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正文第79章 阴险的设计

[更新时间] 2017-08-02 10:24:42 [字数] 3223

一想起过世十五年的爱妻,洛城更是勃然大怒:“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你母亲会难产而死?当年我就让稳婆竭力保住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但结果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洛城浑身都颤抖起来,指着洛青鸾道:“你娘非要保你,宁愿自己去死!就是你害死你娘的,你这个扫把星!”说着,他就高高扬起手掌,狠狠打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重重的耳光,洛青鸾雪白的脸上立即起了一个红印,痛的她眼神一凛。非但没有哭,她反而心一横,摸着脸冷笑道:“好啊,爹!你终于又打我了,呵呵……这十五年来,你打过我多少次了,还记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冰冰的话,没有丝毫怒意,反而透着一股诡异的平静。洛城恍然想起,眼前的少女已经不仅仅是他女儿,还是未来的楚王妃,一个身份比他还要贵重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顿时后悔,洛城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会失去理智打下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鸾,爹……爹不是真的想打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已经打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洛青鸾平静的可怕,一字一句道:“反正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我了,多打一次有什么?无论我多努力,尽量改变自己,也永远改变不了在你心中的地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的,青鸾,爹、爹只是一直冲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失手打了未来的楚王妃,洛城惊慌起来,试图解释:“如果不是提起你娘,爹也不会失去理智打你了。青鸾,这、这件事的确是爹心里的痛,你原谅爹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着洛城苍白无力的解释,洛青鸾知道他只是担心被纳兰夜知道了怪罪,所以才后悔。对于洛城而言,自己和他只有血亲关系,至于最重要的父女之情,早就消失殆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面色清冷,洛青鸾静静地看着慌张的洛城,对于她死去的娘亲感到很是哀伤。爹已经被王雪茹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完全没有怀疑什么,现在还因为王雪茹的几句挑拨就打了她,半点没有问,也没有在意她的感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爹,真的有等于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怪你打我,真的,就算你将我赶出家门,我也不会有半点伤心。”洛青鸾淡淡的道,脸上的痛似乎已经消失了,但心头却冷得发麻,那些隐忍了好久的话,此刻她不愿再藏着。就算是最后试试,想要打醒这个刻板却又愚笨的男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爹,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自己和仇人同床共枕了十五年,你会是什么感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城眉头深蹙,刚才冒气的一点愧疚,转眼已经又被疑惑取代。他完全想不通洛青鸾在说什么。同床共枕,这些话应该是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说出口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因为刚才冲动下手,洛城总算还按捺住性子,板着脸道:“青鸾,你马上就要出嫁了,应该恪守教条,好好准备。你成天没个正行,还气坏你姨娘,现在又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传扬出去对你名声有损,知道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洛城竟然还没有怀疑什么,洛青鸾真的死心了,冷声道:“爹,看来你真的老糊涂了,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当年娘亲生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出事,她为什么会产后血崩,为什么死的那么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瞳一缩,洛城猛地握紧了拳头,失声道:“你什么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就算是当年,他也仅仅是痛苦难过,在爱妻去世后借酒消愁。女人生孩子本来就是过鬼门关,难产更是九死一生,虽然他不舍,可稳婆和大夫都说了是难产,因而出事他是有心理准备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现在,十五年后,他的女儿洛青鸾竟然这么说,难道是指当年的事有问题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一定想不到,害死娘亲的,就是那个睡在你身边十五年的女人,王雪茹!”说到这里的时候,洛青鸾清楚的看到洛城不可置信的一震,呆若木鸡,她却并没有停止,继续道:“你要不相信,自己回想当初王雪茹做了什么,你就应该有一些怀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十五年来,曾经伺候过娘亲的下人丫头,还剩几个?当年给娘亲接生的稳婆和大夫,现在又去哪儿了?如果说死了一两个可能,但所有和娘亲有关的人,统统不见了,爹你还不觉得怀疑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青鸾凄婉一笑,摇头道:“你已经被王旭茹蒙蔽了,怎么可能怀疑到她?就算王雪茹曾经无数次想要害死我,你也没有怀疑过吧?这女人掩饰的很好,特别是在你面前,可她就是害死了我娘,还派人杀死了我奶娘,这些都是事实,我亲眼看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犹如晴天霹雳,洛城浑身僵硬,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他简直无法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己深爱的发妻,竟然是侧室害死的,这怎么可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女儿洛青鸾的字字句句,就提醒他这不是编造,更不是诬陷。她说的那么详细,点点滴滴,还指出了各种证据。他不是傻子,只是以前没有关注过这些,如今被指出来,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来越惊惧,越想越心寒,洛城脸色苍白,满腹疑问到了嘴边,却还是嗫嚅着说不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爹,你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鸾依旧冷笑:“娘亲已经去世十五年了,爹你才稍微有些怀疑,如果不是我费尽心思查探,只怕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错将仇人当亲人吧?王雪茹曾经是个小妾,为了取代娘亲的地位,她什么事做不出来?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还为了她打我,你就不怕娘亲在天之灵寒心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怎么可能会……会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僵硬的牵动着唇角,洛城惊呆的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有喃喃的念叨了,一点点转动脖子,呆呆的看着洛青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淡淡的一眼,洛青鸾见效果已经差不多,再刺激下去只怕不好:“女儿已经全部给你说了,该怎么做,爹你应该知道。不过我还是最后要告诫你一句,害死娘亲一事,我有九成把握是王雪茹做的,但至今没有绝对的证据,如果你贸贸然去问,非但她不会承认,还会引起她的警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爹你要查,那就暗查,如果不想查,找个理由直接休掉她最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洛青鸾轻嘲一笑:“不管怎么样,爹自己做主,以后还有什么事发生,就不要怪做女儿的没有提醒你了。”说完,她转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再不言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城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怎么回到自己房中的,也没有印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才听了那么多,他完全接受不了,整个人混混僵僵,恍如一场噩梦。他的爱妻,真的是侧室害死的?如果不是,难道是洛青鸾在撒谎?如果是,那他这十五年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满心焦躁烦忧的时候,紫玉进来,躬身问道:“侧夫人觉得不舒服,想请老爷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滚!”一听到侧夫人三个人,洛城就一股火起,张口就朝紫玉痛骂:“还不滚,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那个贱人,还不滚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紫玉听得整个人惊了,眼看着洛城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赶紧灰溜溜的离开。到了宜兰院,紫玉将刚才的事说了,躺在床上的王雪茹翻身坐起,皱眉道:“什么,老爷非但不过来看我,还将你骂了一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紫玉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又说老爷是刚刚从二小姐的院子里出来,然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王雪茹心头一紧,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城和她在一起二十年,他是个什么性格,她最了解。当年就算那女人难产死的时候,她去关心洛城,洛城也没有发过火,何况今天洛城知道她‘病重’,怎么可能非但不见她,还痛骂紫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目前是最关键的时候,洛青鸾马上就要成为楚王妃,一旦身份确定,以后想要再收拾她就难了。而洛城偏偏在这个时候变了态度,还对洛青鸾越来越关心,更加让王雪茹产生了危机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想越不对,忽然一个念头闪过,难不成洛城听了洛青鸾的挑拨,对当年的事起了怀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雪茹不由得一身冷汗冒了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才是她最大的危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臭丫头……绝对不能再留了!”咬牙切齿,王雪茹脸色剧变,一字一句道:“紫玉,你马上去给我办一件事,务必小心不能被人发现了。”耳语几句,她压低了声音:“切记,一旦找的适合的人,马上动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要除掉洛青鸾,首先要破坏她的婚事,等楚王纳兰夜不要她了,到时候要杀要剐,都由得自己心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天之后,戌时一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悄悄的站在簇新的院门口,紫玉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洛青鸾的院子里静悄悄一片,只有卧房中透出朦胧的灯火。等她看到黛月提着一个空水桶从房中出来,又进了厨房后,立即对身后的人道:“看见没有,那就是我们小姐的香闺。我们小姐平时喜欢溜出去找乐子,但这秘密不能对外人说,所以我才偷偷找你来。等会你可要好好伺候我们小姐,听见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男人惊喜交加,没想到自己去逛妓院寻开心,竟然遇到这样的好事,更是急不可耐的搓了搓手。一想到里面的美人正在洗澡,他很快就能够和她翻云覆雨,乐的几乎都找不到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紫玉悄悄隐退下后,男人双眼放光,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院子,飞快推开门闪了进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