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空降天团:练习生要上位

正文第10章 出发!去西藏

[更新时间] 2018-05-30 11:33:57 [字数] 3162

周三晚上,林叶和沈诺雅提着行李来到机场。?%#%=首?发www.zongheng.com#^??@

“哟新人,你还来了哟。”安子晏靠在行李上,修长的手指把墨镜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双凤眼,饶有趣味地看着他。?%#%=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来工作。”林叶边办理托运手续边说,今天一天他都在和沈诺雅收拾行李,第一次跟团队出行,他还是费了好一番功夫。?%#%=首?发www.zongheng.com#^??@

“哦~”安子晏拖着长长的尾音,戴上墨镜,冲他歪头一笑,“好好享受咯,说不定是你最后的工作了呦。”?%#%=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摇曳生姿着离开的背影,第N次觉得此人好烦。?%#%=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飞机起飞的瞬间,林叶忽然感受到一种解脱感,仿佛随着身体来到空中,灵魂也跟着远离了那些尘世的纷纷扰扰。他趴在窗上看着窗外,地面的灯光越来越密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一团绚烂的烟火,模糊地看不分明。?%#%=首?发www.zongheng.com#^??@

躺回到座椅上,他忽然感受到来自右方的一道视线,他扭头,原来是旁边坐着的宋书渊在越过他看着窗外,上了飞机后他才发现他坐在宋书渊旁边,还小惊讶了一下,宋书渊倒没什么反应。?%#%=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一下,沉默几秒后林叶有些尴尬地挪开眼。过了一会他悄悄看了一眼宋书渊,青年还是静静地看着窗外,并不受林叶影响,他的眼神空灵而平静,他就像一股山间的溪水。?%#%=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个人,他天然有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再纷杂的环境他也能做到置身事外,完全忽视得彻底。在万米高空,飞机发出飞行的轰鸣声,可他的周围却让人感到安和,仿佛能看到灯光中飞舞的细小微尘。?%#%=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有些羡慕,他做不到这样修行者一样的心境。?%#%=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宋书渊还是看着窗外,仿佛没听到林叶的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扭头看了一会窗外,但除了一片黑夜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天空中更大更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泠泠的光泽。?%#%=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于是又问,“你在看月亮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年把他忽视得彻底。?%#%=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挫败地躺回去,决定自己还是放弃这种自讨没趣的行为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可过了几分钟,他实在无法像宋书渊那样心无旁骛,宋书渊的视线存在感太强了,他他很不自在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踟蹰了几下,还是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和青年搭话,“要不•••我和你换换座位?这样你就靠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身后传来“扑哧”一声笑声,安子晏调侃的语气传来,“能和宋冰山说多话还不被冻死越挫越勇的,你是头一位。”?%#%=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面无表情,他听出来了,安子晏在嘲讽他脸皮厚。?%#%=首?发www.zongheng.com#^??@

看着眼神都没给他一个的宋书渊,林叶彻底泄气,自暴自弃地也看着窗外,用后背承受视线总归比用脸好些。?%#%=首?发www.zongheng.com#^??@

他有些郁闷地想,那人到底在看什么,黑漆漆一片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只好无奈地盯着月亮看,高空中的月亮更亮了,在黑夜散发着圣洁的光,洒满天空的幕布,千万年来,天地伊始,万物初萌,它就这般散着柔和的月光,轻柔地抚摸着暗中舔舐伤口的人们。所以诗人总爱对月抒怀,游子总爱望月思乡。文人月下独酌,甚至伴月起舞,直欲乘风而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看着看着,心慢慢静下来,竟有些惬意。?%#%=首?发www.zongheng.com#^??@

月光背后是星星点点的星光,微弱地忽闪忽闪,这些光走了几年几十年、百年千年,甚至几十万年、上亿年才抵达地球,化为人们眼中一个微弱的、跳动的光点。多么曲折、传奇的旅行,就这么真实地发生了,林叶看着那些萤火虫一样的微光,心里涌上一股奇异的庄严和感动。?%#%=首?发www.zongheng.com#^??@

相较亘古的宇宙,人的生命何其短暂,似那浪淘的沙砾般渺小。这些光出发时,可能宇宙胚胎出成,当它们经过难以想象的漫长旅途抵达时,发出这束光的星球可能已经湮没于时间的长河,化为死去的尘埃。原来我们今天眼中看到的,不过是一道道万亿年前的镜像吗?现在呢,这些星球还能发光吗?不过现在它们的光,他在有生之年也无法看到吧,他与它们,隔着比人类整个历史还要长千万倍的时间。?%#%=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忽然感到一股悲伤和苍茫,他躺回座椅平复了一下,暗嘲自己怎么这么多愁善感了。忽然他看到宋书渊,青年还是那么平静,像座寡言的山。他忽然涌起一股倾诉的冲动,他觉得只有宋书渊能理解他刚才的感觉。?%#%=首?发www.zongheng.com#^??@

“你•••看到那些星辰了吗?”林叶看着窗外轻声说,“它们是万亿年前的光,我们看到的是它们好久之前的影子,它们现在怎样,我却永远不会知道。”他自顾自地喃喃,“就像触不到、抓不住的幻影一样,只能看着它的过去,很无力。”?%#%=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笑了笑,“在万米高空,注视夜行过的大地、平原,让我产生了些陌生的情感。”没指望宋书渊说什么,他躺回去闭上眼睛,说出来后心情好多了,他终于感到有些累,打算休息一下。?%#%=首?发www.zongheng.com#^??@

“远处的星辰•••”林叶忽然听到旁边传来清冷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意外地看着说话的青年。?%#%=首?发www.zongheng.com#^??@

“远处的星辰,跋涉数万年,原来都是死去的镜像。”宋书渊第一次没有无视他,他静静地看着林叶,声音清泠,像在读一首诗。?%#%=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恍然觉得他平静眸子里,好似同样蕴着一片星辰。?%#%=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远处的星辰,跋涉数万年,原来都是死去的镜像。”?%#%=首?发www.zongheng.com#^??@

直到飞机降落,林叶还想着宋书渊的话,忽然觉得离青年近了些。?%#%=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行人在凌晨抵达临时下榻的酒店,匆匆休息后,第二天收拾好行李坐上一辆开往最终下榻地的大巴车。?%#%=首?发www.zongheng.com#^??@

公路绵延,两边是无尽的荒野,偶尔看到牦牛和飞奔的藏羚羊,有种野性的美感。远处是起伏的喜马拉雅山脉,常年积雪覆盖峰顶,灰色的山体和白色的积雪相衬,冷淡、苍茫。?%#%=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巴车在前后无人的高原上行驶,司机是当地的藏民,很健谈,车也开得飞快,遇到些有点颠簸的路段林叶简直疑心自己要飞起来,有个急转弯车速60迈,大家都目瞪口呆。?%#%=首?发www.zongheng.com#^??@

终于来到目的地,接下来几天工作结束后,晚上他们都将回此地休息。踩着脚下的沙土地林叶还有点腿软,举目望去,这似乎是一片藏民的聚居地,一个个乳白色的帐篷耸立在一片空地上,后面还有连成一排的白色帐篷,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经幡在风中飘荡。高原的天很近很蓝,很清澈,太阳光分外刺眼,令人心情格外舒畅。?%#%=首?发www.zongheng.com#^??@

一个似乎是族长模样的人接待了他们,身穿藏袍的少女给他们戴上好客的哈达,林叶悄悄问诺雅,“容老师他们和这个族长认识?”?%#%=首?发www.zongheng.com#^??@

诺雅喜爱地抚摸着雪白的哈达,“不认识。”?%#%=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他为什么这么热情地接待我们?”?%#%=首?发www.zongheng.com#^??@

诺雅调侃地看着他,“因为,这是个旅游区,专门接待来旅游的游客歇脚的,咱们报的旅游团,花了钱的。不然你以为藏族同胞们会白白招待咱们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额•••”这和他想象中热情好客的藏族同胞不一样啊。?%#%=首?发www.zongheng.com#^??@

诺雅接着说,“十几年前藏族人确实很好客,遇到行人会招待他进门喝碗牦牛奶,但这几年随着进藏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藏族人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打扰,也出现了宰客现象,对游客和藏民都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当地政府出面协调了一下,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模式,对两方都合适。”?%#%=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懂得真多。”林叶崇拜地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诺雅得意地一甩马尾辫,“是你太无知啦。”?%#%=首?发www.zongheng.com#^??@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后面那一排白色帐篷,Staff、导演组、助理互相男女三三两两分了一下,便3人一组住进了帐篷里,林叶被和顾枭哲和谭笑分到了一顶帐篷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帐篷内的空间比想象的大,角落里还摆着羚羊角雕塑、毛毡坐垫等物件,光线柔和,中间的炭火盆让整个空间暖融融的。林叶放好自己的行李,忽然听到顾枭哲在里面嚷,“这怎么睡?”?%#%=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进去一瞧,原来睡觉的地方竟是那种三人并排的大通铺,顾枭哲烦躁地走来走去,“三人一间也就算了,还大通铺,这还叫人怎么休息。”?%#%=首?发www.zongheng.com#^??@

“高原上条件有限,这已经算很好的住宿条件了,将就将就吧。”林叶开口,“我们可以在中间多放几件衣服。”?%#%=首?发www.zongheng.com#^??@

谭笑已经躺在那打游戏了,顾枭哲不耐烦地来回走,忽然看着林叶,“那你睡中间。”?%#%=首?发www.zongheng.com#^??@

“好。”虽然疑惑,他还是答应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收拾停当,他们坐上大巴车开往取景地,一看到那位司机开朗的笑容,林叶就想起了那个60迈的急转弯,赶紧默默系好安全带。?%#%=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今天要先去最远的一个取景地——220公里外的纳木错湖,有4个小时的车程。林叶有点疑惑地问诺雅,“我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在纳木错湖附近下榻?”?%#%=首?发www.zongheng.com#^??@

诺雅翻了个白眼,“纳木错附近住宿很不方便的好不好,又远条件还不好,一般都会选择在拉萨和纳木错之间一日游,早上去晚上回。而且下几个取景地就在我们下榻地附近。”?%#%=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林叶回头躺好,过了一会扭头,“我是不是很没常识。”?%#%=首?发www.zongheng.com#^??@

“是,”诺雅笑眯眯的,“所以你就乖乖跟好本助理不要走丢哦小朋友。”?%#%=首?发www.zongheng.com#^??@

林叶一阵恶寒,赶紧离她远了点。?%#%=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作者有话说:

宋宋和叶叶说话了欧也!撒花~~~我家宋宋真是高冷滴小文青霍霍霍霍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