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妩动乾坤:摄政公主

正文第七十六章 终止合作

[更新时间] 2017-09-14 06:45:02 [字数] 3059

回到慈明宫之后,杜静怡回想起刚刚在若晨宫里与端木雯假意寒暄,心里有些肯定,自己已经不能再继续和端木雯合作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合作这件事情上,合作方的选择可谓是至关重要的,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杜静怡不敢冒这个险。她已经不再确定端木雯是否还站在自己这一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或许,端木雯早就在她今日去若晨宫之前就已经不和她一条心了,或许,更早。杜静怡回想起和端木雯的种种,总觉得她好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现的过多的衷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杜静怡是万万不会再和这样一个,连自己也掌控不好的不确定因子合作了。端木雯那边,也是时候放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端木雯那边行不通,她就只能暂且静观其变,待日后再另想他法了。杜静怡坐下,在位子上一边捧着香茶,慢慢的喝,一边在想端木雯这件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葵见主子忧心,便没有出声打扰。只是默默地守在一旁,时不时的给杜静怡添热茶。不一会儿,外面就有宫女入内禀报,张崇光求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葵没有惊动杜静怡,让宫女先出去,告诉张崇光在外面先候着,自己再和主子说。看了看依旧神游的主子,绿葵轻声开口,“娘娘,张崇光张大人来了,此刻就在外面候着,可是要让他进来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发了许久的呆,听到绿葵的话,杜静怡微微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张崇光不是应该在皇帝那伺候的吗?怎么便来了她这儿?看这架势又不是来传旨意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默了默,杜静怡问道,“他可是说了为何而来?”绿葵摇了摇头,“外面回禀的人只说张大人来了,并未说明来意。下头的人也不好开口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放下手中的茶,理了理仪容道,“罢了,让他进来吧。本宫倒是好奇的很他这个时候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葵应了声“是”,便退出去去请张崇光进来。她见到张崇光的时候,张崇光正坐在前厅喝茶,看样子并不十分着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公公,”绿葵福了福身子,“娘娘请您进去说话呢。”张崇光见到绿葵,也起身,满脸的笑意,“我这就随姑娘进去。”于是两人一同进了内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近日可好?”张崇光问绿葵,十分熟稔的话家常。“托张公公的福,娘娘近日过得好,没什么烦心事。不过自打今天从若晨宫九公主那儿回来了之后倒是比往日沉默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张崇光眼珠打了几转,心中暗暗有了计较。入了内殿,见到杜静怡正斜坐在榻上,面色似有愁容。张崇光顿时心情有些不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安好,”张崇光轻声问好。杜静怡没说话,悠悠叹了口气,让绿葵赐座。待张崇光坐下,杜静怡才仿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你可知如今若晨宫那位如何?”杜静怡看向张崇光,眼里满是郁结。张崇光略一思索道,“娘娘是为了若晨宫那位烦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听了冷嗤一声,“哼!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罢了,如何能让本宫为她心忧!只不过是有些烦恼和那端木雯的合作,那丫头想来也不是那么诚心与我合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试探的说道,她想看看张崇光对那端木雯的态度如何,借此再重新度量一下端木雯的合作价值,是否还值得她上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崇光倒是不怎么在意杜静怡的试探,久处深宫,他倒也习惯了说话做事都带着几分圆滑。既不得罪人,也不留人话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软塌上的杜静怡,张崇光关切的开口,“那丫头你也不必再在意了,量她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一听,眼神顿时亮了亮,张崇光这话里有话呀。“怎的?出什么事了?端木雯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崇光冷笑一声,“且不说,那端木雯是从冷宫里走出来一位弃子,她有公主的身份又如何?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头衔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端起茶喝了一口,张崇光又继续开口,“更何况,她母亲早逝,在这后宫无权无势,又没有背景,有什么值得你在意的?根本就不成威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勾了勾嘴角,她到是没怎么注意到这一层,只是看着她有些头脑,还有点野心罢了,如今看来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合作价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崇光轻抚着茶上的纹路,缓缓开口道,“再者,圣明宫那位,现在可是对若晨宫不再关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杜静怡好奇的看着张崇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这么久了,她到是忘了圣明宫那位对端木雯的态度如何,还以为,他一直就不怎么注意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如今已经再三下令禁止旁人再靠近若晨宫,如今又这般不重视,娘娘说,那端木雯还如何再掀起大风大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真如此,那可就再好不过了!端木雯本就没甚背景,这样一来,又没了外应,可谓是孤立无援。本宫倒要看看,她还如何翻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杜静怡转念一想,圣明宫那位前些日子不是还很关注端木雯吗?怎么才几天就不关心了?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猫腻。“那你可看出什么缘由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崇光自是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还能是为什么,自然是她那早亡的母亲。人死了,还留这么多后患,也是端木雯造化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造化不好?岂不就是她的造化好?“端木雯母亲的事,当年掀起那么大的风波,影响重大,也勿怪圣明宫那位不再关注她了。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崇光见杜静怡已经完全了解了事情,便理了理衣袖起身,“既如此,我便告辞了。圣明宫那还需要我打点上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静怡了然的摆摆手,让绿葵送他出去。哼!杜静怡忍不住冷笑,既然是端木雯自己不争气,再次成了弃子,也勿怪她不再和她继续合作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天,端木祺来到建安侯府找龙晨楚喝酒。看门的人见齐王来了,连忙将人迎了进来,又遣人去府里寻龙晨楚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爷稍事等候,小的已经遣人去请侯爷了。”下人恭敬的请端木祺坐下。端木祺无所谓的摆摆手,“本王多坐一会儿也无妨,切莫耽误了你家侯爷的要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人诺诺称是,给端木祺沏了一杯热茶便退下去了。端木祺揭盖看了看茶水,没什么兴趣的又盖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便有脚步声传来。端木祺起身,便看见了龙晨楚往这边赶来的身影。“你倒是忙碌啊!若非本王来找你,你怕是都忙得忘了本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笑了笑,忙拱手道。“倒是不敢忘了王爷,只不过一些琐事缠身罢了。王爷,请!”龙晨楚伸手,示意端木祺去后花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路说笑的来到了后花园,看到已经有下人准备好了酒菜。“你啊!”端木祺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你最了解本王!今日,不醉不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醉不归!喝!”龙晨楚请端木祺坐下,两人便开始边喝酒边说话。“侯爷近日是在忙些什么?也不见你来找本王,本王少了你这个酒友,可是着实无聊的紧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一杯美酒下肚,“王爷说的是什么话,不是还有好酒美女作陪吗?何时轮得到本侯爷作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端木祺哈哈大笑,“还是你小子了解本王!哈哈!为了好酒,为了美人,干杯!”“干杯!”两人说笑着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不一会儿酒壶就见底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端木祺拍了一下龙晨楚的肩膀,“你小子这就不够意思了啊!本王这个酒仙来了,还不把你府里的好酒成坛成坛的往桌上送!这般藏着掖着,怎么能喝的尽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本来就只准备让他们喝这几壶佳酿,烈而不上头,回味无穷。没想到他到是三两下就解决的干净,一点没给他留,无奈的吩咐下人又去取了几坛子好酒,这下还不够他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这样,嗝!才够义气嘛!”端木祺此刻已经有些醉了,后劲都上来了,脑袋晕乎乎的。却还是挣扎着要喝酒。揭开坛子的盖就要往嘴里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没管他的,自己在一旁慢悠悠的品着酒,与端木祺豪迈的喝法形成鲜明对比,优雅无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端木祺迷迷糊糊的看向龙晨楚的腰间,他怎么记得上回在宫里见到他的时候他腰间挂了一个香囊呢?“哎!你腰上的香囊呢?上次在宫里还看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举杯的动作不经意顿了顿,“一个香囊罢了,谁会在意。你若喜欢,回头让人照着样式再重新做一个送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端木祺连忙摆摆手,不过是想起来就随口那么一说罢了,谁真要那玩意儿了!“不,不稀罕!破玩意儿!想起来随口,一,一提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晨楚这才微微放下心,他还以为他看出来什么了。“你醉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吧?”端木祺着实醉的不轻,面前已经摆了好几个空酒坛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谁醉了!我还能,能喝,能喝!”被驾着走的端木祺嘴里仍旧嘟嘟囔囔的不肯走,直嚷嚷着还要喝。龙晨楚无奈的遣人将他送了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