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沧悬空门

正文第三十八节 家禽

[更新时间] 2018-11-09 20:14:38 [字数] 3157

小墨与蜜合随着红衣女子的引领,一路上惊叹连连,如此规模宏大的石室从未见过。片刻穿过前厅花园,便见一女子端坐在大厅正中的石桌前,优雅品茗,双手纤薄细腻与白瓷茶具相得益彰,面容冷若冰霜,一身紫衣更显得清漠,不易靠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今天不生气了?”瞳闭着双眼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宫主,外面遇到两个小鬼头!单纯的很是特别!”析枝说着坐在桌前,抢过瞳的茶杯美美的喝了一口!而后转头看向身后拘谨的两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心难测!别太得意忘形了”瞳说着也不理会,随手拿起茶壶又沏了杯,抬手放在折枝手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信你看看!”析枝说着,甜甜的看向瞳示意她抬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瞳听到折枝此话,喝茶的手竟愣了一瞬,随即仍是不动声色的喝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多少比蜜合有些分寸,见此间宫主冷淡,毕恭毕敬的站在瞳的身后礼数周全的轻道:“多谢宫主相救之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必谢我!我没兴趣!”说完冷冷的看向身侧的析枝,便起身径真走到花园,不再理会剩下的三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宫主走远,蜜合粘在折枝身上悄悄的问道:“你家宫主向来这样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向来如此啊,挺好啊!咋拉?”折枝偷笑着望着瞳远去的背影,随即转身双眉紧锁不解看着蜜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内心好强大呀!”小墨忍不住伸出母指夸耀了折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却偷偷琢磨道:“我先从远处看,还以为是你家镇邪的雕塑呢!一动不动还冷气四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闻言,开怀大笑,而后引着两人往右边堂屋走去,两人一进屋,便见唐幼安静静床在石床上,双目圆睁,呆呆得望着石顶烛火,小墨欢喜的跑到床边,笑盈盈的将脸凑近,唐幼安先是恍惚了一下,而后又见蜜合,隐在小墨身后,喜笑着探头,强压住激动的心情,轻声问道:“家主与乐山可还好?大家都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稍微诧异了片刻,蜜合倒是轻快的回道:“乐山跟红姐姐在一起,现在算是好了!家主更好了,一直跟小墨在一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幼安几日愁眉终解,突觉身心渐轻,感怀道:“快替我谢过折枝婆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歪头认真思考道:“婆婆??我们没见到有婆婆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幼安怜爱的揉了揉蜜合脸颊,抬了抬下巴,示意两人往后看,两人转头,不约而同的跳过折枝,复又回头不解的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一声轻笑道:“来来去去,谢了好多次了。今日份的就免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靠近床边,招呼两人道:“你们哥哥,现在身子还重,我们出去说话!”两人乖巧的点头,顺从的与折枝回到前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幼安这才真正安心,如懈重负的长舒了口气,转身了无心事的沉沉睡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引着两人坐在石桌边,然后关切道:“饿不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狂点头,小墨抱怨道:“在林子里蹲两天了,啥也没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那等着,我去拿些好吃的!”折枝说着,嬉笑着往花厅外间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趁着折枝不在,左瞧瞧右瞅瞅的在石室里乱转悠,争论着石室壁画雕刻的都是些什么时,折枝已端着托盘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已先行坐定,而后热情招呼着两人,见二人欢快的靠过来,忙将托盘推到蜜合身边,笑吟吟的看着二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厅花园瞳悄然静坐,听着前厅的笑语,淡淡的扬了扬嘴角,抬头望向星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底夜间甚为寂静,与世隔决般的寂静让时间顺从的跟着停滞,身心是一片空白无忧无憾!天际湛蓝深邃终是遥不可及啊!瞳缓缓的闭上眼,任由折枝三人玩闹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看了看托盘里的东西,艰难道:“我吃不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倒是想尝尝!”蜜合伸手将一个蝉蛹似的小虫子放在眼前,观察了良久,又靠近闻了闻,吞了吞口水,一口就吃到嘴里,而后又二个、三个的往嘴里放,满足道:“真好吃,脆脆的,姐姐炒的好香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看着,挑了一个稍微小的,举到小墨面前,示意小墨来拿,小墨纠结了良久,还是放下手幽怨道:“我过不了自己这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还男子汉呢?事真多!等着!”说完,又转身离开。小墨见折枝离开,托腮心惊胆战的看着蜜合,突得打了个冷颤,嫌弃道:“真是什么也能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吃嘛,你又不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吃嘛!”蜜合说着,将吃了一半的蝉蛹伸到小墨面前,小墨吓得直退后,求饶道:“好好好,你喜欢就多吃些,可别吓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正玩笑了,折枝进来,将一大盘小麻子鱼干放在小墨手边,道:“这个总能过关了吧?”小墨连连搓手,不忘作揖礼道:“谢谢姐姐!我开动了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吃的欢快,突的抬头,看向院中负手而立的瞳,此情此景甚是熟悉,乔儿有时也喜这样,红姐姐说,这样的乔儿让人心酸,我虽从未感觉到心酸,可红姐姐肯定是对的。而后在盘子里挑了几只大的鱼干,看了看折枝,旋风似的跑到瞳跟前,道:“你饿不饿?这个小鱼干,给你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瞳仍是一动不动的仰望天际,蜜合也抬头顺着瞳看得地方踮脚瞅瞅了,而后站了良久。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戳了瞳肩膀,暗自琢磨道:“你是人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瞳突得转头,寒气逼人的直视蜜合,蜜合却举起半半截鱼干歪头笑道:“你吃不?”话音刚落,瞳已飞跃落在园中榕树的枝顶,保持方才负手站立的姿态,不再理会蜜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厅中的折枝笑的欢脱,笑不可支的扶在门边,对着树顶的瞳道:“宫主,你招架不住了吗?”见枝上人并未答话,笑得更加开怀,招呼蜜合靠近,待蜜合跑到跟前,万般宠溺的揉了揉蜜合笑问道:“有你这么问人的么?快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嘴不停歇的终于吃完了二托盘,摸着圆鼓鼓的肚皮,意犹未尽道:“好撑呀,不过还能吃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真能吃呀!”折枝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盘子,惊讶的看向小墨,小墨无比痛心的俯在桌上,声情并茂的感叹道:“是真能吃,我往些年的积蓄还有这几个月的月钱,全被她吃完了。”说着,连叹三声,卖惨似的掏出身上仅有的四块铜板,无比委屈的看着折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能吃是福啊!”说着,玩笑着,拉了拉蜜合小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来蜜合酒足饭饱才发现自己正事未办,忙依在折枝身边,严肃道:“姐姐,你知道冰瞻油蛊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吃了那么多,现在才来问我?”折枝将盘中的一点碎末捏在指间揉搓,而后放在蜜合手心,道:“就剩这么点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最先尖叫着站起,蜜合一愣,也反应过来,跺脚着急道:“怎么办呀,吐出来还能用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同时看向折枝,询问般的杵在原地。等待折枝肯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呀!辛苦吃的,吐出来干嘛?”折枝毫无头绪的托腮看着眼前着急上火的两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与蜜合交换了下眼神,小墨指自己对蜜合道:“我来说!”见蜜合急急点头催促着,小墨也不含糊,啪一声跪在折枝身侧,惊的折枝托腮的手也震得晃了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来说!”折枝爱怜的扶起小墨,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又道:“方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的就行这么大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突得慎重,惊的蜜合胆怯的不敢言语,心上懊恼不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姐姐脸上有刀伤,此行跟哥哥出来就是为了来水月洞天求取冰瞻油蛊的,可现在,这么贵重的虫草,却被我们两人草草吃掉,姐姐怜悯再赐我们些吧!”红姐姐的事,小墨历来放在心上,从不曾懈怠,如今若真是有个差池,可如何对得起姐姐自小的看护,想到此,悲从心出,免不得双眼潮红,看向折枝哭诉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无可奈何的笑道:“我以为多大事了!”转身在转角的石桌抽屉里取出拇指大小的蓝色水晶瓶,递到小墨手里,安慰道:“这才多大点儿事?值得哭天怆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墨接过水晶瓶,在脸上胡乱摸了两把,问道:“这是什么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冰瞻油蛊的脑浆啊!”折枝招呼两人坐在自己身边,道:“这蛊虫就脑浆可以去腐生肌,我提了脑浆,它的身子自然得油炸了存放着吃啊,还有问题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听完,松了口气,跌坐在石凳上,道:“夫人说这个蛊虫很罕见,所以特别名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处没有自然名贵异常,于我也没甚特别的,算算不过家禽,养来吃吃的!”折枝说着,玩笑般晃了晃拽在小墨手中的水晶瓶,惊的小墨与蜜合,惊叫着稳稳护在手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蜜合凑近瓶身,认真的端详,而后道:“这会不会有点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枝抬手就掐了下小墨,小墨无辜的眼神投射过来,好似在说,她说的,为何掐我?折枝便嫌弃道:“蝉蛹才多大点?他脑子里就绿豆那么丁点浆子,这可是我取了二三天的!”见二人嘟嘴,无比失落的看着自己,又安慰道:“好拉好拉,若还想要,明日我们再抓些来不就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闻言,一阵惊呼。抢着依在折枝怀里,来回推让着,拉扯得折枝摇头晃脑,好不受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