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大佬,你缺腿上挂件吗

正文第六章又一轮新的纠缠

[更新时间] 2018-04-20 14:08:03 [字数] 3049

墨轩抬起手正要触碰到泡泡的时候,那个里面的人竟然变成了容念的模样,顿时,墨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是她?墨轩眉头紧皱,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容念的脸,随后,停在半空中的手用力一拍,泡泡就幻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容念也消失不见了,这时,四周所有的泡泡也全都破碎了,霎时间,天空一阵巨响,乌云密布,雷声隆隆,下起了瓢盆大雨,一如容念离去的那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轩一脸阴沉的站在雨中,任由雨水冲刷着他,他仰头大吼一声,似要发泄出所有积压在心里的不痛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紧握着椅子的手突然松落,耷拉下来,一缕阳光洒落在落地窗上,照射在墨轩冰冷的脸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手揉了揉发痛的眉头,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繁华依旧的世界,刚才的梦好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活总是在马不停歇的过着,容念已经回来一个月了,而小念轩也又开始上幼儿园了,一切又都回到了正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是一个特别又重大的日子,一抹娇俏的身影站在镜子前,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腰间镶嵌着点点闪光的钻石,简单大方将她整个妖娆的身姿完美的勾勒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比往常,如今的容念看起来多了几分浓重的女人味,更成熟了不少,从一个小姑娘真正蜕变成了成熟性感的女人,可是她散发出的气质又不失清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波浪卷般的头发有致的披散在肩上,长及腰,粉嫩的嘴唇上涂抹着淡淡的口红,白皙的皮肤摸起来富含弹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门口传来了雄厚的声音,“我的宝贝女儿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容天成满脸的笑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念听到容天成的声音后,连忙走到他的身边,一手挽着他的胳膊,娇羞的说:“哪有了。”不过,容念立马就转了口风,“应该是说你的宝贝女儿本来就是天生丽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天成爽朗大笑起来,拍着容念的手,宠溺的看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深沉的爱,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纯粹的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丫头,这小嘴是越来越厉害了。”容天成无奈极了,可心里却十分开心。容念像个孩子一般,头一拽,骄傲的说:“那是自然了,我可是得到了爸爸的真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女两对视一眼,彼此都乐开花了,容天成停止了笑,“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容念少了几分嬉笑,多了些许的认真,“准备好了,可以走了。”今天这一步一旦踏出了,就将是永远的责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帝都酒店的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子戛然停止,容天成从车里下来,而另一边,容念妖娆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她走到容天成的身边,身子挺得直直的,一手勾住他的臂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相视一笑,并肩走进了豪华的酒店,要知道今天的主角可是他们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隔没有一分钟,黑色的加长版宾利和兰基博尼同时到了酒店门口,擦的发亮的皮鞋稳稳的踩在地上,冷漠如魔的墨轩现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身黑色的西装革履,将他伟岸修长的身形完美的展现出来,他就如同地狱里的修罗一般,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如一座万年冰山,让人感觉到寒彻刺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与此相反的是,冷尘看起来总是那么的温润如玉,尽管他也穿着黑色西装,可却如春风一般温柔至极,微笑总是伴随着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冷一热同时向酒店走去,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人痴迷的移不开眼睛,想要一直看下去,留住这个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场内一片明亮,灯火辉煌,商业界各种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场内随意的走动,相互打着招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台上主持人的声音响起了,“今天是容氏公司二十周年庆典,现在就请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容氏的董事长容天成先生讲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霎时间,场内雷鸣般的掌声四起,容天成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台上,他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容天成,容念就站在最前面,而墨轩和冷尘混迹在人群中,一直未露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天成洪亮的声音响起,“到今天为止,容氏已经成立二十年了,它承载了我太多的心血,它就如同我的孩子一般亲昵,我舍不得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已经老了,已经无力再去管理它了,今天,我就把它亲手交给我的女儿容念去管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儿,墨轩和冷尘深邃的眼眸同时看向了光彩照人的容念,墨轩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发现,他的眼里是惊讶和徒增的仇恨,冷尘的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众人的注视下,容念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上了舞台,一手伸向了容天成,而容天成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父女两并肩而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天成大声的说:“从现在开始,容念就是容氏的总经理,由她全权管理公司。”之后,容天成便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念站在舞台中央,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全都被她的美所惊艳,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挺柔弱的一个女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当她霸道冷冽的声音响起时,人们便都发觉错了,这或许就叫所谓的不怒自威,她的声音似有摄人心魂的力量,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慑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念面带微笑,说:“从今以后,容氏就由我掌管,我希望容氏所有的成员能够同心协力,和我一起努力,带领容氏走向更好的辉煌,更高的境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容念一上台,便给所有人打了一针镇定剂,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轩犀利幽暗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容念,一刻也不曾移动过,而容念不经意间与他四目相对,可她却如同见了陌生人一般,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自己领会的眼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轩双手握成拳头,眼睛变得有些凶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容念竟然没死,那当初的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诈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儿,墨轩的双眸透露出来的光不禁又冷了许多,满腔的恨意可能随时都会爆发,压的他难受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墨轩以为容念真的死了,萧沐的仇也报了,可是,现在容念竟然好好的站在哪儿,而且有说有笑,甚至比以前过得更好了,这叫他怎么能够忍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念面带微笑,继续说:“现在庆典正式开始,大家可以随便看看。”顿时,场下议论声四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们都四下散开,寻找他们所熟悉的人去了,又或者是结交一些有名望的商界人士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们最主要的话题,便是容念成为了容氏的总经理,一个身材比较臃肿的女人,低声对着身边的人说:“我怎么以前听说容天成的女儿出车祸去世了,可现在却活生生的站在哪儿,该不会是闹鬼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边的人眼睛睁得老大,难以相信的说:“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不过现在最令人意外的是,容念竟然成了容氏的总经理,她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有那个能力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边臃肿的女人不屑的偷看了容念一眼,眼里满满的鄙视意味,“对啊,不知道容董是如何想的,将公司交给了一个涉世未深的丫头,反过来一想,容念是她的女儿,也理应她接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个温柔且冷冽的声音传来,“二位太太,是不是闲来无事,要不要我陪你们聊聊啊。”冷尘带着淡淡的微笑,温尔儒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位太太惊恐的抬起头,看向冷尘,顿时有种被人戳了脊梁骨的感觉,她们眼神里透露着恐惧,有种当场被人逮到狐狸尾巴的意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故作镇定的说:“不用了,我们去那边看看,你随意。”可声音里的哆嗦完全暴露了她们内心的惊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尘本来是要去找容念的,可是途径此处时,听到了有人在背后说容念的坏话,这绝对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冷尘心里,容念永远都是那么坚强,完美,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清纯气质,她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对于容念的能力,冷尘也是完全相信的,因为,容念在美国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想到这儿,他的嘴角无声无息的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尘自娱自乐着,当他抬头看向前方时,却发现有一个女人正在盯着他贼溜溜的笑着,那表情像是在嘲笑他是个白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即便是这样,冷尘也丝毫不在乎,他与容念对视,嘴角的弧度却在慢慢放大,像是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念拿着酒杯走到冷尘的身边,笑容甜美,“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我的大恩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尘扬起头,略做思索的样子,然后回眸一笑,“那只能说是我们有缘。”容念笑出了声,连忙说:“对对对,我们这缘分太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某个角落里,一双阴鸷的眼眸一直在盯着他们看,手指紧紧的捏着酒杯,酒杯像是随时都有被捏碎的可能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