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妖皇绝宠:萌妻滚滚来

第一卷:初遇是缘的起点第二十章:恐吓三小姐

[更新时间] 2017-11-14 18:51:45 [字数] 4217

云影飘忽,时不时地遮挡住银色月光。内宅一片寂静,乌漆抹黑的一片,无论是下人还是小姐,都呼吸绵长陷入沉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那边的安神香点完了吗?我、点、好、了...!”子乐冲着正在对下人房间吹烟的落雁挥了挥手,低声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雁慢慢地收好烟管,对子乐点点头,看着子乐的手势,两个人再一起悄悄咪咪地摸到了三小姐的房间门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确定是这个???”子乐比划着手势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落雁点了点头,子乐小手指了指门,又用手势比划道:“走门进去,还是走窗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子乐还没比划完,就见着鬼王半透明的身体轻松地穿过了墙壁,紧接着从里面传出打开窗户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不开门啊...???”子乐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开门,于是在心里好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她悄悄咪咪地摸到窗户下面的时候,又见到落雁从门那里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什么不开门啊!?”子乐压低声音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雁瞥了一眼子乐,慵懒地说道:“你说的,我从门进,你从窗户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子乐瞪大眼睛注视着落雁,生出想要用手捂住双眼的冲动,“我说...你进去了,就把门打开啊!开的窗户还那么高,我怎么进去啊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雁无所谓地耸耸肩,穿过墙壁进去了。没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正在安稳的享受睡眠,突然觉得刮来一阵寒风,冻得她瑟瑟发抖。待她睁开双眼,不禁将自己完全躲进薄被子里,环抱双肩获取温暖。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她的心头涌现出一阵烦躁,忍不住大喊:“来人!给我把窗户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了片刻,三小姐没有等来任何人,看着那边被凉风扇动的窗户,她一边咒骂着,一边下床去关窗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贱人,一个个都是该死!居然敢无视本小姐的命令?明天非要拿鞭子抽死你们这群贱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好窗户,三小姐回到床边坐下,心头愤愤难平,又站起身来到一个上锁的柜子边上。她从一个暗格里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柜子,从柜子里面挑选出一只贴有名字的布偶,然后取出针包,关好柜子回到床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扎死你个小贱人...臭婊子,勾栏货...就是你,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在背后陷害我!我扎死你,戳瞎你!死贱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泄愤地正起劲的三小姐突觉后颈一凉,她手上动作骤然停顿,然后就听见森然地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三小姐摔掉手上的布偶,举着银针猛地站起来,“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本小姐滚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子乐上一次看到的一样,三小姐面前的地板发出吱吱的声音,“砰”的一声,地板碎裂,露出一只苍白的手骨。那白骨艰难地从底下钻出,露出那副皮肉半挂着的丑陋模样。那骷髅有半张脸是森森白骨,另一半则皮肉残存,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清秀的少女。但无论少女不能来面目多么清秀,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都让人感到十分恶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信我...你杀了我...为什么...?”女少女残存的半张脸,两片碎烂的嘴唇微微蠕动发出平静而悲伤的空灵声响。她一点一点靠近三小姐,突然!伴随着怨鬼特有的凄厉尖叫,少女用冰凉的白骨手掌一把掐住了三小姐的脖子,“说啊!我那么忠心对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手...咳咳咳....放...”三小姐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挣脱,可是那个女鬼太厉害了,她撼动不了分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尖叫的少女将三小姐提起摔在地上,看着三小姐因缺氧而涨红的脸蛋,听着她痛苦而急促的咳嗽声,少女空洞的双眼发出刺耳的嘲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嘎嘎嘎嘎,你会和我一样...嘎嘎嘎,如果不是你不顾一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鞭打我,毁了我的容貌,我才不会背叛你......嘎嘎嘎嘎,你会和我一样...被针扎出一千个孔...被刀子剜去双眼...被上夹刑...然后...嘎嘎嘎嘎,你会无辜的死去!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流尽,然后绝望的死去,嘎嘎嘎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我才不会和你这种贱货一样!你死都是活该!谁让你多看他一眼的!谁准许你看的?本小姐的东西,是你这样下贱的婊子能看的吗?!”三小姐挣扎着站起来,她疯狂而狰狞的面庞显得十分扭曲,“你们都该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双目无珠的骷髅少女顿了一下,森森的白骨流下血泪,她凄厉地哭闹着,发出杂乱不清的刺耳尖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害死了那么多姐妹,我们终将来报仇!”骷髅少女不再尖叫,而是平静地抬起手,对着地面虚抓一把,从地下又抓出几个白骨少女。她们的脸,都是一半白骨,一半粘挂着的皮肉,或是割了舌,或是挖了眼,有的还削掉了鼻子,场面阴森诡异,令人心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为什么要杀我......”那些女鬼们机械地质问着,一步一步走近扭曲的三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受到惊吓,向后退步紧贴床沿,颤抖着声音道:“你们...你们别过来啊!我告诉你们!!!我可是你们的小姐!!!鲁府的金枝玉叶!!!你们敢伤害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我爹请道士来做法!让你们魂飞魄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三小姐吓得破了音,最先出现的少女森冷的笑了,嘴角咧开,掉下半块嘴唇。她缓缓蠕动破碎的唇瓣道:“这只是警告...如果你还敢虐待杀害我们的姐妹,定要你彻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魂飞魄散又如何,除了你,姐妹们都会活的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三小姐瞪大双眼,仇视着那个站在最后笑着怨恨的少女,被一群女鬼包围,然后被一点一点蚕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哧呼哧——”三小姐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看着紧闭的窗户,完好的地板,她才意识到是梦境。但是那个梦境太过于真实,让她总是忍不住在脑海里回想,然后惊出一身冷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吱呀——”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温暖的黄色阳光稍稍驱散了她内心的恐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瘦小的奴婢走进来,手上端着搭着毛巾的铜盆,恭敬地道:“小姐,该起床洗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疲惫地喘着气,没有说话,她的思绪还停留在昨天夜里见到的怨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奴婢给您洗漱。”瘦小的奴婢洗好毛巾,恭敬地跪在三小姐面前,双手奉上热乎乎的毛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自然地伸手去拿毛巾,擦完脸,准备把毛巾放在那奴婢的手上时,突然看着那奴婢的脸上皮肉掉落,还恐怖的咧开嘴巴,掉下半块嘴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贱人,你又想害我!”三小姐情绪爆炸,一脚揣在瘦小的奴婢身上,拿毛巾狠狠地按住那奴婢的脸,想要蒙死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瘦小的奴婢尽力挣扎,喊道:“小姐小姐,不要...我不是...唔唔唔...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还敢虐待杀害我们的姐妹,定要你彻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怨鬼少女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吓得三小姐手上骤然失力。那个瘦小的奴婢也下破了胆子,一感受到三小姐不再使劲压着她了,赶紧哭着推开三小姐,逃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失神地坐在地上,许久许久之后,她仿佛丢了魂儿似的,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坐在梳妆镜前,动作轻柔地抚摸着一缕还未梳理的头发,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轻声道:“圆圆,你说...今晚我特意打扮一下,他会不会...多看我一眼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三小姐受到惊吓,神经错乱之际以为自己还是三年前的时候,那时恰逢她的十三岁诞辰,她的贴身丫鬟还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那边子乐三更半夜离开内宅同落雁一起回到竹院,一个转眼落雁就不见了,紧接着,她被楼管家逮个正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儿,你去哪了?”楼管家负手站立在竹院门口,眸中有月光闪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叔、叔...你等了我很久哈......”子乐匆忙地打量四周,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面对着楼管家,心虚愧疚地挠了挠后脑勺,嘟囔道,“大雁子不讲义气...这么快就溜了......要不是他把那个小姐吓成疯子一样,才不会这么晚回来的!说起来...那个小姐真的很恐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打量着子乐,“嗯”了一声,等待着子乐自己解释。从子乐接近竹院,他就感觉到了另一股阴森的怨气,那是和悦紫夫身上不一样的怨气。他不禁感到头疼,自己要照顾的这个女孩招惹鬼怪的体质很是严重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们这么晚了,就得去睡觉了!”子乐用飞快的语速说完,拔腿就想跑,被楼管家一把抓住后衣领,硬生生给扯了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呀,真是越来越顽皮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嘻嘻,”子乐吐了吐舌头,道,“今晚月色正好,乐儿在院子里赏月亮呢!没注意时辰,才回来晚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子乐怎么都不愿说明的样子,楼管家也并不打算追问。他松开子乐的衣领,蹲下身为子乐整理好衣着,柔声道:“你终究是个女孩儿,大半夜的到处跑,遇上鬼怪指不定就把你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嘻嘻,没事儿没事儿,我会把那些鬼怪给打跑的!再说了,我打不过,也还有叔叔你嘛~”子乐一脸自信地笑着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吓得子乐挣扎了一番,道:“叔叔,你怎么突然要抱起我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和蔼地笑了笑,话语中潜藏愧疚,“是叔叔的错,倒真的把你看成了一个男孩儿。府上一些粗活重活你都得做,在竹院生活也很独立,鲜少需要我帮忙......王府的二小姐,是不需要做这些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我能做的了的!我力气很大,原来在王府也要和爹爹一起扛锤子的呢!”子乐被楼管家抱着走向住的小屋子,她搂着楼管家的脖子,兴奋地道,“叔叔,我告诉你哦,我们家的锤子是器族神兵,一般人可拿不起的!但是,我可以抬起一点点来哦,很了不起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呵呵一笑,道:“乐儿的爹娘分别来自慧族和器族,乐儿身上的血脉应该只能显现一种才对。你是慧族的,还是器族的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说,我是慧族的人。但是,我却通过了器族的血脉认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方面的。”子乐歪着小脑袋回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管家笑了笑,选择跳过这个话题,道:“但无论你是器族还是慧族,你都到了学习心法,开始修炼的年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不让我学......”子乐推开眼前挡路的竹子,道,“她说我还不能学习心法,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有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啊。”楼管家若有所思的盯着前方,眼看着出了竹林,便对子乐说,“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南摩大师找你有事情,其它的活我会安排其他人去做。你不是想帮芋糕的爹娘净化灵魂吗?刚好去请教一下南摩大师。虽然灵魂只能在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内可以被净化,但是你学安神咒的话,也可以达到安魂的效果。不过,这个咒安抚的...是活人的魂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子乐皱着小脸蛋,道:“那不是骗人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的时候,人会祭祀祈祷,也不过是求一个内心安慰罢了。她注重的不是你真的净化了她爹娘的灵魂,她注重的是你的那份心意。芋糕也是知道...凡人不可修仙的准则的。你一个才来多久的小娃娃,就算是南摩大师做了你的师傅,传授法术给你,你也不可能短期内学会这般高深的法术的!”楼管家将子乐放在地上,道,“好了,别想那么多,我给你准备好洗澡的水,你等会就来洗吧。早些休息,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不要晚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子乐点点头,目送楼管家去烧水,独自望着天上被乌云遮挡的月亮,在心底感慨,“大人之间都是那样虚假地安慰别人的吗?只要找到了方法,是不是真心都不重要吗?虽然我很想回家,但是......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