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回家吃饭

[更新时间] 2017-12-08 23:26:11 [字数] 3187

谢母真不愧是优雅的典范。豪门之中不缺貌美的新妇,不缺娇养的公主,也不缺能干的女强人。可是能把优雅做到极致的,也就谢母的,怨不得别人都议论,谢父不出轨是家里人太完美了,跟外面的那些花花草草不是一个级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芃里回来了,谢母也没有质问儿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一个欢迎儿子回家的母亲。她心里怎么想的,谢芃里总是摸不准,更是忐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还知道回来啊?”谢父起一个调节氛围的作用,不管是训斥还是玩笑,都让气氛好了许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芃里只是笑笑,李雯雯接话,“伯父伯母好,又过来打扰了!”在别人家还是很乖巧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是哪里话,以后常过来玩,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谢母等于是承认了李雯雯,这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些诧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芃里是很喜悦,总算没白费心思,只要母亲同意,还有什么能阻碍他俩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雯雯有些惊讶,不仅仅是这个速度太快了,更重要的是,谢母肯承认自己这个见过没几次面的人,怎么想也有些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无意识地蹙眉,很快又舒展开来。他心底是不想接受李雯雯的。这个女孩,他不太喜欢。于是,谢父赶紧抢白,“常过来吃饭吧!”却是把刚才谢母的肯定带过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雯雯觉察到了谢父的不自在,他不太喜欢自己。应该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只是没人再有所表示,这个场合下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中国人就是很奇怪,聚一聚、见个面等等都要和吃饭联系起来。好像吃饭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亲情连接的枢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管是为了讨好未来的婆婆也好,还是为了在这边没那么尴尬,李雯雯还是和谢母聊上天了。想起脑子里闪现的“婆婆”二字,李雯雯觉得自己有些疯狂,这才哪儿到哪儿,就开始想这些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有什么兴趣爱好吗?”谢母真是和别人特别不一样,不主动问她家里情况,李雯雯只当是她早已知晓,其实谢母并不关心这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还真没什么兴趣。最大的爱好就是读读书什么的,我想以后培养培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喜欢看什么书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都看,散文诗集,小说漫画,哲学名著,什么都看一些。”说着李雯雯就笑起来了,她不想说自己就喜欢那些高大上的东西,实事求是比遮遮掩掩的更舒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母也很开心她这么说,看着这样年轻单纯的姑娘,也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其实谢母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有了谢芃里,那时候还欢欢喜喜地享受着门当户对的甜蜜生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很推崇门当户对,然后才是两情相悦。经过这么多年,她才发现首先得真心喜欢才行,落得自己这么个下场,凄惨也是可以形容的。她很喜欢眼前的姑娘,无畏,简单地生活着,真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另一边就没有这么和谐了。谢芃里极其不愿意面对谢父,“爸,你上次不还劝我回头找雯雯吗?这又是怎么回事?”谢芃里不明白,为什么父亲突然就不喜欢李雯雯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是劝你和她和好,只是让你和她整理清楚关系。她,还是有些复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雯雯怎么就复杂了?你不就看不上她的家庭背景吗?”谢芃里很是无语,想着这一切不过都是借口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是觉得门当户对更重要,但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你看你和我妈家世相当,不也是两败俱伤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谢父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你这个不孝子,这话是该你说的吗?我和你妈怎么了,我们不也这么多年过来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非常的激动,应该说是过度反应,谢芃里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心里是不安的,他知道谢芃里说的都对,就是这个两败俱伤他心里不愿意接受。在不想承认的时候,先发制人有助于自我保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我妈她还好吧?”谢芃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也许是知道父亲对这事儿的反应不只是因为自己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每次都这句,她好不好的我哪里知道。”谢父有些丧气道,“我和她也没机会谈心,你妈又不会给我机会。”话里的心酸让谢芃里更加难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那我妈没说什么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了,让我自己看着办,想带回来也行。”说着就苦笑,脸上的笑容那么酸涩,还不如不笑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妈这是气话,你可别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又不傻,你爸我活大半辈子了,你以为我真话假话还听不出来”谢父嘲讽儿子的自以为是,“别说,你妈可能是真的想让我带回来,那我们家就彻底完蛋了。你妈会解脱了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你要是不想过下去……”谢芃里在父母的事情上,总是犹豫,不知怎么说才最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谁说的?我这辈子就赖上你妈了。我不会让她再接触那些糟心的人和事的。”谢父不是和儿子承诺,更像是对自己保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你以前不爱我妈,怎么突然就改性了呢?”谢芃里很想知道,爱情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吗?日久生情终归有些瞎扯,要不早生情晚不生情,偏偏走不到一起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其实也不是一见面就喜欢,家里做主的,我对这个没概念。后来,也没觉得喜欢,就是那样过日子。可是啊,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怕你妈发现我外面的那些事儿,那时候不明白,明白了就成现在的样子了。”谢父发自内心的悔恨,有些事情自己都没发现才是最可怕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你是真的不喜欢雯雯吗?”不管之前铺垫多少,谢芃里终究还是回到自己想问的问题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能说完全不喜欢。她的家庭都放一边,这个女孩子本身我还是觉得不错的。可是,不错和能过一辈子是两码事。她那种性格,家庭给她的影响会让她一辈子都难以从中拔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什么性格你怎么知道呢?”谢芃里腹诽,倒是没敢说出来,还在听父亲分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爸我见识的人多了去了,她还是能看出来的。”也许是感觉到儿子的不满,谢父解释道,“我调查过她的家庭,除非她彻底抛开原始家庭,不然她会一直痛苦的。可是就算是抛开原始家庭,那种影响也改变不了了。而她本身的缺陷不止于此。你妈为什么喜欢她,就是她复杂又简单的性格,和你妈那时候多像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意思是她会变成我妈这样的?”谢芃里有些不明白,他没机会见母亲年轻的时候,只能推测父亲的用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你妈那时候和她有某种相似,可一旦受到伤害,就会自我保护,像今天你看到的这样的你妈,她再也回不去了。我不想你和我一样,儿子。”谢父没有说下去,是一样痛苦还是一样无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能吧,她们怎么会像呢?”谢芃里是感觉不到两人哪里相似了,性格、做事风格差别太大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是你没见过你妈年轻的时候,也不能说像吧,就是那种感觉,我跟你说你也不明白。”有些东西语言表达起来终究有些欠缺,那是种感觉,是一种态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也认了,我又不会像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谢芃里闭上嘴巴,偷看父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最好吧,你能保证她不会受别的伤害吗?”本来是为儿子考虑,说到最后竟变成父子互相伤害的场面。谢父最悔恨的事情被儿子说出来,那种痛更强一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没有回答,让他早些回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人在路上的时候,谢芃里问,“我妈跟你说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别的,就是闲聊。我还以为她会拐弯抹角问我家里情况呢?”不仅仅是调查自己够不够格,也是做一个了解吧,可谢母没问这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妈不会问这些的。她……”谢芃里笑得有些无奈,他的母亲他又了解多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爸不喜欢我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做的太明显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就是转不过弯来,没不喜欢你,你就放心吧!”谢芃里说得不全是假话,也不全是真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家父母还有一段谈话,这是谢芃里和李雯雯不知道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不喜欢她?”谢母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会为了她主动问我,你有好久没和我主动说过话了。”两人的关系都是谢父在维持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是不大喜欢,一方面是家世,还有一方面……”谢父没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谢母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不是知道吗?”这也算是拖延对话长度的一种方式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知道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很无奈,她就是太聪敏了,都用不着自己再解释什么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要是对我有这么上心就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有过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有人再说话,有过和有相差一个字,意义差太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给我最后一个机会好吗?”这么多年谢父都没敢提这个请求,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眼见着两人渐行渐远,他有些害怕,从未有过的害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呀,怎么还是这样,非得让我为难。”谢母还是优雅地笑着,没有歇斯底里的质问,这种疑问的口气让人有了希望也有了绝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最后一次了,你就法外开恩好不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叹息,还有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父不知道到底是有没有机会,还是她也犹豫了,没有拒绝总是好事。竟有些想哭的冲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