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一十八章:吃罪不起

[更新时间] 2018-08-13 18:16:09 [字数] 3151

王妍很不甘心,她执拗的守在张掌柜身边不停的问:“你们到底在筹谋些什么,你说的他们都有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她怎么摇晃,人事不省的张掌柜都没再睁开眼睛看一眼,更没再说出来半个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感觉到外头的人越来越近,周韶华只得拉着王妍先走:“咱们先走,等张掌柜的醒了咱们再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咱们出现在这里才要坏事,先走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临出门最后一刻,周韶华又赶忙叮嘱小二:“这事得让府上老夫人知道,用最信得过的大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关键的节骨眼上府中的丫鬟下毒,便是不用脑子也知道对方要做什么。除了张掌柜的老母亲亲自把关,府上其它的人实在是不可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宝货铺子悄悄出来,王妍紧皱着眉头情绪很有些焦躁不安:“张家肯定被监视了,张掌柜的怕是要活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是在张府,张老夫人还在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周韶华心里其实也不踏实。张掌柜的看见丫鬟的时候神色并无异常,说明那丫鬟是张掌柜惯常用的。既然对方已经将手伸到了张掌柜的身边,那张老夫人也未必能再在张家说了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张掌柜再醒不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客栈周韶华就开始张罗请人去给张掌柜的看病,毕竟是在扬州,相熟且完全能信得过的大夫找起来也不算困难。有王妍相熟的那些街痞混混在,要往张家硬塞进去个大夫也不算特别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这样一来,你回扬州的事情就瞒不住了!”皇帝妄顾律法将嫌犯私放回家,朝中定会掀起浪潮。皇帝应对朝臣的同时,抓他们回去的人只怕也在路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去找布政使插手吧!”周韶华将目光投向车夫:“布政使大人虽说古板、冥顽了些,可绝对是忠君爱国的良臣。你拿了锦衣卫的牌子去见他,他定不会将事情宣扬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命关天,车夫即刻接了大夫出发。王妍和周韶华挑窗看着车驾走远,长长的舒出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希望还来得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没看王妍,他双手紧握,神色紧绷,好半天都没动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紧张的等到晚上,传来的依旧是噩耗。车夫带着布政使大人回来,两厢见了都是摇头:“大夫倒进去了,可守着熬的药还是让人掉了包。张掌柜走得挺痛苦,最后死抓着我的手也只说出了个朱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看着布政使大人眉头紧皱,眼里满满的全是询问和希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王两家出事之后,扬州先是经济萧条,到后头民心不稳,到现在几乎都要出现政局动荡!想着这一些都和自己不信任周韶华有关,而他又不能控制局面,实在汗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别过头不和周韶华对视,和王妍四目相接的时候,眼神逃避得也有些狼狈:“朱乃皇家姓,张掌柜再大不敬只怕也不敢直呼皇家名讳。或许他说的这个朱是猪,和他们在扬州的计划有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凭一个字,谁也猜不透中间含义。几人相互看看,都只能从对方眼里看见迷茫和疑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既然过来,想来也知道了我们回扬州的目的。”看周韶华要说正题,车夫便去门外守着了。王妍给二人倒上茶,又给的自己满上一杯,也站到窗边关了窗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和王妍回来,时间不会太多。陛下肯让我们回来,也不过看看扬州百姓喧闹的真实因由。大人不妨将闹得凶的几个头目请去衙门,亲自问下他们闹事的因由,并解释下我们获罪的前因后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一听就无奈的摇头笑了:“哪里能没做过,他们咬死了是为父母官请命,非得要朝廷将你们无罪释放才能罢休。本官再怎么推心置腹,他们也都是无动于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不喊头目,直接将闹事的百姓抓几个起来审问。扬州的百姓总不可能个个都被人收买控制,只要咱们多下功夫,定能知道大伙儿到底在惧怕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法子本官也用过,原也以为不算难。可没想到抓进去的百姓,要么是刚硬如铁,无论怎么审问都咬死了是感念周、王两家恩情,要拼死救你们出来;要么就软弱如泥,初初进牢就吓得腿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若呵斥两句便精神崩溃瘫软在地。这些日子,狱中处处提防,可抓进来的百姓大多数依旧能自杀成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眉头打结,不敢相信的看着布政使。周韶华本身管过刑律,神色比刚才更凝重几分:“当真是自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挫败的长叹一声,苦笑道:“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不是自杀不也成了自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紧抿着唇没有说话,布政使却开始倒起了苦水:“抓进去的百姓大多丧命,家属族亲聚在衙门门口讨要说法。后头更有衙门草菅人命,滥杀无辜的传言。不管本官如何解释,事态都不受控制的逐渐扩大,到如今,本官也是无计可施、万般无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百姓围攻衙门的场面周韶华和王妍亲眼所见,布政使但凡有一点法子,也不至于让自己落入那般被动、窘迫的境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着张掌柜先前的那一番话,周韶华长长叹了口气:若扬州官员大多被人收买,那布政使自然是寸步难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凝眉沉思片刻,而后道:“这种情况,定然是有人在牢中做手脚,甚至于您抓进来的百姓根本就不是普通百姓。敌暗我明,自然难以对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不管他们怎么闹,最后肯定是要拿大运河说事。既如此,那就好办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正要说自己对运河码头安排的一些见解,谁知布政使大人又率先开了口:“到如今,本官哪里还是什么布政使大人!百姓百姓治理不了,码头码头管理不善。你在的时候,整个运河码头上下一心,水泼不进。到现在,这码头却像是荒废了一般,朝廷指派的任务半点都没人做。从前威风凛凛的大运船,也只能陷在泥滩里生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刚要出口的话卡在喉咙口,他惊讶的看了布政使大人半晌,好半天才克制住情绪问道:“大运河码头也出了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一张老脸瞬间就红了,他眼神飘忽看向窗外,叹道:“你走之后,码头上又恢复了以前的待遇。许多你笼络下来的人心声不满,无理怠工,我一怒之下就将他们全赶走了。后头运军粮又吓走一些人,现在还留在码头上的大多都没骨头,外头商户一闹他们也跟着闹,说是不涨一倍的工钱就不开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前码头上的长工们闹,那是因为任务重、风险大、工钱低。军需用完之后,他们日子清闲许多,就按朝廷的规矩领俸也绝不该有怨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说是拿惯了高价突然降低工钱心声不满,可后头来的人根本就没拿过周韶华给的高价。他们的不满从何而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况且,若真是工钱的事,要求上涨一些也有可能,动不动就翻番,这怎么可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码头又不止扬州一处,涨俸禄哪里是那么轻巧的事,况且一张口就要翻番,漫说我只是个布政使,便是亲王也不敢轻易向皇上开这个口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因为知道你不可能开这个口,所以他们才会提这样的要求!若是不然,怎么让好好的码头说荒废就荒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码头停了多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有半个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又是一声长叹,连声音里都带了浓得呛人的苦:“北平的宫殿倒是修得差不多了,可内部装饰、摆件还缺不少,园林造景的材料也是短缺。这半个月来,工部天天是催,可物件在扬州堆积成山,我硬是没法子使动码头的人将东西运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是不干活,将人换了便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儿就那么容易?”布政使又是一身长叹,他仕途顺遂处理政务颇有一套,可对河工并不精通,对扬州的船头船工等也并不熟悉:“你笼络住的那些人我根本就请不动,之后换走的我也看不上。如今留下这些,虽算不得优秀,可也勉强能看的过眼,若真全部赶走,又去哪里找人干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偌大的扬州城,还缺船头船工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转过头苦哈哈的看着周韶华,嘴唇嗫嚅半天到底没能说出话来。虽说他告发周韶华等并没有错,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沉沉的看布政使大人一眼,心里也明白他的苦楚。当初运送军需,船头船工也和衙门闹过。周韶华自己经历过,自然也知道换人不像是说起来那么容易。尤其这次闹事,还不是单纯的闹俸禄,背后的人定然已经堵死了布政使大人的退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找一下齐船头和周船头吧,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找过,没找到!”布政使满脸无奈、不住摇头:“运完那趟军粮回来,齐船头和周船头就都搬了家,他们的族人都不太清楚他们的去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衙门若打定了主意,要找到他们也算不上难事。可举家搬迁已经说明了态度,就是找到又有什么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不是恶人,不愿太过强人所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和布政使相处十余年,也知道布政使的脾性。他俯在布政使耳边说了一席话,惊得布政使大人睁大了眼睛:“陛下若是追究,我等定吃罪不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数月不能将所需运抵北平,大人不一样吃罪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