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新之助与风间的恋情

外传2了断

[更新时间] 2018-07-05 17:19:54 [字数] 3611

新之助和风间澈靠在一起,美芽和广志凑在一块,小葵将小白抱在怀里,在他们的对面,水樱凌婷正襟危坐,好像是在入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哥哥,水樱阿姨在练习道术吗?”野原葵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水樱凌婷换掉了平常的服饰,穿上了一套飘逸美艳的纱织服装,头发也变成了古装剧中的样子,好像武媚娘,眉中间还有红色的花钿点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概吧”风间澈说,他已经不太确定对面得人是不是水樱凌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婆,你说等一会儿要不要让水樱帮咱们看看风水啊,听说中国道术很厉害的。”广志说,思考的问题十分现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公,不要闹啦”美芽说,怎么在这种时候还开玩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水樱凌婷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金色光芒,转瞬即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你们久等了”水樱凌婷说,声音少了平时的和蔼可亲,变成了淡漠疏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姨?”风间澈问,这里只有他跟水樱凌婷是亲戚的关系,只能由他来将事情搞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你放心,我还是你的阿姨”水樱凌婷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她在日本是重生而来,但是体内的血脉和风间是有关系的,所以他们还是阿姨和外甥的关系,没有变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好了”风间澈松一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问题要问我,等以后我会跟你们详细说明”水樱凌婷说,然后简单说明了现在外面的情况,以及是谁是冥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水樱凌婷和冥夜都是异界中人,他们两个不同之处在于,她是托生而来,冥夜是偷渡而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阿姨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将冥夜消灭吗?”新之助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只要将冥夜铲除,我的记忆和能力就能够全部恢复,到时候另一个世界的师傅和师叔会帮助我打开穿梭的途径,返回清华界了。” 水樱凌婷说,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回去的机会,她一定要将冥夜杀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叫冥夜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野原葵问,既然有对付的方法,就要问得详细一些,也好当作记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用现在的话讲,可以叫做外星生物吧”水樱凌婷解释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夜是清华界中滋生的魔物,有附身的功能,以控制凡人、修士的思想,为其所用,大祸天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厉害的感觉哦!”美芽说,与广志近了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把握除掉他吗?”广志问,这才是最重要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放心,师傅和师叔给了我对付他的法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他擒拿的”水樱凌婷说。之前的时候,她的记忆没有恢复,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她的功法也只维持在很低的程度。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能力解锁,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比较顶尖的存在,就算是碰上东西方的大神也有一拼之力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姨,小爱那边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出发”新之助说,他的手机上才发过来短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火云风已经被安迪处分了,会一起带过去”野原葵说,安迪的动作很快,水樱凌婷才交给他对付黑影的办法,他就立刻派人去抓火云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那我们也出发吧”水樱凌婷说,从她的戒指中抽出一把寒光凛冽的宝剑,是她的本命宝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他人有一瞬间的惊奇,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毕竟见过的市面太多了,现在就算是把宙斯摆在他们的面前,想来也是不会太过丢脸到尖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出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时候做了断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巷子里,肮脏的井盖被解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新之助等人跟随在水樱凌婷的后面一个接着一个跳下去,那个困扰了他们一段时间的叫冥夜的家伙就在里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的有人吗?”野原葵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手中拿着探照灯,左右上下照射,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夜他们相当于没有实体的存在,除非寄生在人类的身上,否则的话只是一条条漆黑的类似于影子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里肉眼不好辨别”水樱凌婷解释说。她在前方开路,宝剑寒光在后方人看不见的地方一直在攻击着,消除了两侧隐藏的小喽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澈,我觉得咱们来这么多人有些多余”新之助说,紧紧拉着风间澈的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觉得,就当是看看稀奇古怪的东西好了”风间澈说,按照他的阿姨的现在的实力,分分钟搞定没问题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城市下的排污系统很曲折,污水巷道错落不堪,竟然没有老鼠,果然是不正常的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哇,居然有小狗唉,小白你去跟他交流一下”野原葵激动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跟在她的旁边,不愿意动弹,明明前面那个黑漆漆的东西根本不是他的同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水樱凌婷横剑挡住众人的前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笑话,曾将叱咤风云的冥夜大人居然变成了一条狗,天道有轮回啊”水樱凌婷说,嘲笑且嘲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就是冥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不如小白大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居然为了一条狗担忧了这么久的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南居然被一条狗控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野原一家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完全不将冥夜看在眼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夜狂叫,引得地面震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狗”广志说,与老婆依偎在一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水樱凌婷,放过我怎么样?”冥夜说,他现在这个样子自己都觉得丢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想他曾经也是个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没想到,自己把自己作成了一条狗的模样,还被困在这副身躯里出不来,简直倒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过你?真是笑话,当初陷害我师叔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放过的事情”水樱凌婷说,若非他从中作梗,我师叔和师尊根本就不会分开百年之久,虽然一百年的光景对于修士而言就像是睡了一觉,但是一切阻碍师叔和师尊在一起的人必须被打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水樱凌婷,我打不过你,今日你想取我的性命轻而易举,但是在我临死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维护你的师叔?”冥夜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清华界中他就发现了,水樱凌婷对他师叔和师尊的维护简直到了无法理解的地步,尤其是对待他的师叔,简直没脸看,界中人还以为水樱凌婷是因为爱慕他的师叔,爱而不得才这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师叔是界中第一美人,我师尊是界中第一强者,强攻美受,你们居然好意思破坏,简直不要脸。”水樱凌婷说着,走上前去,将剑尖抵在黑色狗狗的脖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简直太不要脸了,水樱阿姨你做的真是太棒了,简直不能忍受,美好的CP绝对不能破坏”野原葵激动道,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水樱凌婷点头表示同意,了结了冥夜的性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完结得不可思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夜消散,随着他的逝去,由他散布到世间的黑影也全部都消失了,曾经被控制过的人们回复了正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着冥夜的死亡,黑影军团一事在水樱凌婷的手中结束,像风一样消散在了世界中,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曾经威胁火云邪月的的火云风听说被安迪利落处理了,彻底消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水樱凌婷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日本逗留数月后回到自己的原来的世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野原一家人的生活在此回归平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院里,小白放松趴在小窝里,休闲不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新之助与风间澈背靠背在落地窗前的木台上坐着,一个手里咬着冰棒,一个手中吃着饼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澈,把冰棒给我咬一口’新之助说,小熊饼干虽然好吃,可是有点儿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给你”风间澈将冰棒递给新之助,打算自己再去拿一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这样”新之助看着风间澈坏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在院子里,不要吧”风间澈无语,院墙那么低,做什么都会被看见的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一下”新之助说,张开口等着风间澈的投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澈脸色微红,四周环顾了一下,先自己咬下一口含在嘴里,让后俯身渡到新之助的口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新之助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呢?他伸出手掌互助风间澈的后脑,加深了两个人的深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冰又甜,小澈的味道真不错!”新之助填唇评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澈顶着红润的唇,看着耍无赖的新之助,没什么好生气的,反正都习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哥”小葵从门后出现,手里摇晃着闪亮的手机,显然,刚才新之助和风间澈的行为又被记录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葵,拍就拍了,不能分享出去哦”风间澈说,放任且放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哥哥你真好!”野原葵夸赞,简直不能再善解人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要去拍戏吗?还在家里磨蹭什么?”新之助不爽,想把妹妹赶紧支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羽多导演要去参加研讨会,剧组放假一天,我不用拍戏的”野原葵说,她已经确定了自己未来的社会角色,马不停蹄接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也好,还能多休息休息”风间澈说,将小白招到怀里揉搓,逗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是不是又到了打预防针的时候了”小葵说,算算日子好像是差不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汪、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抗议,才不要打,很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你回来了”野原葵喊道,外面野原美芽提着一堆的东西赶回来,应该是刚从商场血拼而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看到妈妈提这么多得东西就不知道内疚吗?还不快过来帮忙”野原美芽站在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啦’三人一犬跑过去迎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爸爸说今天会早点儿回来,难得他下班这么早,咱们吃一顿大餐吧’野原美芽说,终于能相安无事好好吃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们也来帮忙”野原葵说,跳出袋子里的青菜拿到流理台清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新之助和风间澈也加入,同美芽一起在厨房里忙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阳隐没,野原一家人围桌而坐,享受温馨而美好的晚餐时光,他们的对面电视上市最新的综艺节目,令人捧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如平常,收拾、洗漱,新之助和风间澈回到二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澈,过来,有东西要给你”新之助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啊”风间澈拿着毛巾擦头发上的水珠,走到新之助的旁边坐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新之助从书桌里拿出精致的丝绒小盒子,是一枚戒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澈惊讶了一下,大大方方伸出手指横在新之助的面前,脸上微笑幸福灿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还以为你会感动到哭的”新之助说,将戒指帮人戴上,心中料想的风间澈涕泗横流的场面没有出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要哭,难道我不配戴上这枚戒指吗?”风间澈说,难得傲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配,你最配了,世界上只有你配戴上我的戒指”新之助说,小澈好像不一样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间澈将毛巾盖在新之助的脸上,不去管他,躺下休息,衣衫半敞,邀请的意味明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新之助挑眉欣喜,“我要拉灯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灯光骤灭,掩盖一室温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