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正文第五十九章 警察来上门

[更新时间] 2018-05-17 02:22:01 [字数] 3144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遇事不够冷静,易冲动,才会造成你如今的下场。”大季钟渊冷冷的批判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哼,”青鹤转过身抬起头,冷笑一声,“别说我了,如果受到伤害的是王妃,殿下还能像现在一样淡定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本王在,就不会有这个可能。”他的话向来不容置喙,带着坚定和凛冽的气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在身后呻吟一声,青鹤刚刚的敌意瞬间瓦解,担忧的神色一览无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虽然微微的动了两下,但并没有苏醒过来,双眼还是紧紧闭着的。青鹤蹲坐在地上,手指在空中轻抚他眉眼的轮廓,终是一咬牙,忍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来,也差不多了。”执雷说着,绕过青鹤,在离张科的头不到半米的距离伸出手,一团蓝光在他的手中浮现,贴在张科头上的芯片顺着光源回溯,最终落到了执雷的手掌心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芯片的周围还飘浮着几丝掺杂的黑气,若隐若现,执雷驱动手中蓝光,黑气在瞬间又被再次稀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身上的煞气消失,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即使他没有醒来,青鹤也终于明白过来,她是真的冤枉好人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场面变得十分尴尬。若不是顾格桑在一旁又哄又撒娇的,估计大季钟渊早就一脚把青鹤踹出去了当然,这都算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原来殿下是为了帮张科解除身上的煞气,是我不分青红皂白,还望殿下大人有大量不要和青鹤一般计较。”青鹤端正的跪在大季钟渊的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若是按照往常,青鹤这样的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但顾格桑为她求情,那就另当别论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没开口,倒是顾格桑嘻嘻的对着她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起来吧。”虽然大季钟渊表面上不说,但其实她也能感应到他心里细微的变化。他压根就没把青鹤的事放在心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青鹤抬头,看了看大季钟渊,但他明显没有看向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青鹤不起,若是没有得到殿下的原谅,我就在这里长跪下去。”青鹤的想法有些幼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闭着的眼眸重新张开,眼中神色晦暗不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王不是你的李让,苦情戏对本王无效。若不是王妃执意相劝,本王根本就不会留你到现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青鹤赶紧从地上爬起,对着顾格桑就是一行礼,“多谢王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急忙摆摆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她不太习惯青鹤现在这种毕恭毕敬的态度,客套话说多了相反还显得不够真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辆警车停在了楼下,从里面走出来四五个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腰上还别着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执雷透过窗户向下看,直到他们上了楼,才急忙说道,“不好,看来他们是来找张科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顾格桑心里一点头绪都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又恢复了之前胸有成竹的笑容,“本王说过,此事交予王妃全权处理。若是有什么处理不妥之处,也没什么关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刚想说些什么,大季钟渊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夫人尽可放心大胆的去做,有本王在身边,无论遇到什么,夫人都不必害怕。”大季钟渊顿了顿,接着补充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的话顾格桑也听清楚了,这是明摆着要锻炼自己的意思,她不会听不出来。门铃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但张科依然睡得深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顾格桑这话是在问执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前他被大阈宸毅劫走,那里常年训练鬼兵,煞气非常之重。不过还好,他并没有中太多的煞气,而且已经全部被芯片吸收进来。所以,他应该马上就能醒来。”执雷刚说完,张科十分给面子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咦?你们怎么在这里?”张科疑惑的挠挠脑袋,看样子是对之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额……其实我们刚来不久。”顾格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敲门声音越来越大,显然是听见房间里有说话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先生在吗?我们是警察,想要了解一些情况。所以,麻烦你开一下门。”门外的人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愣了一下,起身要去开门,在手碰上门锁的时候回身,看了一眼众人,说,“要不,你们先躲到里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但大季钟渊就喜欢坐在沙发上,并且坚决不动地方。执雷听从顾格桑的吩咐回了里屋,当然和他一起强制被拖走的还有身为灵体状态下的青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事,我就坐在这里就好。”顾格桑尴尬的笑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见此,也没说什么,一个人把门打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进来的是三名穿黑色制服的警察,还有三四个站在门口守着,最先进来的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顾格桑和大季钟渊都是一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顾格桑一愣是因为这张脸他们再熟悉不过,之前就刚跟人口失踪案扯上关系,上午更是直接在记者面前对答如流,没想到转眼就在受害人的家里打了个照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顾小姐,真是很巧。”其中一个警察十分有礼貌的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一看就是标准的学生妹,如果说身旁的大季钟渊就是她的老公,在场的人肯定都不信。大季钟渊生的这么好看,他们大多以为是张科的好哥们之类的,但根据资料显示,张科一向孤僻的很,身边没什么朋友,所以即使大季钟渊长的再好看,还死引起了警察们的怀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警官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杯水。”张科起身,非常有礼貌的样子,顾格桑疑惑的撇了他一眼,张科醒来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其中一个警察问大季钟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姓季,名季渊。”大季钟渊从容的说,唇边挂着礼貌的微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得不说,他对付这种场合还真是相当的游刃有余,顾格桑就显得坐立难安了。虽然不是第一次面见警察,可是这次她显然心里更没底,也多亏大季钟渊还在身旁支持她,他鼓励的话让她的内心坚定了很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先生,跟张科是朋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朋友吗,倒还算不上。只是我的的妻子想替朋友收购一件东西,听说张科先生回来了,所以,我们两个就登门拜访一下。”大季钟渊不紧不慢的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妻子?问话的警察愣了一下,在场的只有顾格桑,难道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站在他身旁的小警察点了点头,低声说,“李队,没错,经过调查,这个顾格桑确实已经结婚了。只不过她结婚之后一直很低调,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而且昨天的记者采访中,也有人提起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队白了他一眼,“你这是在谴责我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有,没有。”小警察紧张的低下了头,再不敢多做言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科已经倒水后来,他把三个杯子放在了三个警察的面前的茶几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知道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张科尽量保持着微笑,缓缓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先生,你离开了几天可能不清楚,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你被绑架的消息。而且,我的上级还抓到了绑架案件的组织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除了张科之外,大季钟渊夫妇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波澜。毕竟,大阈宸毅被抓一事,他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可惜,后来没看到,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待在那黑漆漆的牢笼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季钟渊的意思是,只要大阈宸毅想逃跑,就那破监狱根本管不住他。只不过,阴阳管理局可绝对不会放过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凭空消失的犯人,这都可以写一本小说了。专门讲述一个嚣张跋扈阴险狡诈的小人,是如何利用监狱自身成功的越狱成功,并创造新天地的故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们抓到他了?”张科微微的愣了一下,眼神却瞟向顾格桑和大季钟渊所在的方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的。”警察答得很干脆,“您不需要害怕,我们只是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局里,做一个简单的记录就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问题。”张科出人意料的好说话,给警察们省去了不少时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顾小姐要不要一同前去呢?”李队试探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有些犹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去吧,这事跟自己真没啥关系,说白了就是交易一只玉佩而已。要是不去,显得自己太没义气了。而且,她也不太放心,把张科一个人扔在警察局里,天晓得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要是瞎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去,她也不好圆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小姐就不去了吧。”大季钟渊伸手,一把拦住顾格桑的肩头,“抱歉呢,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格桑抬起头看了看大季钟渊,他却并没有看向自己,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才低下头来。目光交融之间,她好像是读懂了他内心的一些想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只是过来拿回玉簪的,况且我跟这件事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不想再在这里过度的牵扯下去。它已经干扰了我正常的生活。所以。还望你们能够理解。”顾格桑说话很客气,三个警察面面相觑,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事不宜迟,我们就快点离开吧。”张科倒是一脸的兴奋,如果说之前还怀疑张科的行为古怪,顾格桑现在才觉得张科不是失忆了,倒像是被彻底洗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