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空降天团:练习生要上位

正文第15章 藏地酒吧

[更新时间] 2018-05-30 11:34:43 [字数] 3005

“小叶,本就是你的功劳,就别推脱了。你的努力大家看在眼里,继续加油。”容和笑着说,“我提议,我们一起敬小叶一杯,感谢他自掏腰包请我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一阵哄笑,共同举杯。喝过后王导和容和就先回去了,只剩下一帮年轻人,大家在舞池尽情舞动,释放这几天的疲惫和压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去吧台点了杯“AGED rum punch”,坐着细细喝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看了他一眼,笑着说,“点这款酒的人很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林叶看了看手中的玻璃杯,“我比较喜欢可以自己选择果汁搭配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往波士顿调酒杯中加入鲜榨青柠汁,说,“我曾有个朋友,也爱喝这款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曾嘲笑他小孩子一样的口味,后来和他时间长了,反而爱上了这款随性的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笑道,“一段美好的缘分里,酒是记忆的载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吧台慵懒地啜饮,修长的身段,俊秀的面庞和柔和的气质吸引了不少女性、甚至男性的目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多人在看你。”调酒师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得好看是没办法的事,我正在习惯。”林叶眨眨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一位美女上前搭讪,林叶礼貌地回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朋友也在看你。”调酒师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是你的同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执起玻璃杯,朝四周看了一圈,安子晏正搂着一位美女打得火热,见他看过来冲他挑挑眉,搂着美女进入舞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又看了看,谭笑在舞池里如鱼得水,有力的舞姿博得美女的阵阵尖叫。宋书渊执着酒杯,正闭眼聆听着音乐。陈墨、纪轩和顾枭哲则不知去哪了,林叶没看到他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有人看我。”林叶回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的。”调酒师慢条斯理地擦着酒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让它成为一个美丽的秘密。”调酒师垂眸微笑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劲。”林叶耸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了一阵林叶觉得自己有些微醺,藏地酒吧内气氛火热,丝毫不输于一些城市。不少旅人在这里认识萍水相逢的朋友,聊自己天南地北的经历,若不是酒吧里一些颇具藏族风情的摆式,林叶几乎要忘记自己身处高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醉了。”调酒师递给他一杯新打的柠檬水,打量着他笑着说,“更吸引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调侃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似乎有心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喝着清沁爽口的柠檬汁,微醺的眸子里映着明亮的灯光,“心事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身上背着一个秘密,压住了我。”他轻轻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高原我暂时得到了解脱,可我知道是在逃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拿出摇酒壶,“介意说说吗?”他抬头看着林叶,“Let\'s start with, What\'s up with you”|^$+~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垂眸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队演奏的乐曲变成了舒缓的爵士乐,灯光也变得舒缓迷醉,舞池里的人随之轻轻摇晃,享受这种宁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酒师忽然冲他眨眨眼,“等我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舞台前,乐队看到他都习以为常地停下演奏,调酒师站上舞台,拿起话筒,舞台下的人都看着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柔和的灯光下,调酒师浅浅笑着,“有些老朋友知道,我在这开这个酒吧的初衷,是为了等一个人。这些年过去,我还是没等到他。”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调酒师竟是酒吧的主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期间我邂逅了许多人,他们有形形色色的经历,各式各样的人生,有天我与一位客人聊天,听他讲述他的故事。聊着聊着我忽然想,这样的故事不该只有我一个人倾听,该说与更多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我开始邀请投缘人分享他们的故事,在这里,我们都是匆匆过客,说出的心事会被青藏高原的风带走,只在心中留下淡淡的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寻找自己的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在讲述自己的过程中,反省、释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我,这么多年,我还是没等到他,但我的心情已没有了开始的失魂落魄、痛苦挣扎,我能平静地守着酒馆,等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的客人都安静地听他讲述,调酒师说,“今天我遇到一位点了AGED rum punch的客人,我很震动,因为那年我与他的相遇就是源于一杯AGED rum punch。”他笑了,有些回忆和落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位客人说有秘密压在心底的,我很自私地想和大家一起听听,过了今晚,希望这秘密会随青藏高原的风吹散,不再桎梏于你。”调酒师静静地看着林叶,客人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书渊慢慢睁开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愿意说说,你的故事吗?”调酒师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的眼睛被灯光刺得有些酸涩,酒精作用使他又眩晕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说•••秘密吗?他忽然涌起一股冲动,这么多年,他一直身处地狱,无数次呐喊,只换来冰冷的沉寂,于是他习惯了沉默,习惯了一个人在黑夜行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有时他看着平凡的人们,偶尔也会羡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会忽然想抓住某个人,倾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想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今晚,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又涌起这种冲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真如调酒师所言,萍水相逢,他乡相遇,所有说出口的话都会随青藏高原的风、飘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怕只讲一点也好•••这些事压抑在他心头太久,他只想打开一个缺口,让心透透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站起身,喝了口柠檬水,放下杯子,面容平静地向舞台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响起轻轻的掌声,这是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拿起话筒,他手心微微有些汗湿,望着下面一双双陌生的眼睛,他忽然安心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轻轻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个男孩,他刚懂事时便知道,自己的出生是个错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吧的暗处,顾枭哲和陈墨对视一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父亲不存在,母亲从不提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子晏搂着女伴轻啜一口,凤眸看向台上的少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母亲常说,看到他就会想起年轻时的痛苦,他记得母亲说话时的眼睛,相信自己确实给她带来不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小时候他常想,自己要是不曾出生,就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年轻轻笑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们安静听着,林叶接着说,“母亲开始想向当初的男人证明,他的离开是个错误,她把开始把男孩当成武器和作品,逼迫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长成她想要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很累很迷茫,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做这些,但为了女人偶尔的温柔,他只能拼命努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能正常玩耍、上学,因为封闭,他没有同龄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垂眸,顿了一下,接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男孩与母亲间失去了最后的温柔,男孩犯了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终于决定脱离母亲的桎梏,去听从内心、去赎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轻轻放下话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响起几声掌声,人们静静倾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叶笑了一下,“这次来西藏,看着虔诚叩拜的信徒,我感受到那种执着和勇气。一直往前走,总有一天会走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拿起话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借此机会,与大家一起欣赏一首歌,赵雷的《阿刁》,来纪念藏地之旅,一半是经历,一半是勇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伴奏响起,他深吸一口气,合眸启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住在西藏的某个地方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秃鹫一样 栖息在山顶上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大昭寺门前铺满阳光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一壶甜茶 我们聊着过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年清柔的声音响起,想潺潺的溪水,将原本有些沉重的气氛带得轻松起来。林叶缓缓睁开眼睛,仿佛正凝视着眼前的这位藏族的姑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你总把自己打扮得像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子一样 可比格桑还顽强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虚伪的人有千百种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何时下山 记得带上卓玛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起在拉萨热情招待他们的藏民们,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如此真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灰色帽檐下、凹陷的脸颊、你很少说话、简单的回答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天在哪里?谁会在意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倒在路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公路上,两边绵延无尽的荒野,天地间只有他们的巴士,踏上孤独的旅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受、放逐、困惑、自由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风一样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吹过、坎坷、不平的路途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漫漫的脚步婆娑 慢慢地足迹斑驳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者连一丝痕迹 都不留在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纳木错湖边,仓央嘉措游吟着“只为来生与你相见”的诗句,去往布达拉宫的路上,那虔诚的信徒行着匍匐于地的“磕长头”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我、还是不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痛、就放弃希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受过的伤长成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出无比美丽的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受过的伤长成疤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出无比美丽的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忽然恢复柔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明天是否能吃顿饱饭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已习惯 孤独是一种信仰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刁 不会被现实磨平棱角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这世界的人呐 没必要在乎真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潮到来,林叶目视前方,眼中蕴含万千情绪,他用尽全身力气演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命运多舛、痴迷淡然、挥别了青春、数不尽的车站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甘于平凡却不甘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平凡地腐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阿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闭上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自由的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寻找自己的答案。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