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辣手凰后

正文37,胡郎中解密蛇灵岛

[更新时间] 2018-06-26 15:14:58 [字数] 3173

乡下,特别是胡郎中所居住的这个葫芦镇,更是偏僻,富人没有人愿意在此地居住,所以葫芦镇说白了就是一个穷人聚集的地方。#=-~!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达官贵人来镇上寻点宝贝,比如这葫芦镇上的人有从蛇林里打猎、挖采人参,或者像老林那样专门打蛇的,可以得些蛇胆、蛇皮之类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因为是穷人的地方,所以这里民风也朴实,生活倒也过得都比较安逸。#=-~!首+发www.zongheng.com-?+@|

镇上几乎到胡郎中这个岁数的老者,都有起早煮茶的习惯。#=-~!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坐在院内的一棵榕树下,面前摆着一个圆形的小火炉,火炉上支着一个蛇头出嘴的青铜盏,胡郎中特别喜欢这个蛇头青铜盏,他喜欢看盏里的水开了,从蛇头里冒出来的热气,看起来觉得眼前的蛇是那么的活灵活现。#=-~!首+发www.zongheng.com-?+@|

樊霓依服用了胡郎中的药,身体好了许多,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来到胡郎中跟前坐下问:“胡伯,家里怎么就你一人,其他人去哪里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眯着眼笑着回答:“你看我这糟老头一个,怎么会有家人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难道他们......”樊霓依本来想问的是他家人是否都去世了,话到嘴边又生咽了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给樊霓依倒了杯茶水继续解释道:“我一直没成家,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家的概念,就是想学点医术好给别人瞧病,没曾想老了才发现自己一个人是有点孤独了。不过,我倒也收了个徒弟,后来出山了他非要去楚都,我便再也没见过他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你徒弟叫什么名字?等我病好了,我还是要回楚都找我大哥和二姐的,到时我便帮你打听这个人。”#=-~!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叫胡庆德,年轻的时候胖乎乎的,只是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啊,对了,我有他的画像,你等等,我去取来给你看看。”#=-~!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不待樊霓依说什么,便自顾去屋内取胡庆德的画像,走路徐徐生风,根本不像一个好几十岁的老者,虽然须发全白,步伐和精神头却是许多年轻人都比不了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来,你看看。”胡郎中站在樊霓依身边摊开画像给她看,指着胡庆德的画像不断地夸道:“你看这孩子,年轻的时候是不是长得极其英俊?我当时以为他去楚都待个一年半载就会回来,没想到去了以后就杳无音讯。”#=-~!首+发www.zongheng.com-?+@|

“胡伯,你说他叫什么名字?胡庆德?”樊霓依看着画像,这才联想到胡赫和胡灵儿的爹胡庆德,同名同姓而且也是个郎中。#=-~!首+发www.zongheng.com-?+@|

“对啊,莫非你见过他?”#=-~!首+发www.zongheng.com-?+@|

“他是不是今年才四十出头?左耳垂比右耳垂长许多?”#=-~!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那左耳垂以前就是我给揪的,他学得慢又不肯用功,我一生气就揪。”#=-~!首+发www.zongheng.com-?+@|

“那就是他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樊霓依于是便将怎么在“夜夜春”发生的事情到后来认识胡赫兄妹的事,完完全全一个细节都不落下地告诉了胡郎中。#=-~!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听得老泪纵横,捶胸恸哭道:“徒儿啊,我都告诉过你多少回了,叫你生不入官门你就是不听,如今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叫为师情何以堪啊!”#=-~!首+发www.zongheng.com-?+@|

“胡伯,胡伯,你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千万莫要把自己折磨出什么好歹来,你想想,如今胡爹虽然去了,可是毕竟给你留了一对徒孙女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对,对,丫头,你快跟我说说,我那俩可怜的徒孙女都长什么样?学得什么本领?”#=-~!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哥长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的,心思缜密、为人憨厚。二姐更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胚子,而且聪慧善良。你想想,他们待我和四弟都如同亲手足,可见他们有多善良。”#=-~!首+发www.zongheng.com-?+@|

“这点倒是随了他爹的性情了,他爹从小就胆小、善良。那,他们现在都藏哪里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和四弟逃跑出来就是想在民间好好找找他们。没想到就出了这些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樊霓依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暗淡、神情更是失落到底。#=-~!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孩子别难过了,我相信你们吉人自有天相。”胡郎中转开了话题说:“来,我看看你这半边脸是否都好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粗糙的手指在樊霓依脸上来回按着,“疼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疼。”#=-~!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个疼法?是火烧的还是带着扯着肉的疼?”#=-~!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像要把肉都扯下来的那种。”#=-~!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就对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拍了拍手坐下,端起茶水抿了几口继续对樊霓依说:“你知道吗?砸在你身上的那条巨蟒可是有数百年的岁数了,我正是用它的蛇冠、蛇胆加上几个草叶磨成粉,涂在你脸上,现在已经明显消退了许多,反复再用几次,便可将你脸上的焦斑都消除掉,只是你唇角的胎记不知为何没起到药效?”#=-~!首+发www.zongheng.com-?+@|

樊霓依一想到脸上的胎记,自然就联想到了太子熊吕,不自然地低头自语:“许是我这胎记是天生的,所以消退不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可能。”胡郎中大手一挥,樊霓依的话似乎对他来说就是奇耻大辱:“我行医数十年,什么奇怪的病没见过?再说了,这“叶肌变”乃是按照我师父给的古方配置的,要是没有效果,那你自己瞧瞧这雷劈伤过的脸是不是好了许多?定是你有什么没和我说明白。”#=-~!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伸手过来就抓着樊霓依的脉搏仔细号了号,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一会儿摇头皱眉,一会儿有点头笑开,看得樊霓依是云里雾里。#=-~!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体内中了剧毒,想来你是和中同样毒的人采用了阴阳调和的古法退毒,这古法一旦使用,便形成了一种不可更改的模式,你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期退毒,否则双方都将死于非命。”#=-~!首+发www.zongheng.com-?+@|

“啊?”樊霓依没想到阴阳调和的疗毒办法竟然会是这样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没错,就像许多畜生,你第一口给它吃的是荤是素,它的记忆里就会形成这么一个概念。而毒性也是有生命的,它们也会记住哪一种方法是他们的克星,所以它们会拼命地躲避,所以你千万记住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疗毒。”#=-~!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说的郑重其事,不像是在开玩笑,樊霓依听得是心惊肉跳,好奇地问:“那,我这身上的毒要是发作起来会怎么样?”#=-~!首+发www.zongheng.com-?+@|

“一旦毒入五脏六腑,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在皮肤上出现无数个针孔大小的洞口,从这些洞口里隔几个时辰便会爬出无数只毒虫。知道身体千穿百孔体无完肤最终死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嘢--”樊霓依脑海画面一闪,吓得打起了冷颤。#=-~!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只要如期疗毒,不但可以清除你们体内的毒,还能将你脸上的胎记彻底洗掉,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完美的一张脸。”#=-~!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笑着端过茶水,示意樊霓依看着杯中自己的脸。#=-~!首+发www.zongheng.com-?+@|

自从用了“叶肌变”,这不到半月的时间,脸上的黑色斑已明显暗淡,樊霓依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水中的倒影,她也是个爱美的女子,她也希望自己长得有若敖束锦或者胡灵儿那般清秀动人的脸蛋。#=-~!首+发www.zongheng.com-?+@|

眼瞅着这个愿望便会达成,可是,没想到前提是还得继续配合太子熊吕的疗伤。#=-~!首+发www.zongheng.com-?+@|

心情,一下子又跌入回底谷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若是信得过我这老头,你便同我说说,或许我可以给你点参考。”#=-~!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看出了樊霓依的心事,像个慈祥的长辈循循善诱着。#=-~!首+发www.zongheng.com-?+@|

樊霓依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地道出实情,将之前隐瞒救太子熊吕以及后面配合太子熊吕的事说了一遍。#=-~!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就难怪了。”胡郎中感叹道:“这老林说大半辈子也就见过几回蟒蛇活动的过程,可是那些蟒蛇一听到人的脚步声,吓得早就藏匿得无影无踪,他还在纳闷这蟒蛇怎么会追着你跑呢,现在问题都清楚了,看来传说不一定就是没有根据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胡伯,你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傻孩子,你知道吗?相传楚太祖当年挥剑斩了巨蟒起义立国,将巨蟒藏身之所改为现在的楚宫宫殿。登基后龙言一出,便命人将那些善存的蟒蛇全赶到了这蛇灵岛去。后来传言这历代蟒王在临终前都会告诫后代报仇之事,叫它们此生不得踏出蛇灵岛半步,除非灭了楚国王室的子嗣,消了楚国的国运才可以出岛。”#=-~!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与那太子与肌肤之亲,沾了王室的血气,那巨蟒虽是爬行的动物,却也是这灵界的洞悉者,它是能感受到你身上的王室气息,所以对你紧追不放。”#=-~!首+发www.zongheng.com-?+@|

“可是,那它为何不一口吞了我,还要追赶着我跑?”#=-~!首+发www.zongheng.com-?+@|

“因为你身上的王室气息时有时无,它也不确定,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一旦杀害错人了,它们便会失去一个诅咒,将来再也没有能力报仇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胡伯,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呢?这么邪乎?”#=-~!首+发www.zongheng.com-?+@|

“前半部分是老林告诉我的,后面是我推理出来的,我想只有这样才是合乎情理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原来也只是个传言,哈哈哈......”樊霓依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她这才明白,原来是胡郎中在宽慰自己。#=-~!首+发www.zongheng.com-?+@|

“我都这岁数了,怎么可能欺骗你呢?”胡郎中脸突然一红,着急道:“不信,回头找来老林问问便知。不,咱们现在就去找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胡郎中孩子性起,由不得樊霓依说什么,便拉着她去找老林。#=-~!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