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深入骨:花心总裁认栽吧

正文喝酒误事!

[更新时间] 2017-11-01 18:00:47 [字数] 3371

不管是关毅还是白洋,包括后来知道这件事的安和都明白,这事估计完不了。暂且不想以后,今晚就好好喝一次,真的担心这样的日子以后都不会再有。谢芃里心里也没谱,这于欢嘴上是答应的好好的,这保不准他就背后使绊子。担心李雯雯被勾走还是其次,他非常害怕于欢伤害李雯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也会这几个兄弟担心的事情,于欢对无法得到的东西很残忍,就是毁灭,谁也不要得到。以前大家太宠着他了,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如今细思则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酒也喝了,话也说了,如果于欢非要执迷不悟,那兄弟也就没得做。想到这些谢芃里就头疼。酒真是个好东西,喝着喝着就只有快乐了,谢芃里多喝了几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喝的都多了,找人各自送回去。酒宴散去,个人的生活还得继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回去以后先找李雯雯在不在,喝了酒的人就是迷糊,也不想想李雯雯那个样子能去哪里呢?门一推就开了,谢芃里在黑暗里看不清李雯雯,就开始乱叫,“雯雯,雯雯在哪儿啊?”还有点唱起来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被惊醒,她确实没有锁门的习惯,没有一个人住过,也不能由着自己说锁门就锁了。这可怎么的了?李雯雯本来就近视,在黑暗中更是看不清楚谢芃里这到底是怎么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出去了,这是喝酒了?“哎,哎,谢芃里”李雯雯发现谢芃里倒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床上,叫也叫不醒。把灯打开,再说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办法,自己这本身就是病号,还要照顾一个醉鬼,李雯雯也不知道该怎么弄。她想谢芃里既然能回来,还能走到卧室来,就说明还没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李雯雯试图叫醒谢芃里,否则指望自己,那他就那样过一晚上吧,她能有什么办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摇又喊的好半天,谢芃里才有点反应,李雯雯的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围着他转啊转。谢芃里说,“雯雯,你别转了,我晕。”说着自己甩了甩头,尝试舒服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觉得好笑,谁转了?听着他有点撒娇的话,李雯雯心有点软,也没有再跟个醉鬼计较对错。“快点起来,起来睡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这会儿完完全全就是个孩子,“不要,这儿就挺好,我就要在这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特别想不管他算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还是没狠下心来,“你看,咱出去睡啊,出去睡多好,你不是最喜欢出去睡了吗?”李雯雯就跟骗傻子一样哄着谢芃里,总觉得睡地上不好,又喝了酒,别生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跟我一起睡?”谢芃里笑呵呵地说着,这一刻李雯雯非常怀疑谢芃里根本就是清醒的,故意在那儿装醉。可是一身酒味,还有那傻呵呵的样子,李雯雯又觉得他应该不是装的,如果能装这么像,自己也就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这会儿只能他说啥就是啥,先骗他过去再说。“好,我们都睡!快起来,我可扶不住你。”拉了一把谢芃里,谢芃里扶着床慢慢爬起来,又跌坐在地上,又慢慢爬起来。李雯雯真怕他一个不小心摔个趔趄,上前扶着点。谢芃里真是得寸进尺,整个人的重量都差不多转移到李雯雯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这会儿腿脚也不方便,一走路疼得厉害。刚迈开腿就摔到地上,谢芃里压在李雯雯身上。李雯雯感觉烫伤的地方又被蹭着了,而且压得相当疼。谢芃里还趴在李雯雯身上,也没有立刻爬起来。李雯雯很愤怒,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霉才遇到了他吧!谢芃里摸索着,笑了起来,亲了李雯雯一口,还说,“这下你开心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就谢芃里傻乐,此时的李雯雯一点没觉得什么暧昧,自己疼的要死要活,还伺候这个祖宗,这祖宗是不是还觉得好玩,好玩你跟别人玩去。李雯雯越想越委屈,还推不动谢芃里,最后好不容易推开了谢芃里。李雯雯也爬不起来了。两人都在地上起不来了,谢芃里在一旁睡着了,李雯雯痛得没辙,趴着好久也睡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是谢芃里先醒来,刚开始还挺开心,看见李雯雯躺在自己身边。可猛然发现不对劲,李雯雯这是怎么了,两人怎么会都在地上呢?谢芃里有点害怕了,喊了李雯雯几声都没有反应。摸到李雯雯的头很烫,然后才看到李雯雯腿的惨状,本来烫的就很严重,再加上伤处又弄破,有血还往外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的心已经不能用害怕形容了,应该是恐惧,抱着李雯雯就往外跑,一路快速行驶。按理说醉酒的人第二天脑子也不太清醒,可谢芃里这会儿太清醒了。他已经顾不上自己,满脑子都是现在该怎么办。这会李雯雯也醒了。发现自己在车上就有点意外,“这是去哪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听见李雯雯说话了,心中就是一喜。“我们去医院给你看看,你发烧了,腿也,,,”谢芃里没有说接下来的话,是内疚到说不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醒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哦”了一声没有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觉得自己真够愚蠢的,好不容易有点进展,全被自己毁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昨天我就是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谢芃里能迷迷糊糊想起来是自己压着李雯雯的腿了。可其他的就没什么印象。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还是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说怪他吧,人家都不是故意的了还说什么:说不怪,自己都是拜他所赐,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能弥补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摸不准李雯雯到底是怎么想的。人有的时候太过真心,反而说不出那么多甜言蜜语来,脑子里都是埋怨自己的话。这本来就让李雯雯很不爽,谁知谢芃里脑子是怎么想的,来了一句,“你就别扶我,让我自己躺着,也不会有这事。”谢芃里并没有怪李雯雯的意思,只是觉得自己害李雯雯成这样,就那样躺一晚还不会有这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还想着谢芃里会说好话哄自己,谁知就是这话,李雯雯气得眼泪都出来了。李雯雯很少哭,再疼再苦再累,也是一个人熬,眼泪什么用都没有。可是这一次李雯雯真是无比委屈,也许也是因为在谢芃里面前哭是有用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听不见李雯雯再说话,看了眼李雯雯,才发现她哭了。谢芃里交过很多女朋友是不假,也没真心研究过谁,他真的搞不太懂女人都是怎么想的。难道就非得甜言蜜语加糖衣炮弹吗?“我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别管我,你不至于又受伤,也就不用去医院了。”真是越解释越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真是太委屈了,从遇到他就没好事,为了他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现在人家的意思是自己多管闲事还拖累别人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事儿还真怪不得李雯雯,如果这样都不委屈,那这个人的战斗力也是太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使李雯雯哭了,也很快就擦干眼泪,什么都不说。谢芃里知道这次自己又闯祸了。人家都说祸从口出,估计就是说自己这种情况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雯雯不骂谢芃里,谢芃里更加不安。解释也不是口齿伶俐的人,挨训就好。只要李雯雯骂自己,这次谢芃里绝对骂不还口。可李雯雯真就一句话都没有骂。李雯雯着实有点伤心,她看着谢芃里没有一点愧疚的样子(当然这是李雯雯自己认为的),心就凉了半截。得亏自己还想着要不试试,试一下能不能行,她真的都动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等不到李雯雯骂就到医院了,李雯雯也不是那种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人,不会说是什么就不去了,非要达到目的不可。李雯雯太知道了,人还得对自己好点,别人哪里知道你的酸甜苦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抱起李雯雯就往医院跑,李雯雯都来不及拒绝。谢芃里着急是真的,就是关键时刻嘴就不灵光了。李雯雯也没有那么生气了,一时生气是想不通,看着他那么着急的样子,李雯雯也能理解了,这个人嘴上不饶人心里还是很关心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搂搂抱抱亲亲,他们算是都做过,只是跟别人不同的是,他们总是在那种都没有机会感受爱情的时候做的这些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医生给李雯雯简单消毒处理了下,在疼也得忍着,谢芃里握着李雯雯的手,能感觉她手心的汗直冒。可李雯雯很疼也只是手握紧了,没有喊疼。谢芃里头上都是汗,心里疼而且内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医生对李雯雯说,“自己要当心,你这烫伤本来就不轻,这还一点不知道保护自己,这腿你真是太不当回事了。发炎都能到发烧,你应该早来。”医生的话冷冷的,话中的关心李雯雯是明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几个人是这样关心人的,她的家人还是朋友都是一样,嘴里的话很暖,做的事很凉。李雯雯多问了两句,“医生,那我这伤大概什么时候能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烫伤本就不好痊愈,半个月差不多不影响生活吧。要完全好,估计得些时间,有的人一两年还有疤呢。你又一点都不注意,估计一个月左右能正常走路吧。”医生人很好,该说的都给李雯雯叮嘱了,李雯雯就没有再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芃里追问道,“那祛疤的药什么时候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般治疗烫伤的药里面都有祛疤的效果,如果很严重,怎么也得伤口痊愈再用,不然会感染的。是药三分毒,别把量用多了,反而不利于恢复。”这个医生一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但是李雯雯很欣赏,做什么就要有个什么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到回去,李雯雯还是没有和谢芃里多说一个字。谢芃里一个劲逗李雯雯,李雯雯最后说,“我之前是生你气了,可我现在连生你气的力气都没有。我不说疼不代表我不疼,我不说累也不代表我不累。”李雯雯的话打醒了谢芃里,以己度人是多么可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