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辣手凰后

正文25,若敖束锦深情相劝

[更新时间] 2018-06-14 00:03:15 [字数] 1988

当泪水不能夺眶而出的时候,奔跑,就是最好的发泄方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跑掉了一只鞋子,跑到已经口舌之间像是别人的时候,这才停下脚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太子殿的后花园里,空荡荡的没有了芬芳的花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靠着假山坐下,害羞地将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埋在自己的膝盖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十五年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十五年的清白,就在刚才,全部付之一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原以为,自己应该在经历过父母之约媒妁之言、风风光光地和心爱的人拜过天地喝过交杯酒,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同房鸳鸯戏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如今什么都没有,她就像“夜夜春”里那些小姐姐们一样,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根本不熟悉的人,甚至是讨厌的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不是和她们一样,而是比她们可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们好歹还有钱收,还能有个尊严的空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自己是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又算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太子侍?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声而已,是楚穆王为了避免被他人嘲笑而赐封的一个名号,实际上太子侍不过是比丫鬟婢女要高一级的人而已,是太子好过一次就可以随便扔的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爹,娘,你们在哪里,女儿好想念你们......呜呜.......呜呜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委屈地放声哭了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双肩抖动得将原本垂在上边的秀发,都窝在了一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傻妹妹,别哭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走过来,一把将樊霓依搂在怀中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愤怒甚至是绝望,可是,我们活着,不止是为自己活着,还有亲人、朋友。今日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注定要发生的,就像一个婴儿必定会长大成人。我们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否则,身边的亲人就会受到无辜的牵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姐姐,你说,为什么老天爷要对我这么不公平,我都已经失去爹娘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捉弄我?是不是我上辈子真的做了很多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书上说,山穷水尽处,便是风景独胜时。现在你经历的事情,或许就是为了迎接更好的到来,你说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想起斗宇郊的面容,樊霓依攥着拳头使劲地砸在地上恨声道:“我不甘心,凭什么我的幸福就要成为别人效忠的垫脚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听出了樊霓依这话中的怨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是在恨赵氏勤和若敖天为了效忠把她当成了一块垫脚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妹妹,你听说过身不由己这么一句话吗?你以为我愿意嫁入这宫中为妃?你以为我每日享受着锦衣玉食就快乐了?父亲为了巩固家族的势力,将我和姐姐都嫁入宫中,他曾经几乎是跪下来哀求我的,你说我能拒绝吗?”若敖束锦说得有点激动,拾起一个石头就往水塘里扔,生气地跺脚道:“我不能!可是不能又能怎么样?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皇权至上,我若抗旨不遵,知道会连累多少人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姐姐。”樊霓依卷着袖子擦掉了自己的眼泪,试图安慰着若敖束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没事,现在就你我二人,我就是跟你发发牢骚,我不会想不开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锦姐姐,你是不是也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没想到樊霓依会问这个问题,突然脸一红,道:“可惜明明近在眼前,却咫尺天涯。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谁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还小,你不懂这男女之爱有多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谁说我不懂?我也有自己的心上人了。”樊霓依想到斗宇郊的音容笑貌,顿觉全身上下都是精神充沛,于是将怎么认识斗宇郊的事告知给若敖束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你恨自己从此不能再去爱斗公子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也和你一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淡淡地回了句,深烙在她脑海的画面再次清晰地铺开,唇角抹着一丝微笑道:“你知道吗?当时他在市集上急冲冲地奔跑,不小心撞到了我的马车,在车帘掀开的那一刻,我和他对视了一眼,就这么一眼,我就知道我喜欢上他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怎么有没有联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当时只是说了句对不起就一阵风地跑开了,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知道他是谁,家住哪里。我当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向父亲稍微暗示下,他便会为我操办这一切。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和姐姐一同嫁到宫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既然没再联系,姐姐为何还说近在眼前?难道他也在宫中当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突然警惕地观望了四周,小声地对樊霓依说:“好妹妹,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可千万别声张了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好字刚落,一听若敖束锦说出那人的名字,她整个人都惊住了,半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许说出来!这是你我的秘密,知道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一脸严肃地地警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锦姐姐,他,知道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揺了揺头,无奈地回答:“知道了有怎么样?不知道又能怎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难道,我们作为女子,就没有自己选择幸福的权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不过是比蝼蚁还强一点的棋子罢了。所以姐姐我劝你,凡是千万别意气用事,莫要做叫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双手捧着樊霓依的眼神安慰道,她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在劝说,就是不希望樊霓依做出傻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别动!”若敖束锦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双眼死死地盯着樊霓依的胎记问:“你这脸上的胎记什么时候开始变浅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会吧?我怎么没发现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樊霓依蹲在水塘边,看着水面上倒映着的脸,左右来回歪着嘴看了两遍说道:“没有啊,这不还是原来那样吗?锦姐姐你是拿我寻开心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不信,走,我带你回去照照镜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若敖束锦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将樊霓依拉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