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花伤

正文反目夫妻(四)

[更新时间] 2017-09-14 07:49:03 [字数] 3230

宇航终于还是休学了,他每天在家做做实验,养养花,看看书,很悠闲很舒服。可丹凤却越来越堵心,看着一表人才的儿子,想着他才智在荒废,她心痛欲裂又欲哭无泪,对宇航的态度越来越淡,有时候娘俩整天不说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俊良倒是跟丹凤反差,跟宇航的关系明显亲近起来,爷俩没事不是研究实验就是出去游玩,丹凤看不过眼就跟俊良吵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妻不能老吵,偶尔吵一次会是情感的调和剂,要是三天两头地吵感情就会越吵越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有一天,丹凤跟俊良两个人吵到了离婚这个词上来了,气急的丹凤脑子一热就离家出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住在新区一个叫做碧海云天的封闭式小区里,一百五十三平米的大房子,却只住着三口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用钥匙打开门,还没等她换完鞋呢,闵中华便走过来:“下班了丹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天都是丹凤最先回来,她以为今天也是,不想姐夫却在家,笑笑:“下班了。姐夫你回来半天啦?我马上做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做饭不忙,来,坐下,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指指沙发,闵中华领先走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紧跟着过去,没等坐下就问:“姐夫,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深深吸了一口烟:“也没大事。”笑了。“你是个顾家的人,却有家不回,而且我觉得你很不开心,一定有事,是什么事?跟俊良吵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在柳家威望很高,三个小姨子一个小舅子都很尊敬他,有事不找父母一般都找他。现在姐夫问了,丹凤不能不如实回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听完丹凤的叙述,沉思半天后:“马上就要高考了,宇航能参加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长长叹了口气:“不参加了。呆了一年多,参加也考不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好苗子就这么糟蹋了,真可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万般皆是命。他就这样的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摇摇头,然后劝丹凤:“十家有八家夫妻会吵架,吵完就完了,两口子没有过夜的仇。大家都让一步,还是一个好家庭,难道你真的想离婚不成?我想你不是的,你是个爱家的女人,这些年你辛辛苦苦的操劳着,对公公婆婆孝敬有加,对三个大伯和一个大姑姐实心实意,东西没少给,心没少操,老的少的挑不出你一点毛病,你不知道我背后常跟你大姐说你好。像你这么贤惠的女人上哪里找去呀?他柴俊良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了,吵一回架就要离婚?岂有此理。你等着,姐夫让他乖乖地把你接回去。……”拿起手机拨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没有阻止闵中华,其实在心里她早就盼着回家了,那天一气跑了出来就后悔得要命,可自己要是主动回去就很没面子,又担心这事成了柴俊良以后讥讽她的话柄,于是不呆也只好呆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离下班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同事小马从外面进来就跑到丹凤跟前,惊讶又羡慕地报告:“哎呀丹凤,你们家老柴来了,在大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束花,咂咂咂,真没看出来,一本正经的老柴也有浪漫的一面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的脸立即红了,不尴不尬地笑了:“净胡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不信呀?走走走,咱们去验证一下。”说着就要拉丹凤,丹凤只好妥协。“不用你,我自己去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一起去呀,反正要下班了。”小马对另两个同事眨眼又耸腮帮子,示意大家跟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一边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一边责备小马:“你一个人看我的笑话还不够,还得拉上大家来看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没有。我们也下班回家呀。”小马笑嘻嘻紧跟在丹凤身后,其他人也半真半假的地跟着出了财务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门口,柴俊良抻着脖子左顾右盼着,一看见丹凤他立即抬脚走了过来,可是仅仅走了两步他又突然站住了,而且把手背到了身后,然后就扯着嘴角没笑硬扯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柴俊良穿了一套水蓝色西装,只是新衣服大概放在柜子里太久了,被压出来的皱褶还没有开。一米八三的大个子,一套满是褶子的蓝色衣裤,一把红红的花,往哪儿一站真的很抢眼,不光是跟着丹凤出来的几个人嗤嗤地笑,附近还有几个人也是直眉楞眼地朝柴俊良看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的心一阵不舒服,脸子一下子就吊了起来,闵中华的叮咛全忘了,大步朝自行车棚走去,开锁上车,一溜烟地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柴俊良愣愣地看着丹凤从跟前走了过去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丹凤的同事却高一声低一声地跟他打着招呼,他的脸呼呼的发着烧,心突突地急跳,嘴里机械地回答着,等丹凤的同事一过去,他就使劲摔下手里的花,然后气哼哼飞身上了自行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到了自家楼下,正在锁车子,柴俊良赶了上来,车子也不锁,随便一立就抢在丹凤的前面进了楼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楼上走谁也不跟谁说话,到了三楼,柴俊良掏出钥匙稀里哗啦打开大门,自己进去后便哐地关上了大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已经消了些气的丹凤怒火腾地一下又起来了,气呼呼打开大门,进去就对着柴俊良喊:“你啥意思呀,明明知道我在后面你还关门?不想让我回来你就明说,别把人当傻瓜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耍你,还是你耍我呀?我一片热心地去接你,你却一个人跑掉了?把我一个人晒在哪儿,让人家把我当猴看?”柴俊良也喊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看你那样,大衣柜里那么多板正的衣服你不穿,偏偏穿这套在箱底儿压了一百年的衣服,还拿着通红的花,往哪儿一站不就是个猴子吗?干啥怕人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柴俊良急了,脱下来上衣大力摔在沙发上,指着丹凤骂:“柳丹凤,你没权利侮辱我的人格,我姓柴的大小也是个爷们儿,我受够了。这么多年你们一家高高在上,个个瞧不起我、歧视我,我心里明明白白的,想我一个七尺男儿委委屈屈这么多年,真是窝囊。今天我不受了!……” 老实人一发起火来是很吓人的,说出的话又硬又横,很难让人接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快气疯了:“柴俊良你说这话就不怕伤天呀!我们家对你不薄,从你的工作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别提工作,提起来我更气,明明是同等的人,偏偏不能同等待遇?你可以调到国营单位,而我却只能去那个大集体,要不是我自己有点本事,到现在还得在那个破单位里挣几百块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呆呆地看着柴俊良,突然抓起茶几上果盘里的一只苹果扔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苹果打在了柴俊良的身上,也把他的怒火打到的最高度,他扑上去就是一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趴在了沙发背上,同时她的鼻子也流出血来,而且流速很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柴俊良呆呆地看着鲜红的血从丹凤的鼻子里流出,滴在她的胸前、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不擦鼻血,就让它流,陌生地看了柴俊良一会儿,然后她站了起来,走到大衣柜跟前想收拾东西走人。大衣柜锁着,丹凤用钥匙却打不开,她以为拿错了钥匙,又换了把还是打不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柴俊良哼了声:“你别开了,我换了锁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回头看着柴俊良,眼神痛苦万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柴俊良马上转过头去,声音僵硬地解释:“我把钥匙丢了,所有的柜子都打不开,不能不换锁头。”这个理由不仅牵强还很矛盾,既然钥匙都丢了,为什么大门的钥匙没丢,所有的钥匙可都是套在一只环上的?这是此地无银,意在防她——柳丹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很伤心,二十年来她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们爷俩,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像牛一样干,到头来他不仅动了手,还把她当成了贼。转身,丹凤机械地朝门走去,潜意识中,她盼着柴俊良冲上来抱着她:“你别走,我错了。”可惜,柴俊良变成了哑巴也没了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门在身后关上,丹凤的眼泪簌簌流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两口子在吃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铃响过,丹芳过去开门,大门一开她立即妈呀一声,一手扯住丹凤,一手关门,急乎乎追问:“你这是咋的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也走了过来,他忽然想到他“安排”柴俊良去接丹凤的事,立即问:“他打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忍着不哭的丹凤忍不住了,立即泣不成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芳立即愤怒了,坡口大骂柴俊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不出声,似听非听地看着丹凤,迅速思考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哭了一会儿,丹凤开始叙述打仗的原因,刚刚小了点气的丹芳又接着骂柴俊良,骂完就对丹凤下命令:“你不许回去了,离婚。这个臭男人良心让狗吃了,二十年的夫妻算是白做了,他还换锁头,他是不是也要换老婆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生气了,等丹芳一住嘴他立刻批评她:“你这是干啥呀?也许钥匙真丢了,换换锁头是为了安全起见,能说明什么?你一口一个离婚,那婚是随随便便就能离的吗?你是大姐,你要大事化了小事化无,怎么还怂恿呢?谁离开谁都能活,主要是孩子,那个孩子正处在叛逆期,爸爸妈妈离婚对他打击该有多大呀?再说他们也没有啥大事,就是在孩子的教育上有点分歧,家家都有这种情况,难道家家都不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芳不服气,跟着闵中华辩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却站起了:“姐夫姐姐,我累了。想休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芳立即喊:“你先别睡,去餐厅吃点再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丹凤摆摆手:“我吃不下。”拉开客房的门走了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闵中华接着训丹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