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欢喜冤家:这个杀手不太冷

正文第五十章 预灵

[更新时间] 2018-10-14 17:04:01 [字数] 3286

安顿好迹玥,辛夷缪准备回王府给父亲回话,却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先他一步进了父亲的书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连青,你可认得那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王爷的人,好像叫什么玉佃,听说自从王爷八年前出使南冥国之后,这个人就时而不时地在王府出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怪道是不常见。”辛夷缪道,“你在这里等着,本宫去向父王回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辛夷缪本欲直接推门而入,却不想听见辛夷孟的声音倒一改平日对兄弟姊妹,甚至母亲的严厉与苛责,此刻反倒柔和些许:“修子可还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劳王爷挂念,王后说她一切安好,求王爷不要牵念,只早些实现宏图大业,南方一统,二人再聚,便可以解长年相思之苦。”玉佃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父王另有喜欢的人,这才对母亲不闻不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听得孟王说道:“修子要我杀了令仪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令仪王死在南冥,南冥便可以兴师问罪,两国打将起来,无论谁属谁赢,都是王爷和王后的胜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王思忖少许,道:“父王也正想找机会扩张版图,这次寿宴他肯定不会放过挑拨各国关系的机会。如若杀了令仪王,激起两国战事,不仅能趁父王的心,还能保修子的王儿王位无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门外的辛夷缪听了不禁大怒,原来他堂堂父王的嫡长子,竟还不如一个外人在父亲心中的分量,自此他又做了另一番考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且说御静带走莫野,至郊外的一处山洞。幼白汲水,妘觅生火,御静为莫野调息。她本欲压制莫野的心火,却不料被莫野体内强大的真气震慑开来。于是,她又尝试采用化解疏导的法子,但她经流云一战,身受重伤,元气并未完全恢复,只能让莫野稍稍平息,却不能指引他控制自己体内的强大力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夏宫中近日都在准备后夏君主的寿宴,驿馆的各国使臣各自谋略自己的国事,偏凤昭虽为南冥新王,却最是年幼,又闹着想出去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灵阳乖,今日王兄有重要的事做,他日定带你出去游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你这小子,身为一国之君倒像没事人一样只念叨着玩,今日不凑巧,本宫有要事在身,让井语海带你去街上溜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井大人最近在跟天下第一楼的老板娘谈恋爱,孤才不要去当愣头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看着凤昭古灵精怪的劲,笑道:“罢了,你跟本宫去讨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了就知道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从那日知道了广林教的少宫主就是莫野,小白便一心念念的都是他,他还有许多事,许多话要与莫野说。自然万物都是小白的信使,何愁找不到人。蚂蚁告诉小花蛇,小花蛇告诉小兔子,小兔子告诉小鹿,小鹿告诉小鸟,小鸟告诉小眉,小眉化为画眉鸟,落在小白肩上,带着他来到郊外的这处洞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下南冥令仪,谒见御静公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静的纯钧即刻从洞内飞出,向小白袭来,小白不禁,后腿几步,内心叹道:他从未见过如此阴性的纯阳真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纯钧剑将小白挡在洞外,御静随即出来:“荒谬!胆敢冒充南冥王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一听,正疑惑她如何得知自己不是令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主为何如是说。”这个秘密还是不能轻易让别人知晓的,事关两国安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冥令仪王正是我昨日带回来这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抵挡了几招,听她如此说,便道:“莫野果真在这洞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认识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瞒公主说,您昨日带走的少年正是在下的师弟,莫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师弟?”御静公主问道,“方才虽只过了几招,足见公子修为颇深,敢问公子师承何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家师乃南冥大祭师鱼砚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大祭师的徒弟,小白师兄。”御静收了剑,忙迎上道,“即使如此,一切便已明了。在北冥时,大祭师已将此事来龙去脉都说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静迎着小白进了山洞,妘觅和幼白见这么个仙人“降落”凡间,早备好茶点。小白这些年练得术法都是为化解莫野的太阴命格,如今莫野遭血引剑中的魔气侵入,自有小白最适合为莫野调理,竟比鱼砚秋还顺利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静在一旁看着小白为莫野调息,不禁叹道:没想到小白师兄不过年纪轻轻,修为竟快至天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莫野已不再神志不清的挣扎,渐渐沉睡了过去。小白这才下榻,道:“血引的戾气与莫野的太阴预灵相融需要花费一段时间,刚开始恐怕他一个人无法控制外来之力,需要外界帮助他化解,几次之后就无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师兄也知道‘预灵’?”御静惊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是《无形谟》练至七阶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莫野是修灵之人,也才知道师父为何让我修炼无形谟。”小白道,“莫野是太阴命格,形神是烛阴之神,但他只有一部分形神,若某天他能与另一部分形神融合,便能产生毁天灭地的太阴之气。没想到这部分形神竟藏在血引剑内,莫野误得,但以他现在偏执的魔气修为而言,不仅他驾驭不了这股力量,自身受尽折磨,即使某一天预灵修成,那也是魔灵,苍生危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师兄可知是何人莫野所修是何人魔灵?”御静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既知道灵山师祖雪掖仙尊,难道不知他与上古魔尊血灵依的故事?”小白道,“还记得那日血引剑持于雪掖仙尊雕像之手,其实,青书有载,雪掖仙尊的佩剑名唤‘雪灵’,而魔尊血灵依的佩剑名唤‘血引’,如今,那血引认了莫野做主人,莫野如果不能控制它,而反受他控制,就将可能是为魔尊血灵依修下魔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有不同的使命,但莫野,连自己独立的生命,属于自己的自由都不能有,上天真是苛待于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还是有方法帮他度过这一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方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种就是化解他的太阴命格,使得血引无法识别上古魔尊的魔魂预灵,此法较为容易,但对莫野而言容易伤及性命,因为解了命格,相应的修为也会大大减弱;而且,现在莫野自身的修真已经与血引的魔气相融合,就只能反其道而行,增加修为,使他有足够强大的仙灵来控制血引,而不受其反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了,敢问御静公主,莫野是否被人封印了记忆?为何两次相逢,他似乎对我已不熟识。”难道莫野果真是因为当年我没去找他而不愿相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枢师兄他们探查过,莫野的确受了封印记忆的摄魂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枢师兄?”小白眼中闪出一丝惊喜,“师父从未提起,他已经找到了七位师兄?不知他们先于何处落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蜀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相谈甚欢,天色将晚,小白邀请道:“这荒郊野外,恐不便于饮食作息,公主如若不弃,可移驾驿馆度过几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已命印风爬了好几回凤栖台的院墙,直到亥时,才见到小白与御静等人携带莫野回凤栖台。西侯羽心道:这不就是那日在虹渊带走血引剑的女子吗?原来小白竟去探望人家,还把人家接回来住,真是可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印风很不识时务地说了句:“公子,这么晚了咱还是明天再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怔怔地望着凤栖台的院门,直到一个人也看不见,心里忿忿地,口里也是怪里怪气道:“偏你知道太晚了。”便转身离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不许惊动众人,将莫野抱回自己房间,安置好后,才让敏儿和慧儿收拾了两间客房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儿时的一幕幕像就发生在昨日一样,小白顾看在莫野床前一夜未睡。他看着莫野俊俏的脸庞,温善地笑道:“敏儿说得对,莫野长大了,早已不是七八岁那番稚气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半夜的,整个驿馆都黑漆漆的一片,唯独小白起了兴致,添了油灯,仔细描摹着莫野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见了晚间的一幕,心中一直在想: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跟小白是什么关系?那女子长得似乎还挺漂亮的,不过能有我西侯羽好看?满腹狐疑,西侯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便起来悄悄换了女装,还跑到侍女屋子拿了脂粉眉笔之类的,精心画了红妆,在铜镜前照了又照。直到被自己的美貌所感动,才趁着夜深人静,展开以往掩藏的轻盈功夫,跃上小白房间的屋顶,悬在窗外。小白的屋里还亮着灯,他竟然在大半夜的在画画,果真好奇心害死猫,西侯羽好像看到他画的是谁,便可着劲往里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小白打开窗户,西侯羽完美的倾落在小白怀中。四目相对,烛光缱绻,当下氛围有些紧张。西侯羽是因为自己偷窥被发现,觉得无地自容,小白则是因为虽然已知道西侯羽是女孩子,但她如此装扮还是第一次见,尽管头发绾得不太整齐,但也十分娇俏可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呃……呃……我看你房间灯还亮着,就来看看你为什么还不睡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照顾病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病人,非得你亲自照顾,还睡在你的房间?”西侯羽不禁嘟着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白觉得近日羽儿有了许多以前未曾见过的表情,觉得甚是可爱,便抚了抚她凌乱的头发,道:“我师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就说,你肯定可以找到你师弟的,没想到这么快。哎,他长什么模样,我能进来看一看吗,在这窗台上蹲了这么久,我腿都要僵了。”西侯羽脑袋使劲往里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小白一把阻止了她:“今日太晚了,明日再来看,况且你这一身女装,被人认出来岂不是要耽误你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侯羽撇了撇嘴,从怀中掏出本在箴漓身上的佛珠坠子,递给小白:“这个给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