春香来闹,没好气的说:“你就知道胡搅蛮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见马忠信毫无羞愧之色,还敢数落她,更是火气上涌:“你当初一个臭农村来的,要不是我爸,你能有今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爸呀,你死的太早了,他马忠信忘恩负义啊,你留你女儿受苦呀。”柳春香索性扑到沙发上捶胸顿足嚎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又气又急,大吼:“闭嘴,你想害死我呀。”裤裆里一阵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家给你熬汤熬药,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你还嫌不够,在外面找上了狐狸精,你都补给了别人了啊。”柳春香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不顾羞耻的乱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后悔刚才让纪兴海把周全诓出去买东西,此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柳春香更年期综合症发作起来没完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拿起手机给纪兴海打电话,想叫他马上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见马忠信对她的痛哭流涕无动于衷,还一脸嫌恶地准备打电话,更是火冒三丈,直接向床上扑去,想要抢夺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不防柳春香扑过来,本能的转身,结果,柳春香直接扑在马忠信的腰腹部,马忠信疼得叫起来,几乎要昏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不假思索扬手恶狠狠的一个嘴巴子打在柳春香的脸上。柳春香被他的叫吓到了,又被他打的惊到了,竟然呆若木鸡的歪在床边,哭都忘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不去叫医生。”马忠信怒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这才醒悟过来,头发散乱了,妆也哭花了,肥胖的半边脸还印着五指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春香刚走出病房门,就看见有几个记者模样的人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站在外面正对着病房,许钧和万若男并不在其中。柳春香慌了,本能的快速转身回房,关上门,颤着声音说:“有记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忠信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拿眼睛盯着柳春香看,仿佛要用眼刀在她臃肿的身上凿出五百个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如果钟皓天知道,赵琳把他的吻痕,说成蚊子咬的包,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