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儿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明媚动人-5

[更新时间] 2018-10-04 20:56:56 [字数] 2045

辉色大概是个好人,即便是他将我从延晖阁押解出来,他也还是个好人。我在值房呆了大半日后,他就提着个食盒来了。以我看来,他这一食盒的菜肴,各个不是什么俗物,盘盘有解析,碗碗有典故。值房的门不宽,要是一并吃下去,保不准即便无罪,也再难从木门中挤出去。何况,我也并没什么胃口,往深处一想,还是觉得应当同这个月盈姑娘亲近一些,遂将食盒中的各色菜肴一一摆在了她面前,邀她同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辉色拥有这个职权,本没什么稀奇,但他这样优待我,按常理论,我也不好再有什么过分地请求。但没有办法,情急之下,我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譬如给月盈讨一套干净衣衫。这些要求,在值房外都不是什么过分的事,但在这间暗房内,便是十分过分的了。晖色这位军爷有些死心眼儿,他不但没有拒绝我,不过半盏茶的工夫,我要的东西便都拿来了,另外,他又悉心端来一盆热水,好让我为月盈擦拭干净,免得不自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反倒是邀月盈共用膳食让我费了些口舌,她推辞了半晌,最终才迂回勉强答应了我。我手捧着个碗,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心里也欢喜。看守的两个侍卫里那个爱搭话儿的名唤老五,这时候站在门外有几分兴趣地宽慰我:“兮儿姑娘莫怕,我们协尉待你如亲妹子似的,想必会有法子还姑娘一个清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五他纯粹多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自己都未想到有什么法子来洗脱罪名,何况并不在场的辉色。我冲他笑了笑,抬手慢悠悠地吃了口饭,饭菜香喷喷的,但心里却觉得苦涩的厉害,缓了良久,叹着气答他:“我与辉色协尉非亲非故,哪里有这样容易,也不知最终会落个什么罪名。”是日起得太早,用了几口膳食,我就耷拉着脑袋,蜷在角落里,颓废地打了几个哈欠,又经过了一阵上下眼皮的挣扎,渐渐合拢睡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一觉睡得并不沉,醒过来的时候也知道月盈正坐在我身畔,抬眼时,她凑巧正望着我。月盈冲我抿嘴笑了笑:“你没事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没什么意识地张了张口,喉咙处有些哽痛,就冲她笑了笑,代替回答。她勉强堆起一个安慰的笑容,略带着些恳求道:“兮儿姑娘,你犯了何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低声道:“闭栅栏后夜行。”无奈笑了笑,“姑娘呢?所为何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同我对视一刻,坐得离我近了一些,神神秘秘道:“你可知道平复帖?”我当即就是一惊,平复帖这三个字我听得很真切。这法帖原是西晋陆机所书,人赞其为“法帖之祖”。相传,平复帖以秃笔书于麻纸上,墨微绿,除了晋时特有的古朴外,笔随势转,轻松自如,犹如信手拈来一般。名流曾有言,“平复帖藏锋”,藏锋一说就是不让尖锐的笔锋过多,为就为了锐气不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打量了一下我的神情,续叹了一口长气道:“平复帖流传于民间,藏者鲜少炫耀于众,故此市井不过听个传闻,并无缘得见真迹。这也不难体谅,不怕贼偷,却怕贼惦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皱眉道:“若是我具有这么一幅传世法帖,我也一定不愿叫旁人知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盈无限感慨且无奈地摇了摇头,正碰见我狐疑的目光瞟过去,视线碰在一处,她坚定地没有避开我:“好巧不巧,我却遇着了个算计它的人。你我相识,算是缘分,说一说倒算是你吃亏,你全当听个流言故事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掩口咳了两声,不及放下手来,就道:“你慢慢说说,枯坐着也没什么意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又挨得我近了些:“我在针线上当差,还是上月里头忽然落雪那一夜的事。”她将声音压的极低,够上我耳边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正是那一夜我冒雪去探望女儿棠的日子,月岚月盈二人也还是对神思十分清醒的姐妹,月盈记得,那一日,天有雾气,风也大得很,二人觉得这昭示着天欲降雪,于是将缝补好的衣衫送至钟粹宫后,就想抄个近路回值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由钟粹宫的角门拐出去,需途逢夹道,路过钟粹宫院子后首角门的时候,却察觉宫门未锁,正半掩着。二人心情复杂地相视哀怨一笑,心道白白兜了个圈子,却忽听院内有个女子的低声絮语声:“昨日我听闻,月前,梁清标家中亲眷急于将平复帖出手,换些银钱用,虽是道听途说,可那大人却也是个有鼻子有脸的人物,想必也有三分可信。”二人一颗心纠在喉咙,却听女子继续道,“阿玛派刘大哥出去,无非就是为了这一幅法帖。虽说送我入宫,是为了一族之恨,可我二人若是能帮上刘大哥一些忙,且又帮的不错,也是有些功劳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岚和月盈皆不是新近的宫女,二人当即便知此时不宜兴致勃勃地听下去,正欲偷偷摸摸地牵上手,背向而行,却听院中一个太监顿时无限感慨:“什么样的法帖,竟让宫内宫外一并搜寻?”这个声音边问边向院外迈步,可叹院外这无心听个究竟的一对姐妹才紧迈出两步,完全起不到避嫌的作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身后谈话忽然顿了顿,说话的太监心情似乎很好,也没怎么和她们计较,哼了一句轻快小调,在她们身后叫到,“二位是在何处当值的?”寡淡的语气中带了两分严肃,月岚和月盈还是不得不转回了身子,端端福了下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到此处,月盈沉默了许久,幽幽的目光定定望着我,道:“那太监就是张贵,可那个女子我们并没有瞧见。”月盈收回目光,哀叹道,“此事之后过了不久,岚姐姐突然发病,神智不清,被人带出宫去了。前日,我为贵妃娘娘织补的春衫出了差错,于是也被择了错处,关了进来,只怕也要家去了。这出了宫,每年再没了五两银子的指望,只能找户人家。可如今当差出了差错,也不知能不能做上正室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