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喜欢真是没有办法

[更新时间] 2017-11-23 13:07:42 [字数] 3413

安和来找谢芃里,这倒是有些意外,哥几个都知道安和是什么样的人,虽说有些话是打趣,但是却没有假话。这人估计真是掉钱眼里了,也怪不得他是最有钱的。有些想不明白的是,钱不就是用来享受,可这人就是怪,钱生钱的门道很多,怎么花钱享受却是很少涉猎。圈子里怪人也不少,见怪不怪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忙人来找我干嘛?”没半点客气和寒暄,也用不着这些,本来就那么熟了,多些不必要的礼貌反而见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你就不知道让秘书给我上杯茶,我们慢慢聊?你这待客之道可是有待提高!”安和这是要待一阵子的意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笑着说,“谁能想到像你这么忙的人还能抽出空来。成,马上给您老上茶。”谢芃里边和他胡闹,给秘书说了让上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这家伙真是毛病不少,还爱喝茶,年纪轻轻的,跟多大年龄需要修身养性一样。曾经调侃过他,你真要保养身体,还是少些工作最管用,别的养生之道再管用也耐不住你这么折腾。安和总是打呵呵,他喜欢的和他们有些不一样。他年龄挺小的,可在他们中间倒显得很有见识。属于那种实战里闯出来的经验吧。不管是人情世故还是行业门路,他总是有法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谢芃里也不再打趣,好好跟安和谈。安和过来必定有事,他可不是随便浪费时间的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喝了口茶,还有些烫,当下茶杯。对着谢芃里说,“没事儿我就不能过来了,过来看望你不行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没有说话,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吗?说吧,有什么事,谢芃里笑着,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安和会意,耸了耸肩膀,表情好不自然。“听说哥新交女朋友了,还带过去跟他们见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这两天倒是没有这么反感这个话题了,可是感觉还有继续的可能吧。还是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的,可是安和怎么对这些感兴趣?他好像是不会对这些有兴趣的人。“是啊,你那时候不是没在吗?怎么对这些有兴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笑了笑,没有说话。好像是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又好像是在思考怎么说。“他们跟我说了这事儿,还有欢子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提于欢还好,一说起于欢,谢芃里就平静不下来。他很确定,于欢绝对没有放弃李雯雯。自己都和李雯雯分手了,于欢再追李雯雯本身是没什么问题。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于欢喜欢夺人所爱,这别人都不爱了,他还想抢,说明他是真的喜欢了。想到这里,谢芃里就头疼,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动作,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于欢谈这件事。搞不好就是兄弟没得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跟你今天来是有关系吗?”谢芃里觉得是有关系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挺难为情的,“这事儿我本不该插手,欢子都求到我这儿了,我也不好拒绝。哥,你看你们已经过去了,欢子再和她在一起,你心里别有什么疙瘩。以前这事不也有嘛,欢子就是大题小做了,非得让我跟你通个气,我说哥你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都是兄弟,也不至于有什么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这会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还跟我通个气,你他妈挖我墙角,通个气有个毛用。安和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给我戴高帽,你今天就是给我戴金帽儿也没用。谢芃里面上镇定,心里都气得不行了。喝了口水压了压火,才说道,“是欢子找的你?你打听清楚了没,就来我这儿,我们还没结束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的话有些伤人,画外音就是别没事找事。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少插手的好。安和苦笑着,难为情是什么东西,伤人的话听多了也就习惯了。为了于欢,自己这些年受的白眼还少吗?就是放不下他,他一声恳求,哪里还有退缩的道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我今天是莽撞了,我就是过来看看。”安和还是陪笑,伸手不打笑脸人,谢芃里真不知该怎么说他。这么多年了,于欢强取豪夺得罪的人不少,自己是纵着他,喜欢的也让给他,可还没有安和这么没分寸。于欢得罪了不少人,他的家世背景为他挡下不少灾祸,看在这些份上,许多人也忍了。可还背景不小的,于欢是抢惯了,根本就不管人家是什么身份,后来都是安和摆平的。安和为了摆平于欢创下的祸,据说吃了不少亏,大家都心知肚明。还以为于欢现在长大了懂事了,不给安和添乱子了,谁知又出这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和,我很少这么叫你吧,你是我们中间最厉害的,什么事到你手里都很容易解决,但这件事,如果是我兄弟,就别再插手了。”谢芃里话说到这份上,安和也接不下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欢子现在也该长大了,也是时候知道,不是什么他想要就是他的。从别人手里抢,迟早会惹麻烦。你就这么宠着他,什么事都替他扛,你又何必……”说着说着,谢芃里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看着安和疲惫的面庞,忽然就意识到了。是啊,自己对于欢够好的了,把自己喜爱的东西让给他,还记在心底这么久。可安和也是做兄弟的,未免对于欢太好了。只要安和在身边,于欢就可以无所顾忌,这点他们都清楚,因为安和一定会帮他搞定一切,可是为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没有说下去,他抱怨着于欢的种种无理取闹,这些都是安和在处理的,他们旁观者尚且觉得于欢太过分,那作为当事人,安和为什么都是接受的?只有一个可能。“小和,你是不是喜欢他?”谢芃里没有点名是谁,端看安和怎么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流露出的不仅仅是疲惫,还有心痛。“是,我是喜欢欢子。为了他,我什么都做的出来。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悲剧,为了喜欢的人去帮他打发情敌。我要是有办法,何至于走到现在?”安和常年到处奔波,可再忙都会回来和大家聚一下。谢芃里只当是安和重视兄弟感情,没想到还有于欢的功劳。真是没想到,要不是今天太气愤了,过去的很多事都不会再想,也不会知道还有这一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欢子知道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能知道什么啊,他就知道有事的时候找我。每次找我帮忙的事,都不是简单能搞定的,可再难我也得办,那是他的事。我每次都会因为他损失很多,可我还是相帮他处理这些,我不想他太累,想让他活得简单一些。我拼命赚钱,就是我发现,这世界还真没有钱不能解决的事,只要钱足够多。为了能有帮他的价值,我必须得有足够的钱。”安和看起来很劳累,每天生意上操劳,还得给于欢擦屁股,这还得心口插把刀为他追女人。怎能轻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靠着沙发,像是找到了依靠,眼睛都没有睁开,很是沧桑。谢芃里不忍心说他,自己对于这些是不在乎,人家喜欢什么跟自己也没关系。可是安和这条路走的一定会很辛苦,尤其是于欢,那个人太简单了。被人照顾这么多年,还理所应当的,他真的很不适合安和。就算是喜欢男的,安和也不能找于欢。谢芃里心里认为,于欢配不上安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跟他说,谁又能想的到?我压根没往这茬上想,你说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谢芃里也不是怪罪安和,就是觉得兄弟间有秘密了就会不一样。说出来大家再看看有什么办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那是你太仗义了,以为兄弟间仗义就是应该的。从没想过我还有目的的是吧。其他人多少都知道吧?”在安和心中,很敬佩谢芃里,他是真仗义,能为兄弟付出的都可以付出。但是再亲的兄弟,也不会什么都不计较吧。而谢芃里自认为情商不低,硬是没看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知道?你是说关大哥还有白洋?”谢芃里觉得世界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谁都没提这事儿,老是聚在一起,自认为关系很铁,自己竟然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和睁开眼,有些郁闷,谢芃里这人在兄弟面前太过黑白分明。认为有秘密就会怎么样,所以什么都要跟大家说个明白。其实,这世界上的事情太复杂了,哪里就是什么都要明明白白的。“关哥不喜欢欢子这事儿你知道吧?你就没想过为什么,那欢子肯定是不知道别人不喜欢他吧?”话里的意思就是,是兄弟也会有秘密,有时候秘密还是不公开的好。如果于欢知道兄弟讨厌自己,这兄弟情还怎么继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笑自己的简单,还说什么于欢太简单,自己与他不遑多让。“关哥知道你喜欢欢子,所以不喜欢欢子?这又是什么道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关哥还不是觉得欢子耽误我了。欢子不是闯了不少乱子,给我惹了点事儿,关哥就觉得不能惯着欢子。欢子什么棘手事儿都找我,又给我希望还不自知。觉得他配不上我。可我倒不这么觉得,我有能力给他收拾这些,他喜欢就好。”安和说出来事情的真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也觉得他配不上你。你就是真喜欢男人,什么样儿的找不了,就看上欢子了。他那些毛病,哎,我也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高兴。”谢芃里没有再说,搁谁也不舒服,自己喜欢的人被人说三道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喜欢就是喜欢了吧,哪里那么多道理。我活该,谁让我看上人家了。”安和不是心里话,他也说不出道理来,喜欢一个人真的没有理由,为他做什么都是愿意他。而安和,都不敢让于欢知道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安和比于欢还小,却很成熟,什么事儿都能扛得住,也为于欢这么多年来兴风作浪付出了不少代价。安和的成功离不开家里的支持,更离不开他这么久的努力。他对于工作的态度是个人都怕,真是玩命。以前只是觉得他爱钱,没想到,他更爱的是一个人,一个他只能默默付出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