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不要听它的话

[更新时间] 2017-12-12 14:41:11 [字数] 3151

某一天下午,谢芃里和李雯雯来到了他们经常来的地方,喝个下午茶,吃点甜点,这是李雯雯曾经梦想过的日子,没想到现在就可以达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怎么不去那边?”李雯雯指着他们经常去的位置,很靠窗,周围没有别的桌子。喝茶去包间也太没有氛围了,可是人多了也不舒服,所以他们一直去那一个位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人多,我们约会也要让别人都知道的,最好让全世界都知道!”谢芃里的回答创意满分,感性满分,就是有些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李雯雯诧异地看着他,他今天很奇怪,一直都是他在埋怨,说这家店人太多,哪个位置有种vip的感觉,今天这话有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刚喝了一口奶茶,觉得好温暖,大冬天的一口奶茶太享受了,李雯雯很喜欢这份轻松。谢芃里还是一惯的咖啡,他喜欢那种苦涩的香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这个时候,店员走上前来,“我们有一个调查问卷,可不可以请您帮忙填一下。所有认真完成问卷调查的顾客,都将享受本次免单活动。如果您的问卷结果符合我们的受邀群体的要求,可不可以耽误您半个小时的时间接受单独访问,我们将赠送本店年卡一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没有理会,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眼光却在偷看李雯雯的反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李雯雯看着别的桌的客人也有在填的,还有拒绝的,况且这家店名气不小,也不至于骗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不会泄露我们的个人隐私,天下总没有白吃的午餐。”李雯雯谨慎地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放心好了。是这样的,我们店主的朋友是一位心理学家,也是心理学书籍的知名作家。为了找一些素材,才来我们店里做这个活动的。所以不会给您带来任何不便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犹豫了,可是谢芃里也没说反对,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他总是不愿意参加各种活动,说都是骗人的,还会说很多例子。今天竟然无动于衷,就连李雯雯最后同意了,他也没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都填写了,是李雯雯说两个人获奖的几率高一些,谢芃里竟也同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填完以后,谢芃里在看手机,输了一句话,“我们过来了,今天就拜托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方很快回复,“放心,准备一下,马上服务生就过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生,女士,很高兴通知你们,你们被选中了。现在可不可以跟我去参加一个现场访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笑着应答,临走的时候,又喝了一口奶茶,看见谢芃里的手机亮了一下,她什么都没问,跟着服务生进去了。走了一会儿,在一个包间,还挺大的,来这里这么多次竟也不知道还有这个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欢迎你们!”男子和谢芃里握手,“你们应该听服务生介绍过了吧。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就长话短说,先问你们一些共同的问题,然后会分开谈话,一共一个小时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看着那个名片若有所思,最后同意了,谢芃里也同意了,就这样开始了谈话内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问你觉得你有心理疾病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谢芃里斩钉截铁的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李雯雯思考了一下,马上作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似乎被这样的回答惊到了,嘴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问你最近有没有出现过身心不一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脑子控制不了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谢芃里还是那么自信,但是手不由地攥紧,给自己打气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的,但是不严重,我能自控。”李雯雯慢慢悠悠地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问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跟别人比有些不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怎么会不同呢,人都是一样的。”李雯雯都觉得不可思议,谢芃里怎么会这么回答呢,他不是自命不凡,而且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的,我觉得我的生活经历和别人相比有些复杂,所以我现在过得比别人复杂,总有一天会一样的!”李雯雯很真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下面是单独环节,还是女士优先吧!”男子的话音一落,谢芃里就准备先出去,临走前还让李雯雯放轻松,自己就在外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去以后,谢芃里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终于还是带她来了。谢芃里不希望她的过去制约了她未来的发展,她值得最好的。过去的生活带给了她痛苦,就让这些痛苦成为过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男子他是认识的,业界有名的专家。当时认识还是源于于欢,可于欢问题太严重自身不配合,加上家里也不愿意让他受这份罪,心理治疗中途就流产了。但是也因为这次偶然,谢芃里和这位名叫罗以飞的心理专家相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不愿意接受心里治疗,所以他才想了这么个招。她不是喜欢这种小便宜吗,那就以此为突破口。生怕她看出来,就在今天他们来的这个时间,店里全部弄这种调查问卷,果然李雯雯巡视周围以后没有疑虑。多亏了安和,在他的店里才能搞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雯雯,你不要怪我,你会好起来的。”谢芃里自言自语。他能想象李雯雯出来时的表情。如果是没发现问题,就会很兴奋白捡了便宜;如果真的发现了,那一定会冷漠相对,不愿意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还在想接下来怎么应对,李雯雯那边就已经结束了,问道,“我去叫他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怎么会这样呢?他当初接受这份工作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你了!”李雯雯没有冷漠,也没有欣喜,看着谢芃里带有某种探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谢芃里这会儿急于知道结果,没有注意到她眼神的变化。她没有生气,就是好的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哥,快请坐!”罗以飞见他进来,起身相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样?”谢芃里很关心这个问题,李雯雯的病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这是他此时最想知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哥,嫂子还好了,没那么严重。对了,是谁跟你说她心里有病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你说的吗?我把情况和你一说,你跟我说的,不是吗?”谢芃里对于这个无聊的问题有些反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哥,貌似嫂子的情况和你描述的差挺多的,你确定所有的症状都是你看到的。比如说,她有洁癖,很爱洗澡,不洗澡就觉得身体难受。比如,她和别人见面后必须得洗个澡才能正常生活。你确定这是事实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以飞给李雯雯之前做过诊断,都是根据谢芃里的描述进行的,所以他才问这是不是事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就是事实。她还不愿意别人动她的包,不愿意别人动她的东西,还……”谢芃里说了很多。李雯雯从房间的后门悄悄进入,听到了这些,她有些混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这样!”罗以飞说道,也不知道说得是哪样。“谢哥,嫂子的病不严重,回头我们商量一下方案。但是今天我们不能露馅了,万一嫂子问起来,你都说不上来我问了你什么,是不是不太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时间也不太多,今天就是带她过来看一看,具体的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先把今天的谎圆上。”谢芃里听到她没事就放心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哥,你跟嫂子感情真好,我可真羡慕。”罗以飞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接着进入了正题。“这是给嫂子看得一幅画,你觉得画里面画得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淋雨啊,很明显,雨向下落,雨点打在人身上,很舒服吧。也有可能是在浴室,他洗去尘埃吧。”谢芃里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这一幅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很多,很乱,他躲在一边不出来,害怕自己的衣服被弄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不知是从悬崖跳下去,还是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以飞把画收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不知该怎么说谢芃里。“你出来吧!”突然罗以飞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从拐角处走了过来,谢芃里看了看李雯雯,又看了看罗以飞,很震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耍我?”谢芃里上前紧紧拉扯着罗以飞的领子,“你就是这么工作的?还想不想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婆,你听我说,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你看看心理医生,你不能讳疾忌医。咱们有病治疗就可以了,你别怕雯雯,你什么都别怕。有什么事情还有我呢。”谢芃里安慰李雯雯,既怕她生气也怕她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自卑他是知道的,可不能因为这个让她不信任自己。“雯雯,你说句话好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公,我知道了,咱们不要讳疾忌医,你说好不好?”这是李雯雯第一次开口叫他老公,谢芃里来不及高兴,总觉得她情绪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好,以后我都陪着你去看医生,你不是一个人,你不要怕!”谢芃里还在安抚她的情绪。李雯雯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公,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你不要听它的话了。”李雯雯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谢芃里抱着李雯雯的手突然松开,神经反射一般,“听谁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知道吗?老公,你以前说最听我的话,现在怎么就不听了呢。它什么都不是,你听我的就好了,就好了!”李雯雯泪流满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猛地回头,看见罗以飞站在原地,他眼里露出了同情。李雯雯哭的停不下来,她还在哀求。谢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