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惊世半妖:魔君宠上天

正文第五十四章 太子归,速战速决

[更新时间] 2018-06-28 01:27:47 [字数] 3183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客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他的敏感,黄皓倍感疑惑,按理来说,他这隐身咒术是不会被识破的,可为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仙者客气了,能在这个时候来看老朽,老朽哪怕是死,也值了。”右祭祀道着黄皓听不明白的话,让他微愕,这右祭祀难道知道修仙者,而且还与修仙者有来往?如若是这样,那他可以问问这里为何灵力会被封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为长,我为幼,无需这般客气。”黄皓说着伸手蘸着茶水,写出他的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年幼的时候,他可是见过这右祭祀的,而且,那会的他正中年,见面时会把他举起来,抛向虚空,又迎空跃起接住,这也是他要来见他的原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到桌面上显现出来的人名后,右祭祀明显一愣,那略显浑浊的眼突的一亮,一道精光闪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太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言重了。当年的黄皓已死,我只是修仙者黄皓。”黄皓惊讶他的记忆力和他对他的尊敬,心顿生悲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子,谢谢你没有忘记老夫,还能来找老夫。”右祭祀慢条斯理的说着,抬着衣袖轻拭着眼角黯然而流的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皓是个聪明人,理了下便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有一事他不太明白:“右祭祀是如何肯定我的身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似乎在见到他到来后那颓废感一扫而尽,连脸上那深深的褶皱都带着神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眯了眯眼,扶着圆桌坐下:“皇子身上的血脉是改变不了的,刚老夫还在疑惑,打开房门却没见到人,还以为是那位大人来了,没想到是太子你归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这样,黄皓明了的点头,可他依旧不解,为什么灵力会受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城有法阵围持,所有修仙者进来都会成为凡人一个。老夫没想到,那位大人会派太子回来,太子本就是凡人,有无灵力都没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缓缓的解说着,随后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重重的捶打着桌面:“老夫无能,才让太子归于困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皓懂他话里的意思,可他还不知道他是犯了何事被禁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事说来话长,十多年前,太子突然失踪,随后不久就来了一位异人,医好了皇上的痛风,皇上对那人很是尊敬,还给那人建了炼丹房,一年不到那人就升到了国师之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让老夫很是惊讶,便想去拜访他,可他拒绝老夫的拜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后来呢?”黄皓对这手能通天的国师很是好奇,原来他会炼丹,如此世上能找到的炼丹师怕是没有吧,这突然而来的炼丹师,皇帝不紧抱住才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老夫见他也只是炼丹,并不干涉朝政,就随他去了,而且他为国相后皇帝就应他所求在地里建了国相府,他便搬出了皇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说来,国师也没什么啊。”黄皓有些疑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但我有今天,也全拜他所赐!”说到这,右祭祀明显双眼一沉,整个人都笼起一层无法道明的低沉气息,隐身于虚空中的黄皓都不由的打了个轻颤,略带惊讶的凝望着他,这个右祭祀,有点与众不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修仙的灵力都会受阻,为何右祭祀身上会散发出这样古怪的气息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间,那股奇怪的气息便收敛消失不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他如此气愤,黄皓反倒是沉住了气:“此话怎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皓对此事已不是好奇这么简单了,连右祭祀都能被拿捏住,说明那国师不是一般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一想到他被害这事,眉都不由的拧在一起,沉声道:“这些年,国师一直深居简出,老夫对他也就没盯的那么紧,也因如此,老夫才会被暗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他又是沉重的叹了口气,将他怎么被禁足之事细细道给黄皓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完更是惊讶不已,朝中大臣大部份居然已归心于国师不说,而且不时给皇上选妃,且那些被带到他府里去的女子全都消失不见,并没进皇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可是在怀疑国相在修炼邪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皇城虽然抑制修仙者的灵力,但是炼丹术一直可以。”右祭祀说着眼里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凝重,突的朝着黄皓“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黄皓坐着的方向诚恳的道:“太子,如今皇上已只听信国师的话,朝中上下又都已被国师把持,我们如若不尽快除去国师,黄家江山怕要易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易主?呵,就凭那妖人国师?”黄皓不屑的冷笑,挑眉,他如今总算知道他师尊为什么要他回京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若你家事不能好好处理,那便先在人间历练几年再来吧。”原来,他老老人家早就算到了这人间的一切,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皓身上气势大开,就连隐身了,右祭祀都能感觉到他那渐溢的皇家气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太子归来,可是要先去见了皇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这事我自有安排,只是到时还需要右祭祀相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臣,遵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皓要管此事,让右祭祀兴奋不已,立是称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右祭祀快起来。”黄皓连忙上前要去扶他,可他手一碰,才察觉自己失态了,当下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见右祭祀已顺势而起这才问:“右祭祀可有能力从这里安然出去?”这是黄皓最关心的问题,如若他救人,必会惊动其他人,这样就打草惊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关心让右祭祀那早已看破红尘的心微微一润,点头道:“臣能安然出去,但臣没有人相助,也没想出去,如今太子回来了,此事就容易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今晚我便去等右祭祀的消息。”黄皓说着恭敬的一福礼,虽有隐身咒,但他相信右祭祀是能看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右祭祀又是一阵感动,连忙回礼:“太子归,是匡扶正义,让国回归原本,让百姓安平,让天下安宁,臣只是尽本份,做臣应该做之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又是一阵细商,等他出来已是丑时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兄,怎么样?”外面候着的俩人见他出来,立马迎上去,有些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妥,我们先回去,等张文师弟他们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悄然的往客栈走去,并不知客栈外已有了伏兵在等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边很是顺畅,可张文那边却陷入了巨大危机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国师府不比右祭祀府,都没几个守卫,就几个门卫与几个守院的护卫,整个国相府灯火幽幽,寂静的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风下都听不到一个虫鸣声,这让刚进国师府的张文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他示意其他俩人停下脚步,藏在暗处不要动,可几番观察,只见到护卫换过一次职,就再无他人靠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点古怪,我们分开行动,若找到国师的住处,就以此为引。”张文说着从怀里掏出两支特制的符,轻声吩咐:“若有危险,撕此便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分别接过,点头往两方悄然潜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文趴在主院处等了片刻,见无动静后才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客栈外守着的冷柒柒突的看到天空一方燃起一道绚丽的火焰,甚觉奇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望忧,这大半夜的怎么还会有火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醉望忧看到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拉起她手便往火焰处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事了,这是紫薇仙洞特有的求救符。”醉望忧听水麒麟提起过紫薇仙洞的事,所以大概的都了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说黄师兄他们出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可能。”醉望忧抱着她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到了发出求救符的地方,正好见到一人已躺在地上,被一群守卫执枪抵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人,敢闯国师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守卫低声沉喝,借着灯光冷柒柒看清那是一同来的记名师兄,当下就要去救人,却被眼快的醉望忧拉住,朝她摇头,示意她先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那人却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空中便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还有一股沁人心鼻的香味,随着香味越来越浓,冷柒柒连忙捏诀,将她与醉望忧包在结界里,隔绝外面的气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毒。”冷柒柒皱眉,扯了扯醉望忧的衣袖,低声提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醉望忧一脸不解,他怎么就没闻出有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迟那时快,她手腕一抬,淡白的灵力瞬间将倒在地的上师兄给救起,灵力包裹着随她念咒,瞬间消失在众守卫眼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怎么回事?”众守卫呆若木鸡,一个大活人在他们眼前突然消失不见,皆不由的往后大退一步,有些害怕的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他们似没有闻到那异香一样,可冷柒柒却见到那异香在人消失不见后,明显迟疑顿了一下,随后往院中的水池里蹿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古怪!她与醉望忧相视一眼,刚想御灵跟上去,却听到张文和另一人的呼吸声从另外两头传过来,随即立马迎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过去,那里有埋伏。”分别拦下俩人,将他们带到院子假山处藏好轻声说着她刚看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大喜的张文有些惊讶,面露忧色:“刚我们分开寻找国相,但赵一他在此燃了求救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文说到这,脸色有些难过,他没见到赵一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心,他没事,可能中了异毒,一会我给他解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冷柒柒安慰他,示意先离开这,看天色,也已过丑时,而且已打草惊蛇,相信想要再进一步行动可能要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她要带张文等人离开,可却被醉望忧拦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不能这么走了,我去寻黄皓,这事要束战速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更晚了,和亲亲们道个歉。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