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世子缠婚:宠妃有喜啦

正文第165章 大长老

[更新时间] 2017-10-13 13:47:27 [字数] 3248

年静雪也是识趣,见凤慕予没有说下去就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拿起茶盏开始饮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你们来了?”独孤迁星被打断办公,本就是很不满,再看到是向来不怎么对付的云中山的大长老和他的手下,一脸冷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好,迁星少爷。我们最近恐怕是要打扰你了。”大长老笑眯眯开口。但是看到只有独孤迁星招待他们,心中还是略微有些不满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歹,他们也是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而且抬头不见低头见,独孤千阳就这么看不起云中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独孤迁星也自然不会做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只是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们想要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在装傻充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千阳第一时间就告诉了独孤迁星,独孤迁星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就不想让云中山好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千阳少爷在哪里?我们曾经告知过千阳少爷,所以……”大长老回想了一下进来的时候,便干脆的开口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迹这地方,诡异得很,他要是想要看到独孤千阳,除非独孤千阳主动现身,不然的话……他们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一摊手:“你们想要见家兄,恐怕是不可能了。我现在都见不到家兄,更何况你们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可是我们在信中说好了,要请他帮忙牵线搭桥,我们云中山见凤大小姐还有凤公子的事情,就全依靠千阳少爷了……”大长老一愣,也没反应过来怎么可能,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打了一个哈欠:“真不好意思,家中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家兄已经在往大楚京城路上了,估计此刻已然远离京城千里之外,如果你们不着急的话,不如等家兄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这就是故意的了。谁知道独孤千阳会不会回来,而且……让云中山大长老还有一干中坚力量,在白国京城等待着有机会见两个年轻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帮老家伙也不怎么能够拉下脸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就算是他们敢等,云中山那边,怎么办?这里距离大楚,千山万水,跨越起来颇为费力,尤其是大楚境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多见山水,消息传递本就费力,要是出现什么要紧事情,估计等他们知道了,云中山都已经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他们不能等,更不敢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脸上赔着笑容:“能不能请迁星少爷帮忙想一想办法?我们初来此处,本就是人生地不熟,若是没有什么办法,我们也只能打道回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看了看他们:“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有什么要紧事情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们引见一下。但是没有什么要紧事情的话,恐怕就要委屈你们等一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摇头:“也算不上什么要紧事情,只是想要赔礼道歉,顺便说开一些事情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们稍微等上几天吧,我在这里终是地位不如大楚,哪里那么容易就联系上凤大小姐?”独孤迁星故意说着谎话,就是想要看看大长老是什么反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妨。只要迁星少爷愿意为我们引见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大长老也是最近方才知道凤慕予等人的身份,匆匆赶来就是想要化解误会,求得原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不想让自己所率领的云中山就那样悲剧的化为历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那就要麻烦你们在京城小住几日,待我联系上丞相府那边,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见面时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很是认真的拖延时间,大长老也没有听出来不对,起身拱了拱手:“那就感谢迁星少爷为我们引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麻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麻烦。都是大楚人,麻烦什么。”独孤迁星的笑容很是真诚,根本不会让人感觉出什么不对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连人老该成精的大长老也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对来,实在是因为独孤迁星的笑容是真的很真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还是要麻烦你。”大长老对着独孤迁星拱了拱手,“麻烦你多费点心思了,事后必有重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必多谢。我让人领你们先去休息,争取这几天内就为你们联系上。”独孤迁星温笑,让人进来把云中山的人都领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她现在在哪里?”独孤迁星仰头,微微闭着眼,声音很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一家酒楼里用午膳,随同的还有白国丞相,以及公子还有公子定下亲的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隐隐带着杀伐气息的声音回答。也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稍后,你送一封信去丞相府交与萧雨,必须要亲手交给小姐。”独孤迁星想了想,还是打算先把大长老这几个人先晾着,那么着急催着小姐,好像不太符合他的身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迁星立刻书信一封,交与手下让他去送了,也一再叮嘱,不要让人打扰到了凤慕予的安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打扰了凤慕予的安排,罪过可是大大的,独孤迁星可不敢招惹凤慕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让这里不是独孤迁星的地盘,而且,凤慕予身边还有一个煞神凤明在虎视眈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明那个家伙啊,表面上冷若冰霜,看上去就觉得深不可测,而且还有意识的调整自己……整个一个表里不一,实在是太难以对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独孤迁星愉快的笑了起来,他们不是敌人。这是万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酒楼里。“有时候吃过碧水湖的饭菜再来其他酒楼吃,还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年静雪吃饱喝足以后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深有同感。可不是,碧水湖那可是集数十位白国名厨于一体的,一般厨子还真比不上那数十位的名厨手艺,分前后,高下立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碧水湖坐落于城南,实在是距离遥远,哪里能够每次出行都能去吃?有那个在路上的功夫,还不如直接就地找路边的小摊草草饱腹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城南太过于远了,真的要每次去碧水湖,还不如找个小摊草草饱腹。”凤慕予说了出来,一脸无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静雪点点头:“话是如此,没错。我们都用完了,不如去找他们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这里也是坐着,那走吧。”凤慕予想了想年静雪说的也有道理,就点头应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天和凤明早就用完了,正在等着凤慕予和年静雪,看到年静雪二人进来,凤明起来:“过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父亲,兄长,你们也用完了?”凤慕予扫视一圈,只发现了两个盛着茶的茶盏,还有一个茶壶在冒着袅袅热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用完了。下午想去哪里转上一转?”凤天微微点头,“下午我尚有些空闲,可以陪着转上一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听到以后就是眼睛一亮:“父亲此话当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自然。”凤天微微一笑,“身为丞相,一言九鼎是必须做到的事情,不然失信于人,岂不惹人耻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如此说,倒是让女儿突然不知道去哪里转上一转才不是浪费时间而且又能玩的尽兴了。”凤慕予思来想去,也是没有想到足够满意的点子,很是苦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父亲倒是不在意这个那个。”凤天当年也是一步步从一个寒窗书生从科举路走上了官场,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方才做上丞相的,如今也不可能对平常生活瞧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凤天清楚,不是谁都可以有一个圆满的人生的,身处高位就对百姓不闻不问,甚至是欺压,这,从来都不是凤天的为官之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崇贤帝也正是因为看中,看重凤天这一点,才会慢慢提拔凤天做了丞相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也有隐形原因在内,只是不太方便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商量一番之后,决定到集市上转上一圈就各自打道回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明结了账,四人就出了酒楼各自上了马车,准备待到集市时候,再下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依旧和年静雪一辆马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丞相大人当真是一个好官。”年静雪最终还是挑选了一个比较生疏的称呼,称呼太亲密,年静雪本身就会不习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笑了笑:“谁都生于白国,长于白国,同为白国子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身于高处,就视黎民百姓为蝼蚁,与禽兽何异?父亲也是一步一步从寒窗书生到丞相,于他来说,都是平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也只是个人心性罢了,总分不清错与对的,没有一个标尺。再者,我听闻年老在位时候,也是无人不赞啊,连年将军也是。光说父亲,静雪姐,你这可是偏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静雪提到自己父亲,美眸一沉:“他是一个好的将军,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呵,此话也对。”凤慕予想了起来之前年静雪父亲所做的错事,叹了一声,还是赞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或许年将军是一个绝对称职的好将军,但是有那件事情在先,是绝对称不上合格的父亲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说年将军了,就连之前的凤天,也不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非凤慕予一朝重生,彻底改头换面,不再任人宰割,恐怕凤天最终还是会遗忘凤慕予这个女儿的存在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都是过眼云烟,提起也只是徒添不快罢了。凤慕予一口浊气吐出,双目惆怅一闪而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静雪并没有注意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车窗之外,声音渐渐多而杂起来,也有不少马蹄声音,还有小贩们的呼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挑起车帘往窗外一望:“集市快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京城之中,也就集市声音是这般多杂了,往来多者,只需竖耳倾听,便听得出来是否是集市。”年静雪浅笑着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倒是官家公子小姐来的少啊。像是我,我就听不出来这里是集市还是出现了什么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慕予笑了笑,“大概也有之前深居简出的原因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或许是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车渐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