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道士在上,妖怪在下

正文第一章 夏日

[更新时间] 2018-02-26 18:32:29 [字数] 2067

八月,正是骄阳似火的时候,一丁点儿的风丝儿都没有,草木失去往日的青葱翠绿,花朵流掉曾经的姹紫嫣红,因为失去水分都打蔫了。土地被晒得龟裂,灰尘与浮土铺地,充满干燥的味道,一切都像是被置于火热的笼屉里,笼罩着热、闷、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平日里疯跑的野狗趴在草丛里,树荫下,墙角等阴凉处,不停地伸着舌头,大口呼气,往日的精神都不见了,都恹恹的,期盼晚上的到来,恢复些气力去寻食。猫儿们躲在树梢上,有些胆子大的趴在墙头上,晒着毛肚皮,不怕热似的懒懒地睡着;叽叽喳喳的麻雀倒是欢快,忙着在田里找些小虫、杂粮,有些跑进人家的院子里,寻着掉落的饭食、粮食,吃饱喝足之后,三两成群,交谈着,小小的身子圆滚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街头巷尾空荡荡的,人们大多趁着早晨短暂的清凉,赶路的赶路,下地的下地,忙活完手里的活计躲进屋子里避暑,以免被晒伤,中了暑气。午后时分,太阳发力的时候,必然是轻易不出门的。哪怕到外面一个来回,倒水的空挡,就一定汗流浃背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夏日里并非没有欢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树上的蝉叫着,草丛中里各类小虫也叫着,缺不了的是不知寒暑冷热的孩子们,敢在这么热的天里面出来玩耍,不管也不顾大人们的嘱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河边的树荫下,有一个身着白色锦袍的孩子,虽然天气炎热,身上的衣服仍是工工整整,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觉得太过放肆有失礼节。小孩七八岁的样子,白皙的笑脸被热气蒸红了,额头上淋漓着汗水,不停地用手当扇子,扇着风,偶尔学着小狗,俏皮地张口吐舌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小孩踮着脚望着远处的芦苇丛,身子晃来晃去,眼神专注,有焦急、有兴奋。突然,他大跳了一下,跑了过去,一路跑着还喊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律哥哥,抓到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不是抓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些给我看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眼前的芦苇丛中一阵骚乱,苇子杆儿层叠互相敲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时,一只同样是孩子的手伸了出来,不同于锦袍孩子手的白皙,这只手是经过日晒,干过活的。小手高举着一个蝈蝈笼子,里面有一个翠绿的蝈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蝈蝈的品相很好,叫声也响亮、清脆,节奏急促轻快,好似是不满意被关了起来,发了狠叫着,埋怨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芦苇太高、太密、太多,互相交叉,遮住里面人的身子,脚下又是淤泥,走出来的路异常艰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外面的锦袍小孩还在急切喊着,“律哥哥,快点儿,快点儿”,连续催促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苇丛里提着蝈蝈的孩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身子歪歪扭扭,小心护住了手里的蝈蝈,一只手扒开挡在眼前的苇子,一边躲,一边踩,兜兜转转走了出来,踉踉跄跄的,花费的力气不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出来的是一个身着黑色短打的少年,眉目俊朗,小麦色的皮肤。少年径直走到锦袍小孩的面前,把得来不易的蝈蝈递给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祈儿,可高兴了”少年说,“既然找到了,咱们快些回去吧,否则老爷、夫人找不到人要骂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衣锦袍的小孩名叫云祈,是城里云家的小少爷,家里做绸缎生意,家境富裕。身着短打的黑衣少年名叫严律,随父亲一起做云家的护卫,因着年纪小,暂时先陪着小少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刚得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整颗心都系在了蝈蝈上,兴奋来回把玩着,没怎么在意少年的话,胡乱点着头,口中应承着“好、好、好,这就回去”,脚却是没动的,心神还在蝈蝈身上。细细看着蝈蝈褐色的长须,张扬的“獠牙”,胖胖的花肚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严律有些无奈,却也不着急,应该是早就知道云祈的性子,等在一旁。他将手上的汗渍、草汁往身上蹭了蹭,看着云祈欢快的样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一阵子过去了,云祈没了刚得到好物的新鲜劲儿,高兴劲儿,才想起等在旁边的严律,他的律哥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的律哥哥嘴角带笑,跟个大人似的,两臂抱在胸前,笔直站在太阳下。脸上的汗珠不停从额头上,鬓角上,下巴山滴下来。头发乱乱的,是被芦苇挑起,勾到弄成的。脸上除了绿色的、黑色的污渍,还有被苇子叶划出来的红痕,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上也有好多条,有些还见了血。脚上的一双鞋都是泥浆,有的地方已经干了,硬硬的感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心里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为了给他弄到想要的蝈蝈,律哥哥也不会是这幅惨惨的样子,一时没了玩蝈蝈的兴致。云祈皱着眉头,鼓着小脸,瞪大一双充满歉意的眼睛,抬头看着严律,两只手抓在一起扭捏着,只用小手指勾住蝈蝈笼子,没有得到所有物的理直气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严律被他逗笑了,不以为意。他本来就大云祈五岁,也算是与云祈一起长大,了解云祈的习惯。每逢云祈不好意思了、做错事了或是过意不去了都是这副样子,引得人心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严律作势伸出手要去掐一下云祈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差一点儿碰着了,又收回手去,掩饰性地接过蝈蝈。因为他的手很脏。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了,这没什么的,也不疼,咱们快回去吧”严律说,很是不以为然。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心里过意不去,不舒服。他把蝈蝈笼子放在一旁,对严律说,“蹲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严律照做了,反正祈儿说什么,他多半都是听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绕到严律的身后,解开已经松垮的发带,一点点地捋顺严律的头发,小心扎好。又用手在严律的脸上抹了抹,擦掉汗渍、汗水,一点儿也不在意的,顺手擦在自己的身上,白色的锦袍印上了混乱的花手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站起来”,云祈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严律照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又绕到严律的身前,拉扯黑色衣服,拍打整齐。他向后走了两步,小手捏着下巴,歪着头,觉得还行,又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自己的成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云祈不忘拿起蝈蝈,抓着严律的手,两个人并肩离开,有说有笑,朝着城内的家中走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