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尘封的秘密

[更新时间] 2017-11-11 12:07:01 [字数] 3346

就在这个房间,李雯雯拒绝了谢芃里再送她一次的提议,独自一个人离开了。谢芃里也是一个人吃着饭,玩着游戏,仿佛两人从未相遇,也不曾有过交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又开始以前的生活,除了经常换女朋友。他对这个似乎不感兴趣了,哥几个都知道他和李雯雯的事儿,也真以为是玩玩而已,尤其是分开了一点失落都没有,这不就是没感情的表示嘛,亏得几个人还担心他和于欢闹起来,原来也只是过眼云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个发现谢芃里异样的是谢爸,本来他没多想,以为就是个女人,分了就分了,看儿子也没有伤心,很是开心。说真的,他不喜欢李雯雯,家世是一方面,那个女孩本身他很不喜欢。看见她,就像看见当年自己的不堪,分开了是好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回家谢爸当然是喜悦的,可他发现儿子老是往卫生间跑。吃饭前说去洗澡,吃完饭还说去洗澡。晚上李姨送水果上去的时候,说他还在洗澡。谢爸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去他房间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谢芃里有些惊讶,这个家里有一个很奇怪的规律,晚上一般都是谁干谁的事,不会去聊天之类的。这也是谢芃里觉得没有人情味的原因。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突然老爸到来,还有些不适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儿,就看看你忙什么呢。前段时间辛苦你了,可能以后会更辛苦。我年龄也不小了,不服老不行,该接手的也该交给你了,也让我和你妈享享清福。”说起谢母,谢父又是一脸骄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不能理解父亲的深情还有母亲的冷漠,他能做的就是接受了。“也没什么忙不忙的,你就我一个儿子,我不辛苦谁辛苦。你和我妈就歇着吧,我也该加把劲了。”谢芃里半开玩笑的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大笑,“是啊,我唯一的儿子,真是好样的!”有些骄傲,有些苦涩,谢芃里没有注意到父亲表情的变化,只是以为父亲觉得很欣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没什么话说,谢父就想多了解儿子,总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说不出来。而儿子无意中的几句话让他又陷入了回忆。也没有多想,就回房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母看见谢父进来了,没有问缘故,说了句早点睡就坐在躺椅上接着看书。这也是这么多年来的默契,儿子回家住,谢父才能进主卧睡。谢父很激动,洗澡准备上床,就在他洗澡的一瞬间,他脑子里闪现一个念头,确实是不对劲,芃里为什么老是洗澡呢?是的,就是这一点很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苦笑,儿子总不会落得自己一样的下场吧,还是再去看看那小子。擦了两下头发,随意地进儿子的房间,装作睡不着的样子,和儿子试着聊天。谢芃里对于父亲的去而返回很是不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也不着急,循循善诱,“听说你最近分手了,我看那女孩不错,是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很吃惊,父亲不喜欢李雯雯自己还是看得出来的,这所谓的不错又是什么意思?“就是没感觉了呗。”谢芃里的回答太笼统了,拒绝作答的意思很明显。他很不明白父亲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对于自己的感情方面是不过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愿意提起?谢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可对儿子又不知道还如何表述。“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净了,老是洗澡。”谢父换了个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也愣了一下,是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爱洗澡的。“我一直这样的!”谢芃里对谢父不知该怎么说,他自己都不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咱俩喝两杯,聊会儿?”谢父不想让谢芃里这么戒备,很想让他放松,然后再进行话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谢芃里发现今天父亲很反常,大晚上找自己喝酒,这还是第一次。“我戒酒了!”又追加了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那咖啡行了吧!不能说大晚上不喝咖啡!你小子都没喝过我煮的咖啡吧,我最近学的,手艺还不错,你妈都说好了你还不试试。”谢父对于喝什么没要求,就是想和儿子聊一会儿,儿子究竟怎么了,他很想知道。儿子好奇什么,今晚也想让他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笑着摇头,父亲总有孩子气的一面,快要睡了还喝咖啡,今天就是什么也得喝。谢芃里站在窗边,能看见的只有树和草,抬头也是昏暗,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有什么事想说,是吗?”谢芃里回过头看正在忙活的父亲。父亲为自己忙活,这是第一次见,倒是经常给母亲做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很喜欢煮咖啡的过程,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就只是做一件事。”谢父和谢芃里没有谈心的场景,也不知道父亲该怎么和儿子进行沟通,索性就从琐事开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父亲,在他眼里父亲应该是那种挥斥方遒般大将风范的人物,对于生活中的小事也不会太在意,没有想过父亲还有这么细腻的心思。“爸,没想到你还是居家式的男人。”谢芃里笑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不应该做这些,就应该是每天谈生意,视察情况吧。”谢父也没有说他的理解不对,只是陈述了一下谢芃里的意思,“其实我以前真是这样的,总觉得家里的琐事是女人家才干的。男人嘛,就得是铁骨铮铮,对小事不屑一顾。”谢父回忆起年少的时光,有些感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芃里啊,爸问你件事情,你觉得咱们这个家幸福吗?或者说,你觉得我和你妈过得幸福吗?”谢父有些认真,喝了口咖啡,有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这是怎么了?这么认真干什么。”谢芃里故意逃避,他不想回答,心里的答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不愿意让父亲听了伤心。既然父亲这么辛苦,就别让他的心思白费了。可说幸福,谢芃里怎么也说不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的答案,早就知道了。”谢父没有为难谢芃里,自己回答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认为你妈对这个家一点都不伤心,全是我在维持。甚至你想着我和你妈与其这么拖着,还不如散了的好,让你没感受到家的温馨是吧?”谢父说得全是谢芃里的心里话,知子莫若父,这句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没有插话,就等父亲接下来的话。他有一种预感,或许接下来的话会打破这些年自己的认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不是有你,你妈根本不会和我凑合这些年。你妈和你眼里的你妈真的很不一样。她不是天生高冷的那种,她很温柔,也很漂亮。”谢父开始回忆那些年,那些他真实拥有过那个叫林悦玫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的初识很简单,就是家里安排的。说是相亲,其实也就是家里都考虑好了,就走个过场。谢父年轻的时候也真是一表人才,林悦玫落落大方,两家就这样让两个孩子成亲了。当然也不是一见面就结婚那种,家里也没有那么封建,还是让两个孩子多见见面,培养一下感情。林悦玫很喜欢眼前的男人,符合她的一切想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问题是,那个年代对于女人要求特别苛刻,对于男人就无所谓了。所以,谢父还是一边准备结婚,一边和别的女人来往。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也默认了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男人嘛,年轻的时候玩玩没什么的,可是唯独林悦玫不知道这些,一股脑的冲进爱情里无法自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结婚了,谢父还是偷着有别的女人,陷入爱情的女人是麻木的,竟然没有发现过。在两家共同创立的公司出现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林悦玫会向着自己娘家,可她出乎所有人意料,决绝地站在谢家这一边。在那个情况下,就相当于背叛了自己的娘家。连谢父都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爱的失去全世界,才发现这个男人还有别的女人,那种背叛感从天而降。慢慢地,心也就凉了,两人也回不到从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父大概的说了下从前的故事,谢芃里听得目瞪口呆,没有想过眼前这个痴情的父亲还有多情的时候。谢芃里没有办法明白母亲当年的感受,甚至也觉得母亲这么多年,多少无情了些。“就因为这个,这么多年来我妈就这样对你,还有对我,没有感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是没有听明白,不仅仅是我背叛了她,你小时候给她的伤害更大。有一次,你跟着我和我从前的情人吃饭。你妈正好撞见,我那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关系,你可倒好,跟那个女人数落你妈有多不好,你妈怎么叫你都不过去。回家以后你妈一直在哭,可你什么都不知道。”谢父说起这件事,谢芃里一点印象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妈应该很伤心吧!”谢芃里突然很内疚,从前对母亲的偏见此刻都转为内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不伤心吗?为了我,娘家也变成了外人,落得众叛亲离。而我却背叛了她,我就不是人。为了你付出那么多,回头你还觉得她的敌人更好。也许那个时候她的心就开始冷了吧。”谢父回忆起来,心也很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太年轻,结婚太早,连什么是爱都不懂。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上小学了。还是你现在好,有机会变成熟,别像我似的,明白了也晚了。”谢父很感慨,在最后说出了今天谈话的一个原因。“一直不跟你说这些,是没机会说,说了也怕你有压力。我发现你分手后变得有些奇怪,想提醒你一下,一直洗澡什么都解决不了。我睡了,你自己想想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呆住了,他自己都没发现这个怪异的现象,是的,自从李雯雯离开后,他特别喜欢洗澡,一有时间就洗澡,他没有想过原因,或者是不敢想。如今,谢父惊醒梦中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