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五十九章 纵火案

[更新时间] 2017-11-15 23:12:45 [字数] 3089

萧乐然到京兆尹府之时,只见一人跪在冰凉的地面上,她头上绑着白色的布带,背影是虚弱的。她走过那小妇人身边,低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但不过片刻。苏迟默坐在屋子里,瞧见她来了便起身迎了上去,萧乐然见他起身轻轻笑道:“好好的叫我来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牵过萧乐然的手道:“你这妮子,已然清楚却非还要问个清楚明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掩着帕子笑了笑,回身与身后的宜喧道:“去把翘儿叫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罢,萧乐然便随着苏迟默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边进了屋子,京兆尹立刻起身一阵寒暄后道:“老烦夫人在这么冷的日子还来奔走这一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很是贤惠地笑道:“朱大人太客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夫人方才也是见过那妇人了,可否有什么熟悉之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点点头,“初一看着实像我娘家的一个小丫头,但我并不能十分确定,故我已然让家里的丫头去唤来娘家的丫头了,大人稍等便可知这夫人是不是我家丫头,又或是否与我那相像的丫头有什么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京兆府尹这么一听,也只得点头称是。不过一盏茶功夫,翘儿便被带到了京兆尹府,翘儿方是与主子行了礼便注意到了跪在一旁的妇人。妇人低着头,故翘儿并未看清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京兆尹看着翘儿跪礼之时着实是震了一阵,他干咳两声说到:“葛家妇人,将头抬起来,翘儿,你可瞧瞧这人,是否认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翘儿跪着侧身到了妇人身边,不过一瞬便轻颤了起来,“娇儿,是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妇人像是被触动了什么机关,挥手猛然甩开了翘儿的手,一阵怒吼道:“放开你的脏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翘儿楞了一下,轻轻看了一眼萧乐然,见萧乐然与她点了点头,她起身一把抓住苒苒,一手拉开苒苒的袖子,苒苒慌忙后退,连连喊着:“你做什么,疯女人,你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翘儿也不管她激烈的反抗,一手拉过她的袖子,手臂上也不知是有什么,只见翘儿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在藏什么?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朱大人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起身,身上那里三层外三层的肉一阵颤抖后稍有停歇,“大胆,都给本官好生跪下,你——翘儿,你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翘儿跪地道:“回大人话,这妇人是我妹妹——娇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待他人说话,苒苒立刻嚷道:“大人,她撒谎,民妇不认识这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不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你手上的胎记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我们十二岁离家,我被卖到了萧府,从此便与你天涯相隔,我以为此生我们再不会相见,却不料,如今我们见到了,你却对我视如旁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她胡说八道,我唤苒苒,唤苒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若您不信,大可看看她的手臂,那胎记旁还有个一寸长的刀伤口子,那是她小的时候被师父不小心划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朱大人闻言便唤人前去一看,果不其然,当真如翘儿所说一般,苒苒的右手手臂上有个显眼的胎记,一旁赫然刻着个一寸长的刀印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胆妇人,还不说实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跪地妇人似乎听不懂来人的话,一个劲的摇头,“我是苒苒,我是苒苒,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啊我知道了,你们是他派来的,都是他派来的,你们走,走,走!!!”一瞬的,她仿佛疯了一般,抓着自己的头发一个劲的自言自语,这样子显然出乎一众人的预料,一时不知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苒苒起身猛然撞向柱子,一众人才算是回过了神来,索性是絮鸢拦得即时,才算是没有酿成什么血案。京兆尹也是被这一幕猛然一惊,他连连起身迅速派人按住了苒苒,可这苒苒哪里是安分的角色,纵是被按住了,她也并未有什么消停,仍是不住的挣扎着,约莫是过了一盏茶工夫,才总算是因耗尽了力气平静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侍道这时,朱大人重又拍了拍桌子道:“妇人苒苒,你且与本官说说,究竟是谁要害你?本官会为你做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能有谁,还能有谁,肯定是师父,定是这个厉鬼一般的存在,定是他,是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的师父是谁?说出来,本官定护你周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护我周全?你能有多大本事护我周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朱大人闻言那脾气一下便上来了,他怒拍了一把桌子,大嚷道:“大胆罪妇,在这天子脚下,只要是符合法度之事,本官为何护不得你?说,你师父是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邕,是萧邕,我的师父是萧邕,他污了我的身子,派我去勾引葛建红,却不巧被他儿子给看上了,无故的我便又被圈养在了这郊区的园子里。本以为就此可以安稳一生,却又无故生出这样的大火,定是萧邕要我死,定是他,定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苒苒见京兆尹半晌未有动静,终是大笑起来,“什么天子脚下,什么大陈律法,不过都是你们这些掌权有势力之人的玩笑罢了,哈哈哈哈,朱大人是吧,怕了便说,有什么好犹疑的,哈哈哈哈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萧乐然侧头瞧着京兆尹,这朱大人的脸已然是青一块紫一块,一时间变了好几种色彩。苏迟默见她要笑,便咳嗽了几声,“朱大人何时犹疑了,不过在寻思着如何将你这情况报与朝廷,你这刁妇倒好,还反过来要污蔑你的恩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这位大人倒是会说话,官官相护的模样,我倒是又见了一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肆。”朱大人终是忍不住怒火,大吼道:“本官定会去查个清楚,来人,且先给我把她压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朱大人被激怒后一阵激动,起身匆匆与苏迟默一行告辞后便出了京兆尹府。苏迟默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低头笑着牵过萧乐然的手,也缓缓走出了京兆尹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倒是有意思了。”萧乐然笑着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日光景就这样匆忙而过了,到了晚间,以休便匆忙带回了消息,“公子,夫人,朱大人当真是去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给萧乐然重又盛了碗汤羹,才道:“别卖关子,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休笑得一脸狡黠,“回公子的话,这朱大人当真是去审了。他先审了葛笙,葛笙倒是个情种,一心惦念着那苒苒,原来他一早便知道苒苒是眼线,但还是没踏过美人关这一环。朱大人看中这一点,便着手打了一顿苒苒,葛笙一瞧他的爱妾如此,心痛万分,为保爱妾,便将一切和盘托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个和盘托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知苒苒是他人派来的奸细,便想着反其道而用之,结果自己却在这后院栽了跟头。后来,苒苒也放弃了自己的任务安心住在别院。期间,葛笙便知道了苒苒背后的萧家,于是主动推动父亲与萧家联合,以此来保住苒苒的性命。而在这期间,萧府便用着葛家的人,不断传递着自家的——友善。其中便有傅家的祖传之物,玉麒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休的话说完了,萧乐然的汤也就在此时喝完了,苏迟默替她擦擦嘴角,头都没回的与以休说:“要褚桡带人护好了,明日上朝,我要这二人活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子放心,消息刚到之时,我们便已然准备周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见一旁的以休迟迟未有走的迹象,不觉嘴角一扬。苏迟默见状,咳嗽了两声说:“还有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休一愣,“没……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事你还不走,杵在这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休又是一愣,顿了顿终是挪着步子撅着嘴走了,萧乐然终是控制不住自己,笑道:“以休,来,这镯子给你,是前几日絮鸢多瞧了几眼的物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休闻言当真是眼睛一亮,伸手拿了镯子,匆匆谢了一句便一路小跑了。萧乐然看着他那滑稽的背影笑得有些喘了起来。苏迟默看着她,一边拍着背一边说:“何至于笑成这般,快喝点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结果茶盏一口闷下,“听了好消息,我开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开心了便拿以休寻乐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里是寻乐子,我当真是觉得以休与絮鸢是极好的一对,一个外冷内热却不懂交际,一个没心没肺却与人好谈。又恰好,以休这般喜欢着絮鸢,而絮鸢这样的大侠,竟然明知以休喜欢她,也未曾有什么反感的意思,可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见这二人已然是郎情妾意了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公子说的极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轻轻敲了敲萧乐然的脑袋,“这事结束了,便不要在去澜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扑哧”一声又笑了,“哎呀,苏公子,你快闻闻,这周遭是什么味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很是调笑的回答:“是醋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公子,你这是在调戏我吗?”萧乐然笑盈盈的靠近他,眼里全是这人的身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苏迟默伸手摸了摸萧乐然的肚子,俯下身子贴耳于萧乐然的肚子上,“你啊,快快从你母亲的肚子里出来吧,再这般下去,叫你的父亲大人着实憋屈得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