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辣手凰后

正文2,夜夜春突来二贵客

[更新时间] 2018-06-02 16:18:11 [字数] 2703

女孩娇小的身影,像断线的风筝似的,轻飘飘地溜进了一座挂着“夜夜春”三个字招牌的三层妓院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三层外墙墙皮有的都脱落的“夜夜春”妓院,应该是楚都所有风月楼里最糟糕的一间,没有豪华的门面装饰,更没有威武的家丁守门,地理位置更是偏得不行,就仿佛深山里的一座破庙,一般权贵人家是不会来这里寻花问柳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这里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过往商户或者一些小老百姓的天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霓依,你这死丫头,又偷跑出去半天了吧?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眼里还有没有活了?要知道你是这样的,老娘当初就该把你扔在马车上饿死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唠叨,你一天到晚这么唠叨,我都替你难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妮依嘟着嘴站在一个发胖却皮肤白皙的中年妇女面前耍嘴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丑八怪,是真的要把老娘气死才高兴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中年妇女话刚说完就“咯咯”地笑开了,粗重的笑声叫人听着瘆得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我都警告你多少回了,骂归骂,千万别挑那三个字,你就是不长记性,看你今天还能不能记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霓依边挠着她娘樊春春的痒痒肉,一边没好气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知道她也是个爱美的人,偏是爹娘生她的时候,非要在她两边的唇角处都留下一条拇指粗长的大胎记,还是黑色的!看上去就像是男人的两撇胡子贴在唇角两边,恰好连接着粉嘟嘟的小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曾生动地形容说是两个黑铁架支着一口粉色的小锅,樊妮依气得当时就把手里的碗筷都摔了,后来樊春春就再也不敢用各种比喻了,忽然有天叫她“丑八怪”,被樊妮依连掐带拧地折磨了好一番,没想到今日竟然破嘴又再说出这三个字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好,好,老娘知错了,哈哈......哈哈哈......老娘知错了,你这死丫头,还不......还不快停手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最后一次,再敢不长记性胡乱地叫我,别怪我哪天不打招呼就离家出走,叫你孤家寡人自己伺候着那些小姐姐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笑着擦掉眼泪,拉着樊霓依的小手说:“你这孩子,竟说些没用的话,你爹走的早,留下了这个家业供咱娘俩生活,你可得好好和娘学做生意,要不将来娘也随你爹去了,你一个人可怎么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每回只要说出这样的话来,都会像一颗定心丸,将樊妮依制得服服帖帖的,而且从不失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出所料,樊妮依嗲声嗲气地挽着樊春春的手臂,小鸟依人地喊一句:“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自然是清楚她爹走后的这几年里,她娘是怎么一个人将这“夜夜春”生意搞得红红火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起步的时候,樊春春舍不得雇佣人,只好招呼完客人再腾空去收拾卫生,就是这样一步步没白天没黑夜的,才有了今日“夜夜春”的微薄盈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苦,这些痛,樊妮依无数次地躲在门外偷看着她娘是如何坚挺过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樊春春还只是养母,却心心念念地为她樊妮依算计着未来,这种恩情,樊妮依又怎么能不往心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娘,从今往后不许你再说这些丧气话了,女儿还没长大,你不许变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别在老娘这撒娇了,赶紧去把该收拾的地方都收拾干净了,还有,把你怡湘姐和青柠姐给喊起来吃饭,这一天天的不好好爱惜身体,还当真指着那些客人疼爱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霓依原本还想和她娘多煽情一下,没想到樊春春竟然毫无情趣,气得她嘴里应承着,双手却突然将樊春春的嘴给挤压变形了说:“记住,别有下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揉着被樊霓依捉弄的脸颊,心里像是泛起了水花美滋滋的,她很是享受母女俩这样没规矩的互相疼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樊霓依乖巧地离去,樊春春从背后是越看越欢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突然,门口慌张地跑进来一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呀喂......客官,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呢?姑娘们还没睡醒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见一个瘸腿老者进来,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迎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者正是一路追赶樊妮依的符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里是妓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符尊双目冷峻地扫了下屋内四周,墙上随处可见露骨的美女画,诧异地问樊春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客官,你没看见我门口那招牌吗?夜-夜-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说到“夜夜春”三个字的时候,伸出了右手食指在符尊眼前横着比划了三下,像是在数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里是不是有个唇角有两撇黑色胎记的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霓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该是她,我看着她躲进这里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找她干什么?她可是不接客的!给多少钱都不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符尊见樊春春两手突然环抱在胸前,知道樊霓依应该和她关系不浅:“你是樊霓依什么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她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原来你是她养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我是她养母?她告诉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没想到眼前这个衣衫破漏的瘸腿老头竟然知道自己不是樊妮依的生母,突然下意识地联想起樊妮依会不会被这老头给欺骗了,上前双手揪住符尊的衣服怒问:“说,你是不是把我女儿怎么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今天要不把话说明白,你就甭想出了这个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符尊嘴里说着,一手要去扫落樊春春的手,刚碰到她白胖的皮肤上,又迅速地缩了回来说:“这里谁不知道你只是她养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一听,想想也是,这里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于是不爽地反问:“养母怎么了?养母不是比生母大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大,大。”符尊一辈子没接触过女人,对于樊春春恼羞成怒地逼近自己,他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心虚地说:“我找你女儿真有事,而且是大事,你能帮我把她叫出来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没空。你要是想找个姑娘陪的话,那你得傍晚再来,现在姑娘们都在休息。要不是的话,你请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的一副护犊子心切的姿势着实把符尊给吓走了,当娘的,她就担心樊霓依因为自己脸上有胎记没人要,然后被眼前这糟老头给骗了糟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亲眼看着符尊走远后,樊春春才依靠在门口心里直犯嘀咕:莫不是这丫头真的被这死老头给欺骗了?不行,我得问问她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板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刚要进去找樊霓依,突然门口来了两个俊俏白皙的新面孔,走在前头的那个看上去孔武有力的样子,听他的声音就能感觉此人气势不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常年招呼客人,也是见过半个世面的,对于眼前这两个人,她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后面的那个头戴翡翠玉线、身穿刺绣绸缎,看上去像个文弱书生的,该是前面这个人的主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位公子可是第一次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太巧了,正好昨儿个来了几个新姑娘,长得极其标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未待樊春春说完,后面的那个书生模样的男子便率先进屋,转头对前面的男子柔声细语地说:“氏勤,就这家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唤作“氏勤”的,正是“龙鼎兵”总帅赵伏蟒的独生子赵氏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氏勤拿出银两放在樊春春手上,笑着说:“老板娘,这两天我家公子要把这里全包了,你可否行个方便,千万不能让一个外人进来扫了我们家公子的雅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樊春春手捧着银两心花怒放地答应着:“公子放心,公子放心。两位请跟我来上房,一会儿我就把姑娘们都招呼起来伺候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跟随在樊春春身后刚要上楼,在走廊拐角处的樊霓依急冲冲地抱着一叠碟子过来,正好与赵氏勤的口中的“公子”撞了个满怀,碟子洒落了一地,樊霓依刚要开口骂人,才张大了嘴,谁知那“公子”在看到樊霓依的黑色胎记后吓了一跳,抬起一脚将那樊霓依踢了个狗啃泥猪拱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