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知道了什么

[更新时间] 2017-11-21 19:11:53 [字数] 3200

李雯雯得到了于欢的帮助,这一天都过得很顺利,可以说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顺过了。而谢芃里的日子糟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一次李雯雯的话就让谢芃里很受打击,可是他以为自己没什么事,故作镇定才是最可怕的。和讳疾忌医是一个道理。他自己没有觉得自己很在乎这件事,他保持着自己的骄傲,才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几句话就动摇。这是他以为的真实世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表现完全就不是这样。在和李雯雯分手后,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特别爱干净,可以说到了洁癖的地步。谢芃里爱洗澡都吓着了家里人。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觉得就是因为李雯雯,即使父亲说的话有些作用。可上次见完李雯雯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更加不可理喻,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他很忌讳别人说一些字眼,可他还是一副坦然的样子,脑子里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很不对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你怎么又在洗澡?”于欢进谢芃里的办公室是很随便的,听见里面的水声,自己就坐在沙发上等,等待的时间也太久了吧。谢芃里一出来,于欢就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脑子有些晕,清醒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欢可不认为这是真的,上次他们聚一起,谢芃里一晚上就洗两次澡,大家都调侃说怎么这么好干净了。当时也没注意,只以为是喝酒有些闷罢了。今天可是很不正常,要知道谢芃里在公司可是很注重时间安排的,这些私人问题向来不会在上班时间处理。他这是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这么多年的朋友,他有没有异常,于欢还是看得出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你真没事吧?”于欢也没法多问,自从有李雯雯的事情,于欢自己觉得和谢芃里生疏了不少,也许是他心中有愧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还是上次那个事儿,至于专门跑一趟吗,让别人过来就好了。”谢芃里觉得于欢大题小做。这种合作上的事那么多,他又不会件件亲自跑,今天有些奇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是那事儿,我得多盯着点。再说,不是想过来看看你。”于欢胡乱说着,其实,他借着工作的名义,私心里还是想能不能见李雯雯一面。虽然只是有可能相遇,于欢还是想试一把,没想到运气好到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真没怀疑什么,于欢本就是个怪人,他做的事真不能用常理来思考。两人天南海北胡说一顿,就各忙各的了。谢芃里这才见完于欢,又想洗个澡,总觉得浑身不舒服,但是他非把这不舒服的原因嫁接在于欢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边刚处理了几个案子,又发现还有些问题,叫秘书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秘书来了个新的,姓刘还是什么的,谢芃里记得不大清楚。打电话也没人接,谢芃里都烦了,什么秘书这么不靠谱,还得自己亲自找她不成。生气归生气,还是去找这位刘秘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一个拐弯,就看见那个刘秘书神神秘秘的,好像说着什么开心的不得了的大事。谢芃里气得要命,这么严肃的上班时间,非让这些不专业的家伙弄成农贸市场,大叔大婶们闲话。谢芃里也是自己心情不好,要是平时,他对下属都比较宽容,胡闹闲话的也不太管。最近心情不好,看见这种不专业的工作态度,还有那么开心的表情,怎么看怎么生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的是真的吗?刚和咱们总经理掰了,又找上咱们于少了,不能吧。”刘秘书还在探讨消息的准确性,谢芃里就走到她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攒在一起的几个男女都惊着了,正说着呢,事件的主人公就站在眼前,而且他还能决定他们的饭碗,这能不害怕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班时间,你们都是这么工作的?一天正事儿不干,尽说些没用了废话。散了,快去工作。刘秘书留下。”谢芃里没有特别严厉地怒吼,就这几句话,让在场的每个人心抖了好几下。刘秘书更是害怕,这才上任没多久,就没炒鱿鱼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总经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不这样。”刘秘书先是认错,求宽大处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说啥呢,我都听见了,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这事儿我就不追究了。”谢芃里听见说得是自己还有于少爷,可不就是于欢嘛。又有什么新闻了,谢芃里可不是八卦,他觉得自己和于欢能有什么新闻,这事儿可不能轻易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都有些吓傻了,这可怎么说,不敢说又非得说。不说就是饭碗不保,说了饭碗还是保不了。刘秘书只能说出来,看能不能宽大处理了,估计很悬。“大家都说,有一个实习生才被您甩了,就又勾搭上于少了。我就是好奇才听的,您就放过我这次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简直惊呆了。这个实习生他知道的,说的就是李雯雯。自己什么时候甩了她,原来流传的版本是这样的,这也可以理解。可能谁看都像是李雯雯被甩了,知道实情的也没几个人。而勾搭上于欢这又是哪门子实情呢?“谁说那个实习生勾搭上于少的,这事儿可不能乱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也是害怕,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才是正事,眼看着谢总不相信自己,就说出了另一件事。“是真的,今天于少还为那个实习生出头,现在她的那些同事都担心接着会发生什么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里,本来相信七分,现在也变成九分了。就说今天于欢怎么过来了,还说是想见自己,原来是另有其人。谢芃里感受到的是背叛还是愤怒。好你个于欢,我都和李雯雯分手了,你还想勾搭,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你是怎么说的。谢芃里很是生气,确实两人分手了,可于欢要是这时候插进去,怎么都觉得不爽。也许谢芃里潜意识中从来没认为两人真的分开了。不然的话,既然都是过去式,为什么还要插手别人现在的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的脸色很不好看,刘秘书在一边从心底里害怕,这可怎么办,该说的都说了,能争取的也都争取了,接着该怎么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班时间就知道听这些有的没的,还有那么多工作你怎么不处理。这些风言风语都是谁传出来的,以后在例会上都说一下,谁要还在公司里传闲话,直接走人。”谢芃里完全是迁怒,以前从来也不会这么训下属,尤其是这么小的事情上。可今天谢芃里实在是很火,可又找不到发泄对象,自然刘秘书就很倒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训刘秘书有五分钟的样子,就这短短五分钟,训哭了刘秘书,给其他人心底种下了害怕的种子。这一层的办公室里,人人都能听见谢总的怒吼,今天所有人都惴惴不安。他们不安的是工作不保,以为就是上班开小差的事情,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谢芃里今天真正发火的原因和工作并无关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回到办公室,极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再说,可怎么也冷静不下来。领带勒得喘不过气,狠狠地摔在地上,还是喘不上气。猛地喝了口水,呛得直咳。怎么这么难受?两人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一时还没有适应也是有的,谢芃里这么对自己说。紧接着,他突然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一时接受不了,他永远都接受不了李雯雯和别人在一起。这个别人是于欢还是其他人都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在乎的不是于欢的背叛,而是李雯雯真的要离开了。他不能让李雯雯就这么离开自己,绝对不能。分手了还可以再开始,至于于欢,你就远远地走开,什么都可以让给你,我对你够好的了,李雯雯你想都不要想。谢芃里的心理活动很复杂,一瞬间就有多种想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着想着,谢芃里下定决心,李雯雯他势在必得。现在还需要再想想方法,方法很重要。捡起领带,重新系上,有种重新出发的姿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敲门进来了,应该是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刚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刘秘书很惊恐,可还是得继续工作,否则就真的只有卷包袱走人这条道儿了。拿着文件放在谢芃里的桌上。都不敢和谢芃里对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生完气,这会儿反而笑眯眯的,刘秘书没觉得这是善意,反而是要被开除的前夕。“刘秘书,你刚才说于少给那个实习生怎么出头的?”这一句话吓得刘秘书一个趔趄,这是新一轮的审判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低着头,嘴里只有我错了,她是真的知错了,就不能放过自己一次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自己还没有觉得刚才给刘秘书带来了多少恐惧,这会还想从刘秘书嘴里套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自然是和蔼可亲了不少。“我没想开除你,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想知道全部,我要是满意了,你的工作就保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察觉到了生机,回忆着刚才别人说的,就开口了。“这可是您说的,不是骗我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示意让她好好说,这才开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据说是您甩了那人后,她的同事不太友好,什么杂活儿都让她做。今天她让于少给她撑场子,以后估计也没人敢欺负她了。”刘秘书的话不太客观,但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秘书出门后还心惊胆战的,谁能想到刚才还那么凶的人一下就那么好说话,工作算是稳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这样,看来她没少受欺负啊,不然也不会借于欢的力。这段时间确实没顾上她,以后也不用于欢,我自己给她压场。谢芃里似乎有了主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