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空降天团:练习生要上位

正文第24章 逛夜市

[更新时间] 2018-05-30 11:35:46 [字数] 3134

在角落的一直默不作声的纪轩忽然开口,“你这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轩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语气笃定地说,“我演过心理方面职业的角色,对创伤后应激障碍有了解,你是典型症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枭哲有点僵硬地开口,“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惊讶地看着他,颇有些意外于顾枭哲竟然会道歉,顾枭哲一看他的表情就爆发了,“你什么表情?老子在你心里形象就那么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顾枭哲还是顾枭哲,自大、目中无人,刚刚道歉了才不正常。林叶默默在心里吐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转头看向陈墨,“我们走吧,我没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不用再休息一会?”陈墨还是不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林叶扣上帽子,边围围巾、戴口罩边说,“我们快去吃东西吧,我饿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10分钟后,一行人来到夜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半夜了,但摊位前还有着三三两两的人,大部分是加班结束的白领,卸下一身疲惫,穿着干练的职业西装或套装,在简陋的餐桌前大快朵颐。或正浓情蜜意的情侣,抵头交颈着喁喁私语,热恋时,连风餐露宿都是美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摊位不时升起炊烟,有几个中年人,身前摆了满桌啤酒瓶,四仰八叉地躺在座椅上,喝得满面红光,舌头都大了,还是慷慨激昂地讨论着什么国家大事、家长里短,感慨人生不易,岁月蹉跎。他们渐渐隆起的肚子和日渐稀少的头发,印证着他们的无奈。聊到激动时,他们手舞足蹈,摊主就会悄悄奉上一盘酱猪耳朵做他们的下酒菜,然后在一旁笑眯眯地听他们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井,充满烟火气,却让人感受到生活的鲜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等人默不作声地走着,经过一个又一个摊位,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后半夜人比较少了,只有摊位的灯光影影幢幢,因此他们7人虽然引人注目,但也没被认出。大部分人仍在消遣自己的夜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谁会想到 K•J•I天团会来逛路边摊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一个摊位前陈墨停下脚步,这是个烧烤摊,因为位置偏僻人很少,只有一个姑娘在角落。陈墨回头,“就这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落座,点了些吃的,又点了几瓶啤酒。很快热腾腾香喷喷的烤串就上桌了,配上冰镇啤酒,林叶硬是在冬天吃出了夏天的酸爽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子晏给自己点了关东煮,正吸着气吃着,不时被烫到舌头,大喝一口啤酒。他被辣得眼睛和鼻尖红红的,却像个孩子,泼辣地喊“过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疑这是令人满意的一餐,他们像普通人一样,在嘈杂简陋的摊位上,没有红酒,只有啤酒;没有珍馐,只有小吃;没有华丽的装饰、完美的服务员,只有一盏昏黄的灯泡下,四面漏风的座位、塑料座椅。可就是吃得畅快、舒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足饭饱后,谭笑掏出游戏机开始打游戏,宋书渊静静地看着远处,这样市井之处,他还是有种宁静致远的气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枭哲大马金刀地坐着,忽然笑着说,“好久没这么爽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墨给自己满上酒,举杯说,“这次《藏•藏》专辑的电视宣传工作今天就全部结束了。感谢大家这一周期内的付出。”众人碰杯喝了一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墨清清嗓子,“据目前统计,《藏•藏》在所有数据上都超越了以往,可以确定,已经是一张成功的专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层决定用这张专辑参加各大音乐节评比,届时还要诸位多辛苦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粉丝量涨了10%左右,尤其男粉丝涨了30%,是专辑带来的收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听着,有些心不在焉,他们6人除了队长陈墨,其实并不很关心这些东西,有人是没兴趣,有人是懒得管,只管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倒是很认真地听着,再次对 K•J•I的影响力有了更新的判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其实并不是个很称职的粉丝,只是喜欢K•J•I的歌而已,对打榜啊、打CALL啊不甚敏感,对K•J•I每个人,包括朴闵昌的个人生活、爱好都了解不多,也不看K•J•I上的综艺节目,简单地说,他只是个最纯粹的音饭。因此这时甫一听到这些幕后的东西,反而很新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墨顿了顿, “接下来要说一点比较重要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一个月就是圣诞、元旦双节,会有很多节目要上、很多通告要赶,大家这一个月恢复一下 体力,把事情都处理一下,那段时间按惯例会很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忽然有些尴尬,一个月后他还不知会是什么处境,这时听这些立场有些微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年是K•J•I出道五周年,上层决定要好好操办一下,届时公司资源会向我们倾斜,而且肯定会有全国巡回演唱会,大家好好把握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子晏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还远着呢,现在说这个干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5年了•••林叶想,时间好快,快到不真切,原来他已经喜欢K•J•I五年,距离他第一次反抗也已经过去五年,好快,像抓不住的指间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年前他是什么样呢?林叶回想了一下,那时他15岁,是个阴郁的小孩,性格孤僻,没有朋友,看不到未来,整天麻木度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为了刺激他摆脱死气沉沉的模样,给他放了K•J•I作为练习生时的演出录像,台上那群18、9岁的少年意气风发、那么耀眼,像一道光一样刺痛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说,“你将来也会像他们一样,万众瞩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那时他想的是,要怎样去追随这道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他的初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经过很多事,他越来越身不由己,但现在就是初心帮他下定决心,去赌一把,能不能留在K•J•I。!@&-=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一定要踏入娱乐圈大染缸,他希望在一个自己还喜欢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随心一次,哪怕就此粉身碎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正享受着夜宵后的闲适,忽然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循声望去,原来是角落里那位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面前摆了7、8个酒瓶,精致的发髻散乱,脸上的妆花了,可她还是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捂着嘴压抑的哭着,脸上满是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装束像是写字楼里的白领,还穿着上班时的高跟鞋和西装,可没有了白天的自信和光鲜,此时她趴在简陋的桌子上,桌前横七竖八的空酒瓶诉说着她的溃不成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少在都市生活的人啊,会走在马路上,迎风落下泪来,满身委屈无处诉说,只能紧紧抱住自己,紧紧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哭的不能自己,因为极力忍者,她的肩膀一耸一耸像痉挛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站起身向她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墨拉住他,“会被认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转头看着他,“我应该还不会,我去给她张纸就回来。”他走到姑娘身旁,轻轻拍拍她的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抬头,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她看着这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面容的人,虽然哭得满脸通红,但还是警惕地没有接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摘下口罩,“不要怕,我不是坏人,只是看你好像没带纸。”他放下纸巾转身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他被拉住,姑娘忽然拉住他,哽咽着说,“能、能陪我坐坐吗?一会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我们对陌生人反而能放下全身盔甲,就像《解忧杂货铺》中,人们把自己的心事投入信箱,交到全然陌生的杂货铺主手中,有时并非要什么建议,只是想倾诉,来印证心中已有的一个答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在她对面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这里9年了,毕业后5年,我从底层职员坐到主管,从住地下室到终于攒好首付,”女子用纸巾擦着脸,虽然妆容花了,但仍能看出她温婉的眉眼,“我不怕生活的风浪,多苦我都能面对,只希望能在大城市打拼下来,好给我在乎的人一个幸福的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今年6月,我升任主管,妈妈却被确诊肺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失声痛哭,“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挣扎,到底是去是留,直到昨天,妈妈胸腔积水,快要不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这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的家人不能因我幸福,我努力留下有什么意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决定回家陪妈妈度过最后的时光,或许不会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抬头环顾着四周鳞次栉比的高楼,“这城市宽广,但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刚打电话和男朋友分手了,没办法,不同路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祝他能在这个城市找到归属。”女子笑着,眼泪却不停滑下,“可想想还是不甘心啊,人生有几个5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吹乱她的发髻,几缕头发散乱地和泪水混在一起,林叶轻轻说,“你会幸福的,你走过的路,都会成为人生的一部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擦擦眼泪,说,“你能抱抱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起身,给了她一个拥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陈墨那边,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但没人因此不耐烦,甚至顾枭哲也耐心得出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墨看看时间,说,“差不多该去机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开时林叶回望整条夜市街,高楼林立的都市丛林中,狭长的街道如嵌夹缝。每个摊位前的灯光,包含着都市人的心事,闪映人生百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未来可以,他想再来走走,能和朋友一起就最好不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机忽然亮起,林叶看向屏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蕊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工作第一天,祝各位小仙女元气满满!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