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被爱整除

正文第八章

[更新时间] 2018-02-14 17:59:32 [字数] 2205

林谦瑞比我高两级,是我的学长。我们从小学就在一个学校,他可是学校一等一的好学生,学校有大小活动时他就负责组织,有节目时他就是主持人,那么耀眼的他怎能让人不喜欢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算得上头号花痴了,有句话说得好叫“始于颜值忠于人品”,林谦瑞就真的是人如其名是个谦谦君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还记得第一次与他说话的时候。那时我初一他初三,我和艺泓商量好跟踪他回家,这样就能知道他家住哪了。现在想想真是太丢脸了,因为被他发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下午时分太阳已经快落山了,金灿灿的余晖懒懒地撒在他的脸上,我毫无掩饰地盯着他,被他星辰般的眼睛深深地吸引。我想那一刻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要看我多久?”温柔清澈的声音流入我的耳朵,我这才缓过神来,艺泓先开口:“你好,林学长!”我也连忙附和,“学长……好啊……”好尴尬呀!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那温柔清澈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是在跟踪我吗?没必要,我家住在××路××号,不早了赶紧回家吧。”我要是在这时抬起有的话就能看到他温暖的笑容了。“知道了,谢谢学长!快走啦,丢死人了。”艺泓拉着我转身就走了,然后边说:“听到没?”“什么?”艺泓扶了扶额头,“他家啊!犯花痴犯傻了吧?”我这才想了起来,“真的耶!我们知道他家了,周末可以去找他玩吗?”“要去你去,我才不去。”其实我也没去找他玩,平时都是在学校见到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要写的名校基本上都是本市的,只有两个是外地的,但距离不怎么远。我就趁着周末去了那两个学校参观,给学校主任打了电话,主任也是比较热情的,这个可是展示学校风貌的好机会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口气跑了两个学校,晚上就坐在电脑前写稿子,记者真是不好当呀!写完一篇另一篇留着明天写吧,时间还不算太晚,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给艺泓打个电话,“嘟嘟嘟……嘟嘟嘟……”没人接,可能还在应酬吧。于是就把手机放在了一边,走进浴室洗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洗完澡出来,头发没吹还在滴水,我赶紧干毛巾擦头。这时,艺泓的电话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按下接听键,语气故作生气,“怎么?我给你打电话都不接了,和迪麦坠入温柔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艺泓有些吃力地说:“你瞎说些什么呢?我们今天晚上在应酬,然后迪麦喝多了,我现在正拖着个醉鬼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帮你挡酒了?”我能猜得到,因为以前迪麦总是帮艺泓挡酒,“他对你肯定有意思!趁着今晚他醉了,赶紧吃掉他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了好了,先不说了,我现在要开车会酒店,就挂了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看着挂掉的电话,耸了耸肩膀,我有预感他俩快好上了。今天跑了一天,骨头都快散架了,倒在床上闭眼就睡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忙碌的生活让我好像回到了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因为父亲给的生活费不多,我只好身兼数职,每天晚上都累得倒床就睡,那个时候没有顾焯炎也没有艺泓,凭着一腔对林谦瑞的喜欢我就来了。偌大的学校,看不到林谦瑞的身影,我换了手机号联系人都没有了,给林谦瑞发QQ消息最后也石沉大海,那个时候他应该都没有玩QQ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忙玩这个周就要迎来国庆假了,我也是充满了斗志,徐佳端着咖啡走过来说:“放假有什么安排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家……”艺泓有没回来,我暂时只能这样了,说不定还能碰上顾焯炎呢!徐佳摇摇头,继续工作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又到快下班的时候了,我又走起了神,脑海中浮现出好久未见的人——顾焯炎,不知道有没有人也是这样,身边总有个喜欢你对你好的青梅竹马,可你却始终没感觉,一心只有男神。只有分开后才会明白心里喜欢的人是谁,到后来才明白只有他从未离开一直在等你。若干年后,顾焯炎对我说:“如果你离开的那六年让你明白了你爱的是我,那么也算值得,反正我们还有好多个六年。”可我心里总还是有遗憾的,我们缺失了彼此人生中的六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下了班我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明天回来,她很激动,“太好了,你父亲也在家,一家人终于齐了!”我天呐!其实心里还是挺怕我爸的,他是军人,所以脸上总是不怒自威,自从我违背了他的意愿后他见我从来没有笑脸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真,我回到家他没有一丝笑意,我弱弱的喊了声爸,就立马跑进了厨房帮我母亲做饭。“怎么啊?你爸会吃人吗?”母亲看我飞奔过来说,“你呀,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还生你爸的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剥着手里的蒜说:“没有啦,只是我觉得爸还在生我的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傻孩子,天下哪个父母会生孩子的气?你爸一直都这样,整天掉这个脸,好像谁欠他钱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听到这话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母亲也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吃完饭后,母亲在收拾厨房,我和父亲坐在电视前看新闻联播。我认真的想了下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不好,得找个事给缓和一下,不然太尴尬了。“那个……爸?”我盯着他说,“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一下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父亲转过头来看着我,“什么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明天要走访国防大学,那个……你有没有认得到的熟人,带我了解采访一下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啊,电话等会我发给你,人家可是个教授,有没有空接受采访就要看你的运气了。”父亲轻轻地提了下嘴角,他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父亲的脖子,“哦我亲爱的老爸!你最好了!”我想我们的关系在今天又回到了以前一样。我的父爱一直都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如果让我从新选择一次,我想我还是会不顾父亲反对,要去英国读书,可是如果我知道了,我走的那天,我在父亲房外说了句“爸,对不起”,父亲早在房内泣不成声了时,我想我可能就不去英国了,但是,世上没有如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和林谦瑞在一起后,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呢?”他说:“你身上有股倔劲,也有股灵性,就像小猫一样。”当我和顾焯炎在一起后,我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他说:“因为你是韦晨萱,属于我的韦晨萱,单单这三个字,就够我爱一辈子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