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二十四章 绯闻曝光

[更新时间] 2018-05-09 19:34:46 [字数] 3178

钟皓天刚在办公室坐下,王越就急匆匆地走进来,递给他一本杂志:“钟总,您看看。”钟皓天看了下封面,《奇闻周刊》,他不常在南京,并不了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奇闻周刊》原本是本不起眼的小杂志,每周三发行,登些国内外的奇闻怪事,异域风土人情,自然还有些明星八卦。因为是周刊,所以一些新闻也过时了,基本上就是个糊口的销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也不知道两年多前的哪一周,这周刊上突然爆了一则当红明星的离婚消息,当时炸裂了娱乐圈。当事人的经纪公司当即否认,还信誓旦旦的扬言要追究法律责任,网上嘴仗打了一周多,最后不了了之。一个月后,该明星另结新欢,微博承认已离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在这一个月里,《奇闻周刊》又接连爆了某明星劈腿,某导演潜规则,某演员吸毒被抓,某名人有私生子。经一一证实,居然都是真的,简直一下子成了媒体福尔摩斯,一时引起轰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后,周刊新闻一出,几乎不用论证,其他媒体就疯狂引用转载,这是全民娱乐的时代。娱乐圈开始对周刊忌惮起来,多方打听主编是何方神圣,无论是用金钱买,还是用权势吓,就是要让他手下留情。可惜,这些年都没有什么确切的结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奇闻周刊》每周照常出,销量奇好。老百姓茶余饭后有谈资,娱乐圈惶惶然,不知下一次又要点谁的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一周爆的女主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是一个刚红起来的女明星,名字叫奚婧,约莫20来岁,刚演了一部热播清宫剧里的女三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目前,综艺节目广告代言接连不断,发展势头不错,坊间传言有人出巨资力捧。而男主角就很蹊跷了,居然是本周热点人物-广厦地产的马忠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刊太会抓热点,简直是烈火烹油。各大媒体只能自叹不如,估计明天的头条就是这则新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马忠信一周还没过半,就要上两次头条。钟皓天眉头皱成了川字形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一次被烫事件,钟皓天选择把事情掩盖下去,一是为了维护企业形象,二也是为了保护赵琳的锦上花,而且当时是在广厦地盘上,知情的圈子小,在能力可控范围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这一次,马忠信乌七八糟不检点的私生活,已经毫无预兆地赤裸裸曝光在社会大众面前,现在是信息时代,这则丑闻会以光速传播。不要说钟皓天,恐怕广厦地产都捂不住,更甚至要连累到安居集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钟皓天通知秦刚启动应急预案,打电话向万董汇报,又让王越准备好官方统一答复,以应对可能到来的记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相比钟皓天,马忠信知道这则关于自己的桃色新闻更早一点。纪兴海早上6点就到医院外面永和豆浆买早餐,路过报刊亭顺手带了报纸,他也是《奇闻周刊》的发烧友,见正在上架,也拿了一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纪兴海吃早餐时就迫不及待的打开《奇闻周刊》来看,看到爆料时,大惊失色,把豆浆洒了一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马忠信看到报道,眼里闪着狼一样狠毒的目光。他把这件事情的曝光,归结在锦上花的罗洛顾婷身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要不是她们,他不会受伤,也不会被钟皓天几乎是软禁在医院里。外面那些和他不对付的人,看他有可能大势已去,就开始伺机反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子绝不会这么轻易地束手就擒,就是死,也要拉上垫背的。”马忠信暗想。他转头对纪兴海嘀咕了几句,纪兴海连连说是,到外面打电话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上花办公室,苏婉儿正在向围在她旁边的同事绘声绘色地讲《奇闻周刊》上的八卦。赵琳心情不好,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既没有听到她们讲什么,也没有管她们。苏婉儿见状赶忙住嘴,挥挥手,听故事的人都悄悄散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振来的时候,被一群蜂拥而至的记者堵个正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是锦上花的设计师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广厦和锦上花是什么关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们合作多久了,为什么近年来广厦的地产项目都有你们参与,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振被问蒙了,但他心里大概知道这些记者是为什么来的。周一罗洛去送设计稿,结果下午罗洛和顾婷都不见了。赵琳接了个电话,急的不得了。后来报纸上报广厦的马副总烫伤,他心里就明白了。他心里对罗洛顾婷愧疚的很,但又不方便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正敷衍着,看见顾婷来了,赶忙向她使眼色。顾婷很聪明,假装不认识,绕过记者,快步跑到小楼里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婷飞奔着向赵琳汇报。赵琳隔窗看了眼楼下,苏婉儿又把曝光的马忠信绯闻说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眼见着张振招架不住,赵琳对苏婉儿说:“请记者们到一楼会议室坐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琳在会议室门口迎接,记者们一个接一个的在会议室坐下,许钧和他的徒弟万若男也进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是锦上花的总监,记者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我。”赵琳自我介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广厦和锦上花是什么关系?”一个戴眼镜的女记者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上花是设计公司,广厦是做房地产的,我们自然是合作关系,也只能是合作关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苏婉儿进来给各位记者倒茶,一时茶香扑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们合作多久了,为什么近年来广厦的地产项目都有你们参与?”一个矮胖的男记者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们合作……”赵琳沉吟了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掰着手指,接着说:“大概四五年吧,像君临、东郡、美庐、藏山,都是我们设计的,业主都很喜欢,卖得也很火,几乎是日光盘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琳笑盈盈地说:“你们大概都比较了解房地产行情,锦上花也不是只和广厦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比如爱家正在建设的紫颐华府就是我们去年设计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省内其他城市,我们也有作品,昆山的凌风酒店内设也是我们做的。还有……”赵琳讲起来,如数家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那个被马忠信指派来挑事的,《都市报》的记者侯文,不想听这些,直接粗鲁地打断,单刀直入的问:“你和广厦的马总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和你上面说的这些个老总都有什么关系?”说完,还猥琐地笑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琳听了他的话,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那张臭脸上。但她得稳住,不能让小人得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上花参与的项目都是公开招投标的,符合法律程序,何况,这么些个大公司也不是一个副总或者一个什么人能左右的。”赵琳在副总的副字上咬了重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侯文有点尴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们锦上花凭借的是完美设计,长期一贯的声誉,这一点已经经过多年市场检验,并得出了非常满意的答案。你平白污蔑我公司和我个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赵琳的声音提高了,表情严肃,义正辞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据说,你还送给马总一盒价格不菲的大红袍?”侯文继续逼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琳听了这话,忍不住笑着说:“大家请喝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端起茶杯,自己喝了口茶,见记者们都喝了一口,接着说:“众所周知,大红袍是顶级红茶,鲜茶叶产量都极低,我等平民大概一辈子见都没见过,有钱恐怕也未必买到,哪儿得来呢,又怎么送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大家今天喝的黄山毛峰,倒是实实在在的名茶。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们今儿喝了我的茶,回去能不能替我在宣传上美言几句啊?”赵琳调转话头,说了句玩笑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气氛一下轻松了,有其他记者笑起来。侯文一下成了个笑话,脸都气青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坐在后面的许钧意味深长地看着赵琳。这女人不简单,在不显山不露水的反驳中,顺带给锦上花做了个免费广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许钧关注赵琳不是一天两天,他曾经想在她身上找到马忠信的突破口,结果是白忙一场。在不断的关注中,他反而对赵琳凭一个单身女人的才华和能力,不靠美色,不靠交易,在事业上做得风生水起有了一些钦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许钧拉了下万若男,两人从后门走了。其他记者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稿子怎么写呀,本以为是个花边新闻,结果成免费广告了。就说不要来嘛。”万若男嘟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也不笨嘛。”许钧个子高,举手拍拍她脑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该咋写咋写。”许钧不吝帮赵琳一下,就当弥补当初对她不好的设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万若男不喜欢许钧拍她的头,简直是把她当小孩,嫌恶地挣脱:“那个侯文,肯定是故意的,那样问,让一个女人多难堪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要是连这个都应付不来,还能在设计圈房地产男人圈里混10年?”许钧也清楚侯文是故意的,想往赵琳身上泼脏水,很可能是受马忠信指使。他回去要好好查查这小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哪里见过别人的烟火人生。”许钧在悄悄地关注中,对赵琳有所了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万若男撇了下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最好还是回去做大小姐,这个世界不适合你。”许钧觉得万若男是个单纯的女孩子,有优渥的生活,根本不适合也不需要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里漂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话了,你就这么看不上你徒弟我?”万若男有点委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许钧打开车门,坐上去发动,眼睛看着前面,看都不看她一眼,想都不想地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车子拐了个弯,万若男见不是回报社的路,疑惑的问:“去哪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