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两个扫把星

[更新时间] 2017-11-08 15:41:01 [字数] 3299

“雯雯,你很聪明,我就是想知道你会不会诚实,我没有恶意,你也不用防备。”谢母自己不喜欢被骗,也不喜欢骗别人。“我挺喜欢你的!你跟我年轻那会儿真像。无所畏惧、直来直去的,挺好的。就是容易吃亏啊!”谢母最后这一句让李雯雯很难消化,跟她一样会吃亏,是这个意思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笑着说,“我跟您哪儿能比?要是有一天能成为您这样的人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希望你永远是你,别变成我这样。我成为了曾经我想成为的人,可是却后悔了。”谢母不像之前那么冷了,话也多了起来。这真的是李雯雯的功劳,李雯雯实在是太像年轻时候的谢母了。“你不用特别对我用敬语,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都是一家人,就别那么客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笑着答应了。李雯雯就对谢母一个人用敬语,是她能察觉到这个人跟别人的态度不一样,很客套,她自然不能失礼。这会儿熟悉一点以后,觉得谢母人真不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遇见叔叔了,今天就过来了,也没买什么。”李雯雯似乎在解释今天来的原因,也可能是为了不冷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后有时间就来玩,反正我也闲着。”谢母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搞不懂闲着是什么意思,疑惑地张了一下嘴,很快就意识到这样不礼貌。谢母看出她的疑惑,也没有怪罪。“芃里肯定没跟你说过吧,我不管公司的事情的,都是他爸和芃里在忙。当然我不是要求你以后不工作,只是我自己不想去忙了。”谢母的眼里总是惆怅的,李雯雯有点不清楚原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这样很好,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李雯雯说完以后谢母只是笑着,没有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也没有多少话可谈,差不多就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的路上谢芃里就问他妈说什么了,李雯雯慢慢说着。说着说着就想起来问,“阿姨说她现在闲着的时候不是特别开心,她为什么不工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据别人说,我妈年轻的时候特别拼,后来应该是觉得家庭重要吧,就回家不再工作了。”谢芃里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了解过自己的妈,很多细节连李雯雯都有所发现,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注意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问道,“是不是叔叔不让阿姨工作了?我怎么感觉阿姨不想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可能,只要我妈要的,我爸是想尽千方百计也要为她办到。应该就是一直闲着,也觉得闷吧。我也想不通这其中有什么原因。”谢芃里觉得李雯雯的猜测不是对的,但她的疑问特别对。自己的妈怎么看也不像是愿意做家庭主妇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也就是闲聊,没有追问这事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差不多晚上的时候,准确的说,是谢芃里正和李雯雯吃饭的时候,谢父打来了电话。李雯雯看见谢芃里一直没有说话,像是很认真听对方讲话。谢芃里又回头看了眼自己,低下头接着说嗯,那边也不知道怎么了,谢芃里忽然问,“爸,你是不是喝酒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谢芃里这边没有说话,李雯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挂了电话,发呆了会儿,才对李雯雯解释道,“我爸!应该是喝了点酒,心情不太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跟我有关?”李雯雯看得出来,谢芃里接电话的时候并不希望自己听到。今天俩人才过去一趟,这就打电话过来,还不想让自己知道,看来是没好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不想骗李雯雯,“我爸说,说我妈很喜欢你,说你像她。然后,我爸就不太喜欢你,说什么你破坏了他的感情。我爸是太爱我妈了吧,不想她喜欢别人吧,这也不至于嘛。”谢芃里都纳了闷了,他爸今天到底怎么了,“他应该是喝醉了!你别想多了。我们家我妈说了算的,我爸不会怎么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还是不太高兴,不被人接受也是意料之中,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些难受。“我知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你就是想的太多了。我爸就是醉了。我不想让你听见这事儿,可你问我不想骗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好半天才说,“你没觉得叔叔和阿姨的关系很奇怪吗?一般到这个年龄,女人不是都怕男人有外遇之类的吗,可你们家我感觉是叔叔更害怕阿姨。怕什么我倒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很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自然是知道他爸妈的关系的,差不多就是他爸一头热乎劲。他只是认为他爸很爱他妈,今天这个电话让他感觉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尤其他爸前言不搭后语的几句话,真的特别蹊跷。“也许是我爸一直很爱我妈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我觉得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尤其是另一个人还那么冷。肯定是有原因的。”李雯雯的猜测很接近事情的真相,可她毕竟知道的太少,也推测不出事情的全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有点想不通谢父对她的敌意从何而来,只能慢慢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还可以歇一周,可谢芃里就没那么好运了,还是得好好上班的。周一,真是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点点在走,李雯雯和谢芃里的默契度也在提高。每个人都有想要的,得到了或者失去了都是一样的。痛苦或者欢乐,只是在交替,轮转,不曾停歇。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又会不会是最后的忧伤,只是在日复一日的活着。就像于欢,思考过,没有结果,不去质问什么,只是过着,等待一个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午十点左右,于欢又一次来到了谢芃里的家,跟上次一样,不曾告诉过谢芃里,也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看见突然进来的于欢,没有什么惊吓,她大概能明白于欢为什么这个点来。谢芃里不在家,属于两个人的谈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事吗?”李雯雯打破了沉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欢也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的那么乖巧,也不用嫂子这个称谓。“你很吸引我,你知道的吧!可是为什么呢?你不是很清楚吗?”于欢那么张扬,没有丝毫求教的态度。或许这就是于欢和聪明人说话的真实一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不想和他绕弯子,两个同样悲哀的人,又何必非要他难堪呢。“是!我知道!你喜欢我,喜欢我是谢芃里喜欢的人,喜欢我和你像的一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你说的都对。你怎么会跟我像呢?”于欢看似轻蔑地一说,他在蔑视谁,他自己还是李雯雯,又或者是这个世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没有看于欢一眼,不忍心看另一个自己那么无奈。“我喜欢属于我的东西,从来只属于我的东西。哪怕是再美好的东西,被别人经手,我就不会再喜欢了。尽管很不起眼的小东西,只要它一直是我的,它就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李雯雯头向后仰了仰,似在深思,说得话石破天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你和谢哥在一起,那么?”于欢已经不知道如何组成一句完整的话了,他太激动了,第一次有遇见同类的亲切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的对,我们该怎么办呢?有人烫伤我,你听说了吧!”李雯雯很肯定于欢是知道这件事的,“当时我想和芃里一刀两断,不是因为她伤了我。而是她说他和很多女孩不清不楚的。之前他没有告诉过我这些,那个时候我就在考虑怎么办。碍于现实的考虑,我只能先让他照顾我直到我完全痊愈。可是我们又该怎么走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谢哥知道这件事吗?就是你的想法。”于欢试着问,其实他也能想到谢芃里肯定是不知道的,他要是知道也只有痛苦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你无力回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睨了于欢一眼,“明知故问!要我放弃我的底线,那我努力这么多年都白费了,只能和以前一样,用着别人用过的,那我努力的意义在哪里?可我坚守底线,那芃里该怎么办?我很舍不得他,你觉得我该怎么办?一面是感情,一面是追求,很可笑吧!可你是懂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我怎么会觉得你那么熟悉呢?原来如此!感情和追求,真是难啊!”于欢自言自语,他在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他和李雯雯一样!如果真的对李雯雯做了什么,自己与谢芃里的感情势必破裂,可是就这样看着李雯雯什么都不做,很不甘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都坐着,一个看天花板,一个看地板。发呆,沉默,连思考都不曾有,不知该怎么思考。该想的已经问了自己很多年了,不该想的又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真是个扫把星,我都不想再想这个事,可看见你又得想。”李雯雯对于欢毫不客气,就像多年的好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了你,我这都病了!苦恼出来的心病!”于欢也是不怎么客气,可能真的是同一类人,也不会介意对方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说,“难不成咱俩是既生瑜何生亮的关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了没那个智商,还真是!咱俩只要别相见,都能过下去。可一见面,就是一种刺激,刺激你也刺激我!日子都没法过了。”于欢想了想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精辟!屁精!”李雯雯哈哈大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欢也笑了,这样的日子有一天是一天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走?”李雯雯赶人也是不说理由的。于欢自然也知道差不多得离开,不然谢芃里来了,自己解释不了,以后还能有以后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以后再见了!都不想见你的。”于欢边走边说,确实不想见面,有什么必要呢,见了反而多了烦恼,不见心里又相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走,快走,以为我想见你一样!”李雯雯轰走了于欢,只剩自己,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