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神厨王妃

正文第六章:五彩灵芝

[更新时间] 2017-10-15 14:09:34 [字数] 3064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天罡看着乐莜莜毫无规矩,冷哼了一声,“嗯!原来大名鼎鼎的天罡王爷竟然怕一碗小小的面条,这话要是说出去……”她半挑着眉头,衣服原来如此的面孔,将好面子的夜天罡气的鼻孔冒烟,一手过多柳管家送上的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吸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浓厚的酱汁率先炸开了他的味蕾,仅次香醇的酒香蔓延整个口腔,直溢鼻腔。外酥里嫩的肉沫配着嫩性十足的小麦面让他不由自主愣住,尔后毫不客气地将炸酱面吃干抹净,“好吃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碗小小的面竟然能初春的寒意驱赶,直暖心房。”夜天罡没有正面赞美面条的好吃,还是乐莜莜的厉害,而是绕了一个圈子赞她的面竟然有了不得的功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抿唇而笑,“老王爷,你看看这些面条!”乐莜莜指了指桌面上化软的面条,并拿筷子架起面条,夜天罡疑惑地看着她手中的面条还未夹起,面条已断,重新跌落碗中。他虽不懂她的动作,但知道她辛苦做出七十二碗面必有原因,清了清嗓子说道:“有话直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王爷,世间的人就像这些面条,初始热气汩汩,香味诱人,面条弹牙爽口,可白驹过隙,面条却变成您见到那般。何况人心叵测,当年与您抛头颅洒热血的人在您守护天和大好河山时,却受他人拉拢,背叛原主,要将战王府拉入万丈深渊。要是王爷不挥起屠刀,那么今日您与王爷必定阴阳相隔。”她正襟危坐地看着沉默的夜天罡,偷偷撩了撩牙,眼角瞄了瞄门口,忐忑地瞪着裕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哒哒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外匆忙的脚步声闯进她的双耳,铿锵有力地说道:“要是您不信,可以问王爷的贴身侍卫裕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裕丰拿着令牌冲进厨房内,“老王爷!你能伤害乐姑娘啊!不然后果很严重……”裕丰停下脚步粗喘,看着屋内相安无事。夜天罡瞪了他一眼,“裕丰!你跟本王说,那夜炎那小子杀那七十二人,是不是因为那些人背叛了他,要将战王府推向深渊?”裕丰脸色一沉,扭头看向乐莜莜,可她露出无辜的笑意,往外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裕丰!回答本王!”裕丰看着老王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老王爷,七十二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傍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昏沉入山的尽头,天边晚霞染红了整个天空,红彤彤的云翳下飞着“大”字的大雁。黑夜悄然爬上半边的天际,偷偷轻吻着晚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莜莜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打开门,便看见对着门口的桌子被摆满了各色锦盒。忽然,三个一等奴婢手捧托盘走倒她面前,“乐姑娘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疑惑地看着从不在她院子出现过的一等奴婢,“各位姐姐,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些是什么东西?”为首的一等奴婢夏月笑了笑,“乐姑娘,这些锦衣华服,金银珠宝自然是王爷赏赐给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月讨好地将她手腕上的玉镯子套到她的手腕上,“乐姑娘,若是之前夏月有得罪的地方,还是请您大人有大量。”她看着小家碧玉的夏月,此刻对她言笑晏晏,可她刚入伏的第一天就是被她指使的浅菊抓弄。她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手下夏月的玉镯子,心里感叹道:这女人翻脸比翻船还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月,多想了!”她微微笑了笑,掩盖眸中的鄙夷,目送三人离开她的房间。而她抓着夏月的玉镯子和几个锦盒,怒气匆匆往静心阁跑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静心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乐莜莜低吼了一声,一脚踹开静心阁的院门,却发现静心阁内空无一人,甚至连灯都未点,不禁小心翼翼地往夜炎的房间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昏黄的烛火,将人影斜斜的倒映在地上,而她毫不客气地踹开唯一烛光的房间。满屋子的酒香顿时像海浪一般扑向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干了这种破事,你还敢在这里喝酒!”她看着夜炎不务正业的地买醉,心中地怒火立马再次燃起,手中的锦盒毫不客气地扔向他。微醺的他,身体右倾躲开锦盒,“胡闹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背的刀伤疼到让他的剑眉皱成“井”字,微微到吸着冷气,而乐莜莜将夏月的玉镯子放在桌子上,双手叉腰,怒喝道:“我不是战王府的女人,更不是你的小妾。你给我这种另类的奢华,我不要!想包养我——门都没有!”他捡起地上的锦盒,看着锦盒中的簪子,眸子一愣,“本王,从来没让人送过东西给你!”乐莜莜聚目凝神盯着他的眼睛,真诚而自然,根本没有往左上飘,质疑道:“真的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你,那又是谁送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重新坐到位置上凝神看着乐莜莜,“本王说不是就不是!”乐莜莜一扯凳子坐在他的左侧,“为什么夏月说是你?夏月可是一等奴婢,专门在你这院子做事的!”夜炎转了转手中的锦盒,发现锦盒的背面确实有着战王府的烙印,脸色一沉,记忆一闪,重重放下锦盒,“本王估计知道是谁送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乐莜莜看着桌上的锦盒,盒中簪子上的祖母绿在烛光下散发着异样光彩,“裕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她一脸惊讶地看着夜炎,只见他淡定的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裕丰简单地给本王说过你很聪明,巧妙化解了本王与爷爷之间的不和。”夜炎突如其来的赞美让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但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竖起剑眉,凌厉地看着她,宛如天空的猎鹰,让她的害羞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你偷听本王的秘密,又自作聪明的去化解本王与爷爷的矛盾。若是处理不好,你的自作聪明就变成作茧自缚,死无葬身之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她未曾想过他竟然从他人口中的描述,而分析出她偷听的事情。她的后背不禁汗出一层冷汗,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瞟了一眼她的麻子脸,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仅此一次,下不伪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错愕地抬起头看着夜炎的背影,只见他勾了勾手指,“跟本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怀疑地看着他,却十分听话地跟着他走到厨房的后院。他院中的灯具点亮,几盏明亮的大灯将整个后院照的灯火通明,“夜炎,你该不会要送什么谢礼给我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突改的乐莜莜,嘴角扯了扯,点了点头,“那边的朽木是本王在郊外发现的,上面的蘑菇应该可以做下酒菜,就命人带回来了!”她挑了挑眉,但身体诚实地往朽木的方向小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天!”她惊讶地看着地上那块朽木,夜炎以为她发现那蘑菇不能吃而走到她身旁,“若是不能吃,那就扔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狂摇脑袋,激动地拽着他的手臂,“你真的是送我的吗?”他疑惑地看着激动的她,颔首点头,“谢谢你!”她直接紧紧地抱住他的腰。夜炎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可腰上的伤口被她用力地拥抱而撕裂开,他疼到皱紧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要落在她后背的手,终究放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血腥的味道隐隐飘进她的鼻腔,她不禁一愣,摸了摸渗出的血迹,咬了咬牙,松开他的腰,“抱歉!太激动了!”他勉强一笑,“没事!看你这么快心,这些蘑菇是可以做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双眼弯弯萌萌一笑,“傻瓜!这些不是蘑菇,这些是灵芝!而且一根朽木上竟然能长出五色灵芝,实在太厉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炎看着朽木上的五色灵芝,“这就是灵芝……你怎么知道?”心情愉悦的她挑了挑眉,自豪地说道:“做一个好的厨师,不仅厨技了得,味蕾敏感,还需学会辨认基本的食材和珍贵的食材。灵芝就有五种六类,其中野生的灵芝尤为精贵。孙思邈说过:野生灵芝称为‘琼珍’,所以你送我这种好动西,我能不开心,能不激动吗?”他微微点了点头,并不在意眼前的五彩灵芝有多珍贵,“你喜欢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很喜欢!谢谢你!夜炎……”她一本正经地向他道谢,而他挥了挥手走出院子,而她埋头研究着灵芝,并且小心翼翼地将灵芝上的袍子扫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翌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夜未睡的乐莜莜顶着两个黑眼圈,打着哈欠将灵芝粥和灵芝山药鸽子汤端进偏厅。五偏厅内的所有人看着毫无精神的她,眉头皱了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丫头!你本本王准备了什么?”老王爷自从吃过乐莜莜地炸酱面后,便再也不想吃任何厨子做的食物。夜炎淡淡地瞟了一眼她,接过她递过来的粥,但眼神停留在乐莜莜给夜天罡的汤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还是丫头懂得尊老爱幼!”夜天罡笑呵呵地看着碗中的金黄铮亮的鸽子汤,不做任何思考拿起碗吹了吹喝下。鲜美的汤汁唤醒沉睡已久的味蕾,焖道糜烂地鸽子肉入口即化,鸽子肉与绵绸地山药混搭一起,更是另外一种风味,“好喝——”夜天罡满意地半眯眼睛,美滋滋地喝着鸽子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