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穿越之独孤皇后

正文第80章 冷清的婚宴

[更新时间] 2017-09-14 06:24:02 [字数] 3103

有资历老的族里长辈说起了侯莫陈崇的遗孀:“这个窦夫人是个命大的,本来是一家子被发配到青海了。两个儿子都死了,本来是有个女儿同带了去的,仿佛也死了。她竟然好好活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令一个老爷爷说:“前不久到青海上任的大人是个孝子。听说了窦夫人的事,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孙子,已经无人照料了,就向皇上请旨。皇上特地赦免她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湛仿佛想起了什么:“哥,你和侯莫陈崇大人的那个女儿是指腹为婚的。你忘了吗?爹爹还说起过呢!当初就是因为未婚妻子早亡,才被赵小姐被拒绝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仿佛也想起来了:“独孤华裳的嫡母窦氏还在,这样独孤华裳就可以用用她嫡母的姓氏嫁到李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湛高兴地快跳起来了:“这样一切都名正言顺了。只可惜这独孤侧妃到现在还没有清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却很冷静:“反正她一直昏迷着,又不出门。拜堂的时候还盖着盖头。没什么要紧。从今天起,世上没有华裳这个人了,只有窦华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和李湛商量怎么和窦夫人接洽。李湛说:“这也没有什么难的,窦夫人缺钱我们给她就是;窦夫人没有地方住,我们就把我们家的四合院给她一处;窦夫人没有人伺候,我们就派几个人过去伺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说:“华裳毕竟是侯莫大人亲生的。侯莫大人的孩子也只有她活着。窦夫人应该会帮她一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湛说:“皇上为什么突然让这个窦夫人回来了?已经把侯莫陈崇的女儿赶出了皇族,却把窦夫人接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笑着说:“他是皇上有容得下天下的度量,怎么会容不下一个小女子,想是因为在气头上,偏偏几件事压到一起,才不要四王爷独孤侧妃了。关上一扇门,打开一扇窗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昺找到了侯莫大人的夫人窦夫人,和窦夫人说了华裳的身世,以及自己阴差阳错不得不娶她的前因后果。窦夫人仔细听着,一会流泪,一会又欣慰地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痛哭流涕:“我刚刚回了京城,对这里的事还一点不知道,老天保佑,老爷竟然还有血脉活在这个世上。侯莫府的人没有死绝。只有我们姑娘能好好活着,我就有脸到地下见老爷了。李昺为窦夫人安排了住所,在家里设了小祠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拜了堂以后,华裳回房间就睡着了。喜宴上气氛很紧张,李自从来了骊山温泉之后,伽罗的病逐渐好些了,夜里也能好好地睡,不再总是咳嗽了。却还是总像一条冬眠的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杨坚这样和她说的时候,伽罗笑了,这个比喻很恰当。来了骊山温泉之后,她咳嗽少了,吃的不多,话不多,睡的时间却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间庸庸懒懒的,再摇椅上一躺就是一整天,自己仿佛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在这种精神状态极差的情况下,伽罗没有能力干涉华裳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华裳的情况早已经远远超出了伽罗和皇后娘娘的想象。大夫给华裳下了猛药,终于是醒了,只是神志不清,问她什么,她也不答,就这样迷迷糊糊认祖归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换帖纳彩之后,就要择吉日换帖。李渊两兄弟一起来的。窦夫人看着印着龙凤图案的喜帖,眼眶一些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放下喜帖说:“大人,对老妇人的恩德,老妇人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起先老妇人不知道,即使知道也没有那个能力。可是现在日子过的也像日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李大人,您看能不能把我们姑娘送回家来,姑娘恐怕也没有几天好活的了。好歹在自己家里住几天,这一辈了孤苦伶仃的。大人的日子还长,又年轻,长得一表人才,没必要娶一个都快进棺材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李渊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虽然可以为了升官不择手段,但是自认为还是一个正直的好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把华裳送回娘家,一来不负责任,比较人是自己带出来的,现在自己也升官了,就不管人家,说不过去;二则窦拜是罪人,葬在城外的乱坟岗里,连一块碑都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歹华裳也是正经皇亲,虽然被废弃了,到底品格高贵。李湛看哥哥不说话,刚想说什么,却被哥哥瞪了一眼,硬是把话咽下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渊说:“夫人,小姐只有有一口气就是李家的人,即便死了也是李家的鬼。李家绝不背弃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双方换了帖,李渊随帖送给窦夫人二十四块金锭子送给窦夫人一些裙料、袄料、绸缎衣料、两副手镯、两对戒指、一套头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亲自设宴招待李渊 吃成饭。李渊带回要回奉的文房四宝、面娃娃、糕塔、十个面石榴、十包麸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去的路上兄弟两个同乘着马车,李湛说:“哥,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吗?我不是开玩笑,让我娶她吧。”李渊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湛说:“哥, 你现在刚刚升了官,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有一个有权有势的老丈人。我只是个八品官,我没有什么打紧的,你前程似锦了,我们李家才有希望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渊阴着脸,没有说话。李家又给窦府送十分礼,备了一百二十块金锭。给华裳八身绸缎衣料、一对戒指、一对耳坠、一套头饰、及六块各色内衣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家的老夫人暗自生气:这会子娶个活死人,花这么多钱,过不了几天,人断了气,办丧事又要花一大笔,只当做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完大礼后,李家便要给窦府送“知帖”,窦夫人收下“知帖”定下了成婚的日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结婚前一天夜晚,窦夫人差遣两人到李家踩花堂。兄弟两个在李府里等着。李湛说:“哥,你真的不会后悔吗?就是现在把亲退了也没有什么的。大不了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渊说:“窦氏嫁到咱们家,是委屈了人家,她可是侯莫府一脉唯一的后人了,她还是陈崇大人一家唯一的后人了。”李湛还在坚持:可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渊说:“她有多么贵重,即使我和爹一样做了尚书,也配不上她。更别说我现在只是个四品官。再说事是我惹出来的,人是我从宗人府带出来的。我们是沾了便宜了,老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踩花堂的人来了。一个人抱着瓷娃娃,打着红喜字的纱灯,另一个提着红布木箱,箱内放有一件成衣、一条系裤带、一件裙子、一双绣花鞋、一套头饰和麸盐红包及面石榴若干,最上面放着新娘的照面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更天时,窦府上的人到李家门口,连放三炮。李渊开门施礼,接过红箱后,把客人迎进洞房,红箱和瓷娃娃放在炕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渊打开箱子,取镜照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太累了,他在镜子里居然看到了华裳,明明虚岁十六了,还像一个孩子,或许她再也长不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客人在瓷娃娃两腿间洒点水,象征贵子撒尿。李渊设宴招待客人。客人取了踩花堂的礼钱,离开李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结婚的当天上午,窦夫人差人给男方送嫁妆。大立柜、帮柜、顶柜、箱子、被子、枕头、衣料、盆巾、首饰及化妆品一应俱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府不宽裕,窦夫人恨不能把从李家得的礼钱全花在彩礼上。枕头里面装上筷子、核桃,在鞋内放上麸包,被子里缝上枣、花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亲自在一旁盯着婆子做的。只是想到姑娘与早生贵子无缘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婚礼,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人就没了,她一会高兴,一会难过,一会笑起来,一会又可是抹眼泪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嫁妆过完后,新郎着长袍短褂,戴礼帽,披红插花,乘官轿迎新娘。同新郎随行的迎亲队伍分两行,浩浩荡荡几近百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队伍中有抬花轿的,花轿是为新娘准备的,内放一盘,上面盛着五个面石榴,中插红筷子,筷子上系着一朵石榴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迎亲队伍至窦府家门前,鸣炮报信。华裳是昨夜里才送回窦府上的,还是没有多大的起色,大夫硬是给灌一一剂蒙药,等了五个时辰,终于睁开眼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家办事的听到炮声,迎新郎入席,先吃“下马点心”及面食,然后引其至窦府祖先堂祭祖。最后叩拜窦夫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礼之后,新郎要吃饺子。吃完饺子开“正席”。窦夫人心里焦急,华裳醒了,叫她也不应,和她说话,她仿佛完全听不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问大夫:“是不是药的副作用?”大夫满头大汗,一直念叨着“不至如此,不至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新娘梳妆打扮的全人已经开始给新娘梳头、开面、清眉、搽胭脂、抹粉等等,然后戴凤冠,着霞帔和八幅绣花罗裙,脚穿红缎绣花鞋,系上裙铃、裤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窦夫人没有见过华裳几次,只是想到这是窦拜唯一活在世上的孩子,就打心眼里疼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仔细看着华裳,虽然还是孩子模样,却是生得白白净净的,五官长地也美,这么好的孩子,要是再过个两三年长成大人模样,一定是个大美人,只可惜。窦夫人的眼泪怎么也收不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