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事情败露

[更新时间] 2017-11-29 08:42:01 [字数] 4066

一周左右过去了,谢芃里那边还是没有什么线索。能查出来就那么多,更多的就是一片空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气冲冲地找到于欢,于欢不知怎么了,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实在是安和的神色太诡异,就算是之前为于欢处理过多大的麻烦,安和都没有这样生气过。“欢子,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在整谢哥。”这是安和可以得出的唯一结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于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父子之所以没有查到,就是因为于家和谢家的关系还不错,而且当年就是于宇帮忙处理的万沁芳这件事。两家的关系在那里摆着,有没有什么恩怨,所以就算查到了于宇头上,也这会以为是当年的事,并没有产生怀疑,灯下黑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吧。而安和则是因为不了解那时候的事儿,才没有先入为主,果然查出来不少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说什么?我干嘛整他?”于欢确实很冤枉,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被人质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不相信,除了于欢,他想不出于家有谁会做这些。于欢因为李雯雯的事情很伤心,没有办法的时候,求父亲整一下谢芃里。太有可能了,真不是安和把于欢的人品想得有些低下,而是于欢太有可能这么做了,他做事不考虑后果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欢子,你实话跟我说。要真的是你也没关系,我会帮你的。你会帮你处理干净的。现在谢哥是太相信你们家了,根本没往这上面想,可只要他稍作怀疑,这事儿就瞒不住了。”安和怎么着都会帮于欢他,就算他做了天大的错事,安和也会帮他顶下来,他要的就是他一句实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欢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一顿抢白,更是莫名其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看于欢也不像是装的,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于欢。于欢是听说过这件事,上次还有意无意的提醒过谢芃里,可是事情真不是自己做的。那就是父亲于宇做的这些。这更是无稽之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做这些,我就是再生气,心中再怎么不悦,我也不会这么整谢哥的。让他知道了,兄弟就没得做了。我爸也不会这么做的,他没有理由这样做。我们两家的情谊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小和,你会不会搞错了。”于欢的怀疑让安和想到了一种可能,不是于欢,只能是于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就是真的确定了,也不能当着于欢的面说。于欢其实没受过什么委屈,除了于宇早年间给他精神上的灌输。后来都是顺风顺水,于宇什么都想给他最好的,自己又什么都给他解决了。其实于欢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也许是我弄错了,只要不是你就好。我再查一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的话于欢是信的,只要安和说没事自己什么都不用管。也不知道这份信赖源于哪里,就是莫名的心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别想那李雯雯的事情了,你怪我就怪我吧,这件事我真帮不了你。而且要真是遂了你的愿,哥几个就真得断了。”安和说的并不是吓唬于欢的话,于欢自己也晓得轻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于欢分开后不久,安和就打电话给于宇,这件事的策划者肯定是他。于欢不知情,就没有别的可能了。“伯父,万沁芳您尽快弄走,这边的事儿我会善后的。谢伯父他们暂时还没有怀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了啊,没关系,迟早都要知道的。我不会让他过得好的,你想告诉他们就去啊。”于宇此刻的话都不像一个正常人,和安和平时见到的他很不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和,你别管,这事儿谁都阻止不了我。”于宇说得异常坚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很是着急,这件事本来也不关自己什么事情,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关键是于欢,一旦谢家知道这件事与于欢的父亲有关,多年的交情都打水漂了。而且,于欢在这个他们哥几个中真就待不下去了。安和不会让于欢身陷其中,那么必然不能让事情败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叔,你想怎么做?为什么?”安和想不出缘由,但是如果没有办法让于宇打消这个念头,至少也得知道原因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这样才能掩盖真相。这一刻,安和的心已经有些疯狂,应该说,只要涉及到于欢,他一直都是疯狂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小欢,这些年你付出的够多了,我看在眼里的。这事儿是我个人的事,和小欢没关系,你也要插手?”于宇对安和了解得很透彻,这个孩子的心思自己当然一清二楚。可是这件事,不想把下一代扯进来。自己的疯狂就由自己来承受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很无奈,一个能那么对待儿子的人怎么可能是正常的。他的话是有道理,可事情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于宇这是破釜沉舟,还想给于欢留一些余地。可于欢的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一切。安和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能做到的。“于叔,你就说你的打算吧。我就算帮不上忙也不会害你,这点你不是很清楚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宇就是老谋深算多年,也比不过安和窥探人心的能力。这是一种天赋,也是一种能力。于宇知道,安和一定会插手。“小欢的母亲当年是怎么离世的,他姓谢的心知肚明。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痛苦,他凭什么过得那么滋润。我倒要看看他的幸福能承受多少真相,真有能耐,让他老婆知道万沁芳的事情。他不敢,我就帮他一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宇的事情,安和也是了解的,尤其是于欢母亲的事情,安和自以为什么都知道,原来真相背后还有真相。“于叔,这件事不要让欢子知道,谢家已经快要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您这段时间不要再做什么了,都交给我吧,我一定让您满意。”只要您别再让欢子受到伤害了。这句话安和没有说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宇妥协了,不是他害怕,而是已经露出许多马脚,如果自己再有所行动,一定会被抓个正着。既然安和可以接着完成“伟业”,那么是最好的,又不用暴露自己,也能让谢家乱了分寸,更加无迹可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在面对于欢的时候,从来没有别的选择。兄弟情都可以不要,他也不能让于欢受到伤害。在安和心中,于欢就是自己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守护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非常痛苦,决定是早就做好的,可是背叛兄弟的滋味确实难受。尤其这位兄弟对他们都这么照顾,他还对自己如此信任,或许他一直不会知道真相,可是安和心里清楚所有的事情,他怎么面对这一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一早,一封信夹在谢母习惯订阅的早报里。谢母先是有些差异,怀疑送报的人把别人的信件不小心夹在里面了。当目光注视到“林悦玫亲启”这几个字时,有片刻停顿。别人都叫了几十年的谢太太了,都快忘了自己还有林悦玫这个名字。是给自己的信,谢母确定,可是好奇的是,是谁用这种方式来联系自己,书信这种东西现在并不常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信封明显有些厚实,并不是简单的几张纸。谢母打开信封的瞬间,心就冰冷了一片,以为毫不在乎的偏偏出来考验她。照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些证明单据,谢母愣在原地,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实。曾经也是这样无措过,那是第一次知道他有外遇,第一次对他失望,第一次怀疑人生。当然,那些也都是最后一次,第一次等于最后一次,多么可笑的人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久,谢父和谢芃里想继出来了,一家人吃早饭的时间到了。谢芃里嚷嚷着今天起晚了,谢父跟他打趣道谁让他一天瞎胡闹。谢母看着眼前的场面,父慈子孝,只有一个人活在梦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快来吃饭吧,我昨天起晚了,今天得快点走,等会还有个会呢。”谢芃里没想过会有什么变故,母亲还是淡淡的,只以为是她刚起床还没清醒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母再清醒不过了,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父子终究是父子,跟你爸还是亲一些。”话里听不出是什么意思。但是谢家父子都有些紧张,又怀疑自己是做贼心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回应道,“我们儿子有出息,随你。跟你自然更亲一些。”就像安抚有点吃丈夫醋的妻子一般。谢芃里没有接话,父母关系好一些,谢芃里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那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有些慌张,结果谢母手中的信封,有些沉,他的心更是一沉。谢芃里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急忙走向父亲。好多照片,谢父和万沁芳的,谢芃里和万沁芳的,还有亲子鉴定结果等等。不看其他单据还是视频资料,谢父和谢芃里也知道,谢母知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很想解释,自己去见万沁芳的理由,可又说不出口。自己没有脸在母亲面前说什么。谢父更是哑口无言,应变能力很强的父子两人在今天都变成了哑巴。他们连谢母的脸都不敢看,心中只知道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不用这样骗我,既然你们父子同心,那里好好过吧,我还能和你离婚不成?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是什么样子?谢父说不出道歉,做不出解释,他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滚蛋,偶尔避过了法律的追究,最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落网了。本就恶行累累,又多了一桩极其凶残的案件,他没有审判已然是死刑。谢芃里更是愧疚,母亲为了他做出的牺牲,他心里都明白。可他说不出是为了母亲才隐瞒真相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母一步步走向二楼,每一步就像冷雨,拍在父子俩的骨头里,冰冷刺骨。这个家好不容易有了些烟火气,以后什么都没了。父子俩现在没有心思想到底是谁做的,也管不了了。谎言被揭穿,却没办法再用谎言弥补谎言。谢母太聪明了,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还想掩盖事实,那是痴人说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谢芃里叫了一声,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叫这一声就是证明自己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吧,或许还是在做梦,谢芃里有些恍惚。或者说,他希望这是一个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许久没有回答,待在原地一动不动。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事实摆在眼前,背叛欺骗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在事实面前,谎言的外衣终于被脱下,真相当真丑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看看你妈!”谢父没有看儿子,自己走向二楼。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二楼。他当然知道妻子一点儿也不想看见他,不想见他很多年了吧。本来就是背叛者,还以为有些良知,后来发现全是谎言。这样的人还可以做努力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几年前知道的,她还有个女儿,是我的。那个时候没处理好,她要挟我。我又不敢跟你说,成天怕你知道。终于,你还是知道了,知道了也好,反正这就是我,那个卑劣的男人。”谢父说得全是真相,他不做任何修饰,没有狡辩自己有多无辜。他不想再被她瞧不起了,即使他在她眼里已经很不堪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想把孩子带回来吗?我又没说不可以,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谢母的话好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当真说不出口,想忘记的过去还是忘不掉,慢慢地不被人提起,还可以骗自己是过去了。要是真把那个孩子弄到家里来,自己真的活不下去吧。天天有人在提醒自己的过去,总有一天会崩溃吧。妻子就是知道自己没那个胆子,才故意说这种话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我的,我不敢的。我以前很荒唐,总想瞒着你,可你还是知道了那些肮脏事。后来吧,我改了,真的不敢了,总想让你知道我改了,可你再也不想了解了。我说得都是真的,我知道你也不会相信,可我还是想跟你说。都这么多年了,训狗也该训听话了吧,何况是训我。”谢父这一番话,说出了这些年的不容易。他的生活还不是人家养的一条狗。以前家里养过狗,那条狗很听话,过得很幸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