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Boss蜜宠36计

正文第二十三章 清晨相对

[更新时间] 2018-05-08 22:46:45 [字数] 3106

风雨肆虐了一夜,早晨太阳依旧没心没肺的出来了,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的缝隙把房间里一点点照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的睫毛动了一下,只觉得好累啊,全身都疼。接着她闻到了满屋情事过后旖旎的味道,心中一惊,睁眼一看,是她的卧室。赵琳猛地转过头,旁边并没有人,只有枕头深陷下去的痕迹告诉她,昨夜旁边曾有人睡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抚着额头半坐起来,不着寸缕的肌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让她感到了丝丝冷意。她俯身在床头柜上拿了睡袍穿上,眼睛瞥见地板上凌乱丢弃的衣服,刺眼地提醒她昨夜有多么疯狂,她一眼认出领带是钟皓天昨晚戴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昨天喝的酒对赵琳而言并不算多,若是平时,不过是刚刚好,完全不会出任何意外。可是她偏偏像是喝到了断片,昨夜是怎么回的家,钟皓天是怎么留下来的,她一点也想不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该死。”赵琳低咒,用小拳头敲敲依然有点痛的脑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听到厨房里有细不可闻的碗碟碰撞的声音,她转身从床头柜抽屉里摸出来一包女士香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天蒙蒙亮就醒了,睁眼仰躺着,感觉到赵琳就睡在身旁,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充满胸腔。但又有一种得到太快,失去是不是更快的恐惧和担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微微侧身,借一点微光,专注的看赵琳。赵琳侧卧着,呼吸匀畅,鼻息轻轻,满头的大波浪卷发铺满枕头,有几缕耷拉在脸上。钟皓天怜惜的把它们一一拈到旁边,赵琳的脸色白皙,睫毛的阴影很长,嘴唇鲜艳饱满。一条玉臂搁在被子外面,脖子和一边的锁骨也露着,满眼都有一种诱人的白玉光泽。被子下的赵琳膝盖蜷曲,弓着身子,这是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睡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侧着,一动不敢动,他怕惊醒赵琳,昨天刚刚正式见面,今早就这样坦诚相见,实在有点无法描述的尴尬。他缓缓地滑下床,走到床的另一边,把赵琳的胳膊用被子盖好。在浴室里简单冲了个澡,穿上昨天的衬衫和长裤,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心情极好,神清气爽。他走进厨房,炊具餐具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大多都是簇新的,好像从来没有用过,只是充当摆设。打开冰箱,里面都是速食食品和纯净水,他皱了下眉,拿了牛奶面包鸡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熟练地拧开煤气煮了鸡蛋,热了牛奶,在面包机上烤了面包,他小心翼翼的摆弄碗碟,尽量不要弄出很大的声音,以免吵醒卧室里的赵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他把早饭准备妥当,轻轻推开卧室门打算送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赵琳披散着揉乱的大波浪的卷发,穿着黑色的睡衣,雪肤微露,半倚在白色的床铺上,一支点燃的香烟夹在她右手手指间,一口烟正从她红唇里袅袅的飘出来,模糊了她的面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种慵懒和迷离让钟皓天情难自禁。他昨夜刚和这女人共度春宵,42年来也只和这女人亲热过,她这一点点撩人的风情都让他想起昨晚的温香软玉来,心里痒痒的,浑身酥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没料到赵琳这么早就醒了,还是这样一种姿态,他强装正常,把早饭端到床头柜上,说:“你醒了?趁热吃点早点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斜睨了一眼餐盘,讥讽道:“钟总惯是这样的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听出赵琳的言外之意,以为他是风月老手:“赵琳,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呵。”赵琳哼了一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总,你应该叫我赵总,送人回家,都是这么个送法?”赵琳嘲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知道赵琳误会他乘人之危,忙解释:“不是,昨天你喝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赵琳不等他讲完,抢白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总,大家都是成年人,哄小姑娘的把戏就不必在我这演了吧。”赵琳恨声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知道解释没有用,谁让自己情根深种,不能自拔,于是改口直截了当承诺:“我会负责的,会娶你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闻言,突然哈哈笑起来,眼泪横飞:“我都到这么不堪的地步了吗?需要你可怜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是,赵琳,我是真喜欢你,喜欢你很多年。”钟皓天可怜兮兮地说。多少年来,钟皓天都是强者姿态,唯有赵琳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可是赵琳对此一无所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走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赵琳抹了把眼泪,低头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有些不忍,毕竟昨晚赵琳醉了,自己还是很清醒的,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失控了。这件事打乱了他原来的计划,他原本想着慢慢和赵琳熟悉起来,慢慢地追求她,以求水到渠成。没想到昨夜一时忘情,随心而为,不仅没有得到赵琳的好感,反而引起了她的讨厌。这种状态恐怕一时无法得到改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站在那里沉思还想说点什么,可赵琳已经一脸厌恶地说:“难道,你还要站在这里等着看我换衣服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知道再说下去,只能更加不愉快,不如改天等赵琳情绪平复了,再谈负责的事。于是呐呐地说:“好吧,有事,我随叫随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外面的门响了一下,钟皓天终于走了。赵琳颤抖地把香烟掐灭,软弱地歪倒在床上,眼泪控制不住地哗哗地流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没确切地想过要为张晨守贞。张晨之后,她封锁了爱的心门,她无力爱,也不接受别的男人示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突然一夜之间,她在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和另外一个几乎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发生了亲密关系,虽然这个男人在她人生最美好和最惨痛的时间出现过,见证过她的幸福,也见识过她的狼狈,但他们之间真的是陌生人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很不喜欢发生这种不在控制范围的事,她恨自己浪荡,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张晨真的回不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十年来一直不敢触碰张晨这张回忆的网,而钟皓天的出现不过是像只飞蛾无意中扑到这张网上,这网给赵琳的震荡就如同地震海啸一般。而晚宴上的种种,不过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身体的保护机制宁愿选择醉酒般的迷糊,也不想她清醒着痛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颤栗中缓过来的赵琳从床上爬起来,发疯地把床头柜上的早饭和地上散落的衣服一古脑扔到垃圾桶里,还不忘伸脚进去用力踩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动手粗暴地拆被套枕套,床单上斑斑痕迹刺痛了她的眼。赵琳找了把剪刀,跪在地板上,恶狠狠地剪,咬牙切齿的撕,手上被剪刀磨出了泡,也不觉得疼。看着床单变成满地雪白的布条,她摊坐在地板上大口喘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的身上有钟皓天留下的点点温柔印记,头发上甚至有钟皓天的烟草味道。赵琳在卫生间洗了好长时间,好像那样可以把昨夜抹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无论怎么样,班还是要上的。赵琳对着镜子化妆,遮挡黑眼圈,可能是气愤难消,脸色居然红润了些。她在镜子里看到脖子上可疑的红点,遮瑕粉也遮不住,在心里把钟皓天骂了一百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钟皓天回到2001室,把外套扔到沙发上,看着赵琳送的两支红酒发愣。昨夜恍惚的仿佛一场春梦。钟皓天没有办法告诉赵琳,她是他的第一次,他不是羞于启齿,而是怕赵琳不相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般人都不会理解,钟皓天靠什么做柳下惠。明面上,他既没有正经的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也没有一个刻骨铭心的爱人。他这样一个有职位权势,有样貌身材的钻石王老五,不知道是多少人心目中的最佳夫婿。自然也不乏有人对他进行美色诱惑,更有人主动投怀送抱,钟皓天总是有办法把这些烂桃花打发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是他多年的暗恋。如果赵琳幸福,也许钟皓天会为父母选择将就一段婚姻,但赵琳孤生一人,他怎么舍得撇下她不幸福,他也要为自己搏一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到这里,钟皓天起身,剃胡子,换衣服,他要和赵琳一起出门上班。哪怕只是共乘一辆电梯那么短的时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穿了风衣长裤,围了丝巾,坐电梯下楼。到20层的时候,莫名有点紧张,她不想遇见钟皓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天不遂人愿,20层停了,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钟皓天站在电梯外。两人中间还隔着楼里其他上班的人,钟皓天想和赵琳说话,但赵琳把头转过了,不想搭话,假装不认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林和小孙都等在楼下,两人昨天刚认识,又都是新晋级的奶爸,聊起各自的宝贝来,话题不断,眉飞色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看见赵琳冷着脸,钟皓天沉默地跟着走出来,他俩赶忙结束话题,热情的问安,并帮各自领导打开车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赵琳目不斜视一言不发的直接坐到车里,钟皓天想说些什么,但终归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小林和小孙心里直犯嘀咕,这两位,昨天不还好好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已是10月下旬,一场秋雨一场凉,昨夜雨急风狂,梧桐树的叶子落得到处都是。开得正盛的桂花一夜之间,也已经花落花飞。太阳出来惨淡的照着,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忙。这肃杀的情景,更是勾的赵琳伤心难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