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你是脏的

[更新时间] 2017-11-17 20:01:56 [字数] 3150

谢芃里就是再怎么想象,也想不出很多年后会有人对男女之情有这样的理解。忽然想起,在自己还是毛头小子那会儿,兄弟间有比较的就是谁更受女人喜欢。换女人比换衣服快说得好像就是讲义气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心这个词,在谢芃里眼中一直是一种赞美。许多女人对他表示过这种赞美,娇嗔地、生气地还有委屈的方式都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一直都认为,男人花心是对这个男人的一种肯定。首先,他有花心的实力,有女人上赶着来。其次,说明这个男人在女人中很有魅力,女人愿意和这样的男人来往。有的女人还会在别人面前炫耀,他花心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征服。更重要的是,证明这个男人有可以花心的资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从来都没有想过,花心是肮脏的,是龌龊的。李雯雯还是有所顾忌,并没有把所有的意思表示出来。那就是,你太脏了,我怕把我弄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经引以为荣的东西,今天被人戳破实质,觉得真的好脏。可不是,男女之间,谁占谁的便宜呢?不都是在互相的身上留下难以抹去的痕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记不得那些女人长什么样,有的见了面或许还有印象,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可是她们在自己的生命中曾经留下了印记——他丑陋的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的思绪飘来飘去,过去现在未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接了一捧水,拍在脸上,手啪的一声打在脸上,有些清醒。从洗手间走出去,镇定自若地样子多么可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好吧?不舒服吗?”李雯雯确实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对谢芃里有这么大影响,她有想过对方会生气,但是这么不舒服肯定是身体不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不能说是你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可耻,自己得意的过去都是一个笑话。实在说不出口,也不能这么说。“这两天胃不太舒服。”算是合理的解释,此情此景,这个借口堪称完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喝酒了吧?不说不喝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的事儿,就是着凉了。”酒是没有喝,着凉也只是借口,真不想她再问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的话题已经打断了,这会儿也不能再去接。接着该说什么,两人都很是尴尬。李雯雯是希望谢芃里开口,毕竟是他要求见面的。谢芃里已经没有精力掩饰了,没有力气思考该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你回去休息吧,不舒服就不出来了嘛。”李雯雯犹豫着说,坐在无话可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中谢芃里下怀,“好,我送你回去,我再回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回到学校,看着谢芃里车远去的方向,一声叹息。多想回到初遇的时候,不美好但是真实。在这时候,李雯雯有些明白了,不美好的东西可以等待时间赋予它新的涵义,而美好的东西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回到家还是浑浑噩噩的,倒在床上,好久都起不来。不用伪装的毫不在乎,不用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真是好极了痛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下床,喝着水,吃了几片胃疼的药,觉得好了许多。明明就不是胃疼,骗自己说就只是胃疼,吃药就能好,身体真的就信了。吃完药真有种痊愈的错觉。骗自己一点都不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的生活有些死寂的沉默,永远是学校,从不外出。有了实习的工作以后,就变成了学校和公司两个落脚点。也就是有了男朋友以后,生活才多了些色彩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授说,“大学生就应该上上课,谈谈恋爱,享受最后的校园生活。你不需要拯救全世界,也不一定要有多少成就,这些都是以后的重担。大学生活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没有学习的重压,也没有生活的攀比,尽情地享受吧。”李雯雯很羡慕别人的大学生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就是在学校而已,不敢出校门。一出去就得花钱,生活的压力早就落在她身上了。在学校勤工俭学挣点钱,也就勉强维持生活,额外的开支都是省了又省。这段时间和谢芃里在一起,真的省了些生活费,不然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怎么生活,上次家里又要走了些钱。李雯雯有些想哭,那时候她说自己花了谢芃里不少钱,他怎么说来着,是说一辈子养你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的电话响了,还以为是谢芃里打来的,结果很是不想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嗯,我挺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想说我一点也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钱够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身上有多少钱,你们不知道吗?你们不是算好了才跟我哭穷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的,我姐也不容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又容易呢,我过得怎么样,没有人关心过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注意身体,别生病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真的,病了我可怎么办,你就是逼死我,我也没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话挂断了,李雯雯心里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来。她再怎么痛苦也只能忍着,一个人的生活总是比有家人支持的苦一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想起谢芃里诚实地说自己有多么自私,可是李雯雯就做不到。一家人,说是一家人,谁也没把她当家人看,算计也好,逼迫也罢,达成目的还要说无辜,这就是她的家人。而她无力反驳,“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拿你当亲生女儿”这一句话,她就只能忍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的伤痛只有她自己舔舐,或许就是这样,她才及其缺乏安全感,对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敏感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还想什么呢,就听见门铃响了,第一反应是李雯雯来了吧。这个地方知道的人并不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见是安和,就让人快点进来,眼里的失望还没有来得及隐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欢迎啊?这是等谁呢?”安和打趣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没什么不良嗜好,甚至普通的玩玩,好多他都不沾。就一个爱好,做生意。他们之中,谁不是家大业大的,这到不稀奇,可稀奇的是有人的爱好就是赚钱。一般人都是一样的,赚钱是一种维持家族地位的手段,实现个人价值的媒介,可安和真不是,除了赚钱,他什么都不好(四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奇了怪了,您老人家不去赚钱,跑我这儿来可没有商机。”谢芃里也不饶安和,两人都起嘴来。谢芃里不想跟他提起李雯雯的事情,揭自己伤疤又不是傻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看看哥几个,最近在这边又谈了个事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说你小子怎么还会回来,到底是钱的魅力大。”谢芃里很欣赏安和,他赚钱的能力还真没几个人比得了,有天分也勤奋。就是不能理解谁会把工作当成享受生活,不仅是谢芃里不理解,其他几个也想不通,但这不影响兄弟间的感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去还是叫他们过来?”安和问道。出去有出去的好处,有人服务挺好。在家里呢,多点自在,好久没聚了,在家里更舒服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他们过来吧,你小子这都多久没见了,出去是找乐子还是谈事儿啊?当然是在家了,清净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和其实没想到谢芃里会这么回答,他一贯都是喜欢出去的,总是说在家里没气氛。外边说不定就是一场艳遇。安和并不喜欢那种场合,兄弟间都不好说话了,都跟女人调情了,哪里能说几句话。听谢芃里这么说,有些意外,也很乐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几个人就过来了。白洋最先过来,还很纳闷,今儿是怎么了,竟然到家里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知道回来啊,谢哥呢?”白洋笑着问安和。安和的忙碌让人费解,已经是首富家了,还那么拼命挣钱干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洗澡呢,让咱们看着点菜,他随便。”安和笑眯眯的,对自己那部分不做回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凉城那地方有什么好玩意吗?”白洋转念一想,又说,“得得得,您肯定又给我讲生意经了,我最头疼你这个了,当我没说好了。”白洋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倒让安和有些纳闷,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就会跟我打嘴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谢哥怎么在家招待咱们,前段时间那个相好呢?”白洋十分八卦的样子,让安和摸不着头脑。什么相不相好的,他是知道这些人都好玩惯了,可也没听说又有什么新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见安和似乎还不知情,白洋又一副嘚瑟的样子,“不知道了吧就谢哥那个相好,上次咱不还说呢嘛。你是不是不在啊?对对,你不在是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白洋是不是故意的,总有一股子炫耀的气味。“爱说不说,不说拉倒。”安和才不会死乞白赖地求他说,这人就是这样,有些不可理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洋有些没劲,安和也不追问,自己怎么主动说呢。“我告诉你好了,谁让我好心呢。咱谢哥有喜欢的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这时候,谢芃里从浴室出来,听见这话,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安和生意做得好可不是天生的,看人眼色也是一绝,一举一动都能分析出来。明显看出谢芃里不愿意提这事儿,安和也是装作不感兴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洋并没有发现谢芃里的不自在,还以为他是在兄弟面前拿乔。也没有注意到安和使眼色,一个劲地让谢芃里自己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好不容易有一刻不想李雯雯的事,全被这人勾起来,平静不了。面上也没有流露出不悦,就是不再提这事儿,还好安和聪明,把话题转向喝什么酒,这才吸引了白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