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再生轮回

正文第十四章 断剑

[更新时间] 2018-10-13 10:51:22 [字数] 3515

我愤怒地看着黄聪不作声,没料到一阵恶心的感觉在喉咙里酝酿,有东西在胃里不停翻滚,让我的身体忍不住开始抽搐,一叶大师见势不妙,于是赶紧拉着我的手,把我扶到一张很长的石凳旁边坐下,我开始大口喘气,头晕目眩......不妙,我本以为胃炎早已经好了的,没想到又发作了。一旦受到情绪上的刺激,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呕吐......这种感觉,在我出来工作后一直都跟随着我,我只是一直都在强行忍耐。然而自从被某件事吓出了胃炎之后,情况就不见得好转......一叶大师站在一边轻轻抚摸我的后背,一边说:“施主放松!我去拿风油精和痰盂来!吐了就舒服了!”说着就动身离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紫玉......”黄聪自顾自走到我身边,蹲下来对我说:“劝你还是趁早放弃那个宋代将军的英灵吧!你看看你身体,这么虚弱,一定是那个将军吸走你不少阳气所致。你应该很清楚,让那个英灵继续缠着你的话,你会死的!”我抬头看着黄聪的脸,明显他是一副嘚瑟的表情。我终于忍不住了,上去就是狠狠一拳!直接打在他脸上,我愤怒地指着他说:“我的生活,轮不到你主宰!12年了,你带给我心灵上的创伤是多么的深刻!若不是我的父母,我的梦想一直都在支撑着我的话,我也不见得会活到今天!我总算明白有一点,尊严是必须由我自己去争取!!我告诉你!我的世界并不需要你这种人存在!!”我举起右手食指指着他,他闻言也是有点畏缩,然而他又笑着说:“哈哈哈,当年到底是哪个傻女生在学校里播放了一首《赔偿》的呢?”他手指比划着,“我还记得最后那句叫什么来着‘如果真的令你有点沮丧,我拿尊严赔偿。’我不过是如你所愿罢了,谁让你这么可爱当着我面表白,又傻呼呼跑出去傻哭了呢?哦,不对,我也不能称你‘可爱’,因为你长得一点都不可爱!潘珍比你还会打扮,比你可爱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啪!”接着我又一巴掌扇过去,他顺势推开我的手,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笑着说:“我告诉你,丑八怪,可别随便对我动粗,下次我可饶不了你!”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觉得自己丑,别人也没资格说我丑!如果长相是父母给的话,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我对谁都会和谐相处,如今有了有共同爱好的小伙伴,长相什么的根本不重要。还有小伙伴夸我“有气质”呢!我身体颤抖着,双拳握紧,我从来没想到今天到来这里竟然是要受这种人渣的羞辱!他故作夸张地看着我,说:“你握紧拳头是什么意思?想打我是吗?”我二话不说就一拳抡过去,黄聪下意识把手中的“干将”砍下去,不料“哐当”一声,黄聪手中的长剑被一股奇特的力量挡开了。我惊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笑着说:“张磊!!原来你还在!!”尽管我的眼泪还在流淌。只见白色的汉剑横在我的面前,挡下了黄聪那锋利的长剑!!道士们看到眼前的一幕都吓得鸡飞狗跳:“鬼呀!!”没想到我的“救星”,还是我那位英勇的将军的英灵!!而那些道士,原来都是两个神棍,真心没救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见张磊所依附的汉剑出鞘,我赶紧伸手去接,没料到,这次手握长剑的感觉,比以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很清楚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暖流注入我的体内,我的嘴巴突然不按我的意思行动,说:“既然你这么喜欢欺负弱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长剑指着黄聪,“我”继续说:“真正的好剑,光是锋利是不够,在于使用它的人而已,内心黑暗,腐朽不堪的人,再厉害的剑在他手上不过是废!铜!烂!铁!”我无法得知我的表情如何,我只是看到黄聪拿着长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他手中长剑峰回路转,摆出迎战的姿势,对“我”说:“等你好久了!张磊!”我实在不解黄聪葫芦里卖什么药,然而这一前一后的瓜葛,估计他目标就是想要封印张磊的灵魂为自己所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用那种没经过锻炼的人的胳膊能动么?搞不好会骨折吧!”黄聪看起来自信满满,“我”首先发起攻击,两剑之间发出了激烈的碰撞,很快就发现,我的体力确实是跟不上的。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非打不可,然而,黄聪实在让人火大,非常想狠狠揍他一顿才爽!尤其他那张臭嘴!长剑带动着我的身体向黄聪发动攻势,我顺势狠狠踢了黄聪肚子一下!黄聪吃痛后退几步,这时他气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了,可见他气到极点,他举起手中的长剑,对着我头顶来一个顺劈!!我吓坏了,只顾举起手中长剑去挡。只听到“duang”的一声,黄聪手里的长剑,把我的汉剑断成两截!!我震惊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你们两个!赶紧住手!别打啦!”一叶大师带着一坛大师问讯赶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张磊!!”我木然地看着手中的断剑,就在这时,一股金色的气体从剑上缓慢飞出,只见气体下沉,逐渐变成了人的模样,“他”躺在地上虚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无力地看着天空。我双腿一软,呆呆地看着地上看似是人,其实身体呈半透明状态的张磊,我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对着张磊大喊:“张磊!!”我赶紧爬到他身边,伸出手抚摸他那半透明的脸。黄聪也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张磊,不要!”我哭着对张磊说,“不要丢下我......”我不争气地哭着,然而面对这样的英灵面前,我还是毫无办法。张磊睁开虚弱的眼睛,他笑着看着我,说:“你很坚强!就算没有我,你一样可以坚强活下去!”他虚弱地伸出半透明的手,摸着我的脸,说:“最初跟你认识的时候.......总是看见你皱着眉头,实在是无法理解是为什么......现在总算理解了......”他哽咽了一下,说:“是他......欺负你......你看......我帮你打了他一顿了。”他说话越来越虚弱,身体的透明状态越来越明显。我闻言头像捣葱一样点头,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有心想要保护我!谢谢你!”说着我哭得更大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别哭......”他虚弱地摇摇头,眼里充满了温柔的神情,他说:“其实......你笑起来......最可爱!你......给我笑一个?”我赶紧擦掉眼泪,对着快要消失的张磊,露出了笑容,尽管脸上挂上了眼泪鼻涕。然而,他还是笑了,笑得那么英气逼人,他说:“很好......就是这样的笑容......”他虚弱地对我笑笑,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从脚部开始化作金色的星光,开始消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这一瞬间,我被这金色的光芒包围着,我伸出手抚摸着金色的星光,感觉这个镜头似曾相识。就算没能感受到星光的温暖,然而张磊最后的温柔,的的确确是埋藏在我的心底里。我愤怒地对着黄聪大喊了一声,然后说:“你这个人渣!鬼都比你好!”他顿时羞愧满脸,把“干将”收回剑鞘,大言不惭地说:“那不过是鬼迷惑人的一种方式罢了,这样倒好,反而帮了你脱离那只鬼的纠缠。我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刚走几步,转过身来说:“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是我最后的善良,包括所有被你举报过的那几个都是!”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我无助地看着地上的断剑,只懂得哭泣。一叶大师取来纸巾,走到我身边帮我擦掉眼泪鼻涕。伸出手抚摸我的头,说:“小丫头,何必呢?哎......非得跟那种人反目成仇,吃亏的还是你自己而已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管,谁让他对我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我的人生毁在他手里,他根本就是一个狗杂种!”我大哭着看着一叶大师说,大师只能继续帮我擦掉眼泪,把我抱在他怀里,让我一次哭个够。大师不禁叹了一口气,说:“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害苦了一个可怜的孩子在这里哭泣,真是......造化弄人,阿弥陀佛!”一坛大师捡起地上的长剑,露出了非常惋惜的表情,说:“施主休要悲伤,贫僧认为,张磊已经把他最后的想法传递给你了。他希望你能够笑着面对生活,如今长剑已断,张磊将军也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紫玉施主,这断剑你带回去,还请你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多多保重!能仁寺的大门,随时为有信仰的人而开!”一叶大师扶起跪在地上的我,伸手帮我拍拍膝盖上的泥土,说:“孩子啊,天道好轮回,若是那个人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我想啊,这上天一定会惩罚他的!你就好好收下你的断剑,回家去吧!啊!”一叶大师的声音仿佛有种感染力,我赶紧擦掉眼泪,拿出背包把断剑装好,并且向两位大师双手合十,恭敬地向他们行佛礼。我说:“我会的,谢谢大师们帮忙!”我的鼻子还在抽搐着,毕竟哭得太厉害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客气客气,应该的,应该的!”两位大师笑着说。接着,他们把我送出了能仁寺的大门,目送我离开......为了继续避开地铁的安检,我还是打开手机找出导航,可惜啊,在顺风车已经停运的状态下,我还是找不到怎么回去的方法,只好问人找找可以转乘的公交车站。走了一波冤枉路后,总算搭乘到可以回家的公交车。这时我的眼睛肿了起来,而且非常痛。然而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这是黄聪害的!我疲倦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回想起以前的种种,有欢笑,有悲伤......然而这些回忆在现今看来,是多么的无力,连存在的意义也失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者有话说:

狠揍贱人一顿其实是真心爽的~
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以前看《圣斗士星矢冥王篇》看到撒加,卡妙,修罗他们逝去的时候化作星光飞舞,那个时候我非常想哭,不过在张磊这里我只是脑子想到这么写就这么写罢了~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