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神厨王妃

正文第二十一章:莜莜失踪了

[更新时间] 2017-10-27 16:35:07 [字数] 3068

朱刚边说边赞赏乐莜莜的麻皮小乳猪,这让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对着朱刚微微一笑,“我!”朱刚吃惊地看着乐莜莜,毫不客气的拽下猪蹄啃了一口,满脸幸福地看着她,大喊道:“好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如此,朱刚想必你也有这小猪的出生证明吧!”夜炎看着朱刚从围裙后面抽出一本账本,挥挥洒洒的从账本中抽出出生证明,“这就是我家小猪的出生证明,所以大家购买我的猪肉是经过官方认可,安全卫生可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嘴角一愣,看着朱刚趁机为自己的猪肉档买齐广告,不禁扶了扶额。而夜炎挥了挥手让朱刚推到一旁,清了清嗓子,“既然这个事情算清楚了,那么姚金鑫和恭水,你们冤枉乐莜莜的事情怎么处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姚金鑫和恭水两人脸色一僵,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乐莜莜默默地走到夜炎面前跪下,“恳请王爷为老乞丐和小乞丐做主!”夜炎看着老乞丐和小乞丐跟在乐莜莜身后跪着,眉毛轻挑,看着乐莜莜脸上的淡定,心想道:你倒是会挑时间落井下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的小心机被夜炎洞察的一清二楚,但本人却懵懂不知耍起小聪明。夜炎看着乐莜莜引经据典的为大小乞丐陈述,嘴角微微勾起,“既然如此,那么你想怎么处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额?”乐莜莜没有料想到夜炎也会那么不负责任,将这个处置他们的皮球踢倒她面前,“民女,还是请王爷不要开玩笑了。民女只想王爷给回他们一个公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小乞丐感激涕零地跪拜这乐莜莜和夜炎,“冤冤相报何时了呢?事到如今,本王就让恭水和姚金鑫给你赔礼道歉,并为大小乞丐提供药费治疗身体上疾病,你说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都依王爷的意思。”乐莜莜知道此刻让夜炎再进一步惩罚两人则是过了,毕竟两人是官家子弟,而她们只是街市蚁民,身份悬殊,根本求不到应该有的绝对公平,那么她便选择了相对于大小乞丐有利的相对公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恭水一脸不屑地丢了一袋金子给大小乞丐后,他被姚金鑫推着都到乐莜莜面前,两人正想给她鞠躬道歉时却被她一手拦住,“你们对我来说没有错,但对于他们是错了。所以这个道歉,还是麻烦你们送回给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看着两人僵硬的脸庞一黑,恭水恼怒地瞪着乐莜莜。夜炎歪着头不耐烦地喊道:“难不成你们要欺负本王的厨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语道破天机,打了恭水和姚金鑫一个措手不及,两人吃惊地看着乐莜莜,但身体却诚实地往夜炎方向扭了扭。两人看见夜炎黑色眸中的冰冷的光芒,身体默默地走向老乞丐九十度鞠躬道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这场戏完美落幕后,对着朱刚吩咐了几句,好生照顾大小乞丐后,便往外走去。乐莜莜看着姚金鑫和恭水两人看她的眼色变了又变,得意洋洋地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便跟着夜炎离开了喜来酒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繁华的街道上,充斥了小贩的吆喝声,百姓走走停停逛着小摊,忽然夜炎在一处胭脂档口停下,回眸发现乐莜莜慢慢地跟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炎多看了一眼小摊上的镶嵌着简单明月石的胭脂盒,小摊老板立马笑嘻嘻说道:“这位公子不知喜欢哪个呢?这些胭脂都是小人亲手做的,采用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走上前看着老板微微一笑,特意指了指脸上的麻子,“老板!你看看哪个麻子需要涂胭脂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乐莜莜脸颊上的麻子,垂下眼帘默不吭声地掏出银子,一手抓起他相中的明月石胭脂盒,一手拽着乐莜莜的手腕继续往前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摊老板目送着这一对情侣离开,而乐莜莜不懂夜炎为何突然拽起她的手腕走便手下用力拽下,“哎——”夜炎微回眸,眼角的不满透露出冬日的寒冷,吓的乐莜莜不由自主的闭上嘴巴,连忙挥了挥手表示无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后别妄自菲薄。”夜炎转身正视正在做鬼脸的乐莜莜,嘴角微微一扯,将手中的明月石胭脂盒塞进她的手中,乐莜莜不懂地看着手中十分特别的明月石胭脂盒,满眸疑问地看着阳光下的熠熠发光的夜炎,“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拿着!”夜炎看着乐莜莜一脸懵懂的样子,脸上绽放出一抹和煦地笑,伸手揉了揉肉她的头,“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看在你是后者你就留着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轻咳了一声,十分无奈的看着夜炎。此刻墨色双眸与黑色眸子的相对,两人眼中只剩彼此,身外之人全都烟消云,两人宛如在传说的亭台阁楼中,静默地看着彼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冰糖葫芦——酸甜可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听见耳边的冰糖葫芦,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唾液,脸色一红默默地低头躲避开夜炎那一双像旋涡般的黑色双眼,“要吃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她像小鸡啄米的点头,“在这里等本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乐莜莜再次点了点头,望着了夜炎小跑去追那卖冰糖葫芦的老人,而她轻轻的抿了抿唇,脸上微微扬起笑意,握紧手中的明月石胭脂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呜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看着身边抱着布娃娃哭泣的小女孩,慢慢蹲下身子,“小朋友,怎么了?”她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告诉姐姐听,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抱着布娃娃泪眼婆娑地看着乐莜莜,抽噎道:“姐姐,我找不到娘亲了!”乐莜莜心中“咯噔”一下,牵起小女孩的的小手,“不哭!不哭……等王爷买东西回来,姐姐和王爷帮你去找娘亲,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呜呜——我家娘亲跟我说在前面路口的小巷那里等她,要是她回来找不到小敏,娘亲会生气的!”小敏紧紧地拽着乐莜莜地手指,“姐姐,你送我回到那个巷子等娘亲可以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抬起头望了望街道,发现夜炎跟着卖冰糖葫芦的老汉走远了。她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看着前面不远地巷子口,思虑许久默默地点了点头,一下抱起小敏往巷子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巷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抱着小敏刚走到巷口,便看见巷子中有个中年妇女等着便放下了小敏。小敏刚离开乐莜莜的怀抱便飞奔向那妇女,她微微缓了一口气,跟着小敏走进巷子内,刚想教育小敏的母亲,不可以让小孩子在某处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忽然,她身后大汉一手勒住她的身子将她腾空,另一只手拿着一块湿麻布捂住她的口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小敏母女在对她残忍的一笑,鼻腔内涌入一阵怪异的味道,让她的挣扎慢慢变得迟钝,力气无法从身子内使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她迷迷糊糊地看着天旋地转的世界毫无力气反抗,任由身后的大汉将她架在肩膀上扛走。忽然,明月石胭脂盒从她的袖子中掉落在地上打滚了几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炎不仅带回了冰糖葫芦还给乐莜莜带回了一些他在路上看见的小吃,可他站在与她相约好的位置上空无一人,脸上洋溢的笑意断然消失,连忙望向四周的小摊贩搜寻着乐莜莜的身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炷香后,他依旧等不到乐莜莜回来,脸色黑的吓人。他握紧食物走到一旁的小摊边问老板是否看见过乐莜莜,他顺着小摊贩的指引走到乐莜莜消失的巷子,一步一步地迈进空无一人的巷子,“乐莜莜,你去了哪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漠如霜的他因为乐莜莜突然消失而气的将手上的食物狠狠的摔在地上,却也因此而眼前一亮——明月石胭脂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月石胭脂盒上的明月石折射着光线散发着幽幽的微光,他捡起刚送她的胭脂盒摸了摸盒子上的明月石缺了一角,黑色的眸子不由一愣,忽然他站起身,“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王倒要看看是谁敢绑走她!”夜炎恼怒地握紧明月石胭脂盒,浑身散发着玄冰的乐冷气。在他的地方接二连三的找他的人的问题,这无疑是有人在暗地里涌动而不断挑衅他的权威,这种被人暗地里的监察让他十分的不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昏昏沉沉地醒过来,看着头顶上的木板在不断的晃动,宛如整个人泡在水中一般。她想翻个身却发现身体毫无力气,根本没有办法随着她大脑发出的指令而动,她深深的喘一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真不明白水公子干嘛要绑一个丑女回游船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啊!那么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听着门口的交谈声,明白了这一切的变故全然是恭水那小兔崽子做的好事,她不禁眯了眯眼睛,艰难地摇了摇脑袋,艰难地将头上的发簪摇落,小心翼翼地捡起发簪割破绑在她双手双脚间的草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让昏昏沉沉地大脑恢复清醒,她毫不客气地拿着发簪划过自己的手腕,鲜红色的血液滴落地上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的花,手腕上的痛让她整个人清醒了,身体慢慢地是的上力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顷刻后,她包扎好伤口,环顾封闭的四周除了简单的茶壶外,什么都没有的船舱让她没有办法从内打开, 她一下将茶壶摔在地上,而她身形闪到门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