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妃要翻墙:殿下请自重

正文第106章 互残

[更新时间] 2017-10-13 13:30:09 [字数] 2022

“你们放开我,你能想要干什么!”林贵妃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欧阳靖,曾经都是她高高在上的欺凌别人,现在换了自己匍匐在地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心里十分清楚,所以恐惧也会更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贵妃娘娘,您这双手长得可真是好看!如果,被一刀一刀的切下来,好好泡在酒里面,一定也是一件好看的东西。”欧阳靖像是诉说着一件古董花瓶一样的称赞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林贵妃听了这话却是抖得更加厉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如果贵妃娘娘能够告诉我们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让瑾王妃解气,又不把墨锦年折磨的太难看,我就把这双手留在您的身上,不然的话,我就动手了。”说着欧阳靖就要把刀落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说,我说!”林贵妃吓得满身大汗,本身就寒风凛冽的天气,即使被汗水沾湿了衣袍,她已经忘记了这刺骨的寒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内心的恐惧,已经比身体的寒冷还要严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墨瑾熙在小环的服侍下,坐在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捧着手炉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出好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用针,用针刑!”林贵飞的脑子飞快的思索着,但是她越是紧张,越是觉得脑子一片混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忽然想到自己宫里太后娘娘赏的一个宫女,因为自己不想被人监视,所以就在自己宫里实施私刑的事情,因为小宫女是太后娘娘赏的,身上不能够有太过明显的伤痕,当时自己就是用的针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墨锦年不可思议的望着欧阳靖高举着宝剑,目光又落在了林贵妃的身上。很明显,她的心思叵测,想要自己和慕擎苍的生母两人都不好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林贵妃确实觉得,墨锦年不过是自己儿子的女人,折磨死了也就死了,如果自己能撑到慕擎苍起兵谋反成功后把自己救出来,牺牲一个墨锦年算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不过是一根小小的银针,对人体来说又有什么痛苦?”墨瑾熙坐在椅子上体态悠闲,忽然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明明就在不久之前,用所谓的针刑帮慕擎君撬开了那些死士的嘴,而现在从林贵妃口里面说出了针刑两个字,学的十分有趣,但还是一本正经的把原先排好的戏本唱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十指连心,用银针刺指,已经是十分残酷的刑罚了。”林贵妃因为紧张而喘着气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啊,那就用这个吧。”欧阳靖歪了歪头,很随意的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本王妃心善,听不得这些才凄惨叫声,靖儿,把事情交给嬷嬷们去做好了。”墨瑾熙扶着小环的手站起身来,淡淡笑着唤欧阳靖一起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她们走出冷宫的时候,身后新添一声凄厉的惨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熙儿,你可真厉害,刚才我看墨锦年和林贵妃简直吓得要死。”欧阳靖抚掌朝墨瑾熙笑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明天,咱们就用同样的办法,派一个嬷嬷去,以墨锦年的花容月貌做筹码,逼她也说出一个不见血的刑罚,施加到林贵妃的身上。”墨瑾熙看着远处长长的甬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皇宫里面的确有很多折磨人的办法,但是折磨人的身体,总是外在的折磨,只有折磨一个人的内心,才能彻底的将她打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哈,即使慕擎苍真的有本事把她们救出去,那没几年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而刘贵妃她本身就心肠歹毒,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害处啊。”欧阳靖边走,边侧身问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会没有用处?她本来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在宫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今沦落成阶下囚,还要遭受这样的屈辱,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打击了。”墨瑾熙低头看着自己平整的青石甬路,语气里有了一丝淡淡的惆怅,“还有慕擎苍是不会把她们两个救出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的语气十分肯定,因为她太了解慕擎苍是怎样自私的一个人,之前,会派兵力在林贵妃和墨锦年的身边,是想要利用她们里应外合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现在,慕擎苍在城外,连城门都攻不下来,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生母和王妃早已经落在了咱们的手里面,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又怎么会冒险来救她们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第二日傍晚,墨瑾熙欧阳靖和慕擎君他们围在桌前一起吃饭的时候,斥候传来捷报,说是慕擎苍的八万大军已经被许季航和墨将军,一起包抄歼灭,许大人现在正押着慕擎苍同其一众乱党往皇城里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有人都深深呼了一口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皇帝还是没有醒来,他已经昏迷了整整两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太医已经开了虎狼之药,又用百年的人生切成片,含在皇帝的嘴里吊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皇后娘娘和太子也时常前来探望皇帝,看着皇帝的病情愈加危急,太子渐渐放弃了朝堂上的政事,每日和慕擎君一起侍奉在床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朝堂之上已经知道了皇帝病重的消息,朝臣分为两派,一派由太子少师领头,主张由太子监国理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另一派,以李丞相呼声最高,主张由瑾王协理国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皇后的寝宫里,太子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皇后怒气冲冲的指着太子的脑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朝堂上的事,你竟然一声也不吭的就丢手不管了,现在外面正乱着,你就应该拿出太子的架势来,难道要等慕擎君来替你力挽狂澜吗?”皇后以前对于朝堂上的事并不是不上心,而是早已心有成竹,现在他寄以厚望的太子竟然不及他期望的软弱无能,气急之下,就要拿桌子上的茶杯朝他扔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呀!”皇后身边的内侍立刻扑跪上去,拦住她手里的动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滚出去!”皇后气得把茶杯掷到地上,碎石散落一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太子红着眼睛,灰溜溜走出皇后的宫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到东宫里,他忽然觉得头昏脑胀,眼前一片昏黄,就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一旁迎接他回来的太子妃见状,立刻高声喊着太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太医很快就被召了过来,他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给太子诊脉,整完左手枕右手,又重新拿起了左手,最后脸色深沉的摇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