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一面

[更新时间] 2017-11-12 12:08:01 [字数] 3461

确实有些奇怪,原来自己并不曾彻底放下,平时表现出的不在意竟然也不是真心所想的,生活真是奇怪,自己以为的原来并不是真的。想了许久,谢芃里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比于谢芃里最近的怪异,李雯雯这边倒是正常许多。还是一样的上班下班,没有多出一事,也没有少干什么。可是她的正常让许多人不正常起来。比如她的舍友,比如她的同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回宿舍,吴茜吓了一跳,最近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宿舍,猛然多了一个人,不知该是喜是忧。李雯雯不在的这段时间,吴茜一个人住,方便了许多,以前虽然理直气壮的怼过李雯雯,心里还是有些虚。自从她走后,心里非常高兴。可日子一长,一个人待着也很没趣,有些想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茜非常热情,对李雯雯嘘寒问暖的,让李雯雯很不适应。“雯雯,你腿伤在哪里了,我看看。”吴茜是真的关心,长时间不见,当初的那些不悦现在都换为欣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好了!”有个人关心的感觉是很不错,李雯雯也矫情一把,卷起裤腿让她看看,还有一点疤痕,说是不留疤的,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看来还是时间不够长。看着自己腿上的疤,李雯雯想起当时谢芃里的那些好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段时间都在亲戚家住?”吴茜想和李雯雯再聊一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这腿都这样了,待在宿舍很不方便。还得去医院什么的,就住外面了。”李雯雯没有说住亲戚家的话,这会儿她不想撒谎,可也不想让吴茜多想,就说出了部分实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茜又变回了那个乐于助人的好舍友,要帮着李雯雯打饭回来,还让她歇会儿。李雯雯不得不感叹,总黏在一起果然不好,还是距离产生美。人家一直是这样的,只不过自己那时候离得过于近,就看到了不好的一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班的时候更是怪异,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可过了一两天,就能发现同事们鬼鬼祟祟的议论着什么,尤其是李雯雯一出现,话题就终止了,这让李雯雯很是苦恼。李雯雯不知道的是,办公室的同事别的可能一般,八卦起来真是神一般的。才两天时间,她们就发现谢芃里和李雯雯分手了。只是碍于李雯雯在,不好当面议论。说什么的都有,有人神神叨叨的,说是看见谢总摔门而出,给李雯雯留了张卡。也有人说,李雯雯捉奸成功,谢总恼羞成怒分手的。这些人的态度也是多样的,幸灾乐祸也有,徘徊张望也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姐对李雯雯还是很不错,买什么都会给李雯雯带一份。白姐也不傻,别人能知道的白姐这种老江湖也是有所察觉的。可就是这个时候很关键,一定不能慢待人家,万一人家还有后招呢,感情这事儿向来说不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人可就坐不住了,何雨对李雯雯说到,“雯雯,这些你今天扫描一下吧,辛苦你了。”没有了当初的客气,这会儿就开始使唤李雯雯了。人家也是有预谋的,堆了好几天的东西,够李雯雯忙活一阵子了。前段时间为了照顾她,自己可是没少受苦,现在也该让她还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星辉的另一个员工也不怎么客气,“雯雯,帮忙拿个快递吧!”说实话这个程度李雯雯完全可以接受,当初在人才那会儿,不也是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吗,只是好久都没有人这么对待过自己了,一时还有些适应不了。不过,很快,她也就明白过来,当时对她客气的有多突然,如今变脸就有多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姐自己装好人,可其他人对李雯雯不友好的时候,白姐也并不阻止。说白了,白姐也不确定李雯雯还有没有可能翻身,不确定在这时候动摇了白姐的心。可她不会像这些孩子一样,用这么孩子气的手段整李雯雯,她看着就好了,不必自己动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这会儿深刻地体会到谢芃里那个时候说得她并不适合职场是什么意思,她看的破这些手段,又不屑耍手段,吃亏的还是自己。回到了没有谢芃里的那个世界,真实的感受到了两个世界的差异,被人使唤也没事,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真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职场还真是复杂,所有人都盯着,看李雯雯和谢总掰了,所有人都想踩上一脚。去人才也是,苏欣也回到以前的状态,让她跑来跑去的干各种杂活。来星辉也好不了多少,又开始跑腿小妹的工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回想着自己的反常,明白了自己只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李雯雯是真实存在的,她来到自己身边,又离开了。不想让她走,又无可奈何,最后安慰自己装作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父亲的提醒让他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忘了李雯雯。尤其是知道了父母的故事,谢芃里非常愧疚,对母亲多年的误解又该怎么解决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不想再逃避了,第二天就找母亲,他不知道是该道歉还是该说别的,但是他必须得和母亲谈一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一声妈结束,也开不了口说其他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谢母抬头看儿子,他一脸纠结,就知道他有事要说。一般情况下,谢芃里都是直接说事,像这样为难的表情很少出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晚我爸说了些以前的事,我不知道的有那么多,还一直认为……”谢芃里实在是说不出口,有些东西又何止是误解那么简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一说,谢母就明白了。但她理解错了,她以为儿子是知道自己过去做的一些事,是她这么多年不愿意去想的一些事。既然儿子知道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没错,我是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但为了我儿子,我不后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谢芃里有些不知所措,这个版本跟父亲讲述的似乎不太一样,难道是父亲没有讲完?谢芃里问道,“我爸没详细说,到底是什么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当然不会细说,我处理了他几个孩子,他能对你说出口吗?他还有没有别的孩子,我现在也不知道,也懒得管他。”谢母倒是坦诚。“别说外人了,家里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大家都认为这没什么。男人玩玩就是玩玩,有孩子了也不一定带回来,就是带回来了也威胁不了你。可我还是铁石心肠,逼着那些女人拿掉了孩子。”谢母说得很讽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而且你没做错什么,别人为什么不理解?”谢芃里从昨天对父亲的印象就已经改变了,今天更加深了“恶人”的印象。怪不得这么多年母亲态度冷淡,没有什么是一点原因都没有的。不想自己不完整的一句话敲出来这个惊天秘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懂,时代不同。那个时期女人这么做,反而被人看轻。无所谓了,我只做我认为对的。”谢母不想再解释那个年代的习惯,时过境迁,儿子也理解不了那些事情。“也许不仅仅是为了你吧,我对你爸投入太多感情,一时接受不了。冷静下来了,就不想再去管他了。也挺自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想起父亲说的话,自己伤害了母亲的那件事。自己帮着母亲的敌人,和父亲共同背叛了母亲,她对自己是失望到底了吧。“妈,我对你的伤害那么深,还有这些年的误解,你也没有就此离开,说明你对我爸还是有感情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我爸现在,唉!”谢芃里还是想再帮父亲一把,即使在这一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心还真是向着你爸,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付出多少也看不到我的不容易。你跟你爸很像的,我一直都知道。”谢母不能说是心寒,习惯了儿子对自己一点儿都不在意。心里还是放不下儿子,心真是不公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我和我爸很对不起你,我想让你过得好点,就忘了过去,我们一家人现在好好生活。”谢芃里说得真心实意,可他打动不了母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母没有接着这个话题,只是自顾自的说,“我为了你爸,背叛了最亲的人,换来的只有你爸的背叛。为了你,背叛了自己,可你也不会觉得我对你有付出。这就是我的命,无依无靠,也不想再有牵挂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我知道伤你心了,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活在过去,你看看现在好吗?什么都会过去吧,妈,我希望看到你是生机勃勃的,发怒也好,对我,对我爸都行。现在的你太完美了,完美得没有烟火气,不真实。这样的你活得太累了!”谢芃里说出了这么多年来想说的话,自己的母亲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女神。小时候还为此特别骄傲,只是后来才感觉到那种完美背后的是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有些累的,谁活着不累呢,我这样就挺好的。如果你真是单纯地为我着想,那你就不必说别的了,我心里就很开心。”作为一个母亲,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失败,丈夫和儿子的心从来不在她这里。现在儿子关心自己,多少理解自己,心里还是满足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心里明白,多少年的心结,这一刻解开估计是没什么希望。父亲也好,自己也好,对母亲造成的伤害一辈子都无法弥补。“妈,对不起!”谢芃里的道歉来的很晚,终究还是来了,不想自己后悔一辈子却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母看着儿子,不需要多说什么,彼此都知道是为什么而道歉。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到谢母以为自己都不在意了,儿子的道歉还是让她明白,她从来都没有忘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那么小,懂得什么啊,又没怪你。”谢母没法说出原谅与否,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年到底还有没有怪罪儿子,还有儿子的父亲。是啊,儿子的父亲,与自己好像就这点联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原谅不原谅的,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我不为别的,就想让你活得轻松一些,活在过去太累了。你活在过去,我和我爸也从过去中走不出来。这样说好自私是不是,我就是个十足的自我主义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自嘲道,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终于遭报应了,李雯雯就是自己的报应吧,谢芃里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