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嫡女惹火:冰山夫君融化吧

正文第21章 找死

[更新时间] 2018-08-10 16:56:59 [字数] 3099

冷泺泫嘴角轻勾,将身上剩下的银针尽数朝冷箭射去,虽不能完全抵挡,但足以使箭头偏了方向,给那条蛇留下足够飞窜的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快成一条青白闪电的蛇转眼消失,隐匿不见,冷泺泫挑了挑眉,神态自若地收拾着因刚刚那番狼狈而滚落满地的草药,有条不紊地将它们归置回布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找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暗哑低沉的嗓音响起,语气平平无波,毫无情绪起伏,却让冷泺泫手上的动作顿停,心中生起莫大的危机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中不知何时起了山雾,朦朦胧胧,飘飘渺渺,非但不会让人产生美的享受,反而透着危险重重的神秘和莫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山雾林深处,缓缓走来一个高大俊拔的身影,步伐似慢非慢,若隐若现,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拨开层层迷雾,扑面而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泺泫原本清冷的眼眸逐渐睁大,满是不可置信和惊喜欢悦,放下打算先发制人的招式,站在原地,紧紧地盯着山雾中那道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身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等她将那声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称呼喊出,甚至连他的长相都没来得及看清,冷泺泫就被一支红火幻化而成的灵箭贯穿倒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非她反应快及时避开两寸的话,此时伤的,就不仅仅是左肩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着皮肉烧焦的味道,看着身侧因落上火星而渐渐燃烧起来的枯草枝,冷泺泫双手紧握,眼中的激动和惊喜尽数消散,唯剩寒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错了,先生明知她怕火恨火,连做饭时的烧火起灶都不让她靠前,又如何会这般对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抬眼,冷泺泫的神色已恢复如常,清冷无波地看向来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他穿了一身黑色锦袍,系着一根火焰图案的宽腰带,脸上同样戴了一副黑色嵌红焰面具,将整个面容遮挡得丝毫不见,唯露出一双如幽深暗潭般的眼睛。明明该是潋滟水光,摄心夺魂,可却硬是黑黝黝一片见不到底,更无法探出他的半丝心绪,看透他的内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泺泫压下心中涌上来的熟悉感,抬手拭了拭嘴角血迹,起身,与他相对而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衣隽洒,黑袍猎猎,两人的气势不相上下,同是平静无波的眼眸中,却都透着决绝狠呖之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山风凛凛中,冷泺泫手持玄铁匕首,将身形步法运用到极致,快速在周围飞弹跳跃,与男子瞬间过了十数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惜,修为的悬殊使她身上的新伤渐增,而她却没能伤他一分,甚至连他的身前都无法靠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阳西落,山间的雾气加重,男子的动作干脆利落,丝毫没有犹豫和停顿,但冷泺泫的体力已近透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次与死神擦肩,冷泺泫心中气闷又无奈,自己虽无法看清他的修为,但能肯定的是,他若想杀她的话,绝对不会耗费如此之久,倒像是,他在从自己的动作中观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观摩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泺泫不由庆幸,自己如今的内力低微,不足以将向心剑诀的四十二式尽数使出,被人偷学了剑招去;可同时又咬牙,若能将剑诀威力发挥到极致的话,又怎么可能被他这般轻视戏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他的行为与招式中,就可知此人绝非心善仁慈之辈,甚至无意中流露着高贵俾睨,独行专断的气质,可别指望他会有俯身施善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概已无甚可看,男子并未再给冷泺泫多余的时间调息运气,右手轻抬转动,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上,渐渐聚拢出一团充满灵气的火球,跳跃着,膨胀升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熊熊火焰,冷泺泫瞳孔一缩,左肩被烧伤的疼痛瞬间席卷而来,连带着,她前世布满火毒烧疤的手臂也一同疼起来,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刀剑入骨、喋血嘶吼的悲鸣,还有那刻入瞳底的连绵大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泺泫痛苦地大喊,妄图驱逐耳中脑海中那不断纠缠,让她深陷的噩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玄铁匕首被她含着内力掷去,想去击碎那该死的火球,却没料到,匕首竟反被火焰给消融滴落,涌入地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火球来势不减,可是,冷泺泫此刻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头脑空白地忘了反抗,甚至,不想反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灵气相撞炸裂的巨响传来,意识消失之前,眼前闪过黑与红的交汇,冷泺泫身体无力地向后倒去。隐约中,似乎闻到一阵淡雅亲切的药香,让她能安心地沉浸其中,不再受梦魇之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着蓝色宽袍的男子自后方出现,将冷泺泫揽入怀中,伸手抚着她脸上沾染的血迹,笑道,“我的兴趣才刚起,怎会允许旁人来无礼地打断。你说,是也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黑衣男子并未与他望来的视线相对,而是看向他身后的某处,随即,眼中暗芒一闪而过,从容地挥袖转身,瞬间消失在山雾之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哟,本少竟然被无视了呢。”蓝衣男子将冷泺泫打横抱起,回眸一笑,透着几分戏谑,“看来他认出你的身份了,要不,你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硬的声音快速传来,对上圣主微微上扬的剑眉,木六眨了眨眼,“属下是说,可以留下保护您怀中的这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嗤,保命意识倒是挺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怀抱某“兴趣”潇洒离开的圣主,木六脸色木然地跟上,脑中却急转,或许,他得跟几位护法联系一下了,圣主的兴趣真是越来越广泛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半坡亭外,蓝衣男子脚步一停,低头看了看怀中安静入睡的人,不觉地露出一丝笑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路跟随,瞧着她的戒备心和防范意识都挺强的嘛,聪明、坚韧又有些小坏心思,不平白占便宜但也绝对不会吃亏,万事谨慎小心,出手干脆利落,可怎么这会儿倒是贪睡得不想醒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说,在她的潜意识里就这么放心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倒也对,谁让他天生就长了张能迷倒众人的脸,又有让无数人折服的魅力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木六肩背挺直,眼视前方,自动屏蔽了自家主子那一脸,嗯,他也没法形容出来的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啦,只能送你到这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了眼不远处正满脸焦急担忧的丫鬟,还有她身后带着的一行修士,蓝衣男子轻轻地将冷泺泫放在一棵树下靠坐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起身时,又忍不住回头,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白皙的脸颊,“好好养伤,乖乖等我来找你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咦?好滑好细嫩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木六嘴角一抽,圣主什么时候又沾染了这种怪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一戳上瘾,甚至还耐着性子蹲下身,一下接一下,乐此不疲玩着的某人,木六忍不住了,“他们很快就到这里了,圣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某男回头,手上依依不舍地又戳了两下,“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的身影刚消失,青荇一行恰好到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见到树下坐靠着一个身穿青色衣衫,面容俊逸安宁的人时,青荇瞳孔一缩,闪过不可置信的惊喜,随即眨了眨眼,“看,是……是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小姐?”青荇飞扑过来,看着她身上的这些伤痕,尤其泛红泛黑的左肩,青荇着急地大喊,“吴管事,您快看看,小姐这浑身的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年约四十,身着褐色短打服的男子沉着上前,不赞成地看了青荇一眼,并未多说,而是运转灵气,右手从冷泺泫的头部往下扫,一周天后,吴跶收势,将一粒药丸放入冷泺泫口中,“皮肉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荇吊起的一口气松下来,满脸欣慰,还带着劫后的自责和激动,“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即,青荇又疑惑地看着冷泺泫脸颊上一个又一个的红印,这是怎么来的,“可是,小姐脸上怎么有这么多红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碍。”吴跶转身,一双充满沧桑与睿智的眼睛直逼她,“主子在时,曾请人悉心教导过你的医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荇闻言,身子一僵,双唇喏喏地想说什么,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只能羞愧地低下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跶仿佛能看透她内心的想法,暗叹一口气,“主子救你回来,托以重任,任你想学什么都尽力满足,不是要看你这幅遇事慌乱无措的模样。你的心,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荇咬唇,俯首,“是青荇的错,今后绝不再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你和我说没用,多问问你自己,多想想你的初衷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管事并未接受她的行礼,伸手指向身后两名护卫,“将小姐安全送回,你们留在城中以备不时之需。渝乾城的事拖不得,我要即刻赶过去处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两人恭敬地领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劳吴管事。”青荇同样恭敬地行了一礼,目送吴管事一行人匆匆远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知道霓裳殿的总部设在渝乾城,也知道,那是老爷对小姐的心血所在,若非她突然找过去,吴管事也不必在接到紧急传讯后,放下赶了大半的行程,匆忙折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了这大半天的时间,也不知渝乾城那边的情况会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荇收回目光,俯下身,愣愣地看着昏睡中的小姐,想要伸手去摸一下她的脸,却在即将触碰时,猛然收回,“带小姐回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过,周围重新恢复原有的平静,在那棵大树旁,随着一阵黑雾散去,重现原本该离去的蓝衣主仆二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