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将守则:我为皇上打天下

正文第二十四章:瘟疫

[更新时间] 2017-11-15 18:50:26 [字数] 4470

一场关于瘟疫所带来的硝烟,如同那雾霾一般席卷而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商量好对策之后,妙者已经赶往了楚国边界地区。通过白杨的推荐,他门下多了一位叫做沈建峰的门客,陪他一同前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于沈为什么会去,其实目的很简单。小鹿子突然从那紫都城中失踪,他深知小鹿子是个爱凑热闹的丫头,万一那瘟疫之地,她也要去踏上一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在,那么他们一同坚持活下来。她若不在,那么自己也不能死去,无论如何,他不会忘,他要带她回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给妙者第一眼的印象便是,不多言,不多事,办事利落,求结果性很强,但是却看不透。和自己心中坚定的追求与信仰不同,他更像是去救人,而不为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考虑到外臣不方便入秦,妙者便安排沈建峰自己带着几个人先前进入秦国,后面自己在做打算。与沈同行的有诺一、千芙、许可和张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岱也是妙者的好友,虽比不上天蚕那样举世闻名的大神医,但用针,用药也是极为精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诺一是妙者从牢里弄出来的一名江湖郎中,医术不好不坏,常常医死人,也常常让病危之人起死回生,只因他善于偏方,按他的话说,不偏不倚,方能下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于千芙,虽也是白杨推荐而来,但沈只觉得该女子在他们队伍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吧,总让人觉得不好接近,她是不会什么医术的,但她告诉他们她的手下许可,能救欲死的牛,患了绝症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为女子,但那种凌驾于人之上的气场,让妙者竟找不出丝毫理由拒绝她,不让她加入他们的队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行的五人,来到了一个叫做碧泉的村庄。曾经的碧泉想来已经被污染了,曾经清澈见底的蓝色,如今已变得浑浊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他们策马路过碧泉村后,在距离五里的方摇城停下了脚步。听闻方摇城就是这场瘟疫的起源之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军队带着钱财已经离开。留在大街上的不过是光着脚,徒步走着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到寸步难行的老人,下到襁褓中的婴儿,如今已经流离失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的父母官已经弃他们而去,剩下几个苟延残喘的兵,不愿抛下他们的家人独自离去,如今也成为难兄难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街上,一担架上躺着一个满脸红疹的老婆婆,眼眸微垂,但她还是很努力的去睁开,她吃力的说了句,“儿啊,你走吧,留在这里只有死路。娘不会怪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已经劝了他很久了,近日来伤痛已经将她折磨无法坐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亡,似乎已经在慢慢向她走近,在和她招着手,慢慢的也就不怕了。她害怕的是她的儿子遭遇自己同样的命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奈何他儿子摇摇头,道:“娘,我怎么舍得抛下您老人家,儿不怕死,况且我也染病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或者逃,自己又能走到哪儿,逃到哪儿,不过也是死亡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啊,你出去了,走出去了,说不定还有生机,我去为你祈福时,大师说了,你是好命,听娘的你走,你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她眼里,至少他还没有自己病得那么严重,至少活着,不就有一线希望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着他的希望,却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否还有希望。这就是母爱吧,爱到已经忘却了自己是不是还可以活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儿子还是不从,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已是最不孝,怎可在娘您病危之时,弃你而去,再去祸害其他人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老人依然坚持着,说到:“你走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人突然哭的再也收不住。老泪纵横之间,让人看到的是人世间最柔情的一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儿子俯下身子便去拥抱自己的母亲,母子之间,相拥而泣,难道,这场瘟疫,带给他们的只能是死亡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人双眼望着天,天空第一次这么明亮,似乎最后一刻她看到了希望但这又或者是无尽的绝望,但她再没有力气说出那个走字,她只能痛苦的闭上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亡,亦或是终结,但又何尝不是开始。作为一个母亲,临死之际,她还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坚强的活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乱世之中,多少人尚如蝼蚁偷生。那我们都不要再去计较恩怨得失,终其一生放眼望去,不过是沧桑和流离失所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若安好,那便是天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方摇城中无不在上演着眼前温情的种种,在你和邻居争执的时候,在你和朋友吵架的时候,在你和你的竞争对手尔虞我诈时,你从来未曾想过原来他会有这么温情的一幕对着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皆有恻隐之心,隐藏得越深的你,在真正的大苦大难面前才能发光发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那才是真的你,那个品质善良,温存的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这一幕又一幕的人儿无不心疼,五人虽脸围着面纱,也不难看出他们眉宇之间的难过,心中满满的是对老婆婆的心疼,又看着她离去的那种无可奈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心中无比懊悔的说到:“我们来的还是太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沈建峰眼里能看到的,更多是心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心痛他眼前的母子,心痛这悲苦中的众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心中更心痛的是,当日再见到小鹿时,她眼神里浓烈的希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总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去爱,但却被自己不顾一切的放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可已经按捺不住,想让上前去为他们诊治了,只听他说了句:“芙主子,我先上前去看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这才回过了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在许可准备上前一步时却被千芙制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千芙伸出了右手,她右手上的那颗红宝石显得格外耀眼,“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眉头紧锁的千芙,凌厉的眼神中散发出一种很强的威慑力,许可便不敢上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冷冷说道:“嘘寒问暖不是你现在该做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女人,究竟什么来历?作为白杨家中的座上客来到楚国,再到秦国这如此危险之地,难道冒着死的危险仅仅只是为了治疗这瘟疫?她的目的是什么。沈建峰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但想到自己又是为什么一定来这里呢?恐自己也说不清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思索片刻后,千芙继续说道:“相传边疆地区,有奇蛊。有奇毒种类,反之则有的能解百毒,他们该不会是中蛊所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岱很快便否决了千芙的看法,道:“中蛊不会如此迅速蔓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种类不类似于寻常的瘟疫,我曾翻阅过不少书籍,如此现象还是第一次见。”张岱一路上也看到了很多生病的人,太多的人躺在路边呻吟着,总是露出一脸很痛苦的样子。寻常的瘟疫人虽然难受,更多的是感冒发烧的症状,那症状也不至于如此痛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诺一点点头,问到:“嗯,看他们都浑身的疹子,病人皆面黄肌瘦,指甲却发黑,会不会和所食之物有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可也细想了下,回答道:“你们可否还记得我们来时的那碧泉水,竟已被污染,相传以前是个美丽的地方,会不会和水源有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突然想起似乎听人家说过这地名,曾经的繁华外贸之地,如今却成了一座无人敢来之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源?究竟是人影响了水,还是水影响了人,现在不得而知。”沈建峰总结了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岱翻了翻手中的医书,道:“建峰所说有理,现在我们来于此地,是否会被感染,我虽行医了半辈子,但仍心里都没个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岱算是老医生了,所见所闻自然也比这几个年轻人多,但是对于现在这个情况仍是闻所未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要是找出了解救之法,自然能活着出去,所以现在一是要弄清楚瘟疫的起源是如何,和那碧泉水之间到底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二是要搞清楚它的传播途径,究竟是通过空气还是皮肤的接触,或者是别的途径。三是如何救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想着现在只能搞清楚根源,才能治病救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沈建峰的建议,千芙近似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那我们兵分三路。我和沈建峰负责去勘察,许可你先把民众聚集起来,先研究他们的症状,在看看药铺里还有哪些草药,把还能动的民众先组织起来,给大家派饭、派药,清理伤口。而诺一和岱师傅,你俩就先为大家诊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人皆应了千芙所说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为人虽强势,但心思却也是非常细腻,头脑也非常的清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可便去忙着组织群众的事儿了,而诺一和张岱分别挑选了不同程度、年纪的病人来观察他们身上的异样。而沈和千芙便快马加鞭的又出了城赶往那碧泉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跟着水源,去上游看看。”千芙告诉沈建峰要去上游看看,沈建峰一口答应了。“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山环绕之间,但那水的上游似乎比下面的情况更是糟糕,像是被有心之人做过手脚,今天初次见到这湖时,沈建峰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碧泉碧泉,顾名思义应是一口碧泉,而碧泉应是形容水之清透而明亮,奈何如今如此浑浊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看到了,这湖有蹊跷,是不是怀疑有人故意在这里有所作为?”千芙问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上游都被污染了,很难不让人怀疑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沈答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觉得会是谁对这里有这么大的仇恨,还有那么大能力,致那么多人于死地。”千芙故意问他,想要考考身边的这个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回答:“这我还真拿不准,只是可怜了这百姓。我感觉此事不止与水源有关,可能还有其他的一些途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答案也算实诚还有所见闻,所以那千芙扑哧一声笑了,和她开始感觉的一样,这个男子虽极有城府与远见,但绝不是偷奸耍滑之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忽的一下子就笑了,道:“哈,我倒是听说这秦乐暴虐,本边界往西就民不聊生,人烟都快稀少的没了。现又是这瘟疫爆发,这秦不灭,都有失常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姑娘何出此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这才意识到,眼前的女子确有稀奇之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他眼里,以为大多女子都和兄嫂尹子煦那样温柔识大体,在家做个温婉的女子,便有丈夫疼着宠着,集那万千宠爱于一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尹子煦美的不可方物,那眼前的女子便惊为天人,很难不让人想象她就是从那天上来,流入了人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一生中重要的有两个女子,一个是自己准备结婚的公主,而另一个是刘思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谁比较重要,他从来不敢想这个问题,因为他怕。就好像那天夜里,面对小鹿子的质问,他是懦弱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曾经潇洒得不可一世,他也是那样的懦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一个政权的覆灭不过是另一个政权的崛起罢了。”千芙的嘴角划过了一丝笑,以及不屑。“如此瘟疫,又有何所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认为千芙说的很有道理,便默默的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许片刻之后他说道:“天下奇人异事,比比皆是,只是那秦乐的不作为,苦了这帮老百姓。我总感觉,这秦国隐约中有一种黑暗的势力,在将此事扩大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答到:“但此股力量太过神秘,我们不来连捕风捉影的机会都没有。来了,自然要捉住那妖孽的影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千芙也认可了他的说法,按她的说法,他们大可来个捉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问到:“曾听说过秦国境内的通天教,无恶不作,你觉得会是他们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反问:“你觉得像吗,通天教坏的不要不要的,天下共知,又何必再此处干出如此鸡鸣狗盗之事?若是他们所为,他们定会张罗打鼓告知全天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芙不改往日说话强势的作风,但言语之间却又让人心悦诚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千芙面前,沈建峰到是显得愚昧了,他在心中暗自调揩自己,这姑娘,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自己只能成为她身边的一个弱不禁风的打手了,像许可那样乖乖听她安排似乎就能事半功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建峰与千芙继续考察着这泉水周围的一切,在他们心中都各自有着自己的一些结论。在吃过一些干粮后,他们又准备起身回城帮忙治疗疫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疫情来得很怪。也不知许可用了什么办法,仅仅半日时间,方摇城内便不再是来时那般的混乱不堪,开始慢慢有了秩序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诺一看到这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时,他也惊呆了,然后他很佩服的给许可树了个大拇指,用诺一的话来说,便是“头脑,头脑,一定是头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岱便用笔和纸记录下来了,相同症状、不同症状的各自人群,准备在晚上的时候在细做分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民们开始集体做饭,病势较轻的能动的便开始行动了起来,帮助那些严重的,会写字的也开始行动起来去帮忙问候情况严重的病人,问下他们的名字,年龄,症状,和他们人接触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没有兵的时候,草木皆兵,在大夫不够的时候,那是不是每个伤患都可以成为大夫呢?因为他们记得许可的那敲锣声,记得他告诉自己,可以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虽在痛苦之中挣扎着,但每一秒,他们都想告诉每个人,其实我想活,其实不想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活着,就还可以做力所能及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信奇迹的人,总能创造奇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