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恶心的事

[更新时间] 2017-11-16 18:57:54 [字数] 3300

一桌子好菜,两人都不想动筷子。谢芃里为的就是见李雯雯一面,吃喝玩乐平时都可以有,这会儿心思哪里还在吃食上。美味佳肴对李雯雯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但是这会儿却怎么都没有胃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还在一边说,“你不是喜欢吃烧鸡吗,这都是你的,好好吃点吧,我们边吃边说。”自己先拿起了筷子,象征性的夹了一口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闻着烧鸡的香味,很是诱人。只是这会儿吃的喝的哪里是重要的。为了气氛能轻松些,李雯雯还是吃了几口。“你说你爸妈能做到不计前嫌吗?”李雯雯听着谢芃里说了那么多家里的事,不免问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谁知道呢,就这么拖着,能熬过去一辈子就是被人眼中的伉俪情深;熬不过去就是半辈子夫妻缘吧。过去就真的不能被原谅吗?”谢芃里最后这一句是在问李雯雯,你真的就不能忘记我的过去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咽下去一口柠檬水,缓了一会儿,说,“有时候不是不能被原谅,而是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李雯雯又何尝愿意这样折腾,折磨谢芃里也是折磨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自从听过父母的事情,对于过去有了新的看法。他忽然觉得有些过去根本就是假象,对的错的谁也说不清楚。就同一件事,在父母的记忆中都是不同的。谁的记忆出了错,这都难以探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雯雯,我今天和你见面,不仅仅是叙旧这么简单。”谢芃里做了铺垫。李雯雯也不插嘴,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过去的事我无力改变,我可以保证我的未来不可以吗?就算你和我分手,你交往的其他男朋友就没有过去吗?谁都有过去,你也是有的,我就是你的过去。你就不能再试试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承认谢芃里说得都对,这些话她在和他交往的每天夜里都对自己说。对的不等于就可以做到。“芃里,和你分手我真的很痛苦,这是我第一次和你说,也是和自己说。我一直都说我想得开放得下,结果还是放不下。你知道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眸子里闪烁着泪光,她很少哭,很少真的正视自己的感情。总是逃避,这次决定不逃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也没有那些狗血的现实阻拦我们,偏偏我们就是不能在一起。我多想和你在一起,我现在就有多痛苦。我一直都在劝说自己,可我逃不开我的过去,避不开你的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一手扶额,将手狠狠地从额头擦过,有些疼有些痛快。“真的就没办法吗?你能和我说你为什么会这样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家里的情况你多少知道吧。可你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是多么难受吗?你生气了不敢说,伤心了不敢哭,什么都憋在心里,成为家里最懂事的那个。这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以后每天的生活。在这之前,我可能也有过淘气的时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对于那些日子总是不愿意提及,今天破例打开了尘封的记忆大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时候我应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家里买了新的桌子,黄色的油漆下显得那么漂亮。桌子有四个抽屉,我爸说我们三个一人一个放自己的东西,剩下一个放别的东西。我想要中间那个抽屉,我姐也想要那个。我说是我先选的,我姐说这是她们家的东西,凭什么我先选。那个时候我很小,不懂得什么叫她们家。后来我爸做主把抽屉给了我,我姐挨了一顿骂,可是我却并不高兴,因为我姐说我是没人要的小孩,这个家所有的东西都没我的份。”李雯雯没想到那么久远的事情,她竟然也没忘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忘不了那段回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也以为我不在乎,原来记得那么深刻。后来,那个抽屉我没有用,还是我姐放她的东西。她可能都不记得我怎么就突然不要了吧。我那个时候才发现家里没什么东西是我的,穿的衣服不是我姐小时候穿剩下的就是别的孩子不要的。玩得东西也就是泥巴,吃的饭也是家里说吃什么就是什么,我连自己喜欢吃什么做什么都不敢说。”李雯雯的记忆没有什么色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来你就只爱护自己的东西,比如你的包?”谢芃里突然就想起来。“我说那包就几十块的东西,你当宝似的不让我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包里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我的照片,我的身份证,我的手机,我的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里面,还有那个包也是。我跟你讲我过去的生活,你可能觉得很遥远,像是你祖父辈的生活,可那就是我成长的环境。”李雯雯不太愿意和别人提起自己过去的生活,在别人眼里那是另一个世界。尤其是谢芃里他的生活和自己太不一样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很想说是,你的生活我只能靠想象。他是知道有些人生活得艰苦,有些人情感艰难,可他没有想过还有人不被人关心,过着艰苦的生活,一步步地向前走。谢芃里比李雯雯大不少,可那样的生活他是没有经历过。“你过得很辛苦,可只要你能不计较我的过去,你以后的生活会好过很多。你就一点都没想过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想过是我傻啊,当然想过了。你知道吗,我不想过得那么辛苦,有个人可以让我依靠是多么温暖的事情。只要我让步是吧?每次我这么想,我就问自己,那你努力干嘛。乖乖在家待着,等着年龄到了家里给说个人家,重新开始不就好了。只要乖乖的听别人的话,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多好。”李雯雯把自己的小算计和盘托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不一样,我不相信你还可以找到比我条件更好的人。”谢芃里挖掘自己的优点。这样的家庭背景,这样优秀有内涵的人,她上哪里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突然想笑,怎么就变成谈判了呢?好像两个人在进行等价交换,比一比谁出价高谁更有优势。谢芃里也会有这样幼稚的时候,就像推销自己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也意识到这样有些可笑,生怕李雯雯接下来分析自己的弊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很好很好的,我再也不可能遇到像你这样条件好,又可以对我这么好的人了。这点我很确信。可是啊,你不属于我啊,再好也只是好。”李雯雯的话有些冷酷,让谢芃里觉得发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有些明白她的话了。之前的生活艰难都是为了说这句话,我不属于她是吗?她过得艰难,所以她可以努力。过去的她只能用别人用过的,后来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可以得到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并不稀有,对她来说也是珍爱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以后可以属于你,只属于你。”谢芃里这话已经不是情话了,像是某种誓言,某种委曲求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听不见李雯雯回答,谢芃里接着解释,“雯雯,你要把自己从过去中解脱出来。人,不是东西。你可以说因为一件东西被别人拥有过,你就要丢弃。可是人是不可以轻易被拥有的,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被丢弃的。我以前不属于谁,以后就只属于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多么动听的话,扰人心智,李雯雯苦笑。要真是这样就好了。最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就是难以平复内心的波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好好吃饭吧,吃完了再说。我担心我再说下去,咱俩都没有胃口了。”李雯雯吃了口辣白菜,心里想的却是已经没有胃口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有感觉接下来的话他一定不想听,可是非听不可。不听,就错过了李雯雯好不容易打开心扉的瞬间。听了又会如何?很快,谢芃里就后悔了,还不如不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接下来的话说了,可能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李雯雯总觉得说出来不太好,有时候这个世界上不需要百分百的诚实,适当的谎言反而可以让彼此都舒服。但是谢芃里今天又来找自己,自己的心也并不宁静。憋在心里的话还是说出来,两人的距离感一直都在,今天何不就指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抿了口茶,“没事儿,已经都这样了,还能有更糟的吗?你到底怎么想的,我也想知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嗯嗯”李雯雯在思考如何用语言表述,嗯了好几声,又好像在尴尬地不知怎么说才好。“那我就说了。我不是没想过和你在一起,但是每次我脑子里都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想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想法?”谢芃里在鼓励李雯雯往下说,他看得出来李雯雯是有些说不出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是你和一个女人发生关系,你身体里有她的东西。然后你和下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些东西又与下一个女人的体液交融,全都被你的身体接纳。一个又一个,有多少干净不干净的东西都在你身体里。如果我再和你,那个,我不是间接地又与那些女人的,你知道的。想到这儿,我就,我就说有些奇怪,你别多想。”李雯雯还想再解释。就看见谢芃里往出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雯雯想跟上去道歉,谢芃里捂着嘴示意自己不舒服,让她先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脚步匆匆,几乎是跑进卫生间就吐了。李雯雯的每个字都打在他的心上。自己的身体里留有别的女人的痕迹,一想到这个,谢芃里越发恶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呕了好久,用冷水拍在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还是异常的恶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世界上有些事,不说还好,大家都不认为有什么,细一琢磨,恶心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自己都觉得恶习,那自己有过多少女人,又有多少脏的东西还留在身体里,谢芃里记不得了。从来都觉得男人嘛,又不会吃亏,送上门的也不会拒绝。今天才知道这些事恶心又龌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芃里头有些晕,倚在墙上,好久没有动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