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世界眼中的世界

正文第一章结束中的开始(1)

[更新时间] 2018-01-14 18:59:36 [字数] 3088

美丽的海滨城风景如画,波浪涛涛,海鸟成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有余温的夕阳照拂在半干的沙滩上,形成一道道金色的光圈。在沙滩旁的一座环境优美,满是生长的生机勃勃的植物的一座疗养院里,有着很多老爷爷老奶奶正在听着小曲,跳着小舞,喝着小茶,下着小棋,如此这般美好的氛围,在疗养院的四零四的房间里却截然不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四零四的房间里,靠着窗边的病床上,在夕阳的爱抚下,正沉睡着我们的主人公——苏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是生于在那个相约九八的1998年,今年正好19岁,正是花样年华的最好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19岁的花季少女或许是正在校园里沉浸在书的海洋里,或是与自己最好的朋友相互嬉戏打闹与宿舍的床上,或是与自己最亲密的闺蜜相伴闲逛与各大商场与美食店,或是与自己单纯的小美好的男朋友相约于电影院或是做着一切浪漫之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患有奇怪的病症,每天只能醒来两三个小时,且睡过去的时候就如同是死人一般没有呼吸、没有脉搏的跳动、身体也没有任何温度可言的苏藜,只能每日每夜的都躺在疗养院的病床上,毫无反应的昏睡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都守在病床旁的苏藜的妈妈,拿着温热的湿毛巾在为苏藜擦着脸以及身上,只为她等会醒来的时候会感觉到舒适一些,为苏藜擦完脸后,妈妈就一直盯着自己旁边墙面上挂着的钟表,看着上面时针与秒针的转动,距离苏藜醒来的时间只有两三分钟了,在我们常人看来两三分钟是过的非常快速的,但对于苏藜的妈妈的来说,这短短的两三分钟却是非常漫长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伸出一只手放在苏藜的鼻尖处,静静的等待着苏藜的呼吸,另一只手则如同中医诊脉一般的放在苏藜的脉搏处,紧紧的按下去,生怕自己会错过苏藜快醒来时那微弱的脉搏的跳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最后漫长的那几秒钟里,原本还如同死去一般毫无活人体征的苏藜渐渐地有了脉搏的跳动,有了正常人间的呼吸,但可惜的是苏藜身体的温度却依然还是如死人一般冰凉,但对妈妈来说这已经很满足了,看到苏藜正常的醒了过来,一直高悬着心的妈妈,终于可以先暂时的放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微弱的声音从苏藜的口中传出:“妈妈,我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知道,你醒过来就好,真好。怎么样啊,孩子?饿不饿?渴不渴?妈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虾仁馄饨,刚好热乎着呢,妈妈扶你起来吃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靠在靠枕上,看到妈妈递过来盛有馄饨的碗就想伸手接过来,谁知妈妈却将她的手给按了下去,:“这个碗太烫了,你不能拿,妈妈来喂你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伸手想要握住妈妈那只为照顾自己因不停的操劳而变得粗糙的手,想要摸摸妈妈那已经有了皱纹的脸,却想起来自己的手如同寒冰一样凉,又默默的缩回了被窝里:“妈妈,你为了照顾我,每日每夜都没能捞着好好休息,你看看你,一向最爱美的妈妈,都有黑眼圈了,你就把碗给我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我可以自己吃饭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妈妈的眼里,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都是那个一点儿热都受不了的孩子,来,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张嘴,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唔!妈妈,你做的馄饨真好吃,就电视上那些美食评论家评论美食时所说的话一样,皮薄馅多、汤汁足且鲜美,那味道就和以前一样,让我吃了一口就还想一直吃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你嘴甜会说话,你要是觉得妈妈包的馄饨好吃,那你答应妈妈,每天都会准时醒过来,那妈妈就像你保证,在你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有一碗妈妈包好了、煮好了的热腾腾的香喷喷的虾仁馄饨在等着你,好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那妈妈,我们就说好了,等我下次醒过来的时候,你要给我已经做好了馄饨。妈妈,你每天照顾我,为我操劳着,真是太辛苦了,而我却什么也帮不了你,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你看着我睡觉,今天我觉得精神好,一定不会那么早就睡过去的,我也像小时候你哄我睡觉一样,哄着你睡一次觉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你睡觉的时候,也是妈妈睡觉的时候,但妈妈睡醒的时候,你却不能跟着妈妈一同醒来,每天我们母女两个能聊聊天,说说话的时间,就这么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妈妈怎么舍得将她浪费在睡觉上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不想睡,那就不睡吧!妈妈,你看看你,有黑眼圈不说,一直都精心打理的头发现在都散乱着,草草的随便一扎就了事了,妈妈你坐过来,让女儿给你梳梳头发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想梳便梳吧,妈妈给你把梳子拿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拿梳子过来的时候,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每天必当着我面喝的一杯水。医生说过每天适当的喝水,对自己的身体有益,妈妈一定要在我醒来的时候当着我的面喝一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一边梳,妈妈一边喝,好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不好,说了都是那杯水,一定要我喂给妈妈喝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将水喂下后,拿起梳子将妈妈散开的头发慢慢的整理开来,原本在苏藜的印象里,妈妈的头发都是一直被精心的打理的非常好的,就如黑色瀑布一般浓密,如丝绸一般丝滑,苏藜记得,妈妈经常说:‘女人出门在外,一头不散乱的又黑又亮的头发才是女人最好的名片,能让人一眼就记住你。’可现在妈妈的头发呢,没有了以前又黑又亮的光泽,多了很多弯弯曲曲,异常碍眼的白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慢慢的梳着妈妈的头发,将它扎了一个松松的马尾,而原本还跟苏藜说着话的妈妈却昏到在了苏藜的病床上,再也忍不住的苏藜看到妈妈已经昏倒了,立马从枕头的夹层里抽出塑料袋,张开嘴将自己刚才吃进去的东西都‘哇哇!’的吐了出来,在呕吐的物体中,还夹杂着一些血丝,等苏藜吐完后,每天必来为苏藜收拾残局的护士,也走了进来,如同往常一样,先递给苏藜一杯温水,让她漱漱口,再将盛有她呕吐物的塑料袋拿到外面扔掉,不让苏藜的妈妈发现,其实现在的苏藜已经是一点东西都吃不进去了,只要一吃进去就会立马就吐出来,但不想让妈妈再为自己担惊受怕,苏藜便连同照顾自己的护士想了一招,在每天给妈妈喝的温水里面放了一点点的安眠药,不会睡的很久,却又能让苏藜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你这样每天把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你又滴水未进的,我真的很担心你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护士姐姐,你答应过我的,这些你都不会跟我妈妈说的,妈妈为了照顾我,她真的是已经是已经很辛苦了,看妈妈现在的样子就如同变得苍老了好几十岁了似得,这点小事情就不要再让她为我担心了,对了,护士姐姐,趁着妈妈还在睡觉的时候,你能不能帮我拿张纸,拿支笔来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啊?难不成还想重操旧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真就叫你说对了,你也知道,我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觉,只有这两三个小时我是清醒的,最近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好像比以前强多了,所以不免的,手有些痒痒了。我的好护士姐姐,你就帮帮我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的大画家,你等会啊,我去帮你拿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妈妈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藜正拿着笔在纸上转动着,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专注的眼神,让妈妈不禁觉得,自己以前那活蹦乱跳的苏藜好似已经是回来了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画了多久了?把笔放下,歇会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我不累,我觉得这两次醒过来啊,自己的身体感觉比以前好像有劲儿了不少,妈妈,我相信,我很快就可以和同龄的孩子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到那时,我一定要好好的玩它个几天几夜的,就是不睡觉……我不要睡觉,我要和妈妈聊天,我要为妈妈赚钱,我一定会让妈妈住上大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藜!乖,好好睡吧,明天等你醒来的时候,妈妈会为你准备好你最爱吃的虾仁馄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将苏藜刚才一直画的画,拿在手里,上面画着的是自己坐在沙发上休闲的看着电视,而苏藜则十分健康的在厨房里为自己做着饭,还朝自己笑着,似乎是在向自己炫耀,她的厨艺有多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第二天,依然如昨天一样将手放在苏藜和鼻尖处和脉搏处的妈妈,却因着时间过了,苏藜还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而渐渐的有些发抖,疯狂的起身按着床头的门铃将医生和护士都召了过来,:“医生,医生,你快去看看我的女儿,她、她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是不是、是不是又要换醒过来的时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这是香染第一次写小说,大家要多多支持喔!!!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