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神厨王妃

正文第五十三章:局中局

[更新时间] 2017-11-07 09:10:01 [字数] 2885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别,便是五天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再次见到夜炎,却在刑场上。身穿白色囚服的她安静地跪在地上,看着主监斩官位上一身黑衣的夜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咬住下唇,眸色平静的扫过围在周围的百姓,古姬面露得意,古大是恨不得她死。她的视线最后落到默不出声的夜炎身上,心中微微一痛:“夜炎。”不是说好,你要来救我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乐莜莜的样子,心绪不宁,身边的气温骤降了几度,让身后的两名监斩官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身体,抬起头看着头顶上艳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观看台一侧的古姬朝着夜炎挥了挥手娇爹喊道:“夜炎哥哥,你快点斩立决吧!姬儿还要回战王府,为你洗除晦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古姬说道:“三公主就那么下贱,要做送上门的女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虽然听不清乐莜莜的整句话,但她从乐莜莜的眸中看到不屑与低贱,怒拍椅子扶手站起身。可刚站起身的她,看见乐莜莜身上的枷锁,立马眉开眼笑,顺了顺垂下的发丝,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将是快死之人了,还那么爱口出狂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冷哼一声,甩了一记冷眼给古姬,却意外的看见古大脸上阴险的笑意,让她毛骨悚然,隐隐感觉她被砍头这件事不简单,甚至古大有参与在里面。姚金鑫五味杂陈地看着斩首台上的乐莜莜,默不吭声站立在古大身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不顾古大的阻拦,从观看台上跳下,边走边说道:“乐莜莜,本公主真是不明白——既然身为战王府的厨娘,又被父皇欣赏,你为何不好好的当一个厨娘呢?偏偏要杀害了恭水以及烧死了父皇最爱的妃子——贞妃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一愣抬起头望着站在已到她身前的古姬,疑惑不解地反问道:“你说贞妃死了?那么跟着贞妃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呢?他怎么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不由自主地担心起小毛球的安危,但她却见古姬嫣然一笑,拎起裙角慢条斯理地在她面前蹲下,打了一个响指,“本公主的心是最善良的,怕你做个饿鬼。本公主特意让下人给你做了你一碗佳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身边的云儿将饭菜从菜篮子中拿出,菜心被烫的过老而发黄,肥腻腻的烧鹅腿上的肥油渗透在饭中,白米饭中混杂着各种杂碎以及石粒,远远闻起来还有一股泔水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看着那碗连猪都不看一眼的猪馊,恶心地皱了皱眉,低声说道:“暴殄天物!” 古姬看着乐莜莜的厌恶,嘴角更是得意地绽放出一抹坏笑,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小男孩的怎么了嘛?你把这碗饭吃完了,我就告诉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反瞪了一眼古姬,古姬假装害怕地拍着胸口,身体靠在在云儿身上,制造出她被乐莜莜眼神惊吓的样子,唯独乐莜莜可以见到古姬脸上的坏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着古姬这般让人厌恶的行为以及迟迟不告诉她小毛球的死活,她倒吸一口冷气强制压制住怒气,怒目圆睁瞪着古姬,咬牙切齿问道:“是不是我吃了,你就告诉我小毛球的生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看着乐莜莜就范的模样,更是得意洋洋的一笑,轻声吐出二字,“当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二十一世纪身为一级保镖的她为了护主,连屎都吃过,对于吃下一碗如此劣质的食物,根本无所谓。但她并非二十一世纪的乐莜莜,她的身体内还有身为厨娘的白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能烹调出美食的厨娘,根本接受不了劣质的食物。眼前的这一碗饭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更是将她的自尊践踏在地上,可她终究做出了退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我!”乐莜莜看着云儿毫无表情的说了一声,云儿刚想走去喂她时,却被古姬一手拉住,“云儿,让她自己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儿惊恐地看着古姬,唯命是从地点了点头,默默站在古姬身边一动不动。乐莜莜束缚在身后的双手握紧双拳,倔强的头颅慢慢弯下,夜炎看着乐莜莜的悲屈的弯下腰,双手握拳正想制止的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正一下推开人群怒喝道:“乐莜莜,我不准你吃!”古姬和古大两人出乎意料的看着半路杀出来的古正,古姬愤愤不平的看着乐莜莜,低声喊道:“见过大皇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正怒气冲冲的走进刑场,憋了一眼古姬,走到乐莜莜面前,温柔问道:“乐莜莜,你你没有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看着半路杀出的古正,心中甚是感激,但今日她不想牵连古正进这一场,连聪慧如妖孽的夜炎都无法拆开的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摇了摇头,“感谢大皇子的好意,但是大皇子误会了三公主了。”乐莜莜看着古姬,墨色的眸中透露出一股信息:古姬,你最好给我遵守诺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看着乐莜莜如此会说话,朝着古正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耸了耸肩,娇爹道:“大皇兄,你误会我了!我对莜莜很好的,特意让人最后一碗佳肴,送来给她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正憋了一眼乐莜莜身前那碗不堪入目的食物,皱了皱眉头。乐莜莜忍不住冷哼一声,身体一弯,嘴巴碰到连猪都不吃的猪馊, 皱紧眉头咬了一口菜心,边咀嚼边看着古正说道:“大皇子,很好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看着古正难以置信的表情,连忙躲开他的眼神,催促道::“大皇子,速速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皇兄,莜莜说的很对哦!大皇兄身体那么弱,若是被吓破了胆子就不好了。”古姬言笑晏晏的冷讽古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正瞪了一眼古姬,朝着乐莜莜默默摇头,往主监斩官的位置走去,“夜炎,你身为十阎殿的管理者,都没办法为你的人解脱冤屈,你的本事都到哪里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冷憋脑子一热冲出来的古正,默默地坐在位置上,冷漠说道:“午时快到。本王还是劝各位皇子和公主离开刑场,避免被血腥惊破了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的不近人情让古正更是怒火中烧,他刚想走上主监斩官的位置上时,裕丰和梁一鸣两人急匆匆走出,二话不说将古正架起快速往刑场四周撤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看着古正被人架出去,冷笑地理了理袖子,高傲的笑道:“别指望大皇兄了救你了。夜炎哥哥为了救你,反而让父皇软禁了老王爷在宫中。父皇让夜炎哥哥以证清白,更是任命他作为这监斩的主监斩官,以表清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抬起头看着主位上的夜炎,喃喃道:“不会的!王爷,不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姬看着乐莜莜失落的样子,眉头更是喜悦的一挑,在乐莜莜面前转了一圈威武地一甩袖子阴险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人九十度弯腰,在乐莜莜耳边轻声说道:“你想知道那个小男孩……”乐莜莜的心中不由一紧,反问道:“他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了!”古姬掩面大笑,耸肩颤抖地往她的位置上跑去,留下不知情的百姓赞美古姬的仁心仁义,不忍乐莜莜之死而嚎啕大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瞪大眼睛看着走远的古姬,失力地坐在自己小腿上,深呼吸一口气,脑中闪现过无数关于小毛球淘气的最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她眼角流下,滴落在斩首台上,溅起了朵朵小水花。夜炎看着乐莜莜死灰的跪坐在地上,心中不忍,握拳的拳头“吱吱”作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爷!午时三刻已到,要行刑了!”夜炎冰冷地看向身旁提醒的刑部尚书,接过他递过来的监斩令,可迟迟不扔监斩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刽子手重新拎起乐莜莜,一脚踩在她小腿上,用膝盖顶着她的脊椎,迫使她跪直。刑部尚书再三催促夜炎下监斩令,但夜炎像是听不见那般拖延时间,刑部尚书便与另一名监斩官相互对视一眼,毫不犹豫扔下监斩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另外两张监斩令摔落在地上,双眼发红,咆哮道:“谁让你们的扔的!”刑部尚书和另一名监斩官受惊地看着夜炎,只见他手中的监斩令被毫不客气折成两半,“这笔账,本王记着!”夜炎连忙跳下监斩台,裕丰紧跟其后喊道:“不准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着夜炎跳下监斩台往她冲来,而一旁的古大使了眼色给刽子手,刽子手一下拔掉乐莜莜脖子上的斩首令扔在地上, 扬起手中的大刀。乐莜莜看着紧张兮兮的夜炎,嘴角轻轻扬起,喃喃道:“夜炎,你还是等不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夜炎看着乐莜莜头上的大刀,脚下的步伐更是加快,而他身后的刑部尚书和另一名监斩官大喊道:“斩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